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209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也就是说,飞扬他……
 

第208章 难题

“那个, 飞扬你拍完了吗?”

“拍完了,凶姐你真不拍?”

飞扬从宿舍门口探了个头出来, 脸上还带着妆, 这种摄影妆在现实中看会有很强烈的假面感,“今天估计是没法训练了,他们后面还有好多个呢。”

“嗯。”天秀让他过来, “今天本来就不准备训练的, 谁先拍完谁就去单排的——你来, 我有点事和你说。”

“噢, 好。”

从飞扬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并不心虚,这就让天秀心底有点嘀咕了:以飞扬的性格来说, 感觉他心里可能藏不住这么多事儿,这样一个农村小子能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吗?被班主任叫谈话也若无其事的?

俱乐部的人事有时候说复杂很复杂,十几个青少年都可以拉帮结伙, 说不定有些俱乐部还存在霸凌现象, 但在EG,没有这些事存在的空间, 天秀也不至于和自己的属下斗心眼子, 把人叫到小办公室, 她就直接问道,“这次叫你来,是有些事想问你——你可以老实和我说,我会尽全力帮你, 但是你一定要说实话,如果你撒谎的话,后果会很严重,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明白吗?”

“啊,什么事啊凶姐?”飞扬有点慌了,但是那种纯粹迷惑的慌张,他眨巴着眼睛,满脸写着不解,天秀看着更怀疑自己的猜测了——难道是老炮?但老炮那段时间都没有稳定首发啊……

“你还记得以前的老板吗?”她决定换一个问法,先不说最近的菠菜,事情和她想得可能有点不一样。

“记得啊,苏总……我们都这样叫他的,呃,我都忘了你也姓苏。”

凶姐叫惯了,连姓都忘了,飞扬打了半天的呃也不知道该叫苏天恩什么别名,而且明显也记不得他的本名了。天秀问他,“你对他感觉怎么样?”

“还好吧,人挺和气的,就是那时候工资没现在这么高。”飞扬想了一下,如此回答,他脸上渐渐有点恍然的神色浮现,被天秀抓住了,“他最近是不是又联系你了?”

老板特意把人叫到小办公室开会,还把话说得那么严重,飞扬当然知道此事非小,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有点做了坏事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出来。

“嗯……嗯,他给我打了电话……但是我没有答应他!”

这句话是必须要先说出来的,不然就怕说不清楚了,飞扬急切地望着天秀,像是在寻求她的信赖,不过他也不会失望,因为天秀本来就不相信他演了,现在他的话只是更加印证了她的判断而已。

“我知道!”她沉着地回答,“这么说,这样的事以前发生过咯?”

“……嗯。”

既然在天秀任内没演,那就没什么不好说的了,飞扬垂下头,到底还是有些难以启齿,“以前我刚来的时候,刚刚首发,然后他有找我,叫我帮他弄……这些事情队内其实不止一个人知道的,以前EG好几个老队员都有参与,没办法,如果你不配合的话就没有工资……”

“联盟那里——”

对于联盟来说,维护联赛的公平公正当然是本能,但有些俱乐部的老板就不好说了,尤其是这种集团内部分公司的存在,就比如说苏天恩吧,他来管EG,盈利压力并不大,账面亏损有时候还能骗到一些产业扶持补贴什么的,而他能从俱乐部获取的利益,和搞菠菜来比其实也是不值一提的,毕竟当时苏氏并没有分家,他也只是相当于部门经理,最多就是拿些工资,所以很多经营者是有强烈的动力来操盘的。为了遏制这种利益勾连,RNL和所有其余职业联赛一样,加强对选手的支持,选手实际上是和联盟有从属关系,俱乐部只是从联盟租借而已,遇到这种操纵比赛的要求,选手可以直接向联盟和游戏方反映,这是每一次选手培训的时候都会强调的常识了。

“联盟那里,我们认识的也就是负责选手的那几个Staff,都和苏总关系很好,根本不知道往哪里说有用,而且……苏总和当时联盟的大老板九哥关系特别好。”飞扬压低了声音,“苏总有意无意也和我说过,他背后其实还有别人的,所以根本就不会出事,让我放心。”

九哥!

天秀有点悚然——她平时多数是和Jules打交道,但Jules只是造星组的负责人而已,在整个联盟里,他挂的只是副总裁的衔头,而且是初来乍到,有点儿空降强龙的感觉,实际上RNL内部有两派地头蛇是一直面和心不合的,九哥就是比较占据优势的一方,同时也是母公司电竞事业群的高管,算是一方诸侯了。从层级来说,他实际上是最有资格和天秀对接的——基本母公司电竞事业群划分给RNL的预算以前都是由他来争取,现在Jules也能说上点话,天秀只有再开设几个分部,才能和更上层的人物对话。

当然了,她从一开始就想卖俱乐部,无意经营这方面的人脉,而且Jules基本把宝都压过来了,天秀和九哥他们交际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双方一直都是点头之交。不过她是知道九哥的,这个人辗转过好几个电竞圈子,基本三教九流的人什么都认识,现在又在母公司如鱼得水,能搞定上面,摆平下面,还偏偏是个薪水不高的高级打工仔——他想要搞点外盘博取利益,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很多集团内部操纵比赛的事情都是这样,一提就提一串,盘根错节都是利益纠葛。

“这样的事你做过几次?”

