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要养我(我的完美情人终回) 第4章

作者:金萱 标签: 台湾小言

  “之前送花来的人离职了?”所以才轮到她来?他跨上台阶,好奇的继续问。

  “没有。”邝茵茵忍不住偷笑了下,因为想到了“一丘之貉”那句成语。

  “所以,如果以后再有人送花给我,不见得一定是你送了?”

  “嗯。”她点点头,忍不住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后悔把夏姐气走了?”

  展又翼一愣,怀疑地转头看她一眼。

  “夏姐?谁?”他一脸疑惑的问。

  “就是之前每次送花去的人,我的同事夏美。她很漂亮对不对?追求她的人有一大堆喔,所以如果你喜欢她的话,动作要快点,不要再口是心非的说出气人的话,小心她要是真的被你气走,就后悔莫及了。”她好心的给他忠告。

  “谁喜欢她?我连她长得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你在乱说什么?”他皱眉道,不喜欢她的乱点鸳鸯谱。

  “啊?”邝茵茵一呆,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

  “以为什么?只要长得漂亮我就会喜欢吗?你觉得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他打断她,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点儿生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以为你问我以后送花的人是谁,是因为今天下午送花去的人不是夏姐,你觉得失望。是我误会了,对不起。”邝茵茵急忙摇头解释。

  “我不是这么肤浅的人。”他生气的对她说。

  “是。对不起。”她再次道歉。

  展又翼皱了皱眉头,然后无声的深吸一口气,压下这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的怒气。

  他是怎么了?他不是一向不在乎别人对他的批判或看法,我行我素的随人去讲吗?怎么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误会他喜欢那个叫夏美的人,他就气得一肚子火?

  “南仁街到了,你住几号?”转个弯走进南仁街后,邝茵茵开口问他,想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

  “这栋楼就是了。”展又翼抬头用下巴指了一下耸立在街角上气派豪华,新建不过两年的大厦。

  “哇!”邝茵茵无法自己的发出赞叹声。这栋大楼很贵耶,听说住在这里的人都不是普通的有钱人。

  唉,明明都住在南仁街上,但住街头和住巷尾就有差别,大概差了两个世界这么远吧。

  她将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

  “好了,我的任务圆满达成。里头的灯很亮,应该没问题了才对。那我走了,拜拜。”说完,她朝他挥挥手,洒脱的转身离去。

  而展又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这样站在原地,以蒙眬的视线目送她离去,直到眼前一片迷蒙,再也看不见她模糊的身影为止。

  第二章

  “协理,花海艺林又送花来了。”特助李野无奈的走进协理办公室报告。

  因为标榜“使命必达”,送花一定会送达收件人,由本人亲笔签收,所以凡是送给最难缠的展又翼协理的花束,十之八九都是从那间花店送来的。因为他们可以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一天来五次或十次,甚至等到下班时间在公司大门口拦人,非将花束送达不可,连他们的冷面协理被纠缠了一个月后,也不得不俯首称臣,妥协的亲自签收。

  不过,妥协归妥协,每次那间花店送花来时,他这个做特助的就会被上司冰冷的眼“青”上整整一分钟,然后接下来的上班时间就会被操去半条命。

  所以说,如果协理讨厌花海艺林的话,那么他就是恨死花海艺林了,害他三天两头得受这种无妄之灾,可恶死了!

  “你说花海艺林?”展又翼倏然抬起头。

  “对。”李野小心翼翼地回答。

  “是昨天送花来的那位小姐吗?”

  “啊?”压根儿没想到协理会问他这么一个问题,李野一愣,皱起眉头用力的回想昨天送花来的小姐到底长怎样。“我不是很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但确定不是之前常送花来的那个美女,而是一个有点胖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上司二话不说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笔直的冲出办公室。

  李野被吓得目瞪口呆,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协理刚刚真的是用冲的吗?是他看错了吗?

  他搔了搔头,又皱了皱眉头,实在是太好奇,忍不住转身迅速地跟出办公室去一探究竟。怎知当他走出办公室时,协理早已经走到部门入口处,正面对着送花来的那个胖妹。

  看样子协理不是用冲的,根本是用飞的!

  “展先生,麻烦你签收一下。谢谢。”邝茵茵将签单和原子笔一起递给展又翼,和气的对他微微一笑。

  没想到这么快,他们竟然又碰面了,二十四小时之内的第三次耶,真是太神奇了!

  “下次接到要订花送我的电话,可不可以替我拒绝?”展又翼接过纸笔,一边签名,一边开口问她。

  “对不起,花店不是我开的,这种事我没办法帮忙。”邝茵茵摇头,歉然的说。

  “你开的,你就会帮我吗?”他转个弯问。

  “这……你知道没有一个老板会拒绝顾客上门的,这样不就是断自己财路吗?”她干笑回答。

  “那换个方式好了,下次你直接把花丢掉,就当已经送了怎样?”他将签单和原子笔还给她。

  邝茵茵摇了摇头。“没办法,因为我需要你的亲笔签名,才能拿签单向客人请款。”

  “那我一次签十个让你备用好了,不够你再来跟我要签名。”

  “没办法。”她再度摇头。

  “你是故意和我唱反调是不是?”展又翼双手盘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问道:“只要有钱赚不就行了,更何况这花在你们转身离开后,它就进垃圾桶里了。”

  “别开玩笑了,这么美的花,谁舍得丢进垃圾桶呀?”

  展又翼轻挑眉头,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在开玩笑,直接拿起暂放在数据铁柜上的那束花,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丢进角落的垃圾桶里——空心。

  “喂!”邝茵茵难以置信的大叫一声,想也不想的立刻跑上前去把花束从垃圾桶里捡回来。

  “这花是别人花钱买来送你的耶!”她生气的对他说。

上一篇:泼辣情妇

下一篇:醋君霸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