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宝小能手 第2章

作者:爱吃甜瓜 标签: 甜文 系统 爽文 穿越重生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在控制字数,需要养肥的小天使一定要点收藏啊。

还有要踊跃留言哦,留言的小天使有红包哦。

第3章 铁蛋被群殴了

沈月在做弹弓的手柄。

沈月在现代世界有个舅舅,舅舅家的表哥是沈月从小玩到大的。

表哥除了不爱学习什么都爱,不仅电玩游戏打的好,身上功夫武的好,弹弓打的也是6到飞起。沈月跟着表哥日久,那些不务正业的东西自然是跟着学了十成。但沈月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那些东西会成为她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技能。

沈月花了很多时间终于将枝桠修理成自己满意的样子。小手握住试了试,十分不错。然后她又满院子找有弹力的东西。可是这物资匮乏的时代,吃穿都是问题的客观前提下,想要找到有弹力的东西真的是太难了。

家里找不到沈月就去外面找。铁蛋和铁球奉奶奶命令陪着姑姑,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

“姑姑,你找什么啊?我可以帮你找啊。”铁蛋是心情已经恢复,主动方热心肠的问。

沈月想着铁蛋才六岁能帮什么忙,但是被问的多了就随口一句:“姑姑在找一种有弹力的东西,就是本来不长,可一拉就能拉长,然后还能回去的东西。”

“姑姑找的东西我知道。”铁蛋笑呵呵道。

“你知道?”沈月的眼神和口气满是怀疑。

铁蛋为了姑姑相信自己不是骗她,赶紧说道:“村长家有一辆大金鹿自行车,前几天那自行车的车胎爆了,换下来一条破旧的里带。村长的孙子二狗子将里带拿出来给我们显摆,我拽过那东西,很有弹力的。”

“自行车里带的确可以做弹弓,充当牛皮筋的作用!”沈月欣喜若狂:“铁蛋你快带我去找!”

铁蛋带着沈月到村长家,他家大门紧锁。那条破自行车车里带就随便仍在门外的石墩下。

沈月喜出望外的一把将车里带捡起来,宝贝似得抱在怀里使劲亲了一大口,也不嫌弃上面都是尘土脏兮兮的。

“喂!你们干什么呢!”就在沈月和铁球铁蛋要回家的时候,突然一声叱呵身后传来。

沈月转身,见是四五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打头的有八九岁,长得挺胖,是这个时代稀有的体型。

铁蛋忙小声跟沈月道:“姑姑,那胖子是村长的孙子二狗子,是个坏小子。我们快跑。”

沈月曾经是跆拳道红带,就差一级就是黑带了,所以心理上是一点不怕二狗子的。但是没等她比划,就被铁蛋拉着拼命跑。

“别跑,小赖头别跑,你是不是偷我家东西了!”二狗子眼尖的看到沈月衣服下露出一截破车里带,又见他们做贼心虚的逃跑,自然是玩命的追。

铁蛋一看不好,将铁球往沈月手里一塞:“姑姑快带铁球回家,我去挡住二狗子!”

沈月拉住铁球:“你这小家伙怎么能挡住那胖子,你带铁球走,姑姑去拦着。”

铁蛋原本并不强壮,可是这时候却很强势一把将沈月推开,并大声喊:“你们快走!”

沈月想,铁球这么有信心去拦着二狗子,说不定他也是深藏不露的。又不想好不容易得来的车里带被抢走,就拉着铁球跑回家。

沈月回到家喝一口水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制作自己的弹弓。弹弓快完成的时候,见铁蛋浑身泥土一瘸一拐的开门回家,不仅走道不利索了,就是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手背上还破了一块皮,流了血。

“铁蛋你被他们打了?这帮坏小子,姑姑去给你报仇!”

沈月放下弹弓就要走,却被铁蛋一把拽住:“姑姑别去,二狗子是村里的小霸王,他身边还有一群跟着的打手。你去打不赢他们的。”

“姑姑不怕他们,铁蛋是为姑姑受伤的,姑姑一定要帮铁蛋报仇!”

作者有话要说:瓜瓜:铁蛋,发表一下被群殴的感想。

铁蛋腼腆一笑:呵呵,姑姑小癞头挺可爱的。

沈月:去死!

第4章 抬不起头的冯大库

沈月挣开铁蛋的拉扯转身就走,却一头撞到个人。因为她体积太小,质量太轻,直接被这个人弹出去坐到地上。

沈月捂着要摔烂的屁股定睛一看,是冯家老四冯大库回来了。

冯大库今年十四岁,个子中等,样貌普通,长期营养不良的原因面容显得焦黄菜色。没有钱上学的他已经跟着大人下地去挣公分。他岁数小不能算整劳力,是个半拉子。一天挣半个公分,收工也比大人早一点。

冯大库耷拉着脑袋扛着锄头进家门,没看到玥儿才给她撞倒了。他立刻扔了锄头,一把将摔倒的沈月拽起来,但是拽了一半不知道怎么想的,他又一下子松开手,让沈月又狠狠摔了一下。

沈月捂着屁股呲牙咧嘴:“你干嘛松手啊。”

冯大库良心有些过不去,但看看沈月黑乎乎的脸,又瞧瞧她的小癞头,很是嫌弃:“阿娘怎么会将你捡回家,真是晦气。”

沈月气的怼回去:“阿娘为什么捡我回来,我也不知道。你要不要帮我去问问阿娘?”

冯大库自然不敢问他娘,但是村里却对他娘捡了沈月这事风言风语满天飞了。

沈月被王桂英扯着回来那天,村里男男女女好像赶集一样热闹围着她家看热闹。那些长舌妇指着沈月的小癞头议论纷纷。

“王桂英想媳妇想疯了,居然捡了个小癞头回来。”

“说是当姑娘养着,谁知道是不是养大了要给冯大库做媳妇。”

沈月被嘲笑,最直接的受害者成了冯大库。十四岁正是争强好胜要面子的年纪,出去上工被同伴笑的抬不起头。刚才回来,二狗子更是带着几个小孩子围着他喊“缝裤头羞羞羞,捡个媳妇小癞头”。

冯大库的名字有些奇怪,所以被二狗子起外号,叫缝裤头。

冯大库因为沈月在村里抬不起头了,这个火气自然就撒到沈月身上。

王桂英挖野菜回来,听大孙子铁蛋说冯大库将沈月给摔了,便去门口抓了笤帚对冯大库劈头盖脸一顿打,打的冯大库满院子跑。

太阳落山,冯家上工的人都回来了。沈月为了获取冯家人的喜欢,殷勤的给三个哥哥舀水洗脸,拿手巾,搬凳子坐。三个哥哥纷纷夸沈月懂事,勤快,是个好孩子。

一旁的刘晓丽暗暗撇嘴,看到屋檐下玩耍的儿子忽的喊一声:“铁蛋,你怎么弄的?谁打你了!”

上一篇:侯爷嫁到

下一篇:男主每天都得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