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193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这话,和导演沟通不用明说,和Jules也是提都不用提,人家自然明白,也就是和这群小孩讲必须得点明了——现实就是现实,现实就是,玩游戏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不务正业,打职业更是荒谬的梦想,所有选手都是顶着家里人的反对入行的,而家人什么时候开始闭嘴的?也就是在看到了他们拿回家的高额工资之后,开始转变态度,也让这群原本是社会边缘、底层,甚至自认是渣滓的少年们第一次开始获得认同感。

这份认同感的确是真实的,电竞行业的收入,高到让99%的社会人仰望的地步,但老板分明是来自0.01%的家庭。在她的家庭里,电竞依然还是不务正业,而且家长的反对是极有权威的,毕竟,俱乐部就是家长的!对老总来说,玩游戏就是玩物丧志,他们在打的比赛就是没有意义,老板也有很多更好的事情可以做,没有必要这么自我沉沦。

这……或者本来也就是事实吧。毕竟……怎么说呢……比赛本身到底有什么意义?如果站在老总的角度来想的话……

这些事情不用长篇大论的讨论,几句话就够了,自从昨天收到通知开始,EG的气氛就很丧,现在更是丧中蕴含了淡淡的无奈,天晴垂头不说话了,每个人的头也都是垂着的,李经理左看右看,想说什么又去回微信——他现在是最忙的,心里估计也最搓火。

“没错,可能老总是觉得谁拿冠军没意义。”

没想到说话的居然是Fg哥,“——但是,凶姐不是这样想的。”

平时存在感一向不强的他,今天的语气却比什么时候都更坚定,“如果她也这么想,我们队早就姓李了,还记得吗?她有机会卖掉俱乐部的!”

她一开始的目标,也的确是卖掉俱乐部!

队员们或多或少都想起了几个月前的短会,老板做出的许诺,那时候她想的确实是卖队分钱——是什么改变了凶姐?她没说过,但他们应该明白。

“……是。”还是天晴第一个承认,“凶姐不是这样想的。”

“我不想说什么鸡汤,但是,每个人的梦想都是有意义的,谁拿冠军可能对老总没意义,但是对我们有意义,对凶姐也有意义,这句话你们相信吗?”韩旗问,李经理怔怔地看着他。“老炮,你相信吗?”

“……我相信。”

“Evian你呢?”

“当然相信了啊。”

“好,那你们说,凶姐对你们怎么样?是不是没话说?”

虽然平时很凶,但在座的几个都不是白眼狼,纷纷默默点头:就说准时发工资,没事不会乱骂队员来说,已经算是极好的老板了。

说来人的确奇怪,韩旗是做教练被招聘来的,又很快被凶姐压的喘不过气,一赛季了也没什么存在感,他的性格大家都有感觉,有点油,但今天他确实最坚定的那个, “凶姐想不想来?肯定想,能不能来?我相信她在努力,你们信不信?”

“……信。”

参差不齐的回应响起,车里的气氛终于松快些了,虽然比赛仍是不乐观,但……根本没见过的老总不在乎他们的梦想,这他们早已习惯,之前因为凶姐忽然缺席带来的背叛感,现在终于是淡去了不少。

“既然把凶姐当兄弟,这时候是不是该挺她?”

“……是。”

“行吧,反正……肯定是要努力去打的。”

“嗯,其实也不要把老总想得太那什么,人家病很久了刚醒过来!于情于理也希望女儿陪一下啊,别的圈子的事情哪有我们这么快的,他也不了解。”李经理赶紧插嘴为老总说几句好话,也是缓和一下气氛,韩旗冲他点点头。“这些都是题外话,不说了,周六就要比赛了,现在是周二,老人的事情,不知道要拖多久,我们要做好凶姐这周都不能回来的准备。反正我会尽力准备到最好,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你们呢?”

“没得说,和CG拼了!”

“当然死也要站着死!”

“拼啊,难道还能六分投?”

陆陆续续,队员都给了表态,天晴甚至吼了起来,“就算死也要在药师身上咬下一块肉!”

“就是!”

“干死他们!”

