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85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有那么一秒钟,通话陷入了极致的寂静,郎和怡的尴尬透过手机传达过来,这一瞬间他居然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过了一秒才打起哈哈,“我……我养宠物那样养你啊……”

“呵呵呵呵。”天秀不好和他翻脸发脾气,“行,没问题,再说吧,我挂了,再联系。”

挂了微信电话,她把郎和怡直接拉黑,在花园里又转悠了几圈,脑子渐渐清醒,想法也明确下来。叫了辆车直奔俱乐部,在路上联络了韩旗和Noma(领队)。十一点多,说不定还有人没起床的,这个健身的规定也是逐渐有所松弛,看来,工资还是扣得不够到位。

刚定下规矩的时候,她只是个会打一点游戏,训练赛还表现的不错,性格非常强势的老板而已,有些话说了,但队员未必会往心里去。经过这一个月的比赛,有些话天秀感觉可以换一种方式讲了,不用再把锐气表现得那么明显,压制所有人的声音——那反而是心虚的表现。

“前天输给Fever,心态输崩了吧?”当然,她的声音仍必须是唯一的主旋律,半小时后,天秀坐在会议桌上首,仔细地打量着队员们一个个或沉闷或呆滞的表情,“这是好事,知耻近乎勇,输了知道难过,就说明还有进步的空间。”

几句不咸不淡的鼓励言辞之后,她把结论说在了前面。“我昨天仔细想了一天,的确也琢磨出了很多进步的空间——第一个,就是我们的战术体系,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全面拥抱双边战士,打野自由人体系——”

话刚说到一半,不少人已看向李老炮,天秀就当没有看见,语调沉稳地把话说完,“而这个打野的位置,由老炮、流浪、猪猪,竞争上岗!”

第87章 开刀

原本说好的四保一呢?说好的射手核心呢?

如果没有老板的许诺, 李老炮未必会留下来, EG虽然给了他顶薪, 但以他的水平, 去到别队的话, 一个月三万怎么都有,未必会贪图这多出来的一万留在EG!

而且,要说的话, 李老炮虽然是建队核心,但是这支新队伍的老大, 当然毫无疑问的只有一个人, 往常给那些建队核心那些虽然不成文, 但大家自有默契的特权待遇, 在新EG也是没有的,除了工资高一点以外,李老炮在任何时候都和别的队员一样, BP没有丝毫话语权,训练赛复盘一样会被分锅——主持分锅的可是老板,起床晚了照样被宿管骂, 个人卫生也没什么马虎的地方,在赛场上就不说了, 生活上居然也一点特权都没有,除了偶尔会因为工资最高被敲竹杠, 买奶茶请大家喝以外, 这个建队核心真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种一视同仁的做法, 对别的队员来说当然是引起舒适了,也是因此,EG的队内氛围还蛮好的,没有太多复杂的人事斗争——可能人就是这样,当占有所有特权的人是老板的时候,大家的心态就都会放平很多,也不会存在什么‘老炮其实也不怎么Carry,凭什么四保一他,凭什么让他当明星选手’之类的想法——但是老炮本人的心里有没有落差感,那大家就不知道了,要说起来的话,和别的队的Ace比,他确实是受了点委屈,但从来没表现出委屈感,这确实说明他为人很老实。

现在,老实人好像并没有得到命运的厚待,曾经许诺他种种的老板,在两个月后就面不改色,仿佛理所当然地把整个四保一的战术体系完全推翻,甚至连这个打野自由人的位置,现在都要三个人公平竞争,没有人有首发的保证。

“打野自由人,双边战士的话,对双边的要求其实是很高的,而且其中一个人最好是偏一些坦克型的战士,能够扛在队伍前面,去吃技能去卖。目前来说,天晴的坦克型战士玩得满不错的,在训练赛用苏定方和食梦兽的效果都很好——当然,流浪这两个英雄也玩得不错,但是我更希望流浪去竞争自由人的位置,理由有两点,1 对一些边路特有的英雄,你不如天晴和若花雨熟悉,转边的话,竞争力肯定不如他们两人,2 打野的节奏感非常重要,我觉得这比扩充射手英雄池还难,而且我很看好你的意识,所以我建议你是竞争野位。流浪,你的看法呢?”

