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35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一万?”

别看三五万什么的,在队员薪资里不算事,可就运营来说,月薪一万不算少了,电竞俱乐部的薪资有很明显的阶层化,对最底层的工作人员来说甚至可以说是血汗工厂:最低的那种打杂的,对学历没要求,只要机灵能来事就行的话,包吃住一个月给开三五千算慷慨,两三千都有。运营人员工资多一些,但未必都包住,比较适合本地人自己家里有住房,上班打发时间的那种,一个月最多也就开到七八千,能上万的比较少。所以这些岗位也都很难留住人,人才流动特别大,也因此,许多俱乐部的运营看起来特别的山寨野鸡也不是没原因的,毕竟真正的能人谁也不可能在这种岗位上留太久,真能把这些电竞宅男运营出粉丝,去娱乐圈难道不能赚更多?那个圈子来钱可更快,发展前景也要好得多。

GMC算是豪门俱乐部了,给运营的待遇都不是特别高——因为整个俱乐部相对较稳定,还能给缴纳五险一金,所以更不怕钱开少了没人来。就算面条已经是媒体总监了,也还是对EG给粉丝运营的待遇有点口水,粉丝运营都是这个数了,媒体总监估计还能涨涨吧……

不过,再好那也只能干半年,所以这么一点浮动的小心思迅速就被抚平了,面条继续八卦道,“那他答应了没有啊?最好是答应啊,不然雪中飞走了,他们队哪来的流量,这是还嫌分在A组不够倒霉咋地?”

“啊?分A组是故意的吗,不都说是抽签——”

虽然是内部工作人员,但也不是什么内幕都了如指掌,这些瓜也都是听人传说的,甜甜早就听说了这个传言,“真的是因为不配合运营被针对了啊?不能这么黑吧——”

“不好说,不过也都是传的。”面条扁起嘴摇了摇头,颇富玄机地说了一声,“反正,联盟的水深着呢。”

她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而是关心起了日程表,“巧克力那个比呢,还在看训练赛?让他滚过来排日程表啊,联盟刚发拍摄安排过来,唉,下周能打训练赛的日子又没几天,看他怎么去约吧。”

和一般人想得不一样,训练赛其实更多还是领队去约,而不是教练,因为教练并不管联盟的拍摄什么的,在这上头,他也是被安排的一员,磨合这些事情的是领队,也只有领队们才知道自己战队下周的拍摄日程,时间凑的上,关系不敏感,下周没有比赛的两队才能约上训练赛——虽然王者战役在国外一样很火,且也逐步开展自己的联赛,世界赛亦在酝酿中,但不同国家,游戏版本不同,而且还有网络延迟问题,所以基本上还是RNL联赛内部战队在互相约训练赛,不存在跨国赛。

“拍摄怎么还这么多啊?”甜甜嘟囔了一声,“比上赛季更多了。”

联盟安排的拍摄活动在赛季初的确是最多的,各种硬照,联盟的宣传片,给赞助商拍的视频素材,还有战队自己的宣传片,联盟要求的战队小节目等等,都占据了大量的时间,这赛季联盟拉来了更多赞助,也就要求更多素材,领队巧克力过来对照着联盟的邮件排了半天,愁眉苦脸,“下周就只能打三天训练赛啊——得推掉点了,本来和好多队都约的。”

一边说,他一边用笔划掉了小本本上Egame的名字,甜甜看到了,不由得就笑着说,“哇,不是吧,没了雪神,EG都成末流战队了?你们宁可和RT软驱约也不和EG约?”

RT是上赛季的保级队,名次比EG还低,是公认联盟的垫底队伍——不过,其实联盟里的歧视链也不是特别明显,毕竟训练赛还是练搭配,十二支队伍的实力总的说来还在一个大平台上,所以也不至于约不到训练赛,次级联赛队伍还能约上RNL队伍打呢。就是EG在巧克力心里的顺序已经比RT软驱还后了,这多少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不是我这么看,我哪这么大权限,是教练和我说的。”巧克力头也不抬,瓮声瓮气地说,“教练说EG的训练赛,一塌糊涂,就没赢过,已经没有什么和他们一起打的价值了。”

“这……已经到这一步了吗?”刚八卦EG运营的两个内勤都惊了。

“是啊。”巧克力耸耸肩,也是不无感慨,“听说,他们现在都已经输得约不到训练赛了——”

“11家RNL队伍,就没有一家愿意和他们打……”

第34章 炸了

“约不到训练赛——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了吗?怎么就差到这个地步了呢?”

当别家俱乐部正在八卦着EG的近况时, EG的老板,刚从伦敦回国的天秀,也正扶着额头, 试着弄懂自己只不过是离开了短短几天,俱乐部的情况就急转直下,从试训期间和别的队伍的有来有回, 一下变成了现在连训练赛都约不到的窘境。“是我们的选手忽然断手了,还是怎么回事?”

