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八十年代之娇花 第188章

作者:暮见春深 标签: 穿越重生


王宝珍俨然就是个中高手,有了那么多孙子孙女,做疙瘩汤对她来说驾轻就熟。

白面、鸡蛋、红糖,都是家里顶好舍不得吃的东西,产妇坐月子的时间里基本一天三顿都是疙瘩汤,有白面有汤,孩子妈多吃点孩子口粮就足。

疙瘩汤里还有大块的鸡蛋,卫云开用勺子舀起来送到她嘴边,注视着她一口口吃下去,松了一口气,他真怕宋月明再给吐出来,上次给魏老太送的咸口疙瘩汤,她打从那儿就没吃过一口黏黏糊糊的东西,但心情正好的宋月明压根没想那些恶心人的场面。

这一饭盒的疙瘩汤,宋月明也没能喝完,一是吃到一半疙瘩汤有点凉口感不好,二是她饭量就那么点,实在吃不完。

“要不,你吃了吧?”

卫云开犹豫了一下,路上王宝珍跟他说孩子太小,要宋月明多吃点才能喂好孩子,别为了好看不吃东西,但他想着的,从怀孕之后宋月明就没对孩子不好过,不会为了孩子故意不吃饭,她多喜欢琢磨好吃的啊。

“行。”

卫云开二话没说将剩下的汤给喝了,王宝珍听着他们的对话眼神闪了闪。

黄栀子倒是回头问:“月明,你现在能吃多少饭?”

“比正常饭量小点。”怀孕后期,宋月明一餐吃不下太多东西,只能少食多餐,免得身体不舒服,现在让她吃多也吃不下。

黄栀子没有强迫她吃,问这一句就没下文了。

吃过晚饭,就都是看着孩子了,人家生完孩子大多数是当天就出院了,宋月明多住一天,明天再出院,守夜就是一个问题。

王宝珍和黄栀子她们要来守,卫云开也想留下,他明天还有假,连着星期天可以三天都在这儿。

“妈,要不你回家好好睡一觉,等明天再过来。”卫云开对黄栀子如是说道。

黄栀子不大放心:“让你妈回去睡吧,咱俩在这儿守着他们。”

王宝珍不大好意思,和黄栀子来回谦让半天才走了。

宋月明艰难的解决过生理问题就睡了,黄栀子睡隔壁的病床。

卫云开在宋月明床侧打地铺,病房里没关灯,卫云开没躺下睡,而是坐在凳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俩孩子,想伸出手指头摸摸孩子小脸,快碰着了看左左动一下嘴巴,又定在原地。

最后给俩孩子掖好被角,又将宋月明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给拿进去,手指拂过她手背上的医用胶带,略微紧了紧手。

躺下之后,卫云开睁着眼睛许久睡不着,闭上眼睛有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滑落。

‘爷爷,奶奶,爸爸,我当爸爸了。’

第二天上午,昨天来的人又都来了,宋卫国看见一模一样的外孙还是喜的什么似的,一人两块钱放到孩子小被子旁边,宋家人第一次见孩子都要给见面钱,免得把孩子给看丑了,昨天他就给过了,也不耽误今天再给一次。

医院里对双胞胎不大稀奇,但妇产科待产的孕妇家人都好稀奇的来他们病房要看看双胞胎,黄栀子大方的让人看了个新鲜,病房里有些吵闹,医生来过之后,确定没别的问题,宋月明就要求尽快出院。

但等收拾好出院到家,已经是中午,躺在自己的床上,宋月明长长舒一口气。

孩子抱回来放到婴儿床上,这床是宋月明让卫云开找木匠做的,两个一模一样,她可不敢让孩子跟她睡在床上,怕翻身时候一个不小心……

也幸好卧室宽大,空地放下两个婴儿床还绰绰有余,就是这婴儿床对黄栀子他们来说有些浪费,哪个孩子不是在亲妈身边搂大的?

不过,“咱家这俩跟人家不一样,咱是双胞胎,也正好天暖和了,不怕他俩各睡一个被窝睡不热!”

宋月明抿嘴笑,她就知道亲妈一定支持自己。

堂屋里,宋卫国和魏根生坐着聊天,任谁都高兴的不得了,王娟和宋建兵来过一趟又匆匆忙忙回去了,大宝二宝都交给宋建军看着,他们放心不下。

魏春玲帮着王宝珍在厨房做饭,疙瘩汤出锅,王宝珍给端了过去,宋月明一看就头大,她担心的就是吃饭问题,让她喝一个月的疙瘩汤还不如杀了她算了,她又不是没钱吃别的!

“妈,你给我炒点菜吧,我想吃菜。”

王宝珍楞了一下:“人家都是喝疙瘩汤。”

“给我炒个白菜就行,妈,要不你去帮帮忙吧?”宋月明扭头看黄栀子。

黄栀子正朝她使眼色,就是啊,王娟生了俩,叫吃疙瘩汤都一声不吭的吃了。

宋月明就知道会出现这场景,又重复一遍:“我想吃菜,不想只喝疙瘩汤,我问过医生了,大部分东西我都能吃,给我做的清淡点少油少盐就行,给我炒个白菜都行。”

只吃甜食,太难受了。

“……那还是给你炒鸡蛋吧?”黄栀子退而求其次,

“行。”

王宝珍叹一声气,转身去厨房炒鸡蛋,等炒鸡蛋端进来,宋月明看一眼有些绝望,炒鸡蛋里加了大葱葱白,但她最不爱吃鸡蛋里加葱,只好挑没有葱的鸡蛋吃。

但鸡蛋味道淡的几乎没放盐,宋月明吃两口就放弃了。

疙瘩汤吃了一半就放下没再吃,漱口睡觉,只不过还没躺下,就被黄栀子推了推:“不喂孩子?”

“不是还没醒?”

黄栀子将孩子抱起来,人是没哭,就是两脚不停地蹬动,宋月明尴尬的说:“妈,你把门关上。”

“欸,你真是事儿多。”

宋月明左耳进右耳出,在黄栀子帮忙下笨拙又生疏的喂过俩崽,才放心睡去,睡前唯一的念头是,这俩小崽子以后不会都同时睡醒吧?这也忒默契了点。

等娘仨都睡了,黄栀子才把宋月明吃剩的饭菜端出去,王宝珍一看几乎原样没动的鸡蛋,蹙眉问:“咋,她不吃啊?”

“她生来就不爱吃葱炒鸡蛋,没事儿,已经睡了。”

黄栀子跟没事人似的去厨房帮忙,一看,嚯,白菜炒肉,醋溜豆芽,还真是——

她能说啥,这不是在魏家?

堂屋里的人也没商量出来个所以然,按照风俗,孩子出生九天或者十天,要办酒,女孩一般是九天,男孩十天、十二天的都有,端看有什么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