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27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我一空了!”就像是现在,伴随着打野懊恼的大喊,马超跳进龙坑,一个大招把射手奥兰多喷得眩晕过去,同时按下惩戒,一个平A收掉了只剩一点血的大龙,随后继续用普攻爆锤着奥兰多,STG的其余英雄也都不顾一切地切入,全都冲着奥兰多而去:游戏进行到中期,诸葛亮的输出已不再那么恐怖了,EG这边的输出核心就在奥兰多身上,只要奥兰多死了,STG就是稳赚不亏,拿龙杀人,比赛前期的优势会被扳平,双方将回到同一起跑线上。

“我卖了我卖了!”

老板立刻做出指示,“撤!都走!路上清掉野区!”

她的鬼谷子开启大招,瞬间五个英雄都进入隐形状态,与此同时,追击来的STG上单和射手,也被开启二技能的她吸到了身边。有了这个阻隔,其余四人都顺利撤退,当然鬼谷子也被毫无悬念的打死,不过,能卖掉一个辅助换来安全撤退,已经是不错的止损了。

“没事,还能打。”

“先清龙,阿提拉出去带线。”逆风局队友当然要互相鼓励,在场上严禁互相埋怨,这是所有俱乐部的铁律,大家的情绪也都很镇定,没有太多的波动,打野说了几句‘我的我的,我坑了’,众人还都纷纷安慰。老板更是没当回事,继续指挥,EG从顺风转为均势:经济上没有多少优势了,兵线也会因为击杀掉大龙产生的远古先锋,让交汇点发生变化——原本,兵线的交汇点是在STG半区,但现在有了远古先锋的帮助,STG的兵线会往前推进,交汇点可能会回到河道,甚至STG还能借此往前推进,把EG的外塔推掉。

不过,EG这边也不是完全没一拼之力,阿提拉是高机动英雄,移速很快,可以在外游走带线,被抓死的可能性较小,而剩下几个人抱团守塔,等天秀复活,如果STG来抱团进攻EG的塔,他们就要小心阿提拉绕后,EG这边包了饺子,就算他们阿提拉不来,EG这边四守五、三守四,总是能坚持下来的,这样阿提拉就可以处理掉一路兵线,推掉STG的塔,如上局一样,单带掉高地,对STG也会是很大的损伤。

这样看,STG推塔似乎是个不智的选择,但是尴尬点就在于这里——在EG撤退的路上,他们清掉了自己的野区,现在EG的野区一片空荡,如果不推塔,STG将无事可做,白白地消耗掉远古先锋带来的优势兵线,让局面回到均势,而EG有阿提拉,在均势局,阿提拉的带线会让EG很容易就拿到兵线优势,所以这个塔,虽然明知有风险,但却又还是不得不推,就像是刚才的EG必须去开那条大龙一样,现在的STG也必须冒着风险来推塔。

“阿提拉别带线了,他们要逼五人团。”一时间,局面又回到了和上局很相似的情况:STG五人逼中,EG四人防守,阿提拉在外带兵线,EG的上路兵线是优势,如果STG再不回来,可能真的要被逼掉上路高地塔了。

“你们拖,我带。”阿提拉还是着急地说,他想要贯彻上局的思路,“我可以带掉的,守一下,守一下啊。”

“守NMB!给我过来打团!”

但……这一次,辅助可不是脾气比较好的飞扬了,坐在人群中的大美女忽然爆粗,在旁观组不约而同的瞪眼扬眉中,老板怒斥,语气森冷得好像下一秒就会直接扇队友耳光似的,“不团别干了,MB马上滚过来!”

打游戏爆粗,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家常便饭,老板的脾气怎么样,其实大家都有所感觉,不过,即使如此,老板忽然连续爆粗,而且还是这样的怒骂,有种小媳妇瞬间变脸成家暴女的感觉,倒错感还是让人很难接受,阿提拉也被吓住了,“来、来……来了……”

“A3草里有人蹲你从红区绕进来快点我开大你进场。”

一连串飞快的指示,甚至都没有停顿,Flag哥都是过了一秒才意识到:为了方便识别,比起叫‘蓝Buff后面那个草’,肯定还是A3、A1这种标识表达简洁,所以每个队伍都有自己的代号,老板这是看了几场训练赛就把代号全都学会吃透,指挥的时候自然地就都用出来了啊……

