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要养我(我的完美情人终回) 第13章

作者:金萱 标签: 台湾小言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她这样的行为该说软弱或坚强,还是勇敢?因为换成是我,如果我妈敢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抛弃我,甚至不认我的话,我一定会跑去她婚礼上大闹特闹一声,然后崩溃的大哭,咒天怨地,或者是干脆变坏报复她,就是没办法一笑置之,靠自己一个人活下来。

  “她总是说我好勇敢,其实她比我更勇敢,也更坚强,总有勇气面对一切、接受一切,而且从不退缩——”

  “不……”邝茵茵终于蠕动嘴唇,发出了一个虚弱的声音。

  “什么?”符洁看见了,倾身向前问。

  “不是的……”她再度开口,这回吐出了三个字。

  “不是什么?”符洁又靠近她一些。

  “我不勇敢……也不坚强……”她又多说了两句。

  符洁的眼眶遏制不住的泛红。

  “不,你很勇敢也很坚强,是我见过最勇敢也最坚强的女生了,所以你一定能够打败病魔,也能克服心魔好起来的,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的,茵茵。”她握住她皮包骨般冰冷的手,滴下泪来。

  邝茵茵怔怔的看着她,这才恍然大悟其实符洁早已认出她,知道她是谁了。

  “符洁……”她虚弱的叫道。

  “是,我在这里。”

  她迅速答道,握紧她的手,眼泪一直滴。

  “符洁……符洁……”她不由自主的叫着,缓缓地移动吊着点滴那只瘦骨嶙峋的手,盖在她手上,死命的想握住她的手,却没有力气。

  “符洁……符洁……”她依然轻唤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泪却从眼角滑落,一滴、两滴、三滴……不停的滑落。

  符洁泪如雨下的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心疼不已。

  开口说话了就好,哭出来了就好。

  太好了。

  “把所有不开心的、难过的、悲伤的事全都哭出来吧,不要压抑,不要隐藏,全部都哭出来,告诉我。”她沙哑的对邝茵茵说,轻轻拍抚着她只剩皮包骨的背,“我会听你说,我会陪着你,我会安慰你,不管任何事我都会帮你,因为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茵茵?”

  一年半后

  一觉醒来,脑袋一片空白,邝茵茵发呆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到枕头边附近摸索小闹钟,将它拿到眼前来看。

  八点零五分。

  该起床了,但是好冷,她一点也不想从被窝里爬起来,因为爬起来不到十分钟,她就会手脚冰冷。

  可是不起来也不行呀,她还得去花店开门上班,虽然说开了门也不见得就一定有生意上门,但是不开门却是永远不会有生意。而没有生意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钱付房租,没有钱付房租她就没地方住,更没有温暖的被窝可以窝了。

  所以,唉!虽然一点也不想起床,她还是伸出一只手,先把放在床边的大外套拉过来,又挣扎了一下才迅速的坐起身来穿上外套,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下床打理门面,准备出门上班。

  一踏出出租公寓,迎面而来的冷风让邝茵茵瞬间打了一个寒颤,冷到咬紧牙关,缩紧脖子。

  好冷,怎么会这么冷呢?连同外套她都已经穿了五件衣服了耶,真不敢相信,以前的冬天不管寒流再怎么低温,她都只穿两件或三件衣服就可以度过,而且一点都感觉不到冷。

  原来胖子也有身为胖子的好处,她以前真是太不知足了。

  摇摇头,淡笑一下,她又将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点,然后才迎着冷风往前走向两条街外的“茵茵花店”,她的花店。

  “茵茵,吃饭喽!”

  听见符洁的声音,邝茵茵从蹲在地上整理花材的姿势中站起身来找人,店里却还是只有她一人,直到下一秒,她这位“人未到声先到”的好友才踏进店里,手里还高高地提了两个便当。

  她先是露出欢迎的微笑,接着讶然的问:“你怎么这时候来,吃完便当再赶回公司上班来得及吗?”

  符洁上班的公司离这儿有点远,没塞车的话,也要花十几分钟的车程才到得了,而现在——她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已经十二点四十分了。

  “放心,我下午放假。”符洁一脸不在乎的挥手道。

  “怎么了?”她蹙眉关心问。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不过瞒不过你总比瞒不过我妈要好,所以看在便当的份上,下午就让我在你店里面混吧。”符洁朝她眨了眨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又闯祸了吗?”她担心的问。

  “别说的我好像老是在闯祸的样子。”符洁皱眉为自己辩驳。

  “但你的确是,不是吗?”

  “我只是教训了一些该教训的混蛋和禽兽而已。”符洁咬牙切齿的说。

  来别人公司谈生意,竟然还敢调戏女职员,最混蛋的是,上头的人明知道那家伙在对公司女职员上下其手,却装作视而不见,让她火大的直接把咖啡往那混蛋家伙身上泼。

  当然,结果就是她被斥责了一顿,还要她对那混蛋鞠躬道歉,所以心情极度不爽的她,皮包背了就直接离开公司,早退了。

  看她义愤填膺的模样,邝茵茵不用问,也猜得出来她大概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算了,天气冷,便当凉得快,我们快点吃饭吧。”她清了清桌子,好让两人有地方坐下来吃便当。

  “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鸡排便当喔,饮料隔壁买吧。我请吃便当,你请喝饮料。”符洁咧嘴道,将便当从袋子里拿出来,鸡排的那个放到她面前,自己的则是排骨。

  “你要现在喝,还是吃饱后再喝?”邝茵茵微笑的点头问道。

  “吃饱再喝。”

  “不过说真的,你冲动的脾气是不是应该要稍微改一下,或者遏制一下?”邝茵茵边吃边说。

  “好端端的干么突然说起教来,你都快变成我妈第二了。”符洁看了她一眼,撇嘴道。

  “最近看新闻,好像失业率愈来愈高了,好多公司都在裁员。”

上一篇:泼辣情妇

下一篇:醋君霸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