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要养我(我的完美情人终回) 第28章

作者:金萱 标签: 台湾小言

  看到行李就想到在机场他和别的女人接吻的画面,邝茵茵的脸色不自觉的又白了几分,脚步有些虚软。

  展又翼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先问她吃晚餐没,她一摇头,就见他嘴巴一抿,露出想骂人却又强忍下来的表情,转身走进厨房里,为她张罗吃的。

  他仍是关心她的,她可以感觉得到,但是为什么他可以一边关心她,一边亲吻别的女人呢?是因为他对她只有关心,没有爱吗?而关心的理由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吗?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闭上眼睛,却关不住泪水,它们一波接着一波不断地从她眼底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不要哭。”

  他的声音突然在耳边想起,她睁开眼睛,完全没听见他走过来的脚步声。

  你爱我吗?对我好、关心我,是因为我怀孕的关系吗?她好想这样问他,却发不出声音,问不出口。

  “先吃东西,吃完以后,我们再谈。”他温柔地将她从沙发上扶起来,走向餐桌,扶她坐下。

  面对他煮的什锦汤面,邝茵茵只吃了两口,便因心情沉郁而食不下咽。她心不在焉的用筷子翻着汤里的料,却毫无食欲。

  “再吃一点,除非你想再让自己的胃穿孔,变成腹膜炎。”他陡然开口说。

  她浑身一僵,抬头看他,突然想起符洁在医院里跟她说的话,她已经把两年前她生病住院的事告诉他了。

  “我……对不起。”她低头道歉。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她不知道,这句话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了,她竟有一种觉得对不起他的感觉。

  “再吃一点,即便不为自己,为了我和孩子多少再吃一些好吗?”他柔声劝道。

  “为了孩子吗?”

  “还有我。正确的说法是为了我,孩子只是我隐瞒自己的自私所找的借口,只是我用来将你绑在身边的工具。”他首度对她承认。

  “什么?”她抬起头来,愕然的看着他。

  “你先吃面,吃完再说。”他语气温柔,神情却坚定的露出没得商量的表情。

  他的模样很坚决,邝茵茵只好放弃的低下头,食不知味的将碗里的面一口一口的往嘴巴里送,然后一边忍不住的想着他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孩子只是借口和工具?用来将她绑在身边的工具?

  第九章

  终于吃完晚餐移身回到客厅沙发上,邝茵茵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而展又翼则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客厅里一片寂静,静得令人窒息。

  “我们该从哪一件事开始?”他打破沉默,先开口说:“机场的事,那年离婚的事,还是你得腹膜炎住院半年的事,给你选。”

  他真仁慈,竟然说给她选。

  问题是,她也不知道要从哪件事开始说起,而且不管哪件事,她都有种退缩害怕的感觉,好像他们俩的关系会随着这些话题而走到尽头。

  “没意见吗?那就先谈你生病住院的事吧。”他深吸一口气,脸上表情突然变得很严厉。“为什么会得腹膜炎?我刚才问了一下医生,脑膜炎是由胃穿孔后,胃里的食物由破洞跑进腹腔感染造成的。他说胃一共有五层组织,从消化不良,胃痛,胃溃疡到胃出血,都有许多徵候和症状,为什么你会弄到胃穿孔进而变成脑膜炎?请你告诉我。”

  邝茵茵选择沉默不语,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她要怎么说?

  过度的节食又突然暴饮暴食,胃不舒服也不去医院,乱吃胃药,等受不了去看医生后,又不听医生的劝告适可而止,弄得后来胃出血了才知道害怕,想告诉他又不敢,之后又雪上加霜的发生和他离婚的事,因心痛而忘了胃痛,最后就变成腹膜炎了。

  这完全是她自作自受,没什么好说的。

  “为什么不说话?”

  “我觉得自己很笨,无话可说。”她低声道。

  “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不舒服?在我们离婚之前,你的事就已经出问题了,对不对?”

  他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她当时并不是因为消化不良才吃胃药,常呕吐也不是他以为的在学电视里的明星用催吐减肥,她是真的不舒服,而他当时竟然没有发现,一心一意只在意自己那不成熟又小心眼的感受,他真恨自己!

  “对不起。”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展又翼生气的说:“你那时候总是脸色苍白,总是动不动就轻按腹部,总是随身携带胃药,总是跟我说你吃不下了,我却为自私的理由一直强迫你再多吃一点,我……”

  他握紧拳头,突然站起身来,走到墙壁前,用力地朝墙面击出一拳。

  拳头与墙壁撞击的巨大声响吓了邝茵茵一大跳,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并在他朝墙壁击出第二拳前,大叫出声。

  “不要!”

  他的第二拳还是击上了墙壁,然后手就这样停在墙面上,人也一动也不动的继续背对她站立着。

  邝茵茵没办法不跑向他,没办法不将他的手从墙面上拿下来,没办法不在看见他红肿已泛血丝的拳头时落下眼泪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抬头问他,他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因为这就是真正的我。”他告诉她。

  她不解的看着他,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有隐藏性的暴力倾向,忍不住就会想动拳头。”他温柔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对她坦诚。

  “什么?”邝茵茵既愕然傻眼,又难以置信。

  他总是那么的冷静,鲜少生气,即便生气了也充满自制力,最多就冷着脸不说话而已,哪来的暴力倾向?

  “你在开玩笑对不对?”她问。

  “不对,我是认真的。”他一脸严肃的对她说。“国小的时候我常和人打架,国中时,还曾经动手将人打成重伤住院,后来我被逼着学习书法,学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可是自从和你结婚之后,我的暴力倾向却又开始浮现。”

上一篇:泼辣情妇

下一篇:醋君霸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