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20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放松三连收效不彰,肉眼可见李老炮变得更紧张了,半边屁股挨着椅边坐下来,脸上写满了提防,天秀猜测,对老板和陌生人的紧张也有,但估计李老炮也是怕气氛太和气了,到时候谈加薪,老板打感情牌,他就拉不下脸来谈薪水,所以宁可局促一点,大家别扯那么多有的没的,更直接。

“说起来,你今年是18岁吧?”

“嗯,对。”

“那你是得叫我姐。”

“……胸姐。”

“……哎,真乖。”

还真别说,天秀不无稍微杀杀价的冲动,这其实也和钱无关,大概是当上俱乐部老板以后,在其位谋其政,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冲动,不过,这也是因为她没从比赛中找到李老炮太亮眼的表现有关。李老炮就像是联盟中常见的中游选手,说他菜吧,不菜,各项数据中规中矩,也没有什么辣眼睛的掉链子操作,但说他很强呢,却也从没有逆风救世过,有点躺赢躺输的感觉,偶尔躺赢局也能秀一下对面,但感觉缺乏了一种Carry能力,这样的ADC,就像是队伍的基石,他可能比不上那些很强的射手,能绝地翻盘,Carry队友,但在顶级射手都是非卖品的前提下,队伍里也绝对不能少了这样的中流射手,毕竟没了他,要是新人更菜那怎么办?

李经理已打听过,这个休赛期的确没有顶级射手进入市场,天秀已决定要给李老炮顶薪留队,至少打过这赛季再说,而且这种杀价的冲动其实也就一瞬间,很快就烟消云散,毕竟理性考虑,就算给他开6W一个月的顶薪好不好,和现在拿的3W,或者稍微杀杀价的4W、5W,差价乘以六个月也就是十几万而已。如果舍不得这十几万,李老炮决定转会,她的保级大计可就更加前途未卜了。所以天秀现在看着她的ADC,是一种很宽容的心态,毕竟已经是自己人了,想多聊几句,无非是老板想多了解一下员工而已。

这是个猴瘦猴瘦的小孩子,说是18岁,但面相很生嫩,有点像是网上很常见的那种社会人,留着两边鬓角剃掉,齐浏海盖脑门的发型,如果穿上那种修身窄腿裤,再蹬一双尖头小皮鞋什么的,可以直接去快手跳社会摇也没有任何违和感,不过还好,天秀几次从俱乐部过,还没看到那种让她头皮发麻的装束,俱乐部的大家穿得还是很有竞技体育的味道的,运动品牌的T+大裤衩,这是标配,再加上因为常年作息不正常,很难晒到太阳带来的白皙肤色,以及熬夜的大黑眼圈、粉刺和青春痘,这就构成了99%的电竞选手真实形象。像雪中飞那样气质长相俱佳的是剩下的1%,而且据天秀所知,雪中飞的作息在俱乐部算是相对最固定和最健康的,他还长期坚持健身,和俱乐部的大环境格格不入。

不过,黑眼圈什么的,在直播的镜头里是看不到的,打比赛的时候也会被城墙一样厚的粉底遮掉,所以李老炮的人气其实还不错,颜值评价也高,天秀那天去看了下他的微博,小伙子很注意形象,放出的照片起码都经过十级美颜,滤镜比她用得还熟练,可以说是达到易容效果,照片上那个有点非主流但又超级可爱的清俊小哥哥,和现在坐在她面前一脸局促的芦柴棒宅男好像只有那么一丝虚无缥缈的联系,甚至你要说他们其实是两个人好像还更符合逻辑。

“你家是哪的啊?”

“Z省的,靠近H市,乡下。”李老炮再想要坚定立场,也不可能不回答老板的问话,气氛终究是在不情愿中逐渐松弛下来。

“那出来打职业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吗?”

“也不是吧,以前去过B市,看爸妈,他们在那边打工,我是留守儿童。”李老炮顿了一下,“不过次数不多,就小时候去过几次,平时都在老家。”

“噢,我也差不多,我很小就去寄宿学校读书了。”天秀说,她也在努力地找自己和队员的共同点,当然更不会问出‘为什么不多去几次’的脑残问题,这答案她也知道,肯定是没钱。“现在爸爸妈妈还在B市吗?”

