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言情小筑 www.yqxz.org

八十年代之娇花 第96章

作者:暮见春深 标签: 穿越重生

宋月明两手一摊:“要不是看见我手里拎着礼,估计早就给我打出来了,我出来的时候小姑还跟我说现在不应该结婚,不应该留在乡下,也不让我怀孕太早,好像知道我以后会离婚似的。”

这下子,连卫云开的脸色也不对劲起来。

人家刚结婚的夫妻俩,不催着人家尽快要孩子,还要人家别怀孕,这不是挑拨离间是啥?

宋卫兰当然不承认:“我啥时候说过那些话,我都是一心为你好!”

“那你带着公安局长的儿子去我家也是我好?”

这又是谁?

黄栀子灵光一闪,想起来宋月明定媒后,宋卫兰说要介绍个媒茬,就是公安局长那个要二婚的儿子!

宋卫兰慌了一下:“你咋认识他?不是,这跟他有啥关系,他就是顺路捎我过去!”

“我去你家拜年的时候刚好在家属院门口看到他,他摩托车撞倒之后人人都说他是公安局长的儿子。你带他去我家,让我去工作,打的啥主意?为这工作花七八十块钱,你手里能掏出来五十块钱闲钱我都算你有钱!

你就是在饼干厂车间当个工人,能给我抢着这样的工作?你咋不留着这工作巴结你婆家妹妹?我这个侄女能给你带来多大好处,值当你为我操这么多心?我咋觉得你是想用我去换好处?”

众人沉默,这段话信息量太大,他们都需要缓缓。

就在这时,出门买肉的宋建钢回来了,提着五花肉冲宋月明道:“小妹,你来了。”

宋月明看也不看他,神情里隐藏着些许愤怒和厌恶。

他们兄妹之间有什么隔阂,宋卫国和黄栀子再清楚不过,慢慢琢磨明白之后,宋卫国抬头看向宋卫兰:“卫兰,月明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宋卫兰有点呆,她想不明白宋月明是怎么想到这一层的,而且把她的计划原原本本给猜出来了,眼里不由自主的带着心虚。

宋卫国将她的神情看字啊眼中,忽然想起当年宋卫兰和妹夫勾搭成奸的时候,宋卫兰回家交代的模样,这个妹妹本来就心术不正,怪不得,怪不得会忽然来说找到个好工作要给月明,原来竟然想着这样见不得人的主意,这算什么?把侄女献给那公安局长的儿子糟蹋,她这个当姑姑的收好处?

“宋卫兰,你不要脸!”

若说宋卫国和黄栀子刚才有多生宋月明的气,此刻就十倍或者更多的反弹到宋卫兰身上!

黄栀子恨得不行,闺女日子过的好好的,宋卫兰竟然想出这样的馊主意,她一个箭步上前扇在宋卫兰脸上:“宋卫兰,你咋不去死?”

宋卫国站在原地没有阻拦,他是真的不敢相信宋卫兰会做这样的事,可闺女和妹妹他信谁,月明说的有理有据,他当然相信自己闺女!

黄栀子如今不经常下地干农活,但农村出身,从做姑娘的时候就是家里家外一把好手,那手上的力气自不必说,一巴掌下去直把宋卫兰打的脑袋嗡嗡响,反应过来就是怒气冲冲:“黄栀子,你敢打我?”

“打你?我恨不得杀了你!你个恬不知耻的贱人,你咋不把你自己送出去巴结人家?你咋不去死!我都忘了,你年轻的时候就不要脸,现在更不要脸!”

黄栀子喊着还要再打,王娟连忙放下二宝去拉架,她也不傻,拉着宋卫兰的胳膊往后退,黄栀子手脚自由,连抓带挠的把宋卫兰的脸给抓花了,盘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也散开了,整个人就像个疯婆子,没有平日的半点高贵!

“哥!二哥!”

宋卫兰脸上火辣辣的疼,还手又打不过黄栀子,只能向宋卫国求救。

宋卫国脚还没动,就见宋月明上前一步拽开黄栀子,脚下一扫就把宋卫兰绊倒在地,她俯身抓住宋卫兰的头发,一字一句的问:“宋卫兰,我冤枉你没有?”

“反天了,反天了,我好心好意为你打算,跟着人家有啥不好?你们一家子打我一个,宋卫国,我要去告诉咱妈!”

宋月明直接照她脸上抽了一巴掌:“你爱咋说咋说,宋卫兰,从今天开始我没你这个小姑!”

宋卫兰被弄成这样也不怕破罐破摔,冷笑道:“给你机会你不要,那你就一辈子呆在乡下,活该在地里刨食!一辈子都是穷命!”

“我闺女是不是穷命不叫你管,你这辈子就是贱命!你贱到骨子里头了!”黄栀子又照宋卫兰脸上扇一巴掌!

宋月明撒开宋卫兰的头发,站起来怕拍手上的脏东西,神色冷冷的,偶尔瞟见宋建钢的表情在心冷哼一声。

“行了,别打了。”

宋卫国把黄栀子拉开,就剩宋卫兰躺在地上啥也不顾的大声哭嚎:“宋卫国,你有种你把咱妈叫过来!”

紧接着又骂了一串脏话,黄栀子毫不示弱的回击。

“宋卫兰,你当自己是啥高贵人,你看看你这个孬孙样儿!还当自己是城里人?我呸!给脸不要脸!”黄栀子将宋卫兰骂过的话尽数还回去,她就说这贱女人不是个好的,果然猜的一点都没错!

宋卫国更是深吸一口气,忍着怒气说:“卫兰,你这样害月明,我也不敢跟你做亲戚了,你是城里人,俺家高攀不起!”

“呸,当我愿意跟你做亲戚,你等我去跟咱妈告状的!”

“你告到哪儿我都不怕!”

话还没落音,就听一道慢悠悠的声音:“跟我说啥啊?卫兰你回来咋不去找我,为啥先来这儿,要不是人家我还不知道呢。”

是宋卫民扶着宋老太来了,进门看到院子里的场景都是一惊,这是咋了?

宋卫兰跟找到了主心骨似的,连爬带滚的来到宋老太面前,扒着她的腿说:“妈,二哥一家子都打我,你看我成啥样儿了?妈,你得给我做主啊!”

“咋回事啊?”

“我给月明找个工作她不愿意去,就打我,妈,亲娘,不能因为我出门儿了回家就被欺负吧?”

宋老太听完一愣,不大不小的嘀咕一声刚好所有人能听见:“你给月明找啥工作,恁好心?你不是最嫌家里人连累你了?”

后半句俨然是怀疑的语气,自己闺女啥样儿只有自己最清楚。

“娘!”

“咋,你嚎成这样干啥,你二哥还一句话没说呢!”

宋卫国松一口气,如果老娘听了宋卫兰说的跟着着着急上火的就完了,他定定神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一遍,从不干这算计钻营的老实人,简直对这算计难以启齿!

宋老太听完就不高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宋卫兰咋敢想出来这样的馊主意!

“卫兰,你想干啥?反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