“健康肯定都没出问题的。”

在定下大名单的时候, 大家心里对未来都是满怀希望的, 就算没人说破, 但多多少少, 心里也都静悄悄地给自己写着剧本:训练赛不说无敌,至少也能和强队打个有来有回吧?找找原因,提高一下, 赛季初拿出一些骚套路, 要是能抢点分的话,形式也就没那么恶劣了,说不定还真打进季后赛了呢?每个赛季,俱乐部或多或少都有人员调整的, 也说不定哪家调整效果不好,这赛季就轮到他们去保级了呢?

但是没想到的是,正式开始打训练赛以后, 效果差到难求一胜, Flag哥灰头土脸地说, “到后期都输懵了,感觉不知道怎么打了,队员心态都有点崩,毕竟,也是新组合的队伍,彼此没什么默契,复盘复到后来关系也有点崩。不过……也不是就约不到队伍了,最近拍摄多,大家是轮流去拍摄的,所以时间特别的不好约。”

再怎么不好约,同时在拍摄的队伍不也就只有那个两三支?这分明就是EG的训练赛表现实在太菜,让他们的训练赛优先级下降,才会无比赛可约。天秀吐了口气,她是有点崩溃的:训练赛肯定是要打的,而且是越和强队打效果越好,只有这样才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试想两个武林高手,如果一个始终都和同等级的高手切磋,另一个则是混迹于幼儿园、敬老院,两个人最后的发展肯定不一样。

不过,都输成这样了,就算约得到强队也不能约了,天秀想了一下,还是听从了Flag哥的建议,“那就先给约一些次级队伍吧,虐虐菜,找找自信。”

这也是训练赛常见的现象,一个队伍的强弱,其实外界的舆论是没有意义的,真正圈内人怎么看,在训练赛顺位上就有所感觉了。S级强队通常和差一级的A级队伍约,不会太频繁地互约——像是这样的队伍,考虑的有时候已经不是常规赛了,而是季后赛的对垒。既然彼此都必进季后赛,也必定会在季后赛的重要比赛上碰头,那么,在一整个常规赛,巨头都会避免过多的打训练赛,免得自己的套路和习惯被对面研究透了。当然,比赛录像大家都会研究,但有些东西,还是自己去打感受最深,在靠近季后赛的时候,以防万一也是好的。

至于A级队伍,他们大部分时间是轮流和S级队伍约,有空余的时间会和B级队伍约,也轮流互约,B级队伍就要先等A级队伍的空档期,他们自己输多了就会找C级队伍打,找找自信。整个训练赛食物链的中心是S级队伍,他们的训练赛什么时候都轻易约到对手打,如果想加练深夜场的话,很多C级队伍甚至会让自己的队员先睡一下,再起来和他们打,这种对战经验,对C级队伍来说是非常宝贵的,所以他们很珍惜这种训练赛的机会。

所有的RNL联盟队,至少都是B级队伍,C级队伍至少是在次级联赛中能频繁拿到名次的队伍了,D级、E级队伍,RNL联盟队轻易是接触不到的。而能打入RNL预选赛的队伍,评级至少都是C上B下,个别队伍甚至能冲到A或者是S,当然了,这种评级是不会有系统,也不会有明文的,更多的是要从平时约训练赛的难度,以及圈内人的口风中去判断,包括圈内人自己的看法也都会发生矛盾。不过,大体来说,评价还是趋同的,像是EG,以前雪中飞在的时候,怎么也算是A级队伍,雪中飞走了,可能圈内人的看法是下调到B级看看发展,一段训练赛打下来,估计已经是危险的B级下游,差一点就要掉到C级去了。

S\A\B\C什么的,和之前的T1\T2其实都差不多,天秀自己的评价也就是B级上游,磨合一段时间争取到A级的程度,在她看来,五个首发的操作都没什么问题,意识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至少她看的训练赛都有模有样的。“怎么忽然间就输崩了呢,原因是什么?”

“其实我觉得。”看的出,Flag哥也一直在琢磨原因,“还是试训那段时间,让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了错误的认识——试训的时候,大家都是老人搭配新人在打,都没什么配合,而且,新人的水平还良莠不齐,所以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差距。但是,现在已经结束试训了,并不是每一个挑新人的队伍,都会让新人上首发的,很多队伍的首发现在还是五个老人,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默契双方就是无法比较的,这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老人始终都拥有无可比拟的宝贵经验和心态,在很多细节上,都做得比新人要好很多,这种智慧,仓促间是学不来的。

“就像是昨天这局,我们和Fever在打,我们的圣僧对到对面的穆桂英,大家都是边路,按道理……”说着,Flag哥就拿过手机,把昨天的比赛录像投影到大屏幕上。

“按道理这不应该吊打吗?”他还没说完,天秀就接口说,“圣僧对线完全压制穆桂英的啊,英雄机制克制,上路上的谁?天晴还是若花雨,难道被单杀了?”