战场上瞬息万变,一场团也就是最多20秒的时间,话音刚落,阿提拉已绕到红区,鬼谷子一个大招,队友全进入隐身状态,阿提拉点了大招,横冲直撞地冲进塔内,把原本在后方安全输出的STG双C全部控住,往塔里回推:阿提拉的大招上帝之鞭,有群体击飞效果,而且可以打成一套Combo,大招推两下,二技能再一个震晕,配合上鬼谷子的二技能晕眩减双抗,STG的脆皮双C被顶入塔下以后,还要被防御塔打,自然是早早嗝屁,本身他们的辅助和打野已经进了塔,控住了诸葛亮,阵型被冲散以后,少了双C,输出根本拼不过,一波团战EG1换4,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在A3草里卡阿提拉的上单:阿提拉刚才在上路露头清兵线,按照常理推测,想要绕后的话,会从A3草里过,上单就是在找他的位置,必要的时候回城防守上路高地,如果EG这里正面减员了,那就上前参战,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位置。

“一波了。”

自己这边死的是诸葛亮,到后期本来就不是Carry点,剩下四个人全在,状态都还不错,在比赛的这个时间点,召唤师复活要40多秒,足够EG护着兵线直达对方水晶,区区一个上单穆桂英不可能抵挡得住。接下来的对局已没什么好说的,随着屏幕上打出‘胜利’二字,老板把手机一丢,有些不屑地说,“别老想着带线带线,指挥叫你来团你就来团!上一局要不是你带线,一样绕后早就把对面一波了。主意这么多,要不你指挥?你不指挥就别bb,听指挥的话!”

鏖战良久这才取胜,整个过程也算是跌宕起伏,选手们的情绪都很兴奋,虽然只是训练赛,但想要嘻嘻哈哈互相调侃的劲头都已经显示出来了,可老板这句话,却又把气氛都破坏光了,二队上单天晴嘴角的笑容慢慢凝固,头也垂了下来。——赢了还要被骂?

老板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不听指挥,就算赢了也要被骂!

她一挥手,“BO3打完了,问问那边还要不要继续。”

BO3,EG两胜,按说这场是打完了,但是这毕竟是训练赛,关系好的话,也有可能继续往下打。Flag哥微信交流了一下,“他们说不用打了,我们要还想继续就继续。”

其实,那边还在夸奖这盘的辅助,并且在问是不是飞扬玩的……不过Flag下意识掩住了没说:他觉得这太拍马屁了,虽然是实话,但因为老板的身份,实话说出来也像是在拍马屁。

“那就复盘。”老板小手一挥,“先休息十五分钟,回来好好复盘,都去喝喝水,上上厕所,走动走动,坐太久该得痔疮了。”

她已换出笑脸,一脸纯真地说着痔疮什么的,众人有点吃不消,全被摆布着站起来去走动了,老板冲他们几个管理层使了个眼色,几人会意,都跟她进了隔壁的办公室——郎总也跟进来看热闹,他们都没理他。

“怎么样怎么样?”才一进办公室,她就雀跃起来,抓着他们挨个问,“我刚刚Carry不Carry?哎,这个训练赛,我感觉真好玩欸~~”

“这……Carry,Carry。”众人纷纷先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接着才夸奖,“有职业选手的水准。”

“可以上比赛了。”

“你指挥的话我能拿冠军了。”

“真是指挥奇才。”

“去去去。”这些说法好像太浮夸了,老板没采信,一个个呸过来,看得出她对自己的实力的确并没有任何概念——这时候,她又像是个对游戏一无所知的菜鸟了。“太过分了啊,敷衍我!”

“没敷衍啊,”几个男人都说,“真的厉害啊,要不考虑一下来打职业吧?”

但现在,他们和老板之间陷入一个信任僵局,正因为他们存在的雇佣关系,所以所有的夸奖之词都会被认定为谄媚,这就很难办了,倒是郎总因为也是个菜鸟,所以他的夸奖还会被当作是真心的, “我艹,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Shawn?我就不懂,你看得过来吗?我看你那个画面切得我真的他妈的眼晕啊,还有你说的那些什么刷新时间啊,你怎么记的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聪明?”

