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宝小能手 第127章

作者:爱吃甜瓜 标签: 甜文 系统 爽文 穿越重生

“小静姐,巧啊,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沈月跟肖静怡打招呼。发现肖静怡憔悴了不少,眼底有粉遮不住的青色,下巴也瘦的越发的尖尖了。但是身材,居然还是前凸后翘。

肖静怡看到沈月眼底有意外,但意外之余就是剧烈的愤怒:“你来这儿干什么?是来看笑话的么!”

“我……并不是来看笑话的,我还没有那么无聊。我是听说这边的酸辣饺子好吃,所以过来尝尝。”沈月当然不是来吃饺子的。

肖静怡恶狠狠的瞪沈月一眼,推开她就要走,却被沈月一把拉住:“小静姐,我听说肖教授的事了,要不我们坐下聊聊吧。”

“我们有什么好聊的!说到底你还是来看我笑话的!要不是你我舅舅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爸也不会被抓进看守所。现在我家完了,我家和林京墨家再也不是门当户对了,我也配不上林京墨了,所以你得意了?所以你这是用胜利者的姿态来跟我炫耀么!”

肖静怡一口气跟沈月喊出这些,可见她对沈月有多恨,多气,恨不能吃她的肉喝她的血,自然不会愿意和她坐下还一起聊聊。

“小静姐,不管你信不信,我真不是来跟你炫耀的。”沈月上前一步又更放轻了声音:“你家出了这样的事也是我完全想不到的。所以,我想着是不是能帮上你什么……”

“不用!我不用你帮!”肖静怡歇斯底里起来,妖精一样美妙的脸也变得狰狞:“一切本来都是你害的,你却跑我这儿装好人。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这虚伪的白莲花面孔让我恶心!我就是去求任何人都不会求到你的头上!”

被骂愣的沈月看着肖静怡怒而离开,后知后觉:自己现在做的还真好像白莲花的所作所为。

换位思考,如果自己现在是肖静怡,那也会怀疑自己前来的动机和诚意。这一切因你而起,然后你又来当好人,谁信?骗鬼呢!

但沈月冤枉啊,她真的真心实意来帮助肖静怡的啊。

一切不是因我主观而起,是系统让我赶走陈学礼的。我也不是来假好人,也是系统让我来救你的啊。是系统白莲花,圣母,我冤枉。

沈月的第二步是个败着,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半路,脑袋忽的灵光一动,然后拍着大腿大骂自己好蠢!

第101章 做梦也想不到居然看见……

沈月想到自己直接见肖静怡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本来肖静怡到处奔走,可能还在犹豫要不要为救父献身。但如今自己的出现和言行激怒了她,可能是让她彻底丧失了理智。自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给她往黑化路上推了一把的刽子手?

苍天啊。

沈月被自作聪明蠢哭了,心下一合计,转头就去找肖静怡平常一起玩的好的朋友。

俗话说,得意时高朋满座,落魄时人走茶凉。

肖静怡的父亲一倒,她这个公主就成了灰姑娘。平时一起玩的好的几个闺蜜不仅不帮肖静怡,还隔岸观火的看起了笑话。

“哎呀,是沈月啊,神童你好。你来找肖静怡?你找那个狐狸精做什么。”

“就是啊,那个狐狸精以前仗着自己爹是教授,在我们跟前耀武扬威都要我们顺着她,听她的。现在她爹被公安局抓了,她也没脸在我们面前装大尾巴狼了,多好。”

“听说肖静怡之前一直追中药学的研究生校草林京墨。她可真是不要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就是,真不要脸。我那天看见她去找丁健,出来衣服扣子都扣错了。她怕别人瞧见,慌慌张张的捂着脖子就跑。看看多贱,大白天的就和男人在一起鬼混。”

沈月来找她们就问了一句肖静怡,那些女人却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大堆。昔日的好朋友好闺蜜,现在却好像深恶痛绝苦大仇深的阶级敌人一样,曾经的羡慕嫉妒恨,现在是化作一腔酸酸的吐槽阴阳怪气的发泄出来。

沈月抓住重点,问那个猪腰子脸的女人:“你说的……丁健是谁?”

猪腰子脸女人嘲弄道:“丁健是我家楼下住的男人背。都是一个筒子楼里住的,我知道丁健是法院院长的助理。那天我亲眼看见夏静怡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找丁健。在丁健的房间呆了好半天,最后是捂着脖领子离开的。”

法院院长的助理?

沈月敏感的想,这个丁健会不会就是让肖静怡黑化的那个男人。

中午林京墨来找沈月吃饭,将他排队打来的牛腩拨到沈月的碗里:“月月,你这几天忙活什么呢?休了那么长时间的假也不在学校将落下的课补回来,还天天往外跑。”

沈月挑眉:“珠珠跟你说的?”

林京墨摇头:“树高跟我说的。”

沈月翻出一个白眼:“那不还是一样,珠珠喜欢冯树高,恨不能将自己知道的都跟冯树高说了才痛快。这个叛徒。”

“月月,我知道你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原因。我也不是想管你不让你出去,就是……你做什么能不能让我知道?”林京墨越说声音越小:“这样,我就不会一个人胡思乱想了。”

沈月瞧着林京墨的不自在,有些意外孤傲清高的林京墨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反思一下,自己好像是太独来独往了,没有小女儿家的依赖,也没有将林京墨当成很亲密的人,经常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和一些事情。

反思过后,她决定坦白一些能说的事。

“京墨哥哥,我这几天出去是为了肖静怡的事。”

林京墨的不自在瞬间变成紧张的皱眉:“肖静怡又找你麻烦了?”

沈月忙摇头:“不是,不是她找我麻烦,是她遇到麻烦了。”

林京墨的紧张很快消失:“她是不是遇到麻烦我没有关注。她曾经对你不友好,你又何必操心她的事。”

“人之初,性本晒。当初树高也对我不友好,我若是不管他,你现在能有他这个优秀的朋友?肖静怡喜欢你是她的权利,粘着你是她的执着。你不能因为不喜欢她,不喜欢她粘你,就觉得她是坏人,任由她走向深渊而不伸手拉一把啊。”

沈月真不是一个愿意讲大道理的人,但是任务逼得她要这样。然后这些大道理经自己一说,又觉得有点做作。

林京墨没有觉得沈月的话做作,反而觉得她的心胸比自己宽广,自己一个大男人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简直太狭隘了。

“月月,你说的有道理,是我太自私了,没有想那么多。那你知道肖静怡现在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知道一点,但不确定。”沈月招呼林京墨:“快吃,吃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两个人吃完午饭离开学校,沈月才说要去法院打听一个人,就是法院没有认识的人,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打听到。

林京墨说道:“巧了,法院我正好有认识的人。”

“我天,这么巧,太好了!”沈月跳起来老高,感觉有如天助,这个任务一定会完成的顺利。

法院的副院长张增曾经得了恶疮,是林茂之治好的。林京墨帮着父亲上门给张增换过几次药,所以和张增很熟悉。

“京墨,你怎么来这儿了?身边这位是你的……”张增戴着一副黑边眼镜,四十来岁,看着很和善的样子。

上一篇:侯爷嫁到

下一篇:男主每天都得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