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10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居然连我雪神都给他辅助?”

虽然双方各自都在泉水,但这一刻,天秀的娜拉蕾雅像是站到了舞台中心,一下就吸引了八个人的目光,“这什么新人啊?”

“这么牛的吗?”

“行啊,有点意思吗。”

“那,就让我们来好好试试看这个新人打野的成色吧——”

第10章 开房间(2)

“去下路拿红。”

比赛视频没看多少,天秀还是有点不懂套路,路人局游戏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各走各路,打野去拿buff,辅助或者陪射手,或者跟打野走,刚开局,看到己方四个人都往中路草丛集合,她还有点懵,雪中飞像是看穿她的想法,一边操作一边指挥,同时解释。“中路的兵线到得最快,己方人员都会到中路来占据视野,同时帮助中路法师消耗第一波兵线,这样他们可以快速升到二级方便支援。如果不打一级团的话,上下路回到线上也不会漏兵。”

一边说,他一边在地图上点了个标记——中路法师在中路塔下,而己方三人都在中路河道靠上的草丛,从小地图来看,敌方除了中路法师并没有露头,雪中飞标记的河道靠下草丛,意思大概就是对面是在这片草丛里,双方隔着中路通道隐身对峙。“可能要来反红,你打快点,拉到草里打。”

他不说反蓝,是因为己方人员在蓝区附近的河道草丛站着,如果对面要横渡河道去蓝区,肯定会被看到。天秀现在觉得这游戏最重要的就是视野,如果没视野的话,对方的动向难以掌握,打起来真的很不舒服。“现在还没来,应该是和平开吧,你要不要去对面野区看一下?”

“嗯,你先刷红野区,一蓝给法师。”雪中飞拿的是辅助孙武,这是个偏功能型的辅助,身板不肉,二技能有加速效果,天秀把镜头切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一个二技能加速去对面野区。“先刷到四级再参团,不然都别过来支援。”

行,打野就是这样东奔西走刷野区,娜拉蕾雅这个打野尤其是这样,这是个比较偏后期的英雄,前期没出到核心装备的话,打人根本不疼,个人能动性顶多就是把野区刷得快一点——这也是打野能力的体现,因为野怪都是死后一分钟刷新的,死得越早刷新得越快,如果对面的野区被收割的速度比己方的慢30秒,那两轮下来,己方就会多出一轮野怪的经济和经验,这样滚起雪球的话,对面根本没得打。所以对打野来说,能省一秒时间就是一秒,每一秒都是下一轮的优势。

确实玩得不久,天秀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只能是自己摸索着加快节奏,雪中飞没指出她就当自己做得对了。打完红以后她先去拿右下角的小野怪,放一个二技能,平a两下再放一技能,小野怪大概还有平a一下的血量,但她并不继续a,而是转身就走——她的一技能有个被动,会有持续伤害,再加上红buff带的持续伤害buff,两三步内这个小野就会被烧死。而且一技能的被动还加移速,这样她在野区移动的速度就会比较快,算起来应该能抢到大概三秒的时间。

当然,这是没有别人来骚扰的情况,红野区一共三个野怪,红buff、右下角和右上角各有一个小野,天秀打右上角小野的时候,对面的辅助牛魔就过来看了一眼,与此同时,己方中单火凤凰也发来请求集合的信号,从一塔、二塔中间的缺口绕了过来——他不从前面走去包牛魔的后,就是怕牛魔身后跟了别人,法师前期身板弱,火凤凰脆得不得了,这要是被打到太容易死了。

从小地图上看,对面只有辅助牛魔和上单曹操露头,确实是要考虑到起码还有两到三人藏在中路右下草,随时过来支援的情况,雪中飞的孙武刚去对面蓝野区看完情况,往下路去帮己方的射手维拉看视野,现在正往这里赶,天秀考虑了一下,小野边打边退,把小野拉出几步——小野也是有仇恨值的,会在一定范围内追击敌人,她往自己野区深处走,小野跟着走了两步,再移动的话就会脱离追击范围,走回原位并且回血,所以天秀在这个距离就站住了,继续普攻着小野,火凤凰也没往前走,而是在塔下远距离扔扇子,消耗着牛魔的血线。