和之前的一言堂相比,这一次老板居然开始询问选手的意见了——大家对这种变化都显得不那么适应,流浪动了一下,挠挠后脑勺,用有些困惑的语气说,“这个……我没有玩过太多射手……我练练看吧。”

他是野辅出身的打野,战士玩得多,野核也在英雄池,但没那么溜,现在又要去练习射手,这和战士刺客又是完全不同的走位思路,流浪语气有点发虚,但没有太沮丧——他怎么样还能竞争一条边路的位置的,而且毕竟是从次级上来不久的新人,和次级的环境比,EG已有很大提升,他还是满足的。

“然后猪猪,你的话,首先你的边路英雄池比较一般,没有太多的坦克位英雄池,战士英雄那种切后守线的意识肯定是不如两个上单位的——而且你的野核玩得好,我的设想中,双边路体系,打野需要射手、刺客兼修,几个版本强势刺客一样要会。所以虽然你的打野意识不如流浪灵活,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多锻炼意识,尽量还是走野位。你怎么说?”

“没问题的,我可以试试看。”猪猪本身还在替补位,而且随着老炮多走野区,他首发的可能无疑是比流浪要低很多的,现在大家回到一个起跑线上,他没什么可抱怨的。

“至于老炮,你的射手位最熟悉,这个不用我说了,你只要丰富几个特定的刺客位就可以了。”天秀看了下李老炮,语气还是公事公办,“你要提升的是打野位的意识,我们打了五场比赛,我相信你自己也有明显感觉,就是你没有打野的感觉,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是要辅助位告诉你的。包括逆风以后怎么去组织反打,你没有思路。——当然,这不怪你,你以前是打边射的,边射不需要这些,听指挥就行了,射手进野以后的变化,我们大家也都是摸索着来,都需要时间去适应。”

“我是希望你能多揣摩打野位的感觉,锻炼意识,这样辅助位的负担会没那么重。尤其是一些刷野、反野的细节,射手野辅助要跟边路搞事情,不可能分心指挥你,这时候你要自己判断到底是支援还是反野,或者偷塔,这是你要提升的关键,这比你的操作要更重要——还是你想要丰富战士英雄池,转边路?”

老炮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教练觉得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没意见。”

这……好像是有点带情绪了啊……

大家都是敏感的人,至少大多数人都很会阅读情绪,真的太钝感了,MOBA游戏玩不好的,也都有感觉。老板倒是脸色还淡淡的,嗯了一声,“那就先这样,天晴、若花雨,你们两个要做这么几件事,第一,写一下你们感觉能上场的英雄池,锟哥会和你们对一下,版本强势的边路肯定是都要覆盖到的。如果有一些吃不透的,锟哥也会帮你们做分析,出装和铭文什么的,你们可以一起开发一下,这个新版本,越到后期坦克强度会越高,版本开发走在大家前面我们就好赢比赛。”

天晴本来自感都没首发机会的,现在忽然极大可能成为首发,乐得都快合不拢嘴了,还要强装严肃,除了点头以外还有什么想法?至于若花雨,这次的改动对他的影响是最小的,自然配合。“好的,明白了。”

“中单的话,遇见也要扩充英雄池。等别的队都跟上版本开始打坦克边以后,诸葛亮和火凤凰的作用会越来越小的,边射退潮,这两个英雄也就跟着退潮了。你要开始练习中辅和炮台中——Flag哥,你也记得要找一下这两种中单打的好的次级选手,想办法租借过来。”

赛季中要往队伍里弄人,对于名额没满的队伍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有很多种办法可以达到目的,韩旗点点头,不动声色,“好的。”

