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娇娇每天都在艰难求死 第93章

作者:田园泡 标签: 末世 穿越重生

  并没有愈合,而是用绷带包着。现在绷带被解开,露出里面的伤口。
  那明显可以看出,是被丧尸咬过的伤口。
  倪阳是第一个震惊的。
  她几乎握不住手里的枪。
  肖彘道:“宝宝他,其实是丧尸。”
  肖宝宝:咔嚓咔嚓咔嚓……
  “砰”的一声,苏软软把手里的桶套到了倪媚头上。
  完全丧失化的倪媚:你妹啊……


第32章
  “哇哦。”
  苏软软发出惊叹的声音。
  “哇, 哦。”
  陆时鸣跟着发出惊叹的声音。
  肖彘站在原地, 面色惨白的看向众人,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把肖宝宝的真实身份说出来的。
  倪阳震惊的往后大退一步。
  身后倪媚顶着脑袋上的桶, 四处乱撞,被倪阳一脚踹到了别的地方。
  房间里安静了三分钟后, 倪阳上前, 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肖宝宝。
  “我可以, 摸一下吗?”倪阳道。
  “没关系, 他不咬人的。”肖彘立刻往旁边让了让,把自家的宠物丧尸露出来。
  倪阳蹲在肖宝宝面前, 距离他半米, 似乎依旧是有点忌惮。
  她深吸一口气,缓慢上手,触到肖宝宝单薄的胸膛。
  没有心跳,没有体温。
  只有粗糙的肌肤和无神的双眸。
  像丧尸, 又不像。
  “他, 还有意识吗?”
  肖彘点头又摇头,“经过我的观察。他们似乎能听懂我们说的一部分话。不过对强者生存的法则显然更为敏锐。”
  “这是什么意思?”倪阳神色疑惑。
  肖彘想了想,决定用实际行动证明。
  他弯腰拿起自己的鸡毛掸子,“宝宝最怕鸡毛掸子。我一般都用这个威慑他。”
  看到鸡毛掸子,肖宝宝明显抖了抖。
  肖彘把鸡毛掸子递给倪阳,倪阳接过, 肖宝宝立刻往肖彘身后躲。
  “所以我觉得, 他们是有意识的。”
  肖彘的话刚刚说完, 躲在他身后的肖宝宝就张开了嘴想要咬他。
  肖彘反手就是一拳。
  肖宝宝被打趴在地。
  肖彘不好意思道:“习惯了。”
  养丧尸,我们一向奉行棍棒拳击教育。
  反正丧尸只要不摘掉脑袋,都能活着。
  倪阳拿着手里的鸡毛掸子,下意识朝倪媚的方向看了一眼。
  倪媚依旧套着桶乱撞。
  倪阳深吸一口气,拿着鸡毛掸子站起来。
  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
  ……
  “准备好了吗?”
  倪阳举着鸡毛掸子发问。
  肖彘禁锢着倪媚的手脚点头。
  苏软软站在沙发上,端着那个还套在倪媚脑袋上的桶,一脸严肃的绷着小脸蛋点头。
  倪阳拿着手里的鸡毛掸子,面色凝重道:“拔桶。”
  苏软软使出吃奶的力气,猛地向上一拔。
  “嗬嗬嗬!”
  倪媚的脑袋露出来,她开始疯狂扭动,企图撕咬身边的东西。
  倪阳手里的鸡毛掸子甩下去,倪媚嘶吼得更加厉害。
  肖彘努力控制住她。
  苏软软又把桶套了回去。
  好凶哦,嘤嘤嘤。
  “我觉得鸡毛掸子对倪媚可能不太管用。”肖彘看着倪阳那张惨白的脸,有意安慰道:“没关系,我们再试试其它的,你妹妹她有什么怕的东西吗?”
  倪阳盯着正扣着桶四处乱转的倪媚看了整整一分钟后,猛地将视线落到苏软软身上。
  苏软软:???
  “给我。”倪阳霸气上前。
  苏软软双手环身,“我我我我……大白天的,不太好吧?”说完,她羞涩道:“而且这道德问题也不太好解决……”
  “口红。”
  “……哦。”
  倪阳拿着那根从苏软软那里打劫过来的口红,放到倪媚面前。
  被肖彘用麻绳捆住的倪媚一边翻着白眼,一边看到口红,顿时冷静下来。
  苏软软奇怪的把小脑袋探过去。
  翻着白眼是怎么看到东西的?
  哦,这两颗漂亮的小白珠子,真像死鱼眼。
  倪阳慢条斯理地拧开口红。
  “坐下。”
  “嗬嗬嗬【你管老娘!】”倪媚疯狂挣扎。
  倪阳冷笑一声,大拇指狠狠往下一扣,“吧唧”一下,口红断了。
  倪媚突然停止挣扎,“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苏软软惊奇道:“哇哦,哭了耶。”
  倪媚除了脸僵一点,眼睛白一点,整个人跟正常人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此刻那双死鱼眼里正流出悔恨的泪水。
  倪阳看着跪在地上哭的倪媚,脸上终于露出一抹轻松的笑。
  她走上去,神色温柔地摸了摸倪媚的脑袋道:“我忘记把戒指给你了。”
  说完,倪阳跟着跪在地上,把戒指给倪媚戴上。
  然后狠狠将人抱住,“我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倪媚张嘴就要咬,倪阳头也不抬的一拳打上去。
  “还有,绝对不能咬人,知道了吗?”
  摸了摸倪媚的脑袋,倪阳站起来,没收了苏软软十八根口红。
  苏软软嘤嘤嘤的跑过去跟陆时鸣告状。
  男人站在窗边,伸出一根手指,抵住苏软软的小嘴巴,语气温柔道:“嘘。”
  肖彘和倪阳走过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一片白雪皑皑。
  分明是一片极漂亮的神圣美景。
  可惜,这里是末世。
  即使这般漂亮,也因为这悲惨的背景,被添上了无数分萧瑟和恐怖。
  “丧尸越来越多了。”
  肖彘看着下面越聚越多的丧尸,脸色神色越来越凝重。
  爱心孕妇楼里有很多受伤的人。
  他们没有充足的药物处理伤口,血腥味四溢。
  生存区的铁丝网又被丧尸冲破了。
  丧尸闻着血腥味,越聚越多是必然的。
  现在他们就是翁中的鳖。
  被困在这里,完全动弹不得。
  而且爱心孕妇楼的铁门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即使那些孕妇和男人们纷纷把楼里的家具搬出去抵挡铁门和围墙,企图补救某些被丧尸冲破的地方,可终归不是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