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60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明白!”

“明白胸姐!”

这些小崽子,也是势利眼,赢了比赛,一个个嘴里都像是抹了蜜一样甜,天秀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加油!再拿一局,2:0送他们回家!”

“加油!”

这一次,从自闭的若花雨、飞扬,到爱说骚话的遇见、猪猪,再到老实的李老炮,他们的喊声都用了全力,比第一局要更有气势,这也让天秀不禁享受地眯起了眼,又瞟了一眼对面明显沉闷凌乱的气氛。

大叔,你们队在体系,已经过时了啊!

她在心里暗暗地放了一句狠话,又遗憾于这种中二的台词没法说给别人听,爽快感憋得人想要跺脚——哎,要不一会去看看外界是怎么解读她的神仙BP好了,哼,能欣赏到她的BP表演,真是他们的福气……

继续在这种兴奋中雀跃了一秒钟,随着游戏画面的变化,所有的热血瞬间褪得一干二净,天秀立刻又进入了那绝对冷静的状态:游戏已经开始,而她想要在BP阶段就将它结束!

第61章 2:0

“他们的BP已经没法做了。”飞扬说, 他咬着下唇,几乎是无意识地说出心底的感受——他没和队友们说, 当然, 也不是说队友们就很关切,不过飞扬确实正试着跟上老板的BP思路, 她为什么总是能给队伍拿到好阵容, 为什么总能在第一把打完以后,第二把让对方更难受, 是怎么设计的一级团,为什么总是能猜中对方的思路, 至少也能做到不亏……

以前, 他当然也关注这些,但动力没现在这么足——现在,他的位置有了这么强力的替补,飞扬也说不清自己的心理, 如果说以前,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再去努力,而现在, 自从老板上场辅助以后,他的感觉就是自己怎么做都不够多,想要赶上老板, 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差距太大直接选择放弃——这样的人是做不了职业选手的, 从路人王打到职业队的首发, 每个职业选手要面临的竞争都激烈得让外人难以想象,如果是这种会放弃的性格,当时在青训队和RNL正选队打训练赛的时候,大多都无法坚持下去。要知道一个青涩的菜鸟辅助刚打训练赛的时候,仰望着首发的操作和意识,那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才是真正的仿佛无法超越,连那时候都坚持下来了,当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放弃,更何况那时候没有赶上的后果是直接无法首发,现在赶不上的结果还是很好接受的——BP理解不了思路而已,只要服从老板的BP和游戏思路,比赛依然还是可以打的。

整个套子还是从第一局就开始做了,甚至上次和STG对战的BP,也都会影响到现在的BP,KG必须考虑的层面是:EG会打双加速,会打梅林中,还会打四肉四保一,这些新体系KG Ban不完,可能也只研究过针对双加速体系的破解,他们是想通过ban鬼谷子和孙武来解决双加速,这其实是很低级的BP思路——打不过我就Ban掉一个,就像是打路人局似的,感觉什么超标了就ban什么。这种解题思路,注定是错的,因为老板和数据分析师都说了,双加速的核心其实是在双边的T0英雄,BP上对边路苏定方、食梦兽做出针对,这才能算是破解掉双加速,而且还能破解掉四肉保一输出的体系,也因此,EG才准备了梅林中路的第二套体系,这就是在苏定方、食梦兽被BP掉之后,他们肯定能拿到的强势体系。有这样的连环扣,别的队伍对EG的BP就会变得不好做,会有左支右绌的感觉,EG也总能拿到让自己舒服的一个体系。

