《坏男人的末日(限)》 第76章

作者:作者:金吉 标签: 台湾小言

每个人都在等她许下誓约,每个人都为她的

一陡神与沉默窃窃私语,她低头看见手中的百合捧

花:

百台代表纯洁。

黑恕容想大笑.这一刻,在神的面前,她只

是一个荡妇!她甚至感觉到腿心处,兰斯在她体

内释放的热液正缓缓地流淌而下。

晶莹无比的泪珠滚落在百合花问。

『小容?』她的新郎焦急的嗓音传来。

『对不起。』她丢下捧花,转身,泪眼蒙咙

间,却还能看见兄长朝大门口使了眼色,她不及

细想,拉起裙摆奔跑。

像投入湖心的巨石,惊起群雁四下飞窜,只

有证婚人与婚礼筹备人员反应慢半拍,观礼的来

宾全站起身,镁光灯此起彼落,人声沸沸扬扬,

但她视而不见,听而未闻,直直朝大门口奔去。

混乱间,却见老三好整以暇地,像早等在那儿,

伸出手,摇晃手中的车钥匙;

黑恕容想也没想地接过。

那天,在市区狂飘又蛇行的奥斯顿马汀跑车

终于被警车追上时,黑恕容正停在路边,哭得宛

如弃妇,连原本打算将她缉捕的警方,看见哭得

梨花带泪娇美的新娘于,一下于也不知如何是好

了……

这一个多月来,她经常会哭着醒来。

她以为,兰斯真的放弃这段感情了。

黑恕容明白他们之所以分手,她的任性要负

大半责任,到了婚礼当天才反r晦,完全不像过去

的她会做的事,她一再告诉自己,至少她嫁的是

年轻时无比恋幕的亚勃,她和亚勃的婚姻一定会

幸福美满,可是兄长的话让她明白,她对亚勃已

经完全没有感情了。

身边的床是空的,原本以为只是作了恶梦的

黑恕容,突然完全惊醒,坐起身,不顾自己身上

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衣.冲下床,跌跌撞撞地出了

房门。

『兰斯!』她大喊,嗓音有哭过的沙哑,她

的脚步急切,仿佛被抛弃的小女孩般惊慌。

她昨天听到了兰斯讲的电话。

兰斯是不是又要离开,所以丢下她一个人?

兰斯把瓦斯炉的火全关掉,感觉黑恕容的嗓

音有不寻常的慌乱.他没有任何迟疑地冲回卧房。

『怎么了?』一见她蹲在楼梯口,抱着膝盖

颤抖,兰斯心脏一紧.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发

生什么事?』

黑恕容抬起头,泪眸啾着他。

『我以为你走了,又把我一个人丢下。』

兰斯半跪在她身前,大掌抚过她的脸颊,将

她颊畔散乱的发丝往耳后拢。

这个小女人,从来不会仪容不整便离开卧室,

上一篇:黑帮虐恋

下一篇:《小可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