“你这就小看我了吧?”这种毫不造作的惊讶显然更令Shawn开心,她解释道,“忘记我学什么的了?指挥啊!这能比乐谱复杂?我他妈连小提琴部哪边哪个音错了都听得出来,这些东西小Case啊,我和你讲,我觉得游戏这些元素其实和乐谱很像,也是分声部——”

她忽然又意识到自己正在专业人士的环绕之下,不好意思地一笑,“哎哟,不说了不说了,班门弄斧,让专业人士笑话了,还是来说正事。”

说着,还歉意地对Flag哥他们点点头,好像在说:不好意思,不是有意装逼。

Flag哥赶紧摇摇头:没有啊,不觉得你在装逼啊。

当然,毫无疑问,他的表示也被当作是客气,老板直接说到下一个话题,“那个,刚才试训的遇见,我还挺看好的,你们觉得怎么样?”

Flag哥也只能收拾心情,加入讨论——在开口之前,他忍不住又看了看锟哥和李经理,雪中飞,确认到,在他们各异的表情下,大概和他都有同样的心情。

其实……没有啊……我们真不觉得你在装逼啊……我们也是真的觉得你很牛逼啊……

要不,多说一些呗……

其实……我们真的很想听的……

第26章 弱化雨

五个中单先后试训了一遍, 天秀的感觉是遇见最好, 话不多,但人比较随和开朗,逆风的时候鼓励队友, 顺风的时候也不爱浪, 他可能不是很秀, 没有逆风一挑N还都杀了之类的超神表现, 但这种秀和浪往往也就是一线之隔,天秀的考量是:既然要他打前中期不吃经济的中单, 那在经济不够的情况下,伤害肯定就没那么足,不是要他在打团战的时候边缘OB,根本不进去输出, 要求的是他对自己的伤害心里要有数,不要自信拿个前期强势的法师,想要一打N, 满脑子都是路人局的想秀心理, 总之一句话,要的不是怂也不是秀, 要的就是在这两者中间的中庸和稳定。

至于其他那些中单, 有几个顺风情不自禁总想浪一下, 还有一两个走位存在问题, 可能以前在次级联赛看不出来, 但一旦和STG试训队这种有一线选手参与的队伍打训练赛, 立刻原形毕露,对面的边路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这肯定不行,天秀一个都没看上,综合下来,遇见是最好的,也因此她才有上去打训练赛的兴致,“打野怎么说?流浪好还是猪猪好?”

流浪就是刚才的圣僧,他的优点是性格好,有战术思想,至少是表现出来有一点这方面的脑子,但缺点是有时候操作会失误,比如刚才打团的时候一技能就放空了——不是说不允许放空技能,但刚才那个站位,一空其实是很难的,这有点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嫌疑,可能扛不住压力。

这种点,比起操作基本功上的一些问题,更让人心生踌躇,因为人的心理是无法预测的,他在训练赛会掉链子,是因为思想放松吗?还是本身就是受不了压力的性格,在正赛上只会变本加厉?还有,这如果是个缺点的话,那能改吗?能改多少?这都是无法肯定的事情,比起来操作那都不是事了,只要手速够,反应够快,一些基本功的不足是可以练的,而且大量练习以后提升会很明显。

不管别人是不是这样认为,至少天秀是这样想的,但是她没有说出来,不过类似的顾虑可能也存在于几个智囊团里,Flag哥犹豫了一下,“嗯……要不再训几盘吧?看看他是不是绝活哥,刚才就拿了两个英雄,中单也让遇见多拿几个别的——虽然现在版本强势就两个,但谁知道什么时候变呢?老版本的那些常规炮台中单也得会啊。”

这就是觉得他场上的表现比另一个来试训的打野猪猪强点,但还不能让他满意。天秀的眼神转向雪中飞:转会期已经开始,这个赛季放出的好打野只有一个,那就是雪中飞,别的有传言要挂牌的都是二队的打野,但也很少,只有零星几个,因为好打野一直非常的稀缺,就算是潜力中等的替补打野,很多队伍也宁可花钱养着都不会放他们出来转会的,所以,在新人里找打野,已经是一个必然的局面。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雪中飞沉吟了一下,表态了——也没介绍第三个人选出来,可见他认为这两个打野已是最佳选择,“两个都比较有潜力,成年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