坦克在前期都是相当的肉,牛魔不在乎这不痛不痒的攻击,他的血还有三分之二,不过现在他的处境有点尴尬——天秀的惩戒打红的时候没用,所以现在还是可以用的,她不怕有人抢野,牛魔的伤害不高,不可能一个普a收掉,他过来只是为了骚扰打野,让己方的射手中单打野跟着反一个小野,但现在的问题是,天秀把野怪拉到比较深入野区的站位,对面的c位要收掉的话,就得跟着冲进野区,陷得较深,这样就很容易反过来被人包饺子。

毕竟现在火凤凰摆明了就在一塔下用远距离的一技能消耗,二技能一直没用,c位一露头,火凤凰一个一技能接二技能,打准了的话,是足以耗掉c位半血的,如果天秀跟上接一套,c位被秒,就算己方后续赶到,到时候孙武过来,一个二技能大家一起撤回塔下,牛魔这边就只能吃了这个亏,c位从死到复活赶到线上快20秒的时间就完全浪费掉了。

如果是一般的高端排位,可能也就上了,刚一套管它那么多,但职业选手开房间,博弈是本能,牛魔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上前,而是转身撤退,天秀也松口气,放出惩戒收掉小野,一技能已经冷却好了,攻击范围也大,她隔远了要消耗牛魔一击,但技能才点出来,牛魔仿佛也读到了她的想法,走位忽然变得飘忽不已——高端排位都会有的意识,职业选手当然不缺,自然会尽量避免被对面的远程攻击消耗——也就是俗说的Poke。

不过,对天秀来说,要打中人还是挺简单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打不中对面,因为这游戏还是挺贴心的,人物在移动的时候会有个转向的过程,是很快也很不容易注意到,但抓得准的话,还是能看清楚这英雄接下来往哪走,只要把技能稍微放到路前面一点,并且记住自己的技能前摇时间和对方的移动速度那就行了,很简单的数学题,大部分时间都能凭本能做出来。

这次也是一样,她看一眼就知道牛魔要往右拐,一技能迅速按到牛魔移动轨迹前方一格多一点的地方,伴随技能音效,一只大鸟蓦地从天而降,刚好砸到移动到那个区块的牛魔头顶,好像他是故意送上去被打的一样。牛魔血量顿时少了一格,移速也跟着变慢了——这是被一技能打中后的持续伤害和被动减速效果。

“打不死的,就消耗。”身边坐着个人,她本能地就会想交流,天秀借着移速加成往蓝野区跑,已经忘记了雪中飞才是指挥,“那个火凤凰别上啊,我靠,这演员吧,秒个辅助有什么用,打残了让他不得不回家不是一样的吗。”

说时迟那时快,她人是走了,可火凤凰见猎心喜,冲出塔下,一技能接二技能持续把牛魔挑飞,血也耗到了三分之一,但这时埋伏在草里的对面法师也露头了,跟着打了她一套,要不是孙武赶到,一个二技能放得出神入化,帮助火凤凰加速逃离还给她回了不少血——孙武的二技能‘时空穿梭’,在两秒内能提高移速,两秒后会返还期间受到伤害的40%,等于说是强行抬血——如果没这一手,火凤凰怕不是就只剩一点血,要被越塔强杀了。

她人在野区打小野,还是比较安全,一边打一边切屏看队友打架,天秀不禁有点气,“这什么职业选手啊,妈的还不如老子的判断力。”

玩起游戏,尤其是这种游戏,人真的很容易开粗,雪中飞说,“不是训练赛,大家瞎玩,有点浪,你别管,继续,刷完野到不了四去蹭波中线。”

“蹭线为什么都优先蹭中路?”天秀边打边问。

“射手要发育,也会和辅助分线,上路抗压一对二,经济不能亏,中路一般都是低经济高伤害,比较适合分线,而且她吃了你一个蓝buff,当然得还你一波线。”

在未成功的二级团后,大家打得相对风平浪静,娜拉蕾雅刷完野区,果然因为蓝buff没吃,还缺一点经验到4,分完线正好升级,她打开状态栏确认了一下双方的经济和装备、等级,“咦,对面打野还没到4呢。”

四级对《王者战役》来说很重要,到达这个等级以后就会点亮大招,英雄的三个技能全部解锁,对很多英雄来说会形成质变。所以前期都在争分夺秒地想要快点升4,雪中飞说,“刚才那波红野区Gank他们没成功,浪费了一波时间,打野清野速度受影响,我们的野区刷新速度会更快——对面是前期阵容,四级以前居然没反到我们的野,经济还是劣势,这局我们已经赢了。”

“是吗?”天秀将信将疑,倒不是不信说他们现在正在占据优势,而是不信任队友,“就中单这个打法,你确定团起来不会输?”

