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宝小能手 第129章

作者:爱吃甜瓜 标签: 甜文 系统 爽文 穿越重生

黑皮再也演不下去,索性凶相毕露的瞪着眼珠子道:“沈月你个臭□□,八年前在村里就处处和我作对。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成为冯村的笑柄,被冯为利撵出家门。想不到八年后我刚有点好事,你特么的又来搅和!到嘴的鸭子你就特么就给我搅和黄了!你这个贱……”

林京墨不能黑破骂完,就用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过去揪住了黑皮的衣服领子,带着风的拳头呼啸的打到的黑皮的腮帮子上:“满嘴污言秽语,欠揍!”

林京墨这突然的一拳头不仅打愣了黑皮,也打愣了沈月和肖静怡。

他是两个女孩心中的男神,他是贵胄的,是孤傲的,是优雅的,是斯文的,是说脏话都会觉得脏了口的神谪。可是此时此刻,林京墨却好像冷面阎罗似的揍了黑皮,还揍的非常狠,狠到黑皮张嘴突出一颗带着黑绣虫洞的大食牙。

黑皮用尽全身力气挣脱开林京墨,蹬蹬往楼下跑,跑到一半回头大骂:“林京墨,你丫狠,你牛逼!坏我好事还打我,咱们走着瞧!”

黑皮转头又跑,一头撞到上来的人身上。被撞的丁健拦住黑皮:“黑皮,你干嘛慌慌张张的?打架啦?”

黑皮哪里敢逗留跟丁健说话,一把推开丁健就蹬蹬下楼跑了。丁健莫名奇妙的挠挠头,抬头,就见楼梯口站了两女一男,将楼梯口堵的严严实实的。

“你们……是谁?干什么要堵着楼梯口?”丁健扶一下圆圆的眼镜,抱着公文包凑近了问。

肖静怡颤着声音问:“你是丁健?是法院于正首的助理?”

丁健点头:“对啊,我就是丁健,在法院工作。出差了好几天,今天提前回来了,姑娘找我有什么事么?”

“你是丁健的话,那刚才下楼撞到你的男人又是谁!”肖静怡这一句话是歇斯底里喊出来的。

丁健吓了一跳,赶紧说道:“那个人叫黑皮,他妈在法院做清洁工,他经常去法院找他妈。一来二去我们就熟了。这一段时间他没有地方住,我又正好出差,就给他钥匙让他来我家住几天。怎么了?黑皮……犯什么事了么?”

丁健的话让肖静怡终于明白了,崩溃的一把推开丁健呼呼的跑了。沈月赶紧追上去,林京墨又去追沈月。

肖静怡拼命的跑,拼命的跑。终于跑不动了,瘫坐在一个昏黑无人的大街嚎啕大哭。她哭是因为自己被骗,也是哭这段时间的压抑和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委屈。

沈月追上肖静怡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呼吸:“你……够能跑的啊,可跑死我了。”

“你有病啊,跟着我的干什么!”肖静怡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的嚎啕着:“你不是就想看我出丑么?现在你满意了,你看到我出丑了,你满意了!”

林京墨也是气喘吁吁,看不过肖静怡吼沈月,喘着粗气说道:“肖静怡,你不要太过分了。月月一直在关心肖教授的事,也一直在关心你。她就是怕你到处奔走被那些坏男人欺负才来要警告丁健。可你居然不识好人心,还说她是要看你笑话。”

肖静怡又冲着林京墨喊:“你这个傻瓜,你被她骗了,她就是个心机婊。她就是要看我笑话的,然后她还带你来看我笑话。她让你看到我最狼狈的一面,最丢人的一面。那你就再也不会喜欢我了,就再也不会了。”

“肖静怡你醒醒吧,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你?一切都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一厢情愿。你最光鲜亮丽的时候我没有喜欢你,那你现在这样我又何来的不喜欢你?”林京墨很是无情的冷凉说道。

肖静怡一下子就不哭了,不喊了,仰头看着林京墨,红红的眼睛里很认真的问:“林京墨,你说你从没有喜欢过我,那你小时候为什么给我糖果吃。”

幼年时候的一块糖果,从此就让肖静怡喜欢上了那个不爱说话,灰墨色的眼睛里却满满都是她的小哥哥。

林京墨想起七岁时候,过年,肖中元带着肖静怡来家拜年,他出于礼貌抓了糖果给肖静怡吃。如果早知道那一块塘果会惹出肖静怡往后的误会和纠缠,他真的真的不会给她糖果,更不会跟她说一句话。