如果说打第一场的时候,他们临场发挥的时候,心里还有点不服气的话,那现在,别人不知道,飞扬自己就是大型真香现场了——BP拿得好不好,选手心里其实是非常明白的,尤其他是辅助,到底整体阵容有没有优势,辅助心里一清二楚,阵容好就容易出节奏,占视野也有底气,毕竟容错率高,有些垃圾阵容,拿到手就知道基本没法打,只能寄望于选手的个人发挥,或者是对面的失误,但那都是非常渺茫的事情,只能一边慢性死亡一边等希望,这种逆风局的感受是很差的,打多几次,心态真的会崩溃。而比起一般只能拿到五五开或者□□开的Flag哥,老板对BP做主的那几局,EG至少都是七三开,谁不喜欢和这样的教练合作?只要能赢比赛,真是什么都好说。

也是奇怪,老板上场,赢比赛是真的简单,就感觉她好像有股运势,真说不清,怎么平时那么龙精虎猛的对手,一到她对面就一个个衰起来了?就说KG吧,他们在红色方,还是没放鬼谷子和梅林——难道没看出来吗?鬼谷子根本就不是重点啊!

这肯定是因为初晴心态崩了!飞扬也认可老板的断言,虽然没什么证据,只凭猜心,但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如果承认了EG的阵容超标在苏定方和食梦兽的话,KG要破局就只能尽量拿到这两个英雄,那也就意味着初晴和射手乌云必须要有一个人玩苏定方,如果再进一步的话,有一个人可能要拿射手英雄走野区——但初晴并不喜欢玩苏定方打野,他也不会射手英雄,而且乌云还进不了野区,因为KG是打野指挥,初晴走边路无法指挥,KG将会陷入五人指挥的混乱局面!

这种在BP上想要破解对方套路的打法,叫做入侵式BP,虽然名字主动,但其实是相对较弱的队伍才会采用的BP策略,强势的队伍只要拿到自己想要的阵容,就有信心打爆对面,反而会采取保守式BP。当然,除了入侵式BP以外,还有怎么都Ban不明白的脑残式BP,心态崩了的混日子BP等等,每个队的问题都不一样,BP环节能解读出的东西也都不一样。就KG目前的BP来看,飞扬能解读出的就是初晴的心态已经不对了,他要坚持打自己的战士野为核心,这样在BP中,EG还是能正常拿到苏定方和食梦兽中的一个,KG应该是希望他们拿苏定方……

“食梦兽!”老板斩钉截铁的吩咐让飞扬先是一怔,随后明白过来:初晴不会拿苏定方,而EG的新上单圣婴也很少拿坦克边,如果逼他拿了苏定方的话,等于废掉了一个KG的切后打爆发输出的点,这会让KG这边打得更不舒服。

“苏定方和诸葛亮。”飞扬推断,“KG应该会这么拿,这是他们能拿到最舒服的打法了。”

这样的话,KG的苏定方一样是个摇摆位,至少是上单和辅助位之间的摇摆,大概率是辅助——当然,这是KG比较在线的拿法,如果他们失了智一手拿别的,EG就可以拿到苏定方 食梦兽的超级梦幻组合,三手再拿一个孙武,这个组合EG就没有输过,这一场KG可以直接认输了。

“KG拿了苏定方!这个英雄现在的强度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

在解说的感慨中,KG一手的选择和飞扬猜得如出一辙,这也让他有种欣喜的感觉:以前他也参与BP,但没有现在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以前好像更多的是就事论事,从英雄的克制关系来看,所以也经常有被对方的选择吓一跳的时候,但现在,当他试着跟上老板思路的时候,仿佛找到了一种全新的角度,一下,对手的很多选择都变得更可预测,而猜中了的感觉也让他……更有自信?更兴奋?更冷静?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但这是一种很棒的感觉,让他浑身充满了活力和信心,但同时又更加冷静,“他们肯定要拿诸葛,不拿我们就拿了,他们拿诸葛打不死我们,因为我们的射手可以走野区,边路可以选肉,诸葛抓不死我们,但我们拿诸葛他们就太难受了,因为他们的射手确定在下路发育,好抓,而且打野也是脆皮战士,还有脆皮中单,三脆皮承受不起诸葛的机制,所以他们必拿诸葛,这样的话,也就等于是把版本最强势的两个战士放给了我们……”

“我们拿穆桂英和圣僧!”