“前期别接团就行了。”雪中飞这时候正在保护下路射手推塔,“只有一个人在守塔,打野辅助都没来,他们可能在开小龙。”

职业选手的意识都是敏锐的,孙武进塔获取到对面一塔视野,肯定只有一人守塔的同时,上路苏定方和中单火凤凰都发出信号,标记到了河道中的暴君坑,“一塔换龙,打这个主意,呵,你去骚扰一下,看看能不能抢到。”

这是当然,他不说天秀也会这么做——开始也是一样,雪中飞不说她也会想要打红buff开局——这叫红开。因为他们这局是蓝方,先ban先选,暴君坑在红野区,红方的话,因为是镜像对称,所以暴君坑是在他们的蓝野区,也就是上路,这有个细微的劣势,因为必须靠近红野区进行发育的射手是不容易过来支援的,抢暴君的话,蓝方比较占优势。

对天秀来说,红开也就意味着她打完一圈野,升到4以后,红野区的野怪和暴君差不多是先后脚刷新,这样她会更主动一些,下来打暴君还是红野区的野怪由她自己选择,否则,如果是从蓝野区刷起,打完红野区的怪以后,蓝野区野怪刷新,她就必须立刻选择,如果不马上开暴君,就得回蓝野区刷野,不然就浪费刷新时间了,这感觉不自由,她是不喜欢的。

“你去看一下视野,看他们打到什么程度了。”就像现在,她就很从容,自己打红,差遣辅助去看情况——如果没有己方队员在暴君附近,视野也是开不到的,只能看到敌方也许在打,会有技能效果,但不能看到龙的血条和位置。“是不是拉出去打了?”

“嗯。”蓝方还是占便宜,孙武本来就在下路,过来看视野也很方便,射手如果推塔速度够快,完全可以推掉一塔再来支援,这实际上也是在考量玩家的伤害计算,以及双方的战略心理博弈——如果我射手不推塔来抢这条龙,抢到了还把对面打得团灭,再回去推塔的话,那这把的优势也就建立起来了。但如果不推塔来抢龙,不但没抢到,而且还被对方打得团灭呢?谁打到暴君,谁就会获得一波经验和金钱的加持,在短期内获得一定的优势,也就是好打团,推掉一塔也会有经验和金钱的奖励,只是没拿龙那么多而已。那对现在的蓝方来说,可能我拿一塔你拿龙会更能接受。

在MOBA游戏里,永远没有一条正确的路,这不是PVE副本,可以经过千百次的练习来找到最优解,寻找地图的小细节什么的,MOBA游戏就是人和人的博弈,面对这样的选择,稳一点那就是我接受这个交换,稳扎稳打,反正我是后期阵容,前期经济持平的话,到后期我一样占优势,刚一点的话,那就是射手照样推塔,打野、辅助和中单去试试看能不能抢龙,反正大家手里都有个惩戒啊,冲进去要是能抢到暴君的话,拿我一条命换也未必不值得,再说,拿到暴君,经济优势会更大,如果同时射手能推掉一塔的话,经济差会拉大到人均500左右,由于打野是经济集中点,可能将领先对面1000,这足够出两到三个小件了,三打四拖一下等射手过来支援,这团还不知道谁赢呢。

天秀虽然好胜,但对职业选手到底还有点敬畏,这把多了她这个拖油瓶,她不觉得己方能赢,毕竟最carry的雪中飞玩的是个辅助,所以也就放开来打了,“抢一下吧?”

