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116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电竞俱乐部不值得继续运营下去,这已经是共识了,郎和怡就没问她想不想留下来单纯做个选手——他还是懂得她的,“你今天不是还和我吐槽说,药师灌了一大堆鸡汤,说什么当选手,最重要的是明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其实他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Shawn,刚才我们明确的,是你不想要什么,现在该明确的是一点,那就是你想要什么——你想打比赛吗,如果你想的话,你想从比赛中得到什么?”

“如果,你想要得到的并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东西的话,那,我建议你从今天起就不要再上场比赛了,”小郎总的表情也有些严肃起来,“尽量淡化你对EG的影响力,才是你卖出俱乐部又能不被强留下来做选手的唯一途径,否则,我想不出你怎么能卖掉俱乐部抽身走人。”

“而且,我劝你尽快做个决定——资本市场一向变化无常,这毕竟是关联上亿的交易。你知道我不赞成你继续上场比赛,不过今晚我的话没有别的意思在里面,这是件很严肃的事,关系到很多人的未来,我建议你谨慎考虑,做个负责任的决定——但是要快。”

“毕竟,这圈子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不论是别人还是你,都等不起。”

第119章 我上

毕竟, 这个圈子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就好像谁还不知道似的!

你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我真的知道吗?我要知道的话现在在干嘛呢?

要不就找个小投行……

【两连胜!AXGame显然还没找到应对越女剑套路的办法,赵飞燕和越女剑给EG带来的BP优势暂时无解,他们总是可以拿到强势阵容, 2:0轻取AXG!】

【在赛前曾有说法, 暗示AXG可能会换人来打, 但不知出于什么考虑, 他们还是用老阵容和EG对打, 比赛当然是可以轻松预测结果了!EG完败对手,AXG的决定令人费解!毕竟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老阵容内部的问题实在是太大了, 他们急需调整!再这样被对手轻易打败的话, 心态会崩!】

【两连胜的EG气势正盛, 后天和JK的碰撞引人关注, JK能不能拿出应对越女剑和赵飞燕的方案?他们的这两个新套路, 练习好了吗?】

“AXG没上新人真的是因为怕他们心态崩?”

“嗯,本来是想上一下新人的, 但是看了我们打Eizu8就怂了,怕新人上来心态就被打崩了, 后面也没法用, 干脆就再给老人一次机会, 其实就等于是让这一分了。”

“我们这么可怕的吗?”

“战术体系领先啊,现在还在吃开发者红利, 他们宁可去和别的老牌强队打, 大家对版本的理解还在一个层次上, 越女剑和赵飞燕这两个,现在还很少有队能完全掌握的。赵飞燕太考运营细节和脑子了,要求的是选手以前不需要具备的素质,越女剑也是,都知道要保,但是该怎么保还不知道,她还是太好切了,风险非常大。”

“听说也有几支队伍的赵飞燕已经练出来了,这个其实考验的是教练组,很多细节要教练组整理的,看基本功吧。”

“谁平时管得最严,选手最老实,现在就最有优势……”

“我们打JK的话,老板怎么说……”

要不说这圈子流速快呢——本来以为是劲敌的AXG,却被2:0轻取,原本已经摩拳擦掌等着一展身手的新人,又再次被压在了板凳上,而EG的季后赛形式也由之前的岌岌可危,立刻反转为形势一片大好:这圈子的流速,是用天来算的,每一天,每个队伍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昨天越女剑秀了,今天所有队伍的训练赛都在打越女剑打野体系,这就是RNL。平均三天一场比赛,每个赛训组成员的生活节律都和比赛有关,复盘-分析-训练赛-比赛,随着输赢,队伍都会在短时间内发生迅速变化,应对别的队伍的变化,尤其是在版本变动初期更是如此,能适应的人留下来,适应不了的人,就自然会被淘汰。

在这个圈子里,容不得你犹豫、摇摆,机会只在一瞬间,抓得住飞升,抓不住自然坠落地底,要在这个所有人都浮躁着急的圈子里找到一条正确的路,不能寻求别人的指点,你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别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和你的利益关系是否会发生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换句话说,就是前几天还可以信任的人,没准过几天就有了什么理由,想要窥视战队内部的**,或者隐晦地在心理上阴你一把,又或者,自己也正水深火热着,压根就没心思来指点别人的迷津。

卖不卖?如果要卖的话,怎么卖?