“在的,不过他们做不了几年也想回家了,都做的体力活,在B市那边生活也挺苦的,现在我挣钱了,家里盖了房子,他们想回去享福了。”李老炮实实在在地说,和直播镜头前说起骚话的样子判若两人,这么好的机会也就是两句话带过,都没想着卖惨的——天秀决定给他顶薪的事还没告诉他呢。

是个老实人,天秀暗暗点头,雪中飞的判断确实不差,不过她也拿不准老实对于电竞来说是不是好品质。

“应该的,爸爸妈妈养你不容易。”她说,“那你是怎么打上职业的?”

“一开始是听说这个游戏特别火爆,就借同学的手机来玩,觉得的确挺好玩的,帮他上分。他请我吃饭,后来全班都来找我,我就收钱,2块钱一颗星,一天能赚50多块,都打出名气了。”

王者战役是严格禁止代打的,所以这种回忆注定不能在直播的时候说给观众听,估计队友也不感兴趣,现在有个小姐姐愿意听他吹逼,李老炮也来了精神,“那时候我还读初三,不过我们学校挺松的,老师都不管,还有个老师叫我帮他上分,问我怎么不自己开个帐号,我说我没手机,没钱买,他就把自己不用一部机子给我了。”

他笑了一下,“那时候都是在黄金钻石段位,帐号铭文都不全的,手机也特别卡,就这样,我基本都是赢,就感觉这游戏特别的简单……就是老卡,后来我拿自己的帐号上到大师段位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卡,那时候就想要买一部苹果,偷偷攒钱,也不敢给家里人知道,要知道我一个月打游戏能挣两三千,他们肯定以为我是在撒谎,为了玩手机都疯了。”

不过,李老炮的爷爷对他掌控力也也很弱,李老炮在学校都成代练头子了,一个小孩子自己搞回家一部手机,老人家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理所当然也根本都不知道李老炮是怎么私下攒钱买的苹果手机。

“后来买好苹果机了,也在游戏里认识了很多代练,就开始做代练,那些老板挺黑心的,一单要抽一半。但是就这样来钱也挺快,一个月能拿五千多,我就不想上学了,觉得没劲,在我们那一个月五千多,局长都拿不到那个数。”

接下来的故事就很常规化了,李老炮在代客户上分的时候撞车雪中飞,“她要打水手月亮的国服,我就先掉分到钻石,然后从钻石一路往上打,打到王者的时候撞了雪神,他说我打得不错,加了好友,问我有没有兴趣打职业,我问他打职业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其实那时候挺害怕他是骗子的,自己也没怎么出来过,要不是以前看爸妈去过B市,可能都没有勇气出来。”

站在电竞圈从业者的角度来看,打职业,就算是替补、青训,一个月七八千也都是能拿到的数,总比代练要强,而且如果能打上正选,那就更赚钱了,这肯定是个提升,但对乡村小镇的青少年来说,在熟悉的老家一个月拿五六千,其实也很安逸,走出来是需要一点勇气的,李老炮回想起来都很庆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现在家里人都觉得我有本事,敢闯,其实当时出来很怕的,特别怂,出去吃饭都不敢和服务员要水,就感觉出门在外的,不要随便和人起争执,怕吃亏。”

“那你打游戏也这样吗,这么老实本分的?我看你都很少吃雪神的小野怪。”

MOBA游戏是三条大路夹两片野区,路上的兵线是分给上路、中路、下路吃的,按道理,打野吃的就是两片野区的小野怪,辅助前期是绝食,什么都不吃,尽量保证大家的发育,等到后期才会开始和队友一起分一下野怪的经验。所以队内的地位就体现在这里:红蓝Buff也是野怪,按道理,其实都该是打野拿的,但是法师拿了蓝,技能冷却快,这对主要靠技能打伤害的法师是很有提升效果的,而射手拿了红,攻击到对面以后,敌方英雄会被减速,更方便射手输出。甚至还有小野怪,射手有时候也想吃啊,加速发育,还有法师也眼巴巴的,希望装备能快速成型……

