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66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等等,”天秀好奇了,“他们的替补也能随时上场吗?否则哪来的不敢不听话?”

——要知道,所有权力的来源,都来自‘不可取代性’,没有这个就没有权力,比如说飞扬,他为什么这么老实,还不是因为有天秀在,随时可以把他换下去。否则教练和队员要是发生争吵,队员在场上消极怠工又没人能把他替换下去,队伍将陷入无比被动的境地。要知道天秀本人又是老板,又能上场又能BP,都不敢轻言说自己对队伍有绝对的控制力,药师一个背靠老板的教练,能让队员不敢不听他的话?

“这个教练挺有手段的。”若花雨笑了一下,“是那种很有心计的人,当然不是说不好的心计,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做服务员的时候,和顾客聊天很顺溜,可在这样的交流中却有时显得笨嘴拙舌,但天秀已明白他的意思了,“就是各方面都聪明,对队员形成了智商压制。”

“对,我记得他们中单碧鸳是CGamer建队的时候就在的,给我们讲这个教练,用家乡话说,教练捏他们,‘三只节头捏田螺,笃笃稳’,捏不稳的队员,他都不要的,不管什么理由,总要把他们弄出去,最后弄进来、留下来的都是听他话的,他吃得透的。”若花雨讲,“所以这支队伍绝对听他的,他部署的战略,队员一定不打折扣的执行,打CGamer就是要打他,能猜到他的BP,他的换线和运营思路,能破解的话基本就赢了。”

他没有明说,但众人的眼神都调向天秀——很明显,这两支队伍现在是教练打教练,都是教练中心的队伍,队员也基本能做到如数服从,如果在局内选手没有抠脚失误,那基本就是教练赢则队伍赢。

“嗯……”天秀长长地嗯了一声,“有点意思,这个药师之前就只是在CGamer吗,没当教练以前做什么的?你们谁和他有过接触?就是当代练的时候啊,或者在别的队里打工的时候什么的。”

在次级联赛队伍和青训队伍中,选手跳槽是非常常见的,并不用严格遵守转会条例,所以别看这个新人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仿佛谁也不认识,但其实私下可能早就和RNL选手相当熟稔了,甚至是亲朋好友或者是师徒关系。而且很多教练都是从代练头子、前职业选手转职过来的,所以说电竞圈是个千丝万缕的网,除非是和天秀这样真正从海外空降回来的,不然,只要肯问,多少总有点消息的。

“他没当教练的时候做什么的不知道,但是接触肯定是有的,毕竟几个队认识很久了。”不说若花雨,就是韩旗在以前的队伍也都和CGamer约过训练赛,他们算是大家评级中的A级队伍,而且在打次级联赛,甚至比一些RNL队伍还更抢手。“这个人长得很英俊,但是性格很内敛——不是那种话少的内敛,就感觉他很活,也很保守,真实的情绪绝不会轻易透露给你,都是表面功夫。”

“他以前应该没有做过电竞相关的工作——我记得他,明潮生,我们当时一起参加过数学建模美赛,拿了奖一起去美国领奖的——当时他是研究生吧,比我大了三四岁,我记得他是J大计算机系的硕士,应该毕业以后直接就来做了CGamer的教练。”没想到反而是锟哥给出了有价值的信息,他回忆道,“在美国的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宾馆,遇见了也会打个招呼,当时就知道他有玩牌的习惯——美赛领奖都是学校出钱,经费还满宽裕的,我们提前很早就过去了,参观校园什么的活动也不可能安排的特别满,他就邀请我们一起去打D州扑克,我记得他去打了三次,给女朋友赚了一个名牌包呢。”

美赛?什么数学建模?除了天秀以外,别人都是满脸的茫然,队员还好,无知得很理直气壮,韩旗却格外讪然——这方面的话题真让他没有安全感。“原来是D州扑克高手,难怪那么会做BP。”

D州扑克大概是他唯一能听懂的点了——其余那些队员是都还不懂的,天秀点了点头,“确实,D州扑克其实不能算是赌博了,除了运气的成分以外,更多的也是多方面的博弈,甚至包括和自己的博弈。”

这样一个高智商、高学历的教练,智商情商皆是不低,把队伍把持得滴水不漏,还是个BP高手……她渐渐开始感到棘手了。CGamer之前几次预选赛不顺的经历,并未让她对这支队伍产生轻视,恰恰相反,如果让天秀自己来预测的话,想要在自己不上场的前提下,把一支队伍完全消化,变成指哪打哪的虎狼之师,她保守估计也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考虑到她自己就是出钱的老板,药师多花上几个月其实非常正常。

已经磨合了一年半了,这支队伍别看不像是Fever那样,挟预选赛冠军的头衔进驻,不显山不露水的,但其实可能有非常可怕的潜力。天秀翻了一下积分榜:4-0,果然,CGamer打了三周四场比赛,也是全胜,小局输了两局,8-2,这个战绩足以让任何一支队伍感到威胁!