这问题简直胜过‘To be or not to be’,后者可以用一生去探索,但在她,却得迅速做出决定。郎和怡的建议希望把她和战队剥离,大概是因为她的身体,他总是很关心她的,最好她什么风险都不冒,乖乖坐在那里,又安全又愚蠢,只负责貌美如花,等待他在经济和权势上都高高在上的提携。

——他总会拉她一把的,就算卖了战队,也不会让她无事可做,虽然从中要汲取足够的好处,但终究,郎和怡不会把她往死里坑。这一点她相信,但也正因为了解这一点,她也不会全信了他的话,郎家的财势,从前就不是她这个没名分的非婚生女可以仰望的,现在自然更不是一个层次,郎和怡手指缝漏出来的都够她胡吃海喝过一辈子了,他自然有意无意往那个方向引导,可苏天秀对于依靠男人毫无兴趣,她也喜欢钱,事实上,她太爱钱了,钱就是她唯一的安全感,越多越好,所以她绝不会把感情和钱绑定。

这一次,又是个无声的方程式,郎和怡究竟是藏了点别的目的,还是只是说了实话,真正为她着想?天秀有点琢磨不明白,摆在眼前的路好几条,她发觉自己到底有点生涩:想赚钱什么时候能少了忽悠?真诚可无法带来财富,对创业者尤其如此,一方面,她在老头子身边长大,知道这活儿该怎么办,另一方面,人总是知易行难,天秀一直觉得自己心够硬了,事到临头这才发现,她也有软弱的一面。

“……老板,老板?”

模糊的呼唤让她回过神,“啊?”

“那个,我们和JK打的首发……”

还有一天就要打JK了,首发名单会在明早被正式登录进系统,送到当日有比赛的战队手中,也就是说,虽然按理来讲,名单是提前4-5天提交,但在正式比赛前的一天都还有更改的余地,能不能改那就要看战队和联盟的关系硬不硬了。

EG之前和联盟的关系,大概只能说是不远不近,但是最近他们当红,各方面待遇自然不一样——最重要的是,本周的三场比赛,之前打野报的都是李老炮,按照规定,就是要换人也只能是下周的,换上天秀都是开了后门的结果。不过,效果这么好,联盟当然大开方便之门,甚至主动催促俱乐部这边,就怕是他们忘了更替名单,搞到第三场打JK只能上李老炮,虽然后续也可以换人,但总不如一开始就上天秀效果好。

“老板你身体还撑得住吗?”

但,俱乐部内部可没有这么想当然了——事实上,打AXG上凶姐,其实都是因为AXG决策变化而产生的变化,本来她的确体力不支,不想上打AXG的这场,多少有点放弃这分的意思,但没想到先收到AXG胆怯换将的消息,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硬撑着也上去打了一把,靠BP上的优势诈唬着对面,也漂亮的赢下了2:0。

但是,明天打JK,对方可没有放弃这分的意思,他们的内部竞争很激烈,远远比AXG现有的首发已被视为弃子,管理层完全押宝新选手要来得更复杂,不论是现在的打野,还是板凳上的新人,大家都有机会,每一场比赛都弥足珍贵,可以说,这场比赛注定要比对打AXG更激烈。EG这边,不管是教练Flag还是队员,可没有一个敢怂恿天秀去打比赛——身体刚崩溃过,离队修养来着,这要是被他们催上去了,在赛场上出事,那可怎么办?

