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宝小能手 第101章

作者:爱吃甜瓜 标签: 甜文 系统 爽文 穿越重生

沈月没想到这一双脚还真是娇气,不过是跳了一会儿舞就成这样了。跳的时候是有一点不舒服,就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想来是这双脚从没有用脚趾头站立过,冷不丁来这么一下子就不适应了。

让脚趾头的紫色来的更猛烈些吧,这样林京墨就不会怀疑自己摔倒是说谎话了。

“我那屋的一切都是新的,花了京墨哥哥不少钱吧。”沈月又故意问。

林京墨给沈月擦药油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你那屋以前是我母亲的画室,空的,什么家具都没有,所以就添了新的。也没花多少钱。”

“都花了一百多还没花多少钱?”沈月直接拆穿林京墨的假话:“远志都跟我说了,你这两年连理发的钱都不舍得花,却花一百多给我那屋布置。”

林京墨手上的动作一僵,不小心弄疼了沈月,慌乱的赶紧撒手,又不小心撞倒了药油。一向持稳冷静的林京墨鲜少有这样失态的时候,整个人尴尬的站起身无法自处。

“京墨哥哥,两年前以为你回城我们就是再也见不到了,才对你说了那样幼稚的话。以为你不会再对我好了呢,可是你刚刚背我一路回来,我才知道你还像以前对我一样好。”

“……”林京墨满脸涨红。

沈月见林京墨绷紧了脸不吭声,又看见敞开的柜子里有昨天那个装着东西的黑袋子,就自顾的过去将那个黑袋子拿出来,在林京墨的目瞪口呆中将袋子里嫩黄色的针织围脖、帽子和手套都拿出来。

嫩黄色的围脖两边是红色毛线织的两只很可爱的黑眼睛小猫儿。帽子顶部有一个大大的红色毛线球。手套是四个手指头不分开的那种一巴掌手套,两只手套用一条毛线带子连着,手背上也各织了一只红色黑眼珠的小猫儿。围脖围到脖子上,帽子戴上,手套也挂在脖子上戴上,在林京墨的跟前嘚瑟一下:“好看么?”

僵着的林京墨看到沈月将自己珍藏的东西都武装到身上,别提多可爱好看,下意识道:“好看。”

这一套帽子围脖手套是外面捎回来的,质地柔软,图案精巧,样式还新颖。林京墨去图书馆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戴了一套这样的觉得很好看。想着自己的月月若是戴上一定更可爱。多方打听,最终才经过肖静怡买回来了。

买回来的过程艰难,还花了不少钱,但此刻看到月月戴着美美的,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京墨哥哥,这么好看的帽子围脖你藏起来干嘛啊?”沈月爱不释手的抬手亲亲手背上的小猫儿,又故作惊慌的问:“京墨哥哥你藏着这些是要送人的吧?那我戴了一下下你不介意吧。”

林京墨忙摇头,半晌才说出一句话:“就是送你的。”

“送我的?天啊,太好看了,谢谢你京墨哥哥。”沈月兴奋的小兔子一样,跳着脚到林京墨的脸上亲了一下。

蜻蜓点水,一触即离。

之前僵硬的林京墨本来都要缓解了,这一亲之后直接石化动也不动了,连沈月蹦跳的离开房间都忘了说晚安。

回到房间的沈月背靠着门小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刚刚自己做了什么!刚刚自己是亲了林大佬么!天啊天啊,要命啊,臭不要脸的自己居然去撩汉子了!

小灰灰从挂包里跳出来,再一跳就跳到了床上,然后对着沈月挤眉弄眼:“还说我是戏精,我看你才是戏精的祖宗,硬是将一个五讲四美的大好青年给撩傻了。”

沈月过去双手叉腰的凶小灰灰:“你懂什么?这叫小情趣。我若是不这样他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将这礼物拿出来给我。”

“人家不拿出来送你你就明抢啊,不知羞。”

“切,羞字怎么写?那玩意儿好吃么?如果一男一女之间的距离是一百米的话,他是个木头原地不动,那我也不动,岂不是我们之间的距离永远是一百米?所以一方不动的话,另一方是有必要主动一点的。这是战术,你懂不懂!”