今年的A组简直是人间炼狱,恐怕不到最后一周,到底谁进季后赛,谁打保级赛都不好说。天秀发出长长的哼声,一边在投影里调出资料,一边回忆着她看过的预选赛,“我们和CGamer打过训练赛吗?”

“还没约过,不过以前我们和CGamer打的时候,感觉药师BP得很阴险,特别喜欢下套子,很喜欢猜度人心,不是那种自保型的BP。”

BP的类型现在天秀是早已知道的,入侵式BP属于弱队,自保式BP属于强队,这是大概的常识,也属于博弈中的利益最大化原则——弱队之所以采用入侵式BP,是希望破坏掉强队的套路,不如此他们赢不了,而强队喜欢自保式BP,是基于强队的自信,同时也是省略了尝试入侵式BP之后,自己拿不到熟悉体系的风险,这是强队在BP中自然占有的特权,来源于队员的操作和配合压制。

但是,CGamer有强队的实力却还喜欢入侵式BP,这说明什么呢……

电视上已投射出了比赛录像,天秀选看的是这一届的RNL预选赛,这是她之前没有研究的比赛,在较为简陋的舞台上,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镜头中——她看比赛录像都是直接省略BP过程和赛中赛后,主看BP和游戏内的画面,所以不论是选手还是教练的面孔基本都没留下印象。

“噢,长得很帅嘛,联盟怎么没想过推一下他。”她随口评价了一句。

“他们俱乐部还是想推选手吧,再说教练靠颜值去营销总感觉有点不正经。”李经理回答。

妈的,难道老板推颜值就正经了?

天秀也不说话,手扶着下巴认真地看起了BP环节,“Flag哥说得对,他的BP很贪……”

BP就是要有舍有得,有一种结果,是我拿到我想要的,你也拿到了你想要的,第二种结果,是我没拿到我想要的,但你也没拿到你想要的,第三种结果是我拿到了我想要的,你没拿到你想要的。强队追求的是第一种,弱队追求的是第二种,追求第三种的不是疯子就是天才——如果两个人的智力基本在一个大区间的话,那么,可以轻易的得到一个结论,就是你没法捅了对方一刀还让对方给你数钱,要么大家一起数钱,要么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试图捅对方一刀还让对方给你数钱的,要么是疯到彻底轻视对面,要么就是自信自己的智力和对方根本就不在一个区间。

一个能去建模美赛并且拿到名次的人,当然不是疯子,那他就是一个自信又胆大妄为的天才——而且不是锟哥那种智力全点在数学上的交际废柴,药师的灵是全方位的,包涵了对人性的敏锐洞察,他喜欢观察别人、算计别人,对这样的人来说,什么事他都很容易看得很透,就像是D州扑克的牌面,扫一眼就把什么概率都算得清清楚楚。这样的对手当然极难对付,不像是KineG,外界吹得天花乱坠,什么明星选手,这初晴的性格在天秀眼里就是一张白纸,抓住他性格的弱点,再打几次KineG,只要EG自己的队员不掉链子,那都是来送菜的。

那么,现在对药师的性格有认识了,就该进行第二步了——他会怎么看待EG,看待她苏天秀呢?是会轻视?还是谨慎,又或者根本不以为意,给她一点发挥的空间,大家痛痛快快的施展全身本领,大打一场?

也许是因为他英俊清矍的长相,摄像师很钟情于药师,绕着他修长的身影转个不停,天秀半眯着眼,打量着他宁静的表情,和屏幕两边逐个亮起的英雄BP——他好像又在下套了,这场比赛,CGamer对面的队伍没打进RNL,所以她没研究过,并不知道他具体设了什么套,但最终呈现出的结果,是CGamer在前三手拿到了三个版本T1,对面竟拿了两个版本平庸的英雄,互相也没有什么独特的Combo,BP已全面崩溃。这是高手,这确实是个高手。

一个大胆得喜欢在学生时期去玩D州扑克,又冷静得赢了点小钱就收手,而且自信得抛弃了那么多职业前途,跑来当电竞教练的男人,他会怎么对待这样一个还有些神秘感的对手?

天秀试着在脑子里构建出一幅画像,一个模型,一本乐谱,她眯起眼,手指越按越用力。

“试探。”她轻声说,锟哥没听清,疑惑地‘啊?’了一声。“什么?”

“试探。”天秀大声说,她很快对自己的结论产生自信,坐回去咧出大大的笑容,“D州扑克牌手总是很有耐心,否则他们没法赢,牌面不够明显的时候,他们不会强行跟牌。第一局,他肯定不会太主动,他会想要先看看我是什么样子……第一局,他一定会保守BP,想先看看我的诡计。”

她现在觉得这个游戏真的好玩,天秀用身体重量支起椅子腿来回晃,她已经进入了第三步思考。“那么,我该给他准备一个怎样的诡计……”