果然!他的思路跟上了老板,飞扬才想到这里,老板就笑着做出了决定,“一个苏定方换两个版本OP,还是我们雨娘的本命英雄,赚了啊!——老炮,如果让你玩食梦兽的话,OK吗?”

食梦兽、穆桂英和圣僧,这三个英雄都是版本最强势,圣僧一样可野可辅,KG最多只拿到了苏定方和诸葛亮,可以说是血亏,就算他们在三楼补拿阿提拉,这也会让他们非常的难受,因为初晴不可能苏定方打野,阿提拉拿了以后,就笃定了苏定方是辅助,但苏定方辅助不能给队友加Buff,保人能力不强,EG完全可以补一手西王母辅助,强开KG的C位,让李老炮拿个食梦兽划水就行了,反正食梦兽这个英雄操作简单,老炮在平时直播的时候也经常拿来上分,不像是一些高操作的英雄,考验的是练习成本,老炮在转型射手以前也打过边路——老选手了,什么版本没经历过,以前有个版本大家都在打双边野核,EG也一样打过,老炮的边路意识并不缺的。

“没问题,保证Carry。”老炮吆喝了一声,“老板随便拿都行,我都会。”

“这个不叫随便,还是常规。”没想到老板还纠正了一句,在大家的笑声中,她有些一本正经地说,“以后我们还要多开发一些狂野的阵容,做好准备,训练赛有得玩了。”

这么说,老板是打算一直带队下去了?

飞扬说不上多惊讶,甚至还有些隐隐的欣喜,只是替Flag哥感到一丝尴尬,其实他算是个不错的教练,只是比不上老板的神鬼奇谋罢了。这手苏定方,好像整个把KG的心态放得更崩了,正因为是摇摆位,可以做出多种搭配,在商量搭配可能性的时候,反而难做决定,每次都是卡着时间选的英雄,这和成竹在胸,把对手的每一步都推算在内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前者,BP会越做越烦躁,甚至到后来都破罐子破摔都有可能,而这一切完全归功于老板的攻心战术,飞扬也不能完全说出她是怎么办到的,他有一点模糊的概念,但没法诉诸于口,感觉还需要回去好好梳理梳理。

打职业几年,不止一次感到自己已经陷入明明不够,却不知该怎么再提高的瓶颈,像这种感觉可学的东西还有许多,只怕时间不够的充实期待却是几乎从没出现过,飞扬已经完全没有前段时间的种种沮丧了,他现在想的不再是‘我怎么了’、‘我可能真的菜了’、‘一级团到底应该怎么打’,想的已经是‘其实我也可以’、‘一级团说不定可以试着这样打’、‘我感觉我就快要明白了’。

一步被动,步步被动,KG的BP已经非常难受了,他们没在三楼选阿提拉,而是选出了打野王玄策,在自己的二轮Ban位上Ban掉了阿提拉,还有坦克最讨厌的真伤射手维拉,但这样一来,太多点被放到了外面,EG选到了辅助西王母,克制一切秀的英雄,一个大招支配教他们做人,中路选了后期伤害爆炸的大法师亚历山大,整个阵容有前期有中期有后期,KG则强行选到了边路射手虞姬,这是对经济需求最小的射手,可以配合到王玄策的刺客属性,养一下KG的野核,又选了个马超这个大肉辅助来保人——他们这个队里三个脆皮,实在是选不动功能辅助了,马超虽然笨重,但保人能力比较强,至少可以保证三个脆皮C被对面开到的时候还多了一丝生还的希望,而且还留存有反打的可能。

“这个阵容的话……要看双方各自的发挥了……”