第81章 宣示主权

小灰灰歪头很认真想了一想,然后受教的点头:“主人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道理,人类果然是狡猾的。”

沈月过去戳一下灰灰的脑门:“这叫智慧,智慧你真的有么,未来世界来的小灰灰。”

“切。”被嘲笑的灰灰送给沈月一个大白眼后,伸着懒腰就钻到被窝里。

沈月将帽子围脖手套都小心摘下来,平整的叠好放在床头,躺在被窝里关了灯,狂魔乱舞的心跳才终于平静下来一点。伸手摸摸嘴唇,微凉的触感似乎还在。莫名其妙的脸腾的烧起来,热的好像烫人的铁板。赶紧拉过被子将脸蒙住,只恨没有地洞让自己钻进去。

沈月,你太无耻了,你居然偷亲了林京墨!你的脸呢脸呢脸呢!

小灰灰的瞌睡被沈月的大动作吵到,手抓脚刨的从被窝里拱着出来蹲在枕头上生气。生气一会儿见主人也不从被子里出来又怕她憋死了。于是灰灰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下蹬被子,一边蹬还一边喊:“活着没?还有气没?”

沈月一把将被子从脑袋上掀下去,气哼哼:“你妹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咒我死啊。”

“不识好人心。”小灰灰冤枉的很,然后操心道:“我瞧着肖静怡那女人妖里妖气的不是个好东西,你今天让她没了面子,恐怕以后会麻烦不断啊。”

沈月被灰灰提醒,翻身坐起道:“肖静怡是个典型的白莲花,被一群人捧着宠着就自以为是天下老子第一,优越的不要不要的。今天她一直在跟我使坏,却每一句话都是向着我说的,然后话里话外怂恿着那帮人对付我。”

“对啊,坏人不怕,大不了明刀明枪的干就完了。怕的是小人,当面笑嘻嘻,背后使绊子。所以,你以后得小心了。”小灰灰语重心长的叮嘱之后,双手抱膀畏冷的啰嗦一下,又赶紧钻到被窝里。

沈月也往被子里钻:“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我有系统保护,最严重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这倒是,顶多挨顿揍。”

“……”

正月十五元宵节,晚上古城那里有烟火表演。

林茂之不爱在人多的地方凑热闹,王桂英要在家呸林茂之。林京墨就带着沈月和远志出去转转。

沈月高兴极了,将宝贝的帽子围脖手套都武装道身上。王桂英看见沈月这一身装备,啧啧称奇:“哎呦,好漂亮的帽子围脖啊,不仅柔软暖和居然还带着图案,月月你啥时候买的?”

沈月笑的有点不好意思:“不是我买的,是京墨哥哥送我的。”

王桂英一听更高兴了,凑上来对着沈月的耳朵小声道:“想不到木讷沉默的京墨还有这个心思和眼光,月月你这回可不能再错过了,知道么?”

沈月小脸一红:“娘,我还小呢。”

“不小了,不小了。娘十七就嫁给你爹了,十八岁就有你大有哥了。你今年都十六了,也就是过两年的事,但是这人得先占下,知道不。”

“娘,我心里有数。京墨哥哥和远志在外面你等我呢,我先出去了啊。”沈月着急的撒腿就跑。

“别跑太远了,别回来太晚,别……”王桂英没叮嘱完呢,人早跑没影了。回身笑着去报喜:“老林,老林,你儿子开窍了!”

大街上很热闹,人挨人,人挤人的。冰糖葫芦,糖炒栗子,油炸果子的叫卖声也是此起彼伏。

林京墨怕和沈月走散了,从出门就一直紧紧拽着她的手。见沈月走着走着就停下看人家卖冰糖葫芦的,便扯着沈月走过去,掏出一块钱给卖冰糖葫芦的大叔:“麻烦你,我买两串冰糖葫芦。”

“两串六毛钱,找你四毛钱。”冰糖葫芦大叔将钱找给林京墨,沈月急着上去伸手:“我要,我要那个个,那个糖沾的多。”

沈月小馋猫一样跳着脚,非要靶子最上面的那个冰糖葫芦,奈何腿儿短差那么一点点。林京墨仗着身高优势将那串摘下来,满脸宠溺的递过去:“给你,再给远志挑一个。”

上一篇:侯爷嫁到

下一篇:男主每天都得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