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八十年代之娇花 第101章

作者:暮见春深 标签: 穿越重生

“有个办法。”

“啥?”

卫云开忍笑:“家里有一杆公斤称,你站到麻袋里,我把你拎起来称。”

“……不要了,谢谢。”她只见过奶奶辈的给猫狗这么称重。

“现在也很好看,多点肉也不要紧。”

这样的安慰宋月明只听一半,后半部分她酌情考虑:“等天暖和点我就要开始做运动了。”

卫云开伸手捏捏她的脸:“晚上也可以,我陪你。”

宋月明无言以对,并且觉得这提议还不错,可以消耗热量也很愉悦,一举数得。

现在的天气已经比冬天暖和,晚上宋月明穿的更单薄一些,闹起来也不怕被子没盖好冻感冒,她头发散落在肩头,显得格外妩媚动人。

卫云开将她按在身上,总觉得结婚都有段时间了,他怎么还那么不淡定呢。

过了一个充实的夜晚,宋月明早早起床,涂过饴糖的鸡要下入锅中油炸再放到锅中卤制,她今天要忙一段时间,卫云开这两天工作忙,吃过饭早早就要走。

宋月明将剩下的鸡肝切开喂给旺财,它昨晚上叫了一会儿,已经算非常乖,她想早点把它喂熟,看着它吃完鸡肝又给些水,才起身去做烧鸡。

油炸时略有些香气飘出来,等把炸过的鸡放入锅中卤出香味,鼻翼之间均是香气,给灶膛添上一根长长的木柴,宋月明拿了一个苹果削皮听着收音机坐在院子里慢慢吃,过了一会儿察觉到两院之间的那道门边有点动静,再一看门下的缝隙有两双脚,是小孩子的脚,她看了一眼坐在原地没动。

烧鸡做好后香气四溢,宋月明全部放到一个大盆里端到堂屋放着,谁家孩子都是爹妈啥条件过啥日子,没道理她这小婶要肩负给人家的孩子喂食,再说还费劲不讨好。

新院里到底没有人打扰清净,宋月明心里松一口气,心软了她憋屈,狠下心又有那么点不自在,给和要的区别就在这里,但凡那俩嫂子不那么惹人烦,她都犯不着这么计较。

趁着烧鸡还热,宋月明自己撕开吃了点鸡腿肉,香而不腻,竟然与记忆里的味道有八分相似,这里能买到的卤料不够齐全,也许以后能做的更好。

等到晚上卫云开回来两人吃晚饭,将差了一条腿的烧鸡撕开,他们吃点,连肉带骨头给老院送过去一碗,是王宝珍接过去的,带着喜色。

“这是你自己做的?”

“买来的不好吃,俺爸明天五十整生,我回去得给他拿烧鸡。”

王宝珍笑容一顿,她不知道这个,还以为是预备了后天给老头子过寿做的,嘴上又很快接上话:“哟,那边你爸正好比这边你爸小五岁。”

宋月明笑笑:“差一天。”

“对对对。”

菜送到宋月明就回去了,新院的门关的牢牢地,王宝珍站在那儿看着,抿了抿嘴,这两口子显然是宋月明在做主,她又拿捏不住人家,还真是……

“站在那儿干啥,人家给你送烧鸡还不成?”

魏老太一声喊,直接把王宝珍给喊醒了,只得给婆婆送过去一些,这老太快八十了还活的好好的……

闺女和女婿带着体面的寿礼上门宋卫国高兴的不得了,两只烧鸡,两个夹肉的烧饼六个不夹肉的,预备让宋卫国做衬衫的两米米白色的确良布,罐头、苹果和两瓶酒,怎么看怎么喜欢。

黄栀子看宋卫国喜的见牙不见眼,酸溜溜的哼了一声:“没出息。”

宋卫国呵呵笑:“反正每年我比你早过,你等五月也有。”

“呸呸呸,你还伸手要起来了,收收吧!”

说笑归说笑,黄栀子还是到厨房做饭去了,宋建兵起了个大早去割回来五斤肉,加上王娟做的两双布鞋,个个都是孝顺贴心的,有这样的孩子她心里高兴。

今天日子好又没多少农活,黄栀子让宋建钢去请宋老太过来后,她带着王娟在厨房忙活,宋月明就打打下手。

黄栀子很大手笔的把五斤肉都给做了,一半切小块裹上鸡蛋面糊炸小酥肉、可以用来做扣完酥肉,做个白菜炒肉,让宋月明教她的红烧肉,加上烧鸡,再拌个清爽的土豆丝,想到闺女喜欢吃点青菜,但这青黄不接的青菜实在少,正好白菜炒肉里头的嫩白菜芯切成细丝,用盐醋给拌一拌,一桌菜就齐全了。

厨房忙活的功夫,黄栀子兴致勃勃的跟宋月明八卦:“我听人家说你小姑让人打了。”

“为啥?”

“不清楚,她背着不敢见人,但脸上的伤瞒不住人,听说是她婆婆打的,嘿嘿嘿,活该!”

宋月明摸摸鼻子:“妈,你怎么知道的?”

“咱庄有人进城,正好看见,跟人家问过一嘴才知道的。”黄栀子根本没看到闺女的心虚,她早把宋月明问过的事情给忘了,潜意识里觉得闺女就算心里恼也不会做过分的事。

宋月明点点头,就算亲娘能猜出来她也不怕,总归是向着自己的。不过趁王娟出去,她给黄栀子塞钱的时候十块改成了二十,多的那部分算是……封口费。

黄栀子推脱:“给我钱干啥,拿的东西就够多了!不要不要!”

“妈,你存着零花呗,我又给不了你多少。”宋月明非要给。

“那不中,你俩都靠云开的工资过日子,这都半个多月工资了,我不能要!”

宋月明想了下:“过年那会儿我倒腾了一点东西卖,这钱他不知道有恁些,我没钱再找你要呗。”

黄栀子没细问,但到底还是把钱收下了,去年这时候为闺女愁的掉头发,今年就变成了贴心小棉袄,等从厨房端菜出去,她得意的看了一眼宋卫国,你有烧鸡我有钱!我有钱!

宋卫国不明所以,菜还没上全就说待会儿要让女婿陪着多喝点酒:“喝醉了让你这俩哥送你俩回去,搁这儿住下也中!”

“爸,明个儿那边他爸过生,不回去不行啊。”

“唷,恁巧?那有空我得找他喝两杯!”

黄栀子摇头:“你这是人来疯!”

宋建钢扶着宋老太来了,手里还提着早上宋卫国给她送过去的俩烧饼夹肉,俗话说:儿过生娘受苦,买俩烧饼敬老母。儿女都孝顺,宋老太一年到头就没缺过这口吃的,到这儿看见丰盛的饭菜也高兴,跟着多吃好些饭。

回家的时候,卫云开身上还带着酒气,宋建兵和宋建钢也都是醉醺醺的,黄栀子出来送他俩,再把炸好的小酥肉拿一半让闺女带走。

“你俩路上当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