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宝小能手 第37章

作者:爱吃甜瓜 标签: 甜文 系统 爽文 穿越重生

冯全喜一张马脸不自然的扯开干巴巴笑两声:“呵呵,月月说得对,我一定会给你做主的。我现在就回去找黑皮,让黑皮给你赔礼道歉。”

第41章 吃人不吐骨头

沈月固执道:“我不要黑皮给我道歉,我要黑皮给林京墨道歉。”

冯全喜陪着笑脸:“对对对,那小鬼崽子羞辱林京墨简直是太混蛋,太不对了。这样,沈月你去找林京墨来大队部,我去找黑皮也来这儿,我让黑皮当着书记的面给林京墨道歉,你觉得如此可好?”

“让京墨哥哥……来这儿啊。”沈月瞟一眼对面坐着的公社书记,口气有明显的迟疑,尾音也拉的挺长。

王庆祝瞧见沈月的眼神,倒也是聪明的,他轻咳一声插话进来:“既然是道歉,那一定是登门道歉才显得有诚意。老冯,要不你找到黑皮去一趟村里猪场?”

王庆祝虽然是商量询问的口气,但眼底的神情却是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

冯全喜在这个位置坐了十几年,最是精通察言观色的本领。一听王庆祝这么说,就是他也想去西坡看看。冯全喜是一百个不愿意去西坡猪场,去了那儿就等于是之前的汇报成了虚假。但人家书记表明了态度,他权衡之后也只能是照做:“是是,书记说的对,还是登门道歉才有诚意,那我现在就去找黑皮。”

冯全喜离开座位往出走,沈月也往出走:“我跟村长一起去找黑皮。”

两个人走出大队部,冯全喜登时就变了脸色,扯着沈月到一没人的僻静处,怒道:“死丫头,你是故意的吧!”

沈月高挑起下巴,露出似笑非笑欠揍的表情:“对啊,我就是故意的。”

冯全喜气的肝颤,瞪着眼珠子磨着后槽牙:“死丫头,我没有得罪你,你干什么来磋磨我!你说,你故意在公社书记跟前要我难堪的到底是为什么!”

“林茂只到你们冯村来接受改造,你安排他去喂猪没有错。我听我娘说,被改造的对象由公社统一安排口粮和生活用品。但我就不知道,公社安排给林茂只的口粮是不是只有地瓜面,糠皮和一点儿豆子。这一次村里爆发瘟疫,是林茂只和儿子不眠不休的诊病熬药给控制住疫情。但是不管是队里,还是那些接受帮助的村民居然都是理所当然的享受这些,没有一点儿表示。所以,你说我是为什么来这儿找你呢?”

沈月见冯全喜老脸拉拉的比驴脸都长,便又说道:“你要是说不出为什么也不要紧,我就去直接跟公社书记说。跟你出来也是想着一个村住着,乡里乡亲的给你一个机会。但现在看来,我是想多了。”

沈月说完转身就走,却被冯全喜一把大力拽住:“小祖宗,你不整死我不罢休是不!”

“我可没想整死你,我还小,杀人那事可做不出来。”沈月继续似笑非笑的看着冯全喜:“是你自己要整死你自己,我也没有办法。”

冯全喜气的跺脚,若是可以,他真想一把掐死这死丫头。深呼吸,再深呼吸,才不得不说:“好,我如你所愿。以后公社给林茂只的粮食和生活用品我都如数给他。这次他给村民治病有功,村里为了表示感谢,给他一百斤玉米。这下行了么!”

“一百斤玉米?”沈月直接冷笑了:“你给一百斤小麦都不够这几年克扣他的,一百斤玉米就想打发了?要不这样,我让公社书记和林茂只对一下问问。公社每年给他多少,他每年得了多少。这样一算就一目了然了。”

冯全喜驴脸憋得通红,后槽牙咬了又咬道:“那给他二百斤白面,你.觉.的.呢!”

沈月见冯全喜说二百斤白面的时候,牙都要咬崩了,便知道这是他能拿出的极限了。二百斤白面也不少了,狗林京墨爷俩吃大半年的呢。

沈月见好就收的咧嘴笑开:“村长就是村长,这么大的事自己就拍板定了。我觉得这个很好,很满意。我相信林茂只也一定会很满意的。那这个事村长就上点心,尽快落实了。现在我再说第二个事。”

冯全喜这口气还没松,又听沈月说还有第二事,气的差不点一口气憋那儿了。再次跺脚加磨牙:“死丫头你还有什么事!”

