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天秀 第96章

作者:御井烹香 标签: 玄幻仙侠


“有他就天崩!”

“一无是处!”

“他们根本就不懂,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些人的看法?”老板清冷的声音也参杂其中,她的语气带有一丝居高临下,可能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但却在飞扬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这就是从出生起就一直优秀的人,会长成的样子吧,老板受到了太多人的喜欢和肯定了,以至于她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的认可,至少不像是他这样离不开。

“心态会妨碍你发挥实力。”不知道谁的声音从脑海深处飞快溜了过去,踢踢踏踏的,像是一只惫懒的皮鞋,“你越是去想这些,就越是发挥不出你的天赋,你想的完全都是游戏以外的东西了。”

是吗,他有多久没有享受过游戏了?‘输了就一定是我的锅’,‘网上一定又在骂我了’,这样的思绪是不是从BP就开始在脑海里嗡嗡地想,想要专心却一点都做不到。他想替补休息一段时间,但曾经让他窃喜的‘我没有替补’,现在却成了桎梏,他没有替补,而在他这个位置上发挥出色的老板,给他带来了深深的阴影之后,却再也不能上场了,不能上场就只会被更加怀念,会在回忆里越变越好,曾经默默无闻,在外界舆论中躺赢躺输的他,现在成了注意力的焦点,舆论的中心……

打比赛真的是太痛苦了啊,上一次,上一次感觉到比赛的快乐,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还记得那种感觉吗,那种让人激动的感觉——如果说有什么能战胜‘他人的评价’的话,就是那种纯粹的快乐吧,感觉到他还有很多的潜力,感觉到他好像马上就懂得更多东西了,感觉到他好像在度过一段艰难的时期,在那之后就能变得更好,充满了希望,脑子也异常的清醒,不像是现在那样心乱。

那是……那是什么时候呢?

好像就在不就之前,他们打KG的时候,那把他的西王母属实Carry,当时他是多么的想要投入到复盘里,状态好的时候他也根本不在乎外界在说什么——那时候他是怎么找回状态的?

忽然间,他一个机灵,就像是有人用尖刀狠狠地扎了他一下,那些原本模糊的声音都回来了,比原来更加响亮。

“打辅助不就是这样,找节奏啊,把时间都记住就自然有节奏了。”老板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冷酷无情,她虽然长得漂亮,但真的一点都不女性化,太凶了……“把时间,技能,英雄特性都记住,节奏自然就来了,这就像是在做题,未知的因素越少越好。”

“赵飞燕不就是这么玩的吗,逆风了就往死里带线,打节奏差,多看小地图注意动向。”

自由人体系的辅助,是她教他玩的,辅助指挥要注意的元素,赵飞燕一样是她手把手教的,太多细节和窍门像洪水一样涌进来,他想要对那些不存在却又好像写在了空气中的谩骂弹幕说,“我会打赵飞燕的,刚才确实运气不好,裴行俭控了蓝Buff,不然我们可以团赢的。”

“我会打的,我都学会了,赵飞燕逆风也不怕——我会打的!”

“都别说话,这把我带躺。”

直到开口说话,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尖锐,飞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说话——话的内容倒是没什么,关键是他的语气,他真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严肃,这么……像模像样的,好像很有威严似的。

“啊……”

“行!你带躺!”

“飞扬你雄起啦?”

现在是对线期,大家还是有点闲情逸致可以说几句废话的,而飞扬的表现也的确让队友们都有些诧异,这些情绪他能感知到,但却没空解释,也不知如何解释,只是简单又急促地吩咐,“诗仙多蹭项羽的线,中路留给艳后,项羽有我的圈可以回家,足够肉的,实在不行还能被召唤过去,艳后中路吃线,大好了就放看视野,运线,运线!诗仙刷野留影子在塔里,红蓝都给他们我们运线拖!下波兵线还有七秒出!”

只要能记住出兵的时间,在游戏早期,兵线到河道的速度是固定的,后期每一波才会越来越快,到那时候只有辅助才能记住了,现在的兵线时间,三线选手都能掌控,若花雨说了一声,“艳后注意大招支援,我塔里诱敌,能换一个就不亏。”

“别出塔,项羽出去卖,你别露视野。”

“明白。”

在游戏前期,大家都不知道大家视野的时候,两条边路绝不能同时露视野,这是基本战术常识。甚至有时候中路和打野都不能露视野,因为不露视野对方就不容易猜测己方的动向,比如现在,只有一个项羽孤零零的在清线,其余人全都看不到,兵线进塔了才看到圣僧守塔,那么,赵飞燕是在圣僧身后呢,还是在项羽身边的草丛呢?谁也不知道,噢,艳后又露了视野,也在中路塔下清兵,但她手长,清兵速度比较快,全身是控,把人控在塔下也不好受,中路法师守塔,除非四人逼塔,己方少人,否则是很难清掉的,食梦兽带线进来,但它手短,艳后侧面消耗一套,食梦兽只磨了一些血量就撤退了——它也没探出来赵飞燕在哪。

“裴行俭来下了。”飞扬在飞快的报点,“还有孙武,圣僧去断线,别露视野,他们要逼塔了!诗仙过来!打兵打兵!项羽我给你圈!”

