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114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流浪和猪猪就不说了,我感觉他们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大天才,新人的心理素质和赛场经验都还要慢慢磨合,现在远非是发光发热的时期,至于说老炮,我觉得他没你那么有魄力啊,不是说不好,但是……就觉得没你好啊。”

李歌手的说法没在化妆室内激起什么反对的声浪,可见大多数选手都还是认可的,甚至很多人脸上都隐隐有认同之色——看来,这周比赛后外面开始炒的‘史上最强新人’这个人设,在业界居然还真没什么人表示不屑。天秀自己都觉得他吹得过分了,“不是这么说的,如果他们也是战队老板的话,一样能打出这种操作。”

“真的吗?”

“我不信。”

化妆师、李歌手等人都陆陆续续表达了质疑,天秀倒是说得认真起来,“真的,心态不一样,表现会有很大不同的,包括队友的表现都不一样——队友也决定了你的高光啊,所以拿我去和一般队员比肯定是不公平。他们也都很优秀,很努力的,是不是雪飞?”

行外人不会懂,但她这番话,圈内人,尤其是上场比赛的选手实在是太懂得个中滋味了,不仅雪中飞,Kitty和初晴都认可道,“是这样没错了,老板坐镇效果肯定完全不一样。”

“凶姐上去打的话,她就是毫无疑问的大哥啊,大家都会心甘情愿围绕她打,不一样的,每个人的表现都可以上一个台阶的。”

“对啊,之前飞扬不是也受质疑吗,但你看他和凶姐配合得也非常好,光从局内表现来说,不比凶姐打辅助的时候差啊。”

“这游戏打的很多时候是心态和配合,其实选手的实力真的差不多的,因为操作上限就在这里,都能触到。”

“什么嘛。”反而是李歌手有点不高兴了,“维拉五杀那个不说了,确实都能做到,是队友保得好,但是越女剑的预判呢?难道也是人人都可以啊?”

“那个多少有点运气成分的。”药师也正好结束了一局游戏,抬头加入话题,“天秀和送人头只有一线之隔——也就只有老板才能在那时候头铁啊,如果是选手的话,心里肯定有负担的,会不会赌这一铺就不好说了。”

确实,天秀是老板,不管局面再怎么紧张也好,她依然可以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哪怕是胜负一波团的紧张时刻,也可以说孤注一掷就孤注一掷,毕竟,付费陪玩的四个队友还有喷老板的道理吗?但别的选手就不可能这么没有心理负担了,就算是最终仍大胆的赌了这一波,那种决策压力和天秀也无法相比,他们很难不去想的是判断错误以后的代价,而天秀根本就没有这个环节。

以CGamer现在显赫的成绩,这个明星教练的看法当然会被许多人看重,就连李歌手也有点被说服了的样子,不过药师也不完全认同天秀的看法,他话锋一转,“但是,选手的操作有上限,而且确实现在RNL的一线选手都能靠近这个上限,也不能说选手和选手就没有区别——虽然操作没区别,但心理素质有啊。你的上限还是要高过不少选手的,这点不必过分谦虚,太谦虚那就真成装逼了。”

这是在用姜茶采访的梗来笑话她了,众人都笑了起来,天秀都被嘲得摸了摸鼻子,有点无话可说,李歌手也兴致勃勃地调整了坐姿,更冲向药师这一面——雪中飞性格内敛,在这个化妆室,有资格也有能力和天秀争抢意见领袖、谈话灵魂人物的,也就只有药师了。

“那,什么样的选手才是你心中的好选手呢?”带着外行人特有的好奇,他兴致勃勃地问,“不要那些泛泛的说法,就是只能选一种性格特质的话,你认为怎样的特质对一个选手来说是最重要的?”

这个问题有点直接,不过李歌手来问就很自然,不像是圈内人的交流,反而各自都有点保留——他的问话也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不仅是天秀对药师的回答感到好奇,就连雪中飞、初晴等选手,也纷纷抬起头看过来:就算再强,选手又有哪个不想变得更好?他们当然也都很看重药师的回答。

“信念。”

药师沉吟了一下,倒是很快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的分享欲一向是比较足的,也比天秀和雪中飞都更活跃,“我们在说的是选手,不是团队,判断标准是不太一样的,选手的话,优秀的选手当然都有很多共同点,可能这答案很老土,但是我觉得,从优秀蜕变为非凡,那种Super Carry的选手,需要的就是这种素质,他们必须具备‘去相信的能力’。”

“去相信的能力?”