“有点难。”

雪中飞是站在红野怪外面的那丛草里看的视野,再往前走几步就是暴君坑,地图的设计是很细节的,天秀在红野怪内侧,地图上几格的距离,但她的视野圈就覆盖不到暴君坑。有了雪中飞才能切屏看到河道内的画面——暴君也被仇恨吸引拉出了坑,维持在一个极限的仇恨距离,这样蓝方就不可能从坑的另一侧穿墙过来,用惩戒收走被打到残血的暴君。有时候为了避免一方抢龙,打龙的这边还会分配出较肉的辅助去雪中飞现在躲的草丛里看视野,以此来决定自己打龙的策略。

不过,这是后期人员集中,对方有减员时候才能分人,现在的辅助还是要保护c位,并且扛一下暴君的伤害,所以对面是把暴君拉出坑,这样天秀他们要抢就得冲到对面的人堆里去,孙武不像是牛魔那么肉,扛不了伤害,现在没到四级也没有大招,再加上火凤凰也很脆,总体来说,这条龙他们是有优势的。

“试试看呗。”天秀说,“你等着,我叫你开加速再开。”

“对面手里有惩戒的。”雪中飞没异议,但仍提醒道。

惩戒是召唤师技能,可以直接打掉野怪10%的血量,打野都会带惩戒,就是防止野怪被人抢了。天秀说,“我也有啊——”

她不说话了,只顾操作,看暴君血量只剩大约15%左右,娜拉蕾雅并没用位移技能,而是跑了过去,从暴君身后绕进场,敌方看她和孙武一前一后的过来,也非常有默契,打野继续在打暴君——暴君的仇恨应该是在他身上,辅助、中单和上单往娜拉蕾雅移动,明显是要以多打少,Gank逼团,把本来在草里看情况的火凤凰也给逼出来。

“让她先别动。”娜拉蕾雅往后走了几步,维持安全距离,天秀现在专心极了,头也不抬,一边走一边切屏去看射手推塔的画面,塔只剩一丝血了,应该就是两下平a的事,对面的打野正在抓紧打龙,应该是有信心收掉,很快就到惩戒血线了——

就是现在!她点开大招,娜拉蕾雅的大鸟把她叼起,这是个加移速和攻击的技能,大鸟会把娜拉蕾雅叼到指定地点砸下,这期间娜拉蕾雅处于霸体状态,是不能被控的,而砸下的瞬间也会对周围造成AOE伤害,如果是发育到后期,娜拉蕾雅一屁股就能坐死一个脆皮c位,都不用一套的。

即使是现在,伤害也依然可观,暴君很有可能被这屁股坐死,对面打野急了,一个惩戒按下,伴随音效,暴君瞬间只剩一丝看不见的血皮,他平a还在前摇的同时,娜拉蕾雅一屁股坐下,系统接连传来提示,‘您摧毁了敌方防御塔’,‘娜拉蕾雅击杀暴君’,金币瞬间暴涨300,天秀毫不犹豫买一件布甲增加防御,同时喊道,“给我开2!”

孙武已经走到她身边,一个二技能给娜拉蕾雅加速后撤,也扛住了对面打野a到她身上躲无可躲的一下,以及后续接的一技能,娜拉蕾雅这个时间点实在太脆,只吃了一下平a和一技能就去了半血,辅助、中单上单从侧面包抄过来,曹操挥出一技能,想要远距离挥中娜拉蕾雅,天秀忙用二技能位移后撤,火凤凰也来到身边,一个扇子丢出,她的扇子是自带减速被动的,这时两秒已过,血量回涨一口,孙武按下召唤师技能治疗,瞬间又是一口大血,天秀切屏看了一眼——对面已经认怂打算后撤,己方射手正在打河道怪,上单把握机会,乘射手没有辅助陪伴,回到塔下,闯入对面红野区开始收小野。可以说抢到暴君拿到一塔,这波已经累积了很大的优势,双方都打算息事宁人了。

“别走啊。”但她看法不同,“火凤凰上,有得打的!”

是真的有得打,她只来得及发起进攻的信号,一个二技能就冲了上去,直接a到只有半血的敌方打野李靖——李靖之前扛了暴君的伤害,血量本身就不满,再被娜拉蕾雅坐了一屁股,大概只剩半管血不到一点点,而且因为辅助和中单、上单之前绕路要去抓娜拉蕾雅,撤退的时候他稍微脱节了一点,在天秀看来这就是极明显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