所以,区分选手在队内的地位,这就要看他们是怎么分配野区经济的了,有些打野地位高的队伍,打野一定吃一红一蓝,后期也是优先打野来吃,这种全队优先打野发育的打法,就叫做野核,打野一般会选择一些高输出的英雄,身板会偏脆,靠经济压制来维持自己的肉度,在领先对面经济的情况下,对面比较不容易击杀到他,他就能够主导Gank节奏,打开优势。而如果打野选择了一些偏肉的战士英雄,经济吃得少,把野区分给射手、法师甚至是边路,就叫野辅,通常打野会选择一些带有控制,可以开团的英雄,把输出的重任交给ADC。

雪中飞是全能型选手,但是队内最近一个赛季是上李老炮走下路,ADC在下路,队内已经有一个经济点了,所以他选野辅英雄会多一些,按照常理,选了野辅就应该让点野区才对,但天秀看比赛,李老炮吃野区经济明显就没放开手脚,有时候该吃不吃,自己的经济成型不快,几次EGame输掉比赛都是因为这一点,打团的时候ADC伤害不如对面足,这就很致命。“雪神这么凶的吗,野怪都不分给你,你也不向他要?”

说到游戏,李老炮的脸亮起来了,这个畏畏缩缩的小鬼头挺直了腰板,明显感到更能驾驭谈话,“他不凶,他好说话的,是队友不信任我,叫雪神多吃点经济,快点成型好帮他们Gank。”

路人局和职业比赛完全是两种套路,这一点从分路就能看出来,在路人局里,辅助是跟着射手走的,至少要无脑保着射手,直到射手推掉下路一塔为止,始终不离不弃。但职业比赛哪有这种说法?射手老实发育去,到后期伤害成型再出山打架,在比赛前期,射手的确很脆,一被抓就死,参团的时候还要找好位置才能小心翼翼地输出。如果对射手的输出能力和支援意识没信心,就会期望打野多吃点经济,打野能Carry点,至于射手的发育,再拖后期一点也没办法了,反正躺赢躺输,不觉得你能Carry,如果前期Gank失败,这和射手没关系,最后输了比赛也不用你背锅。

“思路就有问题啊,选了野辅加射手,怎么能不信任射手?”天秀一听就知道,上赛季队内肯定是出问题了。“不能互相信任的话,当什么队友?”

“就是啊!”李老炮一下就仿佛有了靠山一样,着急上火地跟着叫起来,满脸都是郁闷和委屈,“一开始我也吃小野的,然后雪神去和他们Gank,明明是自己的问题,操作不够细节,输了比赛赖我,说我吃了雪神的经济,他没发育起来,伤害量不够才会团输,那我能说什么?我就以后不吃小野了呗。”

“你们以前的教练都不管的吗?”把锅甩给已经辞职的人是最好的,天秀毫不犹豫地引导李老炮。

“他要能管就不会辞职了。”李老炮愤愤地说,“也是老问题了,都觉得自己能力强呗,雪神自己也要打野发育的,能分的野怪就那么几只,给了我就不能分给他们了,可他们吃了经济Carry了吗?没Carry就怪我……”

他叹了口气,说了心底话,“其实我想转会,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个,我觉得,反正……我出去替补也可以,或者去小战队也可以,哪有ADC不是大哥位的?”

一般来说,员工离职就两个原因,钱没到位,人委屈了,李老炮之前是钱大概没完全到位,人也很委屈。天秀也理解他想走的心情,她现在更深刻地体会到,要把一支队伍带好,除了BP以外,其实还需要具备的是很强的人际协调能力。就像是李老炮,他不吃小野,看似是雪中飞跋扈,结合到雪中飞的江湖地位,大家都能轻易地想象出可怜兮兮的ADC和恶霸打野之间的戏码,并脑补出不少队内明争暗斗,犹如金枝欲孽一般的情节。但有谁能想得到,矛盾其实来自上、中二路和李老炮?雪中飞更像是个无奈的调停者,天秀都可以想象出雪中飞叫李老炮吃野,李老炮‘不了不了,没事,你吃了去Gank’,而同时上路朱哥已经毫不客气地吃起了他附近的小野怪,雪中飞也只能无奈地吃掉李老炮边上的野怪,赶紧升级以便快点支援的画面。

“你说得对,既然上了射手,那射手就应该是大哥位。”既然已经决定留用李老炮,天秀也不是没有决断的人,话当然要说得漂亮,“明人不说暗话,老炮,要是你能留队,放弃转会的话,薪水我可以给你涨到5万一个月,奖金什么的,另外再说。而且,我想以你为核心组一支团队,人员的去留由你来定——你觉得怎样?”