“信念?”

这答案的确是够老土的了,但没有人表示出不屑,大家都若有所思地咀嚼着这个词,李歌手喃喃地重复了一句,但还是他走出来最快,“那,以这个标准的话,你心中最优秀的选手是——”

“那当然毫无疑问。”

联盟的前十选手,不说是一个不缺,但至少坐在这里的都非无名之辈,这个选择按理是要做一阵子的,但药师却毫不犹豫地把手指了出去。

“——当然是她了!”

第117章 套磁

“她?”

“我?”

“凶姐?”

虽然刚被吹成史上最强新人,全能补位型选手, 但在座的职业选手, 论实绩哪个不比天秀强?出道时候的风头也未必就比她低多少了, 这个选择甚至连天秀自己都很吃惊, “别拍马屁了好吗,你又不图我什么。”

谁说不图什么的?你年轻貌美又多金,就算不会打游戏,也一样大把男人‘图’你什么好吗?众人没吭声, 但看着药师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了: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明星教练,背叛革命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去,这可不是马屁。”药师把手里玩着的小葡萄作势要丢天秀, “实际上, 从我的标准来看, 你就是最优秀的选手啊——你自己想想,不管来源是什么,你的信念是不是最足的?”

这……确实是,信念足主要的原因是这就是她的队伍, 她想怎么打都可以, 这信念能不足吗?

“这就是我说的, 你最强的点, 在大家操作天赋都一样的前提下, 你上场比赛, 队伍是自带Buff的, 你只要相信自己就可以了, 队伍是肯定会相信你的。首先你就省掉了非常多的沟通成本和内耗,这个不是你的优势吗?这就是你最大的优势,你能说你这个优点不强吗?”

药师逼问天秀,众多选手倒也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表情——有多少比赛就输在队内配合不好上,他们是最有体会的,甚至可以说,RNL这12支队伍,每一支都有这样的自信,‘如果我们队内能团结如一,我们就是最强的’,只是团结如一就像是传说中的GC主义,五十年内基本不可能实现罢了。

“这……确实是算一个优势吧。”天秀也不能不勉强承认。

“这不就是了,”药师拍了下大腿,“还有什么?我看看,一个好选手,不能被舆论影响到,对吧,不管有没有人故意在带节奏,舆论本来就是轻浮善变,而且很外行,要是老想着外人怎么议论你,那别打游戏了。当然,大部分都能做到不被带崩心态,但需不需要花精力去克服,那还是不一样的,天生不在乎这些的,大大咧咧的选手很占便宜的。”

毕竟精力是有限的,老想着这些事情,分配在自我提高上的时间自然会变少,这也是天秀看好天晴的原因,这小子是他们队里心事最少的人,真的和天生缺心眼似的,基本除了打游戏和训练以外,什么都不想,和虽然同样事少,但明显细腻很多的若花雨相比,谁的心理活动更多是一目了然的,而且日常就是社交媒体绝缘体,除了打游戏以外就好看个日漫什么的,对交女朋友兴趣都不大,戏少得可怕——越是这样的队员其实就越好带,技术提高得也很快,所以在这个双边时代,他坐上首发就再也没下去过,不管是她还是韩旗,都没动念再找个边路替补来。

但是,这样的浑金璞玉一个队里能有一个都不错了,大部分人终究不可能活得这么缺心眼,像是飞扬、老炮这样,会有自己的心结的才是常态,大部分队员能如天秀这样对舆论只有最开始的轻微不适,之后就完全无感,甚至是反过来操纵舆论的,又有几个?“你毕竟接受过很好的教育,能分辨出舆论后的无知,然后从根本上无视掉这个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良好的条件的。”