少年人,喜怒哀乐转换得快,刚才还死气沉沉的小巴车现在充满了嚎叫之声,两个成年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李经理冲韩旗点点头,不无感激,他享受着这份吵闹,低头给老板发微信。【凶姐,队里士气还行,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尽全部努力拼到最后,捍卫俱乐部的荣誉,你专心忙你的事情,我们都支持你……】

第193章 选择

【凶姐, 我们会努力的,你专心处理家里的事, 能早回来固然好, 没办法也别着急】

【凶姐加油,我们也会加油的!】

【其实Fg哥也挺好的, 你回不回来影响不大】

【凶姐……加油, 恭喜你爸爸醒来了,以后我们还能见到你吗……】

【凶姐, 半决赛回不来没关系, 决赛回来做观众吧!】

“和男朋友聊天呢?”

接连不断的微信看都看不过来, 还有好多人的消息都闪着未读的提示,但天秀都没有想看的心思, 反倒是这几条消息被她来回地看了几遍, 听到有人和她说话才悚然一惊,关掉微信抬起头, “没有,还是单身狗呢。”

“单身也好,你还小。”苏天爱在她对面坐下来, 家务助理送来一杯热茶, 她接过灌了两口, “20岁才到, 谈什么恋爱!我要是你,没有30岁我根本不想结婚的事情。”

她今年50多,孙辈都17岁了——苏庆民本身就很早生小孩, 大姐是六几年出生的,那时候苏家一穷二白,她十五六岁就摆酒了,那时候还没有计划生育一说,17岁就做了妈妈,一生好几个,和丈夫感情不好,家里也穷,日子过不下去索性回来帮着老爸一起干,能力确实很强,苏氏能做起来,大姐功劳不小,但也因此忽略了子女教育,大女儿和母亲一模一样,十几岁就没心思上学了,家里有钱送到私立学校也没用,和同学搞大了肚子,周周转转也没结婚,天秀这个外甥女的感情史精彩得很,现在三十多岁还在恋爱,小孩17岁,在欧洲找个小国塞去留学了——苏庆民对这个曾外孙没有多少好感,显得他老不说,来路也不正,眼不见为净,将来也没多少财产分给他。

这种乱七八糟的家庭关系,也就是在苏家,大家都奇葩,也就不显得奇葩了,大姐本身倒是没有外祖母的样子,50多岁的人仍显年轻,只有一些细节透着她那个年龄的审美,她喜欢穿旗袍,头发也烫了高卷,在脑后盘个髻,天秀和她很没有话说,不知道该拿对哪个辈分的态度出来。说是长辈,但谈吐又新潮,讲起晚婚还有点遗憾的味道——她和那个前夫早就断了联系了,但失去的年华追不回来,如果能做天秀,20岁已有亿万家产,她的青春岁月想必也能精彩。

天秀从她的语气里没听出多少敌意,心里宽了些,试探着笑一笑,也说点心底话,“现在爸爸醒了,结婚这些事情……我说了也不算的。”

两个人的眼神碰了一下,有些默契滋生出来:以前她们当然不是没见过面,只是交往流于表面,彼此没有太多利益冲突,却也从未交心,苏天爱刚才流露了一点真情,天秀也就说了一些对外人不好说的实话,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爸爸老了!”苏天爱也没有把这份好意推开,她换了个姿势,靠到沙发靠背上翘起腿,点了一支烟——苏庆民最讨厌人家说他老,这句话她也不会轻易和兄弟姐妹说的,“有时候难免固执,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又怕他身体吃不消,可以和我说。”

这是真心想做个桥梁,还是套她的话?

商海沉浮这些年,苏天爱的段位肯定比她高,不过天秀也不怕她,亦不相信苏天爱会害她——她要拿走的真不算多,对苏氏来说远远不至于伤筋动骨,好几个重要分公司都在二哥、三姐手里,他们才是苏天爱最主要的对手。苏天爱可能是心情好,也可能是想着多个人在老头子面前帮她说说话,她没什么恶意是看得出来的,若是有事想请托,有话不方便自己开口,需要敲敲边鼓的,这时候提出来正是时机。

只是……

但是……

是否现在该开口呢?

天秀是真没拿定主意,她不禁又想起了那几条乖巧的短信——真是狗崽子们!就只给她添乱,这时候非得来打温情牌……他们要是埋怨她几句多好?她反而顺理成章可以翻脸了,大不了之后多分点年终奖呗,反正,老头子给她那么多,之后她是真不缺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