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八十年代之娇花 第5章

作者:暮见春深 标签: 穿越重生


宋建钢深深看一眼宋月明,跟着王娟跑出去了,大宝看他妈走了,撇撇嘴就要哭,宋月明回过神走到他跟前:“大宝别哭,拔鼓愠悦嫣酢!

大宝立刻止住泪了,乖乖的张嘴吃饭,这般无忧无虑的模样直接把宋月明逗笑了。

门外

王娟和宋建钢急急忙忙跑出去,还没走到东边路口就看到围在一起的十几口人,笑声夹杂着劝架声,看热闹的见他们来了,直接让开一条路,二人走进去就看到中午还哭哭啼啼的黄栀子正坐在刘大莲身上扇她耳光——

“你个嘴上不把门的,敢造我家月明的遥,你咋恁欠揍你?!”

第4章

黄栀子提前下工回家是不放心宋月明,觉着都快吃晚饭,闺女怎么都要醒了,她走到离家不远的十字路口,远远就看到刘大莲一边和三四个老太太说话,一边朝自己看过来,笑里带坏。

黄栀子知道刘大莲和自己不对付,但她男人是一队的队长,刚好管着刘大莲婆家一家,刘大莲就算有点小心思,也横不到她面前来,可这一次,她家月明中午跳了河,刘大莲背后嚼人舌根,说的肯定就是她闺女!

果不其然,当黄栀子走过来,刘大莲似笑非笑的问:“二嫂子,你咋回来恁早?怕你家月明再去跳河?”

黄栀子可不想让自己闺女落个跳河的名声,再说为的什么,只有自家知道一点,她勉强笑笑:“啥跳河?你一个当婶子的咋不给闺女说好话?月明那是和我犟嘴出去玩,不小心掉河里了!”

这个说法是黄栀子想好的,宁愿说闺女有点小脾气,也不能把别的事情漏出去。

刘大莲撇撇嘴:“二嫂子,我在大桥那儿看的真真儿的!她从河里出来,那个男的……哎哟我都不好意思说,那个男的趴着亲她,俩人都一起回来了,但那个男的走到小桥那儿,就朝南走了,我没他俩走得快,要不是就给你把女婿带回来了!”

黄栀子笑容要撑不住了,这事儿她可一点都不知道,下意识反驳:“你胡说啥啊!”

“真的!我回来就去俺娘家,刚巧见到那个年轻孩儿,眼角有一道疤,看着吓人,我听俺庄人说那个卫云开命可硬啊!你说月明咋找个这样的?!”刘大莲半点不放弃抹黑宋月明的机会,她今天刚吃完中午饭就有人来跟她说宋月明在东大河跟男人见面,她闲着也是闲着,直奔东大河去盯着宋月明,谁知道这宋月明只是跳了河被那男人救上来了。

可看见事实的人只有她自己,她要说宋月明被男人亲了谁会不信?这村里大小伙子谁敢娶她?只要宋月明不留在本村嫁人,那她选好的女婿人家就拿稳了,闺女留在家门口才好,有个头疼脑热都能叫回来家里伺候,嫁的远了,啧啧,使唤都使唤不到!

“你少给我胡咧咧——”黄栀子强笑着推搡刘大莲一下。

其实,刘大莲也不敢把宋卫国一家得罪狠了,毕竟以后还要在小宋庄过日子,可黄栀子这一推,刘大莲脑子一热,脱口而出:“二嫂子,你闺女想婆家哩,要不托我做媒人,我去俺庄给你家月明说媒去,都跟人家睡一团了,还不嫁过去,等啥呢!”

黄栀子劈手一巴掌甩过来:“刘大莲,你少给我胡沁!造我家月明的谣你有啥好处你!”

“打人啦!打人啦!大队长家媳妇打人啦!”刘大莲扯着嗓子开嚎。

两人就此撕缠起来,你掐我挠,围观的老太太年纪大了不敢劝架,不远处下工的一队人走过来,也有人去宋家喊人,等王娟和宋建钢到达,二人还在打,刘大莲好吃懒做,黄栀子家里家外一把好手,刘大莲根本不是黄栀子的对手只能躺着被打,直到人多了,两人被村人拉开。

刘大莲就地一坐,两手捏着脚腕子,拿出哭丧的架势开嚎:“你是大队长家媳妇还打人,还有没有王法啦!你家月明做了亏心事,我说一两句咋啦,你不就是亏心?”

“刘大莲,你再给我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你就是心虚!”

黄栀子破口大骂,挣开劝架人的手又要来打,但又被人拉住。

宋卫国和宋卫民兄弟俩一起赶过来,就看到这乱糟糟的场面,宋卫民是村长,背放着手皱眉道:“不干活这是闹啥?都回家去!”

村人七嘴八舌的讲述两人吵架原因,提到最多的就是宋月明,倒也没有太难听的。

宋卫国瞪了黄栀子一眼:“就因为两句屁话跟人打,你咋舍得下一张脸?”

他怒气冲冲的跟要打媳妇一样,宋卫民也更严厉:“咱这村里不准打架闹事,都要吃饭了,还不回家做饭去,让家里老少等着喝西北风?谁要敢造谣生事,直接叫公安!”

刘大莲撇撇嘴,她男人家都没冒出来,对上宋家一家子势单力薄,谁听不出来这兄弟俩护短呢?

“行了,都别站着,回家做饭去!”宋卫民目光凌厉,他一向喜欢用高压政策镇压。

王娟赶紧上前,扶着肚子给自家婆婆打掉衣服上的尘土,搀着她的手准备往回走,围在十字路口的人都三三两两散开,刘大莲左看右看没人扶她,只能站起来打打身上的土,等到宋家一家子走远,又凑到人群堆里,每天上工枯燥乏味的村人跃跃欲试听她说八卦。

“大莲,到底是咋回事?黄栀子为啥和你打架?”

“月明咋了,她为啥跳河?”

刘大莲眼珠一转,神神秘秘的跟人说道起来。

……

宋卫民和宋卫国几人走到胡同口分开,宋卫民仍旧是那副严肃模样,咳嗽一声对宋卫国说:“跟弟妹说说,以后别动不动跟人打架。”

“哥,我知道,这事先别让咱娘知道。”

宋卫民点点头,背着手走远,他家就在宋卫国西边不远处,两兄弟分家后,他带着老娘一起住。

宋卫国等人回了家,宋月明正牵着大宝给他洗手洗脸,大宝看到爷爷回来,立刻挣开她奔向宋卫国。

“爷爷——”

“诶!”抱起孙子,宋卫国自然而然笑起来。

王娟则赶忙压出来一盆清水给公婆洗手洗脸,宋月明察觉到黄栀子的目光在身上上下打量,心中忐忑,面上却不表露半分,就现在这样明显带气又心虚的拉不下脸才是最符合‘宋月明’性格的。

“月明,你,你吃面条了没?”黄栀子到底怕贸贸然问出来闺女生气。

“吃了。”

王娟笑眯眯的补充:“月明说我做的面条好吃,还分给大宝大半碗,鸡蛋都叫大宝这个馋猫吃了!”

黄栀子心一松,笑道:“那是月明疼咱大宝。”

小闺女大孙子,黄栀子都爱的不行。

不多时,宋家大儿子宋建兵也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到家就直愣愣的问:“妈,我听人说你跟人打架了,咋回事?打架咋不叫着我?”

“你先洗脸吧。”王娟给丈夫使个眼色。

宋建兵也不傻,走到井边用沁凉的井水洗了胳膊脸,王娟则去厨房给一家子做晚饭,宋月明回到房间里,等一个说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