第68章 盘外招

“不知不觉,常规赛开赛已经三周了, A、B组的排名情况也在这三周内发生了激烈的变化, 不得不说,今年的抽签分组可以说是非常的戏剧性, 至少在这三周里, A、B组的实力似乎呈现出两极分化的状态, 之前就被誉为是死亡之组的A组,对B组的战绩在三周内保持了全胜, 而彼此之间的战绩也呈现出胶着之态, 目前A组的积分排名甚至会出现一场比赛就全数变动的情况, 目前领跑的是场数较多的STG——但STG也没有完全掌握出线的主动权,因为他们在组内对EG有一个负场,目前处于第三名的EG, 还是一场未败,从负场的角度来说, 倒是掌握着暂时的主动权。”

“然而, 在对A组战绩尴尬的B组内部, 强弱分层似乎却明显了许多,GMC、FT目前领跑,Eizu8和RT软驱暂时未尝一胜,但这也和他们多数在和A组对打, 还没开始组内对战有关, 在未来的一周, 他们将迎来较为甜蜜的赛程, 而A组你追我赶的抢分之旅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本周的焦点之战恐怕就是A组的组内对战了,尤其是EG和CGamer这两支开赛以来都没有输过的战队,他们之中注定有一支战队的连胜要在今晚中断!”

“会是谁斩断谁连胜的气势?对此各大嘉宾都有自己的看法,今晚我们请到了大家的一位老朋友做客直播间,那就是EG的老队员笑脸——来,笑脸,和大家打个招呼。”

“哟,我脸哥今天穿得人模狗样的,小脸抹得好白啊。”在缓缓停下的保姆车里,天晴活泼地吐槽着,“要不和造型师商量一下,衣服拿走,平时出去约会就穿这套算了。”

“那也要他愿意拾掇啊,以前他住宿舍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李老炮侧身要吐槽,却被飞扬拉了一下,大家的眼神都看向副驾驶座露出来的后脑勺——这个人卫生问题,在EG属于禁忌,老板制定的卫生条例简直是有洁癖,队员没几个能完全遵守的,最多就是做到每天洗个澡罢了,什么运动后必须洗澡,洗澡必须洗头的规定,渐渐的大家也都阳奉阴违,也就只有飞扬,本来就有点小洁癖,也没有烟瘾,除了每天增多了一项运动以外,没有什么太难适应的地方。

第一个月的工资已经发下来了,其中确实有个人卫生奖励,很多人都想知道飞扬的奖金拿了多少,这样他们就知道满额能有多少,衡量出邋遢的代价和洁癖的奖赏,但飞扬一直没松口,不知道是不是被老板交代过了,众人也不好让他太难做——毕竟飞扬现在地位有点尴尬,对老板自然要更唯命是从,这些微妙的权力流转,选手嘴上也许说不清楚,但心里却是个个都有数,真的傻的人,二队都呆不下去,别说上一队了。

也因此,这成了一个敏感话题,能要让老板想起来这一茬,估计大家都逃不了被念——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老板没回过头,但却也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让车内所有人都不自觉缩了一下头。

“呀,CGamer和我们一起到场地。”还是锟哥一句话转移了话题,他贴着车窗往外张望。“我记得他们保姆车的车牌号。”

“倒是巧了。”老板也就没往下说卫生的事,扭头吩咐道,“一会表现得对我敬畏一点,知道吗?”

众人都松了口气,纷纷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其实也不用装,真情流露就可以了。”天晴是真的嘴贱,吓得猪猪一把捂住他的嘴,不过,这话还是成功的吸引了老板的注意力,她扭头似笑非笑地看了队员们一眼,把众人都看得心里发毛,好像是接受了班主任的凝视似的,这才打开车门,“下车了。”

电动门缓缓拉开,队员们鱼贯而出,在车门附近活动着身体,另一边,CGamer的中巴车也停了下来,选手三三两两地下了车,组成松散的阵型往场馆内走去,还有些人和EG这边的老熟人遥遥地打着招呼,其中若花雨肯定是人气最高的一个,“雨娘!”

“如花!”

特意放慢了脚步,若花雨却没加快几步赶上他们一起走,CGamer的选手不禁都有些诧异:人都下车了还不走,等什么呢?

回头驻足打量了一下,正好看到副驾驶座被司机拉开,一道纤瘦的身影扶着司机的手臂挪了下来,身穿精致套装的美少女看了一下天色,掏出墨镜戴上,随手把坤包递给李老炮,李老炮几乎是点头哈腰地接过,老板这才扶了扶墨镜,一手叉着腰,高抬着下巴,领着一群呈三角形逐渐扩散开的小弟走上楼梯——虽然宅男说不出衣服的牌子,更识别不了坤包的型号,但从她的气势和场面,仍不禁从内心深处发出感慨,“我靠,这……好像大明星啊!”

确实,如果说在场的气场有100份的话,恐怕现在,99份都集中在了Shawn身上,什么明星选手,什么最美上单,什么新锐教练,在她精致的妆容和漠然的表情,以及出众的穿着压制下,全都成了低眉顺眼的受气小媳妇,别提多奴颜婢膝了,活像是太后带着一群小太监遛弯似的,一群人点头哈腰的,和CGamer众人擦肩而过,Shawn也只是稍微按下墨镜,对教练组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一转身高跟鞋蹬蹬蹬,带着小弟们走进选手通道,头都不带回的。

“哇,气场这么凌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