5万,不是6万那么顶格的薪水,但比起之前李老炮3万一个月的薪水,已经快翻倍了,小家小户出来的孩子,有个特色,就是容易满足,一个吃饭都不敢叫服务员倒水的孩子,还能说什么?刚才发泄那一通,说完了,心里的结好像已经悄然解开了不少,可能天秀开个4万他都能答应,现在一听开到5万,还带了这么大的饼,眼睛一下都直了——慢慢地又红起来,“胸姐,我……”

“多的话不要说了,”天秀不喜欢那些有的没的,“当然我也只是给你一个机会,如果比赛还是不能赢,终究是要换人的,只是在开赛以前,我会不遗余力地支持你,给你打造一个最好的环境,尽可能搞到你想要的人,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李老炮之前的确一直受委屈,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天生正义,天秀也怕他忽然间受捧,补偿心理之下,会变得跋扈且膨胀,所以刚给了一块大饼干就立刻补一桶凉水——不过,李老炮可能自己没什么感觉,他刚才就一直晕乎乎的,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呢。

“我……我……”还有点六神无主。

“对自己有信心吗?”天秀看了好笑,只能用Drama口吻,如电视剧一般,戏剧化地提起音调。“告诉我,有没有?”

“……有!”李老炮表情渐渐也明朗起来——他可能只小了天秀两岁,但两人极其不同的人生经历,也让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这种能让天秀发笑的激将法,对李老炮却很管用,他喊道,“我不会让胸姐失望的!”

“那好,就这么定了,我给你五分钟考虑一下,除了雪飞以外,现有的几个首发里你打算留几个和你搭档——缺的打野你又想从哪里补,没人选的话,你想要个什么样的打野。五分钟以后,告诉我答案,我会去给你留人——好好考虑,男子汉说话算话,说出口就不带反悔了。”

趁热打铁,刚允诺了权力,现在立刻就把决策权交给李老炮,李老炮多少有点受宠若惊,却也有点茫然:时间这么短,他不能去问雪中飞,队友的去留由他来定,这对性格比较优柔老实的他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天秀冷眼旁观:其实,这也正是她想要的效果。李老炮的性格,对ADC来说有点太软了,要做大哥位,可不是有技术就够的,在场上得判断局势,怎么打,哪里打,怎么要信息,指挥位可能是辅助,但输出位也要有自己的主见,大哥位更是不能人云亦云,队内的问题,从来都是多方面的,也许之前上单和中路是很过分,但也许,也是因为李老炮一向软弱,才渐渐地养成了他们的毛病。

而教练并不是来主持正义,来评理的,他们只看最后这支队伍呈现出来的样子,只看比赛结果。——天秀发现Flag哥的性格虽然也有点软弱,但很多话却也说得不无道理,看了那么多比赛,再结合与他的交流,战队真正的模样,她心中已大概有数。

和她原本想得很不一样,其实她手里抓的牌不能算好,有很多认知也都在修复中。不过,到目前为止,她还没发现什么太难的地方,甚至还渐渐有了一些大胆的想法——她可以感觉到,电竞和传统竞技体育有许多不同的地方,而且,确实也在发展初期,战队还有很多不正规的地方,或者说,本身竞技体育也不可能过于严谨,毕竟这是一项‘人’的要素起到极大作用的行业。如果,有一个人能够……

哎,现在想这些都太早了,她接触这行业才几天?有些事还是不能太急。她又把自己的念头给按了下来,还是一心投入到俱乐部的经营上:你别说,其实这也挺好玩的,多少有点经营养成游戏的感觉。现在,算是初步入手一张SR卡了,不过还没觉醒,不知道觉醒后的数值会怎样变化,不过,和抽卡游戏不一样,天秀手里之后还能攒到什么样的卡,并不是纯靠运气——她当然不像Flag哥,她是不信运气的,天秀觉得,运气只是对无能的掩盖而已,想要凑到一手好牌,需要的并不是逆天的运气,又或是逆天的财力,她觉得最重要的因素——不止是选拔队员,包括领着战队取得好成绩,其实最重要的真不是这些,而是心理,人的心理,能掌控住这一点,战队的成绩就绝对差不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