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要养我(我的完美情人终回) 第25章

作者:金萱 标签: 台湾小言

  “机场?”她一愣。“松山机场还是桃园机场?你怎么会在机场,去接人吗?”

  “我要去新加坡一趟,可能要花个两、三天才会回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她眉头轻蹙,开心的问。

  “那边的公司出了工安意外,有点严重,我必须亲自过去了解情况。”

  “会不会有危险?”她担心的询问。

  “不会,我只是去了解状况而已,并没有要深入工安意外的现场,所以不会有危险。倒是你,这两、三天我不在,你上下班的时候要小心点,不要去挤公车或捷运,要搭计程车知道吗?还有,三餐要准时吃,宵夜也要吃,知道吗?另外,不要搬重的东西,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回医院给医生看,不要忽视它,也不要忍耐,叫符洁陪你去。还有……”

  “好了,我会小心的,你就放心、安心的去工作,用不着担心我。”邝茵茵不得不打断他,否则他可能再说上一个小时仍不肯罢休。

  “有任何事都要打电话告诉我。”他沉静了一下,慎重交代。

  “好。”她无声的微笑,柔声回应。

  “我会尽早回来。”他承诺。

  “嗯。”

  “不要太想我。”

  她轻笑出声。

  “我要上飞机了,要拍电话喽?”

  “嗯。”她点头应声,在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之后,才不舍的将话筒挂上。

  两、三天才会回来呀……

  怎么办?她已经开始想他了。

  第八章

  接到展又翼打来的电话,说他正在新加坡机场,准备上飞机回台湾了,邝茵茵高兴得几乎没办法专心工作,几度把客人说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之后,干脆提早将店打烊,招了辆计程车到桃园机场为他接机。

  她并没有告诉他她会来接他,事实上,因为太了解她了,他在电话里还特地交代她不准到机场来,如果花店提早打烊就早点回家休息,好好地在家里等他回去。

  其实不能怪她,谁教他的出差从两、三天延至四、五天,最后变成了整整一个星期,害她的想念都快要泛滥成灾了,可以提早个一、两个小时见到他,她即使被骂也甘之如饴。

  从航站柜台查到他乘坐的飞机在十分钟前已经抵达,她急忙走到出口处引领眺望的等着他。

  时间八点十分,虽是非假日,但因为已过了下班时间,所以接机大厅里挤满了前来接机的人潮,尤其是在旅客出口处。

  邝茵茵在连声“对不起”后,终于挤到稍微前面一点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见每一个拖着行李从出口处走出来的人。

  她安静地等着,身边来接机的人一个换过一个,一脸期待的来,一脸欣喜的走。

  她现在是不是也是一脸期待呢?而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一脸欣喜的飞扑向那个她等待的人呢?再五分钟?再十分钟?还是再二十分钟?抑或者下一秒就会轮到她呢?

  她望眼欲穿的盯紧着出口,终于看见他的身影走进她的视线中,她张开嘴巴正想呼唤他时,却看见有个大美女跟在他身边。

  美女粲笑如花的和他说着话,他也回以微笑,还体贴的伸手将那女人手上的行李接过来提,即使那女人笑着摇头,似在跟他说不必了,他还是热心的将对方手上的行李全接了过来。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模样,就像金童玉女般的引人注目。

  邝茵茵不想胡思乱想,但不知为何,眼前的景象却与两年前在他公司楼下所看见的画面重叠了起来,让她的心有种紧缩到快要被压碎的感觉。

  她用力的摇头,甩开那感觉,再回过神,那两人却已走得好远。

  她迅速地挤出人群,追了上去,结果竟看见那女人突然踮起脚尖,勾着他的脖子,亲吻了他。

  天地似乎在一瞬间全冻结了起来,她动弹不得,只觉得全身冰冷。

  因为他没有推开她。

  符洁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担心的快要发疯了。

  晚上,她突然接到茵茵求救的电话,她在电话那头一边哭着,一边不断地叫着她的名字,就像是在向她求救一样,真的是快要把她吓死了。

  还好当时她亲爱的未婚夫姜承极就在身边,先安抚她冷静下来,问清楚茵茵的所在之处后,立刻开车载她去接人。

  她不知道茵茵怎会跑去机场,但八九不离十绝对和展又翼有关,因为她上回听茵茵说那家伙出差到新加坡去了,茵茵会到机场,是因为那家伙回来了吗?

  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茵茵的情绪波动如此之大,简直就和之前在医院里发现她的那时候差不多。

  可恶的展又翼,该死的展又翼,他这回又做了什么该死的好事,让茵茵这么难过?上一次,她不在茵茵身边,不能为茵茵讨回公道;但是这一次,如果真是那家伙又害得茵茵如此难过的话,他就死定了!

  “医生,她怎么样?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符洁着急的问刚刚听完诊的医生。

  因为茵茵一被他们扶上车就昏过去,他们担心她和她肚子里的宝宝会有什么万一,便直接将她载到医院挂急诊。

  “腹中胎儿没事,不过孕妇的心跳偏快,血压也偏高。”医生据实回答。

  “那现在该怎么办?”

  “先观察一下,看她的心跳和血压会不会恢复正常,其他的诊断得等她清醒。”医生说完,便换到另一床去诊疗其他急诊患者。

  符洁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面无血色的茵茵,既心疼又火大。沸腾在胸口的怒气让她再不找出口发泄,就要烫伤自己。

  她打开茵茵的皮包,用力的翻找着。

  “你在找什么?”姜承极问。

  “手机、电话、名片,任何可以让我联络得到展又翼那个混蛋家伙的东西。”她咬牙切齿的说。奇怪了,茵茵的手机怎么不在皮包里,难道是掉在机场了?

  “如果你想找他的话,他待会儿就来了。”

  “什么?”符洁瞬间抬起头来,愕然的看着他。

上一篇:泼辣情妇

下一篇:醋君霸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