不管在选的时候怎么评价,选完了解说一般都会强行给两边阵容五五开,而在他们语气勉强地评价的时候,飞扬已经在心中设计起了一级团的剧本,“他们肯定会来骚扰红区,因为玄策非常依赖蓝Buff,他们要利用苏定方在一级的强势,等玄策拿完蓝以后看看能不能反红,这样的话,我们一级保红,让食梦兽单人看蓝,或者让他去断线,如果玄策来反红也可以支援包抄……他们肯定要来搞事情的,初晴心态已经崩了,而且他们的阵容到后期根本打不动人,有前期没后期,肯定要利用强势期来一往无前的搞点事情,看看能不能莽出奇迹。”

“老炮这次你走上路,一级去对面断线,断完线从蓝区过来支援。”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老板已经做出了部署,“飞扬开局先去中右草,如果他们来反红,我们包他们,我觉得他们肯定来反红。”

西王母在一级团也是极强势的存在,近乎杀不死,让他绕后包抄,就是想把KG在一级团打团灭,那基本就是稳赢不输了。老板的判断和他一模一样——他终于跟上了老板的思维!

飞扬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想要大叫出声,又有点想笑,但同时又清醒地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已经进步了,他的状态回来了,甚至比从前更好,他可以赢,他要指挥着带领队友一起赢,证明他杨立没有捞,他还可以指挥,还可以Carry!他还可以再进步!

“好的。”他压下所有情绪,简短地回答,“加油!”

“加油!”

在呐喊声中,他们进入了游戏,当人物在血泉中重生时,飞扬深吸一口气:他做得到!他能猜对!

他猜对了,一级团,初晴果然带四人进了红区,西王母从后包抄,圣僧、穆桂英和亚历山大拉扯消耗,前期战士本来就皮糙肉厚,一级团并不弱势,西王母还能边打边回血,当食梦兽断线赶到时,KG众人已经残血,无奈之下纷纷交出保命技能逃离,但终究还有人走不了,有两个队员被卖在里面,前期优势的阵容,KG天崩开局!

没有经济优势,玄策根本就没得打,他指挥EG成员避战发育,在中路为没位移的亚历山大看视野,多次赶走了想要来抓中的玄策,与此同时,食梦兽配合圣僧早早推掉了上路一塔,打开缺口以后,行云流水的运营节奏,EG没给KG留下任何机会,顺利把经济差滚到7000,反而利用了玄策急于抓人找节奏的心理,多次反蹲到玄策,西王母大招支配,亚历山大在安全的后方大招搏命输出,玄策来一次死一次,就没有活着从EG的野区出去过!

“我去开人,你们别推水晶跟我一起杀人——我开到虞姬了,我开到了!杀了她我们赢了!”

他做到了!

在他的喊声中,队友一拥而上,杀掉了清线最关键的人物虞姬,三路兵线进到水晶,KG剩下的两个英雄根本无法快速清线,EG五人集齐,快速推掉水晶的时候,飞扬摘下耳机,又赶紧借着喝水擦汗的动作抹了一把脸——常规赛而已,干什么呢,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矫情了。

但是,这份喜悦是实实在在的,又是笃笃定定的,也许连队友都不能察觉和理解,但飞扬也并不需要他们察觉,他自己明白就行了,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是完全明白,这份喜悦同时又是五味杂陈的,实在是太过复杂了,他根本就不想和任何人分享,只想快点回到基地,一头扎进复盘的海洋,可同时,他心头掠过了太多太多的思绪和往事,遗憾与不平,如果,如果早一些能变强的话,是否,是否——

看了眼台下起立的教练组,老板的表情好像格外清晰,她正看着手机,竟没有太开心,表情还有一丝复杂,这倒是应和了飞扬现在的心境——对她,飞扬的心情一样一言难尽,在这一片乱糟糟的想法中,唯独清晰的只有一句话——

这游戏,是真的太迷人了!

而耳边回荡的,一样是极动听的麦克风回响——

“这已经是EG开赛以来的三连胜了!开赛到现在的三周里——EG连一小局都没有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