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宝小能手 第99章

作者:爱吃甜瓜 标签: 甜文 系统 爽文 穿越重生

“小静别闹了。”林京墨声音开始变得冷。

“那里是我们小静姐胡闹,明明就是她自己不自量力啊。”

“就是,那丫头胡闹还说我们小静胡闹。”

周围声音又此起彼伏起来,沈月没有因为周围的起哄羞恼反而看着林京墨的眼睛恼火起来:“你不相信我能跳,所以也觉得我是在胡闹?”

林京墨抿了抿唇角,轻声:“月月,芭蕾舞并不是看一眼就能会的东西,那需要很扎实的基本功和……”

“我穿三十五码的鞋。”沈月不等林京墨说完就直接扬声一句。

“三十五码的脚好小啊。我是三十七的。”

“我三十八的。”

肖静怡偷偷将自己三十九码的脚往后面挪了挪。

“我穿三十六码的。”

后台二三十个跳舞的,竟然找不到一个穿三十五码的。

“那就将三十六码的拿来吧,我凑合穿一下。”沈月又扬声道,这过程中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林京墨的眼睛,带着十足的挑衅。

林京墨看出沈月眼中明显的情绪,心头五味杂陈。他是不想月月出丑,可月月为什么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这不是乡下,不是认识几个字,有点小聪明就能搞定的事。这是实打实的功夫啊。

一个小个子女孩递过来一双舞鞋,沈月接过坐在一边的凳子上脱下自己脚上的鞋,直接带着袜子穿进去还是有一点松。她便找了一些纸塞进鞋子前端,又将绑带在脚脖上多缠了一道。

“远志,你觉得姑姑能跳芭蕾舞么?”沈月穿好鞋走了两步试试,问远志。

远志从来都是无条件的相信沈月,坚定的点头:“我相信姑姑一定能跳。”

肖静怡唇角带着奚落的笑,却甜甜说道:“月月妹,你不用跳,你能立起来走两步就已经很好了。小心点,别伤了自己。”

沈月扫一圈看热闹的眼睛,问肖静怡:“我能去前面舞台上跳么?若是有点音乐就更好了。”

肖静怡都被沈月的装腔作势弄愣一下,这丫头是来搞笑的吧,以为能穿上舞蹈鞋就真的能跳舞了?还要去舞台,还要音乐?哈哈,她难道不知道糗字怎么写么!

工作人员看肖静怡的眼色,肖静怡微微点一下头。

哼,你找着出丑惹人嫌让人笑,我还能不成全你么!

工作人员上前道:“现在观众都撤干净了,你想去舞台跳当然可以了。音乐么,就刚才娘子军用的音乐可以么?”

“可以,就用那个。”沈月接着将斜挂的包交给远志:“别压了,灰灰在里面睡觉呢。”

“嗯,我不会压到它。”远志接过包掀开一条缝看看里面,睡神灰灰此时正双手抱着脸睡的昏天黑地。

沈月又脱下自己的外套交给远志,只穿着红色的毛衣就往舞台上走去。拦不住的林京墨自然是跟上,那些想看热闹的自然也都跟上。

之前灭掉的舞台灯光“唰”的一下又打开,沈月一步一步走到舞台中央,重拾着现代时候登台的感觉。

她来到这边还从没有跳过芭蕾舞,但是曾经十几年的练习就好像刻在了骨子里一样熟悉。而且她拳脚功夫一直没有扔下,身体的柔韧和拉伸甚至比以前还好。虽然这乍然上台不可能达到现代时候的巅峰,但跳一跳虎虎这些人还是可以的。

随着音乐一响起,沈月就笑了。

大剧院的工作人员也是和肖静怡一伙儿,就等着看自己出丑呢,放的音乐居然是舞剧里练兵的那一段。这一段音乐明快激昂,舞者的动作很多很快很繁杂,难度是全舞剧里最高的一段。

沈月闭目深呼吸,自己还都没有开始,就听到了身后那毫不掩饰的嘲笑奚落声。这嘲笑声是沈月的兴奋剂,却是刺进林京墨心口的刀。他满脑子都是接下来沈月在舞台上摔倒,自己要怎么快速的去扶起她,安慰她才不伤害她。而相比他的担心,远志就是双眼期待的看着姑姑,等着姑姑白天鹅一样的一飞冲天。

沈月忽的睁开眼,身体一提,双脚就轻松的立起来,身体绷成一条直线,脚心更绷起好像拉满的弓一样有力,支撑整个身体稳稳的站着。这一个最基本的站姿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直接就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沈月当然不会只是站姿,她稍微用脚趾头调整一下脚尖处不得劲儿的棉花,就随着那欢快激昂的音乐动起来。绷膝盖,一字马,小跑,大跑跳跃,在空中劈叉的高难度绝对都是专业水平。在所有人惊掉下巴的时候,沈月开始了芭蕾舞最考验人技术的旋转。

一圈,两圈,三圈,从慢到快,最后随着音乐好像陀螺一样转了足有几十圈的沈月才猛地一个收身,稳稳的站在舞台中央。脖子高高扬起,真的就好像优美的白天鹅。

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响起清脆响亮的鼓掌声,是远志的一个人的鼓掌。

远志随即跑向舞台,笑得满脸灿烂和得意:“我就说姑姑是最棒的,说看一遍会跳就跳的这么好,姑姑果然好像白天鹅一样优美轻灵!”

沈月从远志手里拿过外套穿上:“穿着毛衣毛裤笨的很,哪里轻灵的好像天鹅,明明就是一只胖胖的大鹅。”

“姑姑才不是胖胖的大鹅,就是天鹅。她们都长着眼睛看着呢。”远志固执坚持的道。

沈月又拿过斜挂包,见灰灰露出一个小脑袋在挂包口上趴着张望,便伸手将灰灰抱出来戳戳它的脑门,戏弄的道:“小灰灰,你知道么?信任是对一个人最大的尊重,友好是一个人最基本的修养和善良。可惜啊,就是有人不懂。”

小灰灰发出咕咕的叫声,还连连点头。然后手脚并用的爬到沈月的肩膀上坐着,双爪环起来,用不屑的小眼睛看一圈周围的人,意思很明显,我的主人在说你们呢。

林京墨的眼底写满震惊和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羞愧。而剩下那些人的脸从青到白再到红黑,就好像调色盘一样难看。

沈月去换上自己的鞋,和远志一起离开后台。远志见姑姑不招呼师傅,就回头问一声:“师傅,你不回么?”

“回。”林京墨应一声,后面跟上。

一路上沈月和远志在前面,林京墨始终跟在后面。沈月快走他就快走,沈月慢走他就慢走,始终是不远不近的跟着,不和他们并肩。

沈月知道林京墨是不相信自己后被打脸了面子挂不住,她也不主动找他说话,就小声问远志:“远志,你管那个妖精女人是直呼其名还是叫姨啊。”

远志眉头皱起老深:“我为什么叫她姨?当然是对她直呼其名。”

“所以她的名字是?”

“肖静怡啊,肖邦的肖,静悄悄的静,怡然自得的怡。”

沈月伸手敲一下自己的脑袋:“我好蠢啊,居然一直以为你叫她小静姨。小很多的小,静悄悄的静,姨娘的!”

远志眉头皱起:“肖静怡,小静姨?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发音这也太巧了,怪不姑姑你会听错。但我不喜欢那女人,才不会管她叫姨。”

沈月回头看看后面的大尾巴,又小声问:“那肖静怡不是你师傅的女朋友?”

上一篇:侯爷嫁到

下一篇:男主每天都得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