“肖静怡,当年的糖果是你来我家做客,我出于礼貌的客气。我对你从没有喜欢,只把你当成是妹妹。当年是妹妹,现在也是妹妹。”

“妹妹,原来只是妹妹啊……”

肖静怡重复着这话,重复了好几遍后又忽的哭起来。这一次是真正宣泄压抑的哭,哭了好久好久。等肖静怡哭累了,哭不动了,沈月坐到肖静怡身边说道:“肖教授确实是犯错了,这一点公安局没有冤枉他。小孩子都知道了犯了错要道歉,要被惩罚,何况是一个大人呢?只是惩罚的方式有很多种,也有轻有重。如果你信得过我,我会帮你。”

肖静怡的眼睛猛地亮起来:“你……愿意帮我?”

沈月叹口气:“我一直都在帮你,难道你看不出来么?如果我不想帮你,我真是想看你笑话,那今天晚上就让你被黑皮占了便宜岂不是这笑话更好看!”

肖静怡羞愧的低下去头。

“我爸爸出事后,我妈就病倒了。我找了爸爸之前的好友帮忙,可他们不是闭门不见,就是落井下石。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去找法院的人。我不敢直接找于正首,就打听到于正首助理的住处。我去到丁健家,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家的人会不是丁健而是别人。那个什么黑皮的,他说他就是丁健,他说自己是法院院长的助理,他说他在院长面前说话很管用的,他说,只要我做他女朋友,他爸就会安然无恙的出来。”

“你这颗脑袋长的难道就是为了好看么?你那里面装的不是脑子是水吧。就黑皮那样的混混,一看也就不是好人啊。而且,肖教授是真的有罪,都上了报纸了,就连于正首都不可能说他会安然无恙的出来的话,就一个助理这样说你就敢信?”沈月都要被肖静怡气糊涂了。

肖静怡被骂的又抽抽噎噎起来:“我……我这是病急乱投医啊。”

“病再急也得对症下药。月月说的对,肖教授犯了错就要承担惩罚。现在关键就是惩罚的轻或是重的问题。”林京墨说道。

肖静怡哭的抽噎的肩膀都一动一动的:“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我以前被我爸保护的好像一个公主,然后出事才发现,公主根本就一无是处。求你们帮我,求你们、”

第103章 小外孙,什么梗

“不用你求,我们也会帮你。”

沈月安抚了肖静怡又说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双管齐下,一管是你父亲要坦白认错,争取宽大处理。因为我听我三嫂说,肖教授现在面对审讯是沉默不言的抵抗情绪,这对他审判的量刑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法院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是可以零口供判刑的。第二管就是去聘请一个最好的律师,为你父亲做有罪辩护,争取最轻的惩罚。”

肖静怡咬着下嘴唇道:“我……没钱。我爸收受的钱都被没收了。”

“钱的事你不用管,我出。”林京墨说道。

肖静怡看着林京墨憋嘴又想哭,但这一次忍住了,只是狠狠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

沈月和林京墨送肖静怡回家后,他们往学校走。路上,林京墨试探的问:“月月,我说给肖教授出律师费你不会生气吧。”

“我生什么气,你现在是肖静怡的哥哥,理应出这个钱。别人都落井下石了,你这个哥哥总不能不管不问吧。”沈月笑嘻嘻的道。

林京墨伸手戳戳沈月的鼻子:“你这声哥哥有点酸啊。”

“有么?才没有。我才不像某人喜欢吃醋。”

“……不过今天幸好我们去走了这一趟,不然肖静怡这一辈子就毁了。”林京墨无语之后又感慨着。

沈月更感慨的是:“我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再见到黑皮。并且黑皮还是小时候一样恶劣混蛋找打。”

沈月说到‘打’这个一眼,下意识的去看林京墨的手。而林京墨像有心灵感应似的下意识将那只打人的手背在身后。

“京墨哥哥,我能采访你一个问题么?”沈月忽然贼兮兮的问。

林京墨大步的往前走,毫不客气的拒绝:“不能。”

“那你能给我发表一下打人感想么?”

“不能。”

上一篇:侯爷嫁到

下一篇:男主每天都得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