和赌狗有关的事情就简单不了,天秀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但现在还是不禁一阵烦躁,沉默了一会才问,“很多吗?”

“没有,基本也都集中在常规赛吧,很多时候也不是要演输,就是要控一下一血,一龙什么的,那个比较简单……季后赛的时候苏总就走了,听说他是被人发现了,我们还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后来也没啥事,就都忘了……”

“你们,都还有谁?”

“我、笑脸……还有朱哥。”飞扬倒是真的被她捏在手心里了,有问必答,“当时还有几个老队员,但是我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替补,后来陆续都走了。”

“老炮和雪中飞呢?”

“老炮那时候是轮换首发的,所以没找他,雪神老板……不对,苏总……不对,就是那个人肯定也不敢的,”飞扬又低下头,“我们都需要钱,家里穷,而且名气也不大,离开EG就怕找不到下一个RNL俱乐部了。雪神家庭条件好,而且人气那么高……他知道了一定去揭发的,而且别的俱乐部抢着要他,大苏总根本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天秀嘘了口气,多少放松了点——还好老炮没事,不过雪中飞到底意识到没有,这是不是他转会的理由?也未必是,他还是又打了两个赛季才转会的。

“你们收钱了吗?”

“别人我不知道,我一开始没收,他要给我我说我不敢要。”飞扬说,“当时有好多个号的,他用一个专门的号和我联系这些事,也用这个号给我转钱我都不收,后来他就用正常老板的那个号给我发钱,说是发红包……我……我不敢不收……”

他的头越说越低——小孩子是这样的,有些事做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很隐秘,完了自己都忘了,现在说给别人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打假赛一经发现,职业生涯基本就全断送了,没有人会管你是不是情愿,当时有没有别的选择。他现在说出来的,都是能把他职业生涯判死刑的东西!

“给了你多少?”天秀的眉头也是越皱越紧。

“十……十几万吧……”飞扬的声音渐渐有些发抖了,“后来他走了以后,我们微信就互删了,一两年以前的事……”

一两年以前,还是老板的号,其实说是红包也并无不可,天秀不是自己一样给队员发现金吗?高兴了也一样发个三五千的大红包,说起来飞扬的把柄是不太多,也难怪他有勇气拒绝苏天恩后续的要求。天秀嗯了一声,“那前阵子,他是怎么又联系上你的?”

“他直接给我打的电话说的这个事情,我说不行……”飞扬偷看了天秀一眼,“我说凶姐特别懂比赛,而且初期战术都是有部署的,他要求的做不到。”

“那他说什么?威胁你没有?”

“倒是没有,就让我好好想想,说是我还有家人……”

威胁选手打假赛就那么几招,苏天恩倒是都用上了,天秀哼了一声,“那你说什么?”

“我说我爸妈现在都在外地打工,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在哪住,他要找得到就算我输,而且真这样我就去报警。”没想到飞扬关键时刻还是挺刚的,天秀也不禁刮目相看,他亦因此有些得意,不过说完了又萎了,“他听了就把电话给挂了,后来也没再找我,我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估计是当时投进去的钱不多,也没打算真的闹大。”天秀倒是明白苏天恩可能的思考逻辑,关键是也来不及了,飞扬的爸妈在外地打工的话,要找人,定位,过去控制住他们再反过来联系飞扬,其实需要的时间不算短,毕竟这种小孩和家里人联系都少,而且有些干脏活的人应该也不便宜,更不是苏天恩可以随便接触到的,在S市这样的地方,法治社会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当时只是一场常规赛的盘口,外围菠菜最多也就几百万的规模,总决赛的盘口,估计不会少于一亿,甚至几亿都是有可能的,这毕竟是一场关注度颇高的联赛决赛!

而这其中的利益,足以让苏天恩铤而走险,再赌一把了,从他的性格来说,很可能是先拉好资金——上次瞎猫撞到死耗子,还真赢了,这次有了信誉应该能吸纳更多,然后接下来再做好一些准备,等到最后关头再来联系飞扬。

这一招确实非常的绝,就算飞扬不可能答应,但不管他的话,他可以威胁飞扬的家人,甚至是队里其余人的家人都有可能,这里可是有几千万上亿的利益在!就算最后被证明没事,选手的心态受此骚扰,还怎么打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