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要养我(我的完美情人终回) 第18章

作者:金萱 标签: 台湾小言

  “看那边。”他用下巴指着前方对她说。

  她茫然的转头看去,只见一束非常眼熟、眼熟到她仍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如何包装它的红玫瑰花束,蓦然出现在他眼前。

  她呆若木鸡的看着它,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也不敢多想它为什么会在这里,以及他带她来看它又有何用意?

  “送你的。”

  她的话让她倏然转头看向他,感觉鼻头迅速发酵,眼眶灼热,但她依然不敢去想他的用意,只能凝望着他哑声问道:“为什么?”

  “你说呢?”他没给她正面答复,却低头吻住了她。

  第六章

  好久了,久到邝茵茵都忘了和他接吻是什么感觉。

  那是一种温热、柔软又激烈到足以令她无法自由呼吸的热情,灼热得几乎要将她烧成灰尽。

  她仅呆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搂住他脖子,张开唇瓣迎接他炽热狂猛的热情,同时释放自己对他的想念,以及从未褪色或逝去的爱情。

  她是那么的爱他,爱到心都痛了,他知道吗?

  他怎么能爱上别人,怎么能和她离婚,怎么能离开她两年对她不闻不问?他知不知道她有多痛苦,痛苦到差一点死掉?

  他的吻带着热切、渴望与些许的粗鲁吞噬着她,她也不遑多让的热情回应他。

  欲火由一个吻点燃,迅速燎原到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将她抱上了他们的床,倾身压在她主动分开的双腿间,一手罩住她没有以前那般丰满,却依然饱满而紧实的胸部揉捏着,另一手则迫不及待的解开她裤子的钮扣与拉链,直接入侵到她双腿间,挑弄她的热情与欲望。

  “翼……”她不由自主的低喊一声,弓身而起,不知道要迎向它,还是逃脱这来得又急又快的激情。

  但他根本不许她逃,直接以天生的优势压制着弓起身的她,用手将她推向第一个高潮。

  她似乎听到自己的叫声,低哑而狂野,接着便坠入了欢愉中,全身无力的飘浮在满足之中,任他在她身上动手动脚,并迅速脱去她的裤子、身上的羊毛背心和高领毛衣。

  “你穿得太多了。”他开口抱怨,低沉的声音里有着轻喘,双手继续忙碌着。

  邝茵茵无力的扯唇微笑,笑容却在下一秒钟蓦然僵住。

  她急忙伸手捉住他正打算一鼓作气脱去她身上最后两件衣服的手,叫道:“等一下!”

  “等什么?”他轻愣了下,微抬起头来问她。

  邝茵茵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只能用她现在脑袋里唯一想到的方式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换我来。”她说,然后趁他不注意时将他推倒在床上,翻身与他调换位置,改由自己压坐在他身上。

  展又翼挑高眉头,有点意外,却同时透露出感兴趣与欢迎的表情。

  “好。”他将双手枕在脑后,一派悠闲的将主导权交给她,但紧崩的身体却因期待与想像力而在暖意变得更加紧崩。

  看着将自己完全交给她而安静躺在她身下,完美又俊帅的他,邝茵茵的心跳不由自主的慢慢加速,连呼吸也一样。

  自从离婚之后,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碰触得到他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膛、结实的腹部,和他身上线条分明的肌肉,臂肌、胸肌、腹肌……

  她的手随着视线抚上他身体轻轻地抚摸,留恋不去。

  他微微的弓起身体,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呻吟,让她嘴角不自觉的微扬了一下,倾身改以亲吻轻舔他的身体,一只手更是大胆的从他的裤腰上钻了进去,轻轻地覆上并握住他早已勃起的硬挺,有节奏的爱抚着他。

  如果有人问她,那半年的婚姻生活让她学到了什么?夫妻间的亲密性爱绝对也是答案之一。

  她大胆热情的爱抚让他全身抽紧,发出比刚才更低沉沙哑的呻吟,就快要没办法控制自己时,她竟然还将吻往下移。

  “茵茵!”他倏然低喊一声,再也无法忍耐的一把将她拉上来亲吻,一边乞求的对她命令道:“让我进去。”

  话是这么说,但他已快速的脱去自己的裤子,急切的将她举到他硬挺的上方,立刻深深地冲进她体内。

  “啊!”她遏制不住的叫喊出声,闭上眼,感受他在自己体内的感觉。

  她的紧窒与湿热让原本想要温柔爱她的展又翼完全失控,一次又一次用力的挺进,深入的程度几乎让她难以承受。欲火在失控的激情中将两人席卷吞噬,迅速地带他们奔身欢愉,达到高潮,然后在颤抖中得到了满足与解放。

  在事后的寂静中,她贴在他心上,听着他们一样浅促的呼吸以及心跳声,既满足又全身无力、昏昏欲睡之际,他的手突然从她的俏臀上滑进她未来得及脱去的上衣里,企图脱去她的衣服。

  “等、等一下。”她的瞌睡虫一下子就被吓跑了,急忙伸手阻止他。

  “怎么了?”他低沉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不解。

  她的脑袋拚命转动,要想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但脑袋却一片空白。

  这时,“咕噜”一声突然从她肚子里传出,让她差点没因获救而喊出谢天谢地这句话来。

  “我肚子饿了。”她理直气壮的说。

  “你晚餐没吃?”他不禁皱起眉头。

  “只吃了一个面包。”

  静默三秒,他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冷。“你还在减肥?”

  邝茵茵忍不住白他一眼。她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肥可以减呀?他说话前都不用大脑的哟。

  “我在增肥!面包只是餐前点心,本来想回去再煮东西来吃,谁知道……”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他们两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是一时天协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她的回答让展又翼松了一口气,然后伸手轻拍了一下她的俏臀,将她从自己身上移了下来。

  “想吃什么,我去煮给你吃。”他跳下床,一边迅速地穿上衣服,一边问她。

  “你会煮什么?”她记得过去的他和自己一样不擅厨艺。

上一篇:泼辣情妇

下一篇:醋君霸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