——他和领队Noma大概是唯二两个知道天秀前晚去了医院的人,但是,这两个人能当教练和领队,也是有点东西,到目前来说,表现得都让天秀满意:都是若无其事,好像根本不知道一样。

这样是最好,因为她也没打算让俱乐部的人知道这些事。天秀没征求遇见的意见——要求扩充英雄池,不是让他转位置,这个是正常要求,遇见不可能有任何意见。

“最后是飞扬,你也要准备一下。”她说,“团队的变化太大了,之后肯定会有一系列的轮换来确定首发,所以上、中、辅,能不动的尽量就不动,不然,团队很不容易培养默契。所以,以后的比赛,我应该不会再上场了——”

“啊!”

话没说完,会议室里顿时充满了惊呼声——这也是天秀执掌俱乐部以来,说话第一次被人打断。“可是老板……”

“这个……”

不论是队员还是教练,脸上都满是欲言又止的表情,天秀也有些惊讶——干嘛,难道是她没回来就开会复盘,然后所有人都把锅甩飞扬身上,并且成功地自我催眠,说服了自己飞扬就是菜得一匹,根本不配首发,需要她上去带飞?

“啊,怎么了?”她问。

“是……”

“哎呀,这个……”

“老板,是……我昨天找Flag哥说了。”最后把话说清楚的还是飞扬,小孩低着头,“我……想替补一段时间,再练一练……”

啊……天秀明白了——不是别人觉得飞扬菜,是他自己心态崩了啊……

网上那些舆论没少看吧……天秀感到一阵强烈的头疼,忍不住就开始拧眉心了:虽然还没开微博,但是她也能想到,网上铺天盖地是怎样的说法,尤其她上了一小局赢了,飞扬上的两局EG输了,虽然输是正常的,是战术被吃透,对手硬实力也的确很高的结果,但这种分析对于观众来说是不管用的,他们看到的就只有很简单的‘Shawn上赢,飞扬上输’,肯定是狂喷飞扬,叫他赶快滚下去。

“好吧,那看来个人谈心时间就从你先开始好了。”她看了老炮一眼,“老炮别出去吃饭,在旁边Stand by,和他谈完了就谈你。”

也不管老炮能不能听得懂英语,老板站起身,冲飞扬勾了勾手指,“到小办公室来。”

出现了!传说中的美女老板小办公室.avi!

几个月前,当林雪飞到小办公室带老板打游戏的时候,说起这个梗还眉飞色舞的队员们,现在却是心惊肉跳,彼此飞起了眼色:老板平时开大会都这么刚了,私底下开小会,怕不是要把人叮到死啊……

飞扬……飞扬他还能活着走出小会议室吗……

他们用担忧的眼神目送着飞扬走进了龙潭虎穴,很快又开始担心起了自己:我在场上的表现有那么多瑕疵,凶、凶姐会从哪个开始开刀呢……

第88章 支柱

“心态崩了呀?”

不管会议室外的队员们怎么自己吓自己, 先在心底把自己□□得体无完肤, 生怕一会一走进会议室就要受到十八般武艺招待,在会议室里, 天秀的语气其实还是满和气的, 她甚至主动给飞扬倒了一杯水,“你们应该多喝水——少拿可乐当水喝了,会发胖的——说话呀, 心态真的崩了?”

飞扬头一直低垂着, 天秀疑心他是在忍着眼泪——他是有点爱哭的,主要是前天的失败确实对比有点严重,不仅仅是因为输了,还输在了他不敢拿赵飞燕上, 而且,赛后没有及时复盘, 天秀人不在,就错过了最好的分锅时机, 她到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往飞扬头上甩锅, 或者虽然没说话, 但表情和语气都暗示着最大锅是飞扬。

输了比赛, 心里本来就难过了,而且两个辅助的对比确实悬殊,这也让飞扬不好为自己辩解, 糟心之余, 又看了网上的言论,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如果没有经受过社会的熏陶,直接从学校来打比赛,心里确实装不下这么多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