“这个事不大,村长你的举手之劳。”沈月先安抚一下冯全喜,然后才说道:“请村长给我红玲姐开一张证明信,好让她和我大哥能去公社登记。然后再将我红玲姐的户口弄到我家户口本上。”

“你那红玲姐是跑来的,谁知道她以前在原住处是不是做过什么坏事?这个证明信我不能给你开!”冯全喜眼珠子瞪的牛眼睛一样大,断然拒绝。

“不能开啊?那我不为难你,公社书……”

沈月见冯全喜拒绝,张开嘴就大声叫起来,只是刚叫一半,嘴就被冯全喜给捂住了。冯全喜绝对是被逼无奈的道:“小祖宗,我给你开,给你开行了吧!”

沈月琉璃一样的眼睛露出得逞的笑意,伸手将冯全喜带着烟油味的手从自己嘴上扒掉:“你说话算话?”

“算话,不算话死全家!”冯全喜气急败坏的随口就是一句毒誓。

“你最好是说话算话。我现在可是在公社书记面前出过名露过脸的人了,你要是敢骗我,就算公社书记回去了,我也可以直接去公社找他说道说道。”沈月说罢这些话扬长而去。

冯全喜这下可算是见到沈月的真正厉害了。之前还觉得她和王寡妇差不多,就是个泼辣货。但现在才知道,王寡妇那点撒泼手段照比这死丫头真是差太远了。这整个就是一个狡猾的小狐狸,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黑皮,你这个王八羔子可是害死我了!看我回去不打死你这个龟孙!”冯全喜气的又是掐人中,又是捋胸口,自救好一会儿才缓口气,气急败坏的往家走。

大队部外面树下猫着的二狗子看完这整个过程人兴奋的拍大腿笑:“爷爷被气傻了,骂黑皮是龟孙,那不就是骂他自己是八王么?哈哈……”。

二狗子心眼子简单,没那么多弯弯心思。就想着自己在姑姑的手上栽了挺丢人,但现在讨人嫌的黑皮和老狐狸爷爷都栽在了姑姑的手上,那心里就平衡了。

冯全喜跺脚之后回去揍黑皮。但他若是知道大孙子见他吃瘪会是幸灾乐祸,那先揍的就肯定是二狗子了。

沈月离开大队部就往西坡去,到了西坡上见林京墨正在摘蘑菇,那山鸡还在竹筐里。她二话不说抱着山鸡藏到屋后一草堆里。林京墨挑好的蘑菇也收拾起来藏到一片荒草里。

林京墨看沈月做完这些才问:“怎么了?”

“公社的人到冯村调查瘟疫的事,知道冯村的瘟疫是林伯伯控制住的,对林伯伯给予了极大的肯定,还说要嘉奖什么的。我猜测公社的人会来这儿看看,所以那些东西先藏起来,等公社的人走了再拿出来。”沈月说着话东张西望,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藏起来的东西。

林京墨明白沈月的意思了。公社的人要来这儿探访,所以沈月就提前将那些稀罕东西收走,想凸显这儿的简陋和贫瘠。毕竟有鸡又有鲜嫩蘑菇的和贫寒是扯不上。

沈月见没什么东西了,就搬了一块小石头坐到林京墨对面:“这还有一些碎蘑菇,我再挑挑,挑出来洗干净还能做蘑菇汤的。京墨哥哥就……就拿本书坐窗下看书。贫寒环境还刻苦读书,越是在逆境中成长的人越是会得到更多关注的。”

林京墨不想把自己当道具卖惨求关注。这儿本来就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就是不做什么工作,也会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是沈月看他不动弹,就进屋找了一本最厚的药典拿出来往林京墨的手里一塞,推着他去窗台下坐了,还告诉他不准动。

林京墨听话的没动,但是清高孤傲的他做这样的事心里是排斥的,好在他素来就是不苟言笑,即使心里排斥外表也看不出来。

果不出沈月所料,不大一会儿坡下就来人了。来的不只是冯全喜和黑皮。后面还跟着王庆祝和孙助理、老支书、村会计,再后面是二狗子和赵丽红。

沈月唇角勾起一抹笑,越发的喜欢那个瘦瘦高高国字脸大眼睛的公社书记了。

西坡的猪场第一次这么热闹。清净惯的林京墨冷不丁看见这么多人,眉头皱起很深。

王庆祝上来第一眼就看到一个秀气少年坐在太阳下认真看书。那少年肩头消瘦,神情专注的让人莫名心疼。等少年转头看向他,他又是一愣。好秀气的孩子,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瞳孔是少有的烟墨色,自带贵族气质。但是这样有气质的孩子眼底,却满是不该有的成熟和沧桑。

这个,又是让人非常心疼的。

王庆祝上前看看林京墨手里的书,轻声问:“这么晦涩的书你看的懂么?”

林京墨点头。

沈月过来说道:“京墨哥哥很少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有些腼腆。但他可是亲得林伯伯真传,这书是倒背如流的。”

王庆祝表示不相信:“少年,那我考考你可以么?”

上一篇:侯爷嫁到

下一篇:男主每天都得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