所以,虽然眼下的态势很明显,上老板=好赢,上老炮其余打野=大家先天就没信心,但是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只等着老板自己的决定,Flag哥更是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太累了?这一个上午您老走神,要不,今天训练赛就先别跟了,回去休息一下,名单的话,拖到明早应该也还是可以的。”

拖到明早的话,联盟那边就有一批人要早起了,俱乐部这边的人情也会越欠越多,这都是马屁式的提议,如果是一般的社会人,哪管你累不累,累的话就下去歇着,要还能打,那就快点来打训练赛。Flag哥的马屁,她是受用的,但也不会因此就宠溺了自己,天秀无力地微笑一下,“不拖明天了,上不上肯定现在就要决定。”

她的眼神从队员教练脸上掠过,想要看穿他们的想法——相处了两个多月,他们中大多数人的脑袋,对她来说都渐渐透明,一群文盲半文盲青少年,总的说来五毒俱全,道德水平最好的也就是勉强做到不艹粉,网上撩妹、脚踏N条船,当代练的时候坑蒙拐骗,当不了首发就到粉丝群里选妃,撩着骨肉皮圈子里的小网红,对有钱的小姐姐吹着哄着,贵重的礼物收着,圈子里混着……这些事,每个电竞俱乐部都有,EG又怎可能例外?

真可笑,这群人,怎么值得她动什么感情?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当老板她对他们问心无愧,尽力带了,工资发了,该交易队伍的时候,为什么会有把他们抛下的负罪感?要不是她,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输成什么鬼样,像她这样的老板就像是美梦,在的时候拼命享受就完了,就算离开那不也是应该的吗,谁家的美梦能做一辈子?

但……

她的眼神掠过飞扬的发梢(还是湿漉漉的,这货又洗头不吹),天晴脸上刚冒出来的青春痘,若花雨秀气的脸(真难怪别人对他总多点怜爱)——但,又总是情不自禁想起。

在会议室强忍没有忍住的眼泪,赢了比赛兴奋喊着的Nice,输了以后隐隐的委屈和担忧,他们的重压和残缺,他们仅有的一点点,应有而未拥有的很多很多。没有人天生就情愿活成这样,他们的太多缺点,来自于无法选择。无法选择的家境,无法选择的教育,无法选择的贫乏,没有人教他们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他们只能模仿身边人的样子,活得扭曲释放压力。天秀能清醒得认识到他们的缺点,也能更看到是什么让他们变成这样,他们确实都还是孩子——十六七岁,也许有人有了二十三四的油滑,但某种程度,心智成熟度也许只有十三四。药师盛赞雪中飞的冷静,其实,如果给她的队员雪中飞的家境,也许他们也能拥有一样的成熟。

他们活得充满缺陷,细节一旦公布,也许会引发所有人的唾弃,这有一些来自他们的选择,更多的却来自于缺乏的选择——但,他们选择不了自己的出身来历,却可以选择是否信任她。

就像是老板没义务给予除了工资以外的东西以外,除了劳动以外的东西,也不是该给的。为她卖命,付费陪玩,是应该的,也许和比赛有关的一切都是应该,但……

信不信任她,要不要把软肋袒露,放开仅有的一点防备,把最后的一些自己暴露,却是可以选的。

是她和他们共同的选择,把EG变成了一支完整的队伍。

也许有些人不以为意——这些无名小卒的信任,有什么值得珍惜,选手们经过长久的纠结决定放下的心防,一个好的老板可以在眨眼间把这些全部舍弃,老板当然也有老板的不得已。但是,天秀毕竟还很年轻,在梦醒时分,她切实感到,这些信任,在此刻牵绊了她的脚步。

她有些愧疚,有些不舍,那一个理智该做的抉择,她很难迈得出去。

Flag和锟哥还在请示性地望着她,她的头有一点点晕,她也的确是真的有些累了,连轴转的行程,连续的比赛,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在下降,这一场上她也许还真不如上老炮,他也一直在学越女剑,飞扬的赵飞燕也一样Carry……

太多复杂的思绪从脑海中掠过,因果关系,逻辑推演……她的这个决定,比赛的胜负,因此衍生出的波澜……

天秀的眼神最终着落到一张张思绪各异的脸上,有些人或许有自己的盘算,但大多数人仍是希冀的。战无不胜的营销做出来,就连自己人都多少有被影响。

她有一点心虚,但——又还有那么一点私心的喜悦,因为,不论如何,她始终是很喜欢打比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