和懂行的人解释,真的会方便很多,不用Flag哥说话,天秀自己就拿过手机操纵了起来,时而快进时而慢放,她的眉头慢慢皱起来了,“这……被杀了一次,人头给了穆桂英,之后就不敢出去了?天晴还是有点嫩。”

被杀的第一次,没什么好说的,一级团Fever来了四个人压他们的红Buff,而EG这边判断错误,认定他们只来了三个人,想着自己这边三个人,打野和辅助都有惩戒,足够守的,没想到Fever的射手是放线来支援的,EG这边输出不够,只能撤退,天晴作为上单,过来的位置不好,被留住了,交了一血,而且还给了穆桂英,天晴之后就不敢出塔了,一血有300块钱的奖励,而且他还死了一次,这样就漏兵了,有兵线没吃到,里外里小四百的差距,还有等级差,让他完全不敢出塔清线,只能由穆桂英清线以后,他自己在塔下收线。

这样一来,本来战略部署中的优势路没打出来,Fever的支援就永远都比EG快,本来他们的配合就肯定比EG好,这还怎么打?雪球滚起来,接下来都没什么好看的了,输是正常的,赢的话那属于有队员超常发挥了,这种不但要自己队员超常发挥,还要Fever这边肯给机会,机会没给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其实400的经济差还好的。”天秀的看法就是觉得上单怂了,“可以被英雄压制克服的,他为什么不出去啊?我记得试训的时候没这么怂的啊?”

“他自己说是辅助不报点,对面打野Miss,怕过来蹲他,把他蹲成突破口那就全崩了。”Flag哥说,他捏了一下眉心,“就是埋怨飞扬做视野不积极呗,但是飞扬说他要在下路看龙区视野,那时候不可能过来的,如果打野来抓上单,他们也可以乘机开龙,其实不亏的。”

“那天晴怎么说?”

“天晴问飞扬当时怎么不讲,一句话不说。”

复盘这回事,当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天秀也听入戏了,“那飞扬干嘛什么话都不说呢?我记得他之前指挥还积极的啊。”

“连续被暴打了好几场,心态崩了,好几次都是一级团打输了以后就炸了。一路逆风到结束,复盘的时候大家说他一级团部署得不好,飞扬特别委屈。”

“那你怎么看?”天秀的眉毛皱起来了——飞扬以前的操作她有印象,其实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她看不出来毛病,不过,辅助的功力起码一半不在场上自己的表现,而要看他怎么调度自己的队友。“我记得飞扬打试训队的时候指挥还可以啊。”

“那时候的确还挺有自信的,但是回顾了一下那几场,发现那几场都没打一级团,飞扬好像特别不会指挥一级团,刚开始因为不会犯了错,后来就是心态炸了,越打越差。”Flag哥也很苦恼,“他还没替补,反正满炸的,表面上你说他,他都听进去了,但是打起来还是不行,感觉没心气,我都去看了我们的青训队……”

他苦笑了一下,摇摇头,意思天秀也明白:想着是打完这个赛季就跑路的,所以青训队完全没在搞,现在的小猫两三只很多都是留下来混日子的,工资能多拿一个月算一个月,当然没有什么能提拔到大名单里的辅助。

“这样不行啊。”她说Flag哥,这其实也是她之前动念想要做教练的原因,韩旗这个人,干货是有的,战术思想也很上路,但他的性格实在太软了,就像是一个好脾气的老师,并不适合做班主任。“再这样下去,全队心态都要被带崩了,说不定和次级队打都赢不了。”

“这不可能的。”Flag哥也不是敢和上司顶嘴的性格,但带了一段队伍,也有点感情了,禁不住就辩解道,“次级这还是可以赢的吧,操作上还是存在硬差距的啊——”

“那就先打吧。”天秀说,她当然也不能预知未来,只是本能地很不看好而已,“我跟你一起去,我去看着,他们应该也会少点小心思。”

她也不能总看着,老板的事情总是很多的,天秀以前有在苏庆民身边学习过,但也是初次接手具体的事业,俱乐部还严重缺人又找不到,靠谱的经理和运营看不上EG,愿意来的她又看不上,李经理都快过劳死了,她也闲不下来。天秀现在对俱乐部的感觉就是,一台永远都在出毛病的车,不可能全都修好,只能应付着补了这里补那里,至少先看两把训练赛再说。

“那我现在就去约。”现在是早上11点,距离下午2点还有几个小时,现在约次级联赛队伍还是很方便的,很多C级队还是很珍惜和RNL联盟对打的机会。Flag哥也迅速约好了一支次级联赛中的中游队伍,并顺带着去敲打队员了,天秀猜他少不得要说些‘老板要来看,大家好好表现’的话,她也由得他去,很多人都告诉她,队伍的表现和心态有很大关系,天秀姑且信之,要是她在场队员就能脱胎换骨,大不了以后RNL比赛她场场都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