药师说着,指了一下始终沉默不语的雪中飞,“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联盟里第二看好的就是你,雪飞,你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想的就会很少,很专注,很少被外界影响。那些把游戏和太多东西混杂在一起的选手,就容易想得太多,名气、利益、金钱,这些东西,离开了联盟对你们来说也不太困难,所以你们不会去考虑,就能变强,但对很多人来说,这款游戏是他们得到这些东西唯一的途径,他们就容易想得太多、太杂……”

他的眼神从初晴身上飘过,室内的空气有一点点尴尬,天秀和雪中飞被拎出来夸,多少有些不自在,但其余选手也有被戳中痛处的不自然,药师把一切反应看在眼里,笑了笑不往下说了,“心里想法多了,就很难去相信,相信队友,相信自己,相信团队……你不相信团队,就打不出五杀收割的维拉,团队不相信你,就不会打出残血等你收割,不相信自己,就不能在最危险的时候还想着去秀对面的阿提拉,再突前收割马超。什么信念、相信,看似是鸡汤,但其实会很真切的反映到你在场上的表现里。操作,大家都有这个天赋,谁在路人局没秀过?更秀的都有,但是,场上能不能打出类似的表现,能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那就要看心理素质了。”

这番话不长,但却让气氛陷入沉凝,选手们表面好像没怎么在乎,但又有谁没在心里暗自掂量品味,思量着自己的信念?是啊,Shawn在场上的表现,又有谁没在私下的排位甚至是练习赛中秀出来过,场上打不出来,表面看是少了点运气,但教练这番话却是又说透了:自己在场上场下,心思真的足够专注了吗?那些比赛以外的事,有没有想过呢?

这,就只有自己清楚了,曾经发生过的事,就算没有人会多说什么,可瞒不过自己,有没有因为比赛以外的事情和队友闹矛盾,有没有搞过队斗,有没有在训练赛里分心了还甩锅队友……这些事,过去了就翻篇了,甚至不会影响到当事人之间的友谊,可瞒不过自己的内心,更难以抑制住此刻淡淡的后悔:曾经,他们也都有过可以信任的团队,否则亦无法从强者云集的次级联赛打上来,但是……但是这个圈子的变化一向很快,和刚刚出道的时候相比,他们都变了,而那些曾拥有的东西,也许,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别的游戏项目也是这样的吗,心理素质比游戏操作更重要?”

在薄薄的诡异气氛中,李歌手问话的声音都识趣地小了些,但他依旧充满了兴趣,“教练也管队员心理吗?”

“别的游戏不怎么搞,都有专人管,一般来说,端游的天赋和微操还是占很大比例,那种队伍内耗会更严重,因为天赋出众、基本功扎实的话,内耗也能赢。”也是话赶话说到这里,节目组的氛围不错,顺势就点一下这些年纪普遍不大的选手,药师没想着继续往下说更透,只是有所保留地摇摇头,“这算是手游Moba的特色吧,操作区分度比较低,只能在心理上找差异化……不过,教练虽然要管队员的心理,但基本也很难管好,用处不大。”

毕竟是这个游戏竞技的特色,这个经验是别的项目带不过来的,而且,人的心理实在是太微妙了,不可能一个半路出家的教练随便做做功夫大家就奋发向上解开心结——现在少年热血漫都不这么拍了,太俗气。李歌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向天秀,“但是也有些教练应该挺会做功夫的。”

“你是说……”药师也跟着看过去。“他们队的飞扬?”

“是啊,他重做的比赛我看了,哇,那个赵飞燕,真的好Carry啊。EG这个队伍,给人的感觉就是进步速度贼快啊。”

虽然之前是雪中飞和药师的基友,但明显,去现场看了比赛以后,李歌手有点被EG圈粉了,做为一个大忙人,居然补了EG之前的比赛,连飞扬的低迷期和重做表现都梳理出来了,李歌手评论道,“操作天赋什么的,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但就觉得EG调整的速度特别快,而且执行力很强——这都是教练带出来的吧。”

“嗯,凶老师做为教练的掌控力的确是首屈一指的。”药师特别在‘凶老师’三个字上咬了重音,果然收获到天秀的白眼,他笑了一下,“联盟能有这种教练的队伍成绩都不会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