孙武、裴行俭、穆桂英和食梦兽果然四人压塔,老夫子则不见踪影,但单独对线的话,达摩并不畏惧他,就算被大招捆到也只是互换技能反打而已,从红区绕到对面二塔中间断线的同时,下路已爆发战斗,食梦兽大招直逼EG一塔下方,消耗血量,而项羽则把兵线推到塔外,吃了裴行俭的狙击,只有半血,赶紧回到塔内,但并没有回家,诗仙上前刷大消耗兵线血量,又影子闪现回了一二塔中间的草丛里。

——但,兵线仍有残血,穆桂英卡在了斜角,一技能切出重剑护持兵线——她有闪现的,任何人只要上前点兵都会被消耗到残血,而裴行俭此时也不再在后方瞄准,而是收枪上前准备推塔,孙武在他身边丢出大招,塔下的EG众人同时被沉默了一秒,而此时穆桂英重剑一技能蓄到极限,闪进了塔下——

“我来了我来了。”

“老夫子可能在中!艳后小心走位!”

“艳后别出来,中线守塔!”在一连串的报点中,飞扬的指挥声最大,“——开大!”

他怒吼了起来,没有指名道姓,但在这瞬间,早已关注着团战局势的遇见按下了大招,在一塔下站成了一片的GMC众人脚下浮现出黄沙漩涡,裴行俭最快,大招按出往后跳去,脱离了这个漩涡阵,但那是因为他在人群中站位偏后,而前方的三个成员怎么走位都走不出来,同时吃到了这个大招,进入了僵直状态!

“圣僧!”

还不止于此!

在遇见开大的同一时间,一直藏在一塔靠近龙坑方向那个三角草丛的飞扬也按出了大招——全图召唤!这个圈子覆盖了一塔外的两面墙和一个草丛,封住了GMC的全部走位,小地图上,圣僧的人像立刻泛起弧光,艳后的大招控制刚结束,圣僧的人影悄然浮现,一个闪现接一个大招,刚被控完的孙武和食梦兽瞬间上墙,还有项羽和诗仙的伤害和控制等着,前期的孙武根本吃不住这一套,瞬间融化,食梦兽大招消耗完之后,自身质量有所减少,没了孙武的加速,移速也慢,吃了圣僧的一整套技能,还有项羽和诗仙的补刀,死得悄无声息。

至于穆桂英,她开一技能虽然是霸体状态,还有免伤,但……却不能移动,闪现进最深处之后,吃了艳后的大招伤害,圣僧的大招伤害,还有塔伤一下比一下更疼,这就算再免伤也扛不住,三个人就这样死在了一塔下方,虽然残余的兵线也耗了防御塔不少血量,但显然是血亏了。

这还没完!

在圣僧大招击飞了孙武、食梦兽的那一刻,飞扬大喊,“艳后!”

遇见二话不说,也点了传送,传到战场的那一刻,立刻一个大球飞向上草丛——裴行俭逃了出来,但还没走远呢,运气好的话,可以击中的!

——没有击中,但刚才还在瞄准的红线却不见了,他果真在河道上方的草里!飞扬牵着艳后追了过去,一技能沉默,二技能击飞轮流施放,还有艳后的二技能击飞,一技能击飞,这两个浑身是控的女英雄让裴行俭一下都A不出来——他的平A前摇动作很长,很可能被打断!而位移技能又在刚才用过了,而且,艳后的技能比他平A的手更长!被赵飞燕牵着的他们,移速还比平时更快!

“我们来了,我们来了!”

眼看裴行俭已经被Poke得只有半血,队员们都兴奋起来,纷纷要来收人头——团战失败,老夫子已经赶紧回去上路守线了,不可能过来找死。却被飞扬喝止,“别追人!反蓝区,收线!圣僧继续回上!”

他的双眼放着光,心跳快有180却依旧冷静得离奇,“我陪诗仙反野,你们收线!”

我会玩赵飞燕,我真的很玩赵飞燕!他想要这样大声喊,对着所有喷他的人——我不是不会玩,只要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学,肯教我就学得会,给我点时间,我也能从失败里站起来,我也能变得很好,我也可以很优秀,我的赵飞燕也很强!

但,这念头只是一瞬就被强压了下来,就像是所有如释重负,所有的委屈和所有深夜难眠的重压一样,现在他们都要为胜利让道,飞扬集中注意力,飞快地部署起了战略。

“收完野来推下一塔然后换线!”

“我们经济起来了,他们更不好打了!艳后多帮上,他们可能会给圣僧压力,我陪打野偷发育。”

“不要急,平经济推了一塔——”

他怀着巨大的自信说出了结论,“这局游戏,我们已经赢了!”

第100章 证明自己

“我的天啊!GMC完全被套路了!”

“诗仙配赵飞燕这么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