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宝小能手 第82章

作者:爱吃甜瓜 标签: 甜文 系统 爽文 穿越重生

冯大有想起什么,过来冷喝一声:“让你说你就说,跟你找闺女有关就是!”

珍玉比较畏惧冯大有,就老实的说了:“我娘家是八辈贫农,我爹以前是给地主老财赶车的车把式,我们穷的光荣,穷的有理!”

林京墨松口气:“错了,月月的外公是很厉害的中医。所以你认、错、人、了。”

珍玉一下愣住,这女孩的外公是中医?难道自己真认错了?

谢老五从门里又钻进来,一手捂着肿起来老高的腮帮子一手指着沈月就骂:“你个吃里扒外的死丫头喂不熟的狗杂种,别人才给你几天好饭吃就你不认你老子,还敢胡说你姥爷是中医。那老杂毛若是中医,那我就是御医,中医他祖师爷!”

“你满口污言秽语,粗俗不堪,绝对不可能有月月这么乖巧懂事,知书达理的女儿。”一向好脾气的林茂之都看不下去了。

二狗子也嚷一句:“你说姑姑是你女儿,那你女儿知道三字经么?知道七步诗么?知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么?”

谢老五完全听不懂:“什么三啊七啊,雎鸠又是什么东西啊。我闺女才不弄那些没有用的,她会洗衣会做饭会砍柴会挖菜会……”

看热闹的三奶奶喊一句:“你们刚才不是说你们闺女是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么?这怎么又说你闺女会的都是粗活啊。”

谢老五后知后觉上当了,也不管那些,还是争着过来要扒沈月的裤子,珍玉也是扑上来要抓住沈月。这两个人疯狗一样横冲直撞,林京墨拉着沈月就要她进屋,别伤到她。

沈月却不进屋,还扬声大喊一句:“你们闹够了么?闹够了就听我说,我知道你要找的闺女谢弟在哪儿!”

谢老五和珍玉猛的站住,先面面相视,然后才看沈月,死硬到底:“你……你就是我闺女,我闺女就在这儿。”

沈月勾起唇角冷笑一声:“你闺女不是我,我叫沈月,你闺女叫谢弟。她得了重病,被你们扔到山上的时候你们肯定没有想到她没有立刻就死了,而是又活了好几天,还遇到了我。”

珍玉猛地慌乱起来,指着沈月尖叫:“你……你胡说!我闺女才不是被我们扔了,是……是人贩子将她拐走的!”

沈月哼一声:“谢弟被你们这对畜生不如的父母虐待的重病缠身,又黑又瘦头上又长着癞,哪个人贩子是傻子么,会拐这样的孩子?明明是你们给她吃糠咽菜,却让她干家里所有的活。你们俩一个就会偷鸡摸狗吃喝嫖赌,一个就会好吃懒做,不持家过日子。家里所有的活儿全丢给谢弟,谢弟看不好弟弟还要被毒打。最后谢弟干不了了,吐血了,你们黑心的夫妻一商量,就给她扔到了山上,然后回去就说谢弟是被拐了。

这些你们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我到处流浪的时候遇见了谢弟。她将她的遭遇都跟我说了,还说下辈子就是投胎做猪做狗都不会再去你家。对了,谢弟的最后一顿饭是我给的,她的尸体也是我埋的。你要是不信,就跟我去挖出来看看。看看你们的女儿是怎么死不瞑目的。”

珍玉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使劲摇着:“谢弟可……可是我们的亲闺女,她不知道多孝顺我们,才不会出去说我们的坏话。一定是你,是你胡说!”

“月月真的是胡说么?她若是胡说,你为什么会害怕?”林京墨问珍玉。

“我没……害怕,没害怕,我才没害怕。是……是她害怕,她害怕我们看她的屁股,才会编出这些谎话!”

珍玉用手哆嗦的指着沈月,谢老五也赶紧帮腔:“对对,肯定是你害怕我们看你的屁股,才会故意说出这些。你明明就是我们的闺女,就是不想跟我们回去才会东拉互扯。告诉你,你今天跟我回去也得回去,不回去也得回去。”

刘晓丽进锅屋就拎把菜刀出来,很有她婆婆的风范:“怎么滴?明抢了啊?”

谢老五抱着头就窜出去老远:“杀人啦,做贼心虚啦,抢人家闺女啦!”

三奶奶仗着辈分大上前道:“桂英,大有,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事,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你闺女的屁股上,要不就让她脱裤子看看呗。桂英你别瞪我,我是说进屋看。找几个女人进屋一起看看,一目了然,多好。”

王桂英也知道看一下沈月的屁股一目了然,但当初她将沈月领回家的时候她可是给沈月洗过澡的,好像是看到她屁股上真的有块胎记。所以她听到珍玉说出这个后,就很忐忑了。万一月月真是这俩人的闺女呢,那她可就没有理由留人了。毕竟这个年代,生恩是最大的。而看那两口子又实在是不像样的。

王桂英为难的去看沈月,沈月却面不改色的从容道:“既然你们这么好奇我有没有胎记,那你们就找几个人来看吧。”

三奶奶第一个上前:“我来看,三老歪你也来,你们还有谁想来看?”

那些围观的女人个个踊跃的往前挤。有这大热闹谁不想看。气的王桂英一扫帚扫走一片:“当我闺女是猴呢?都想过来看。三奶奶三老歪在了,再来两个就好了,荷花娘你来,还有喜鹊娘你来。”

王桂英找的两个都是平时老实巴交没有那么多坏心眼子的,这四个人站出来,好像带着神圣使命一样鱼贯进入房间。然后红玲和刘晓丽一左一右带着珍玉进去屋子后将门关上。

不一会儿,这些人就一个一个出来了。

三奶奶笑哈哈的道:“白,真白。我活了这一把岁数,还第一次看到那么白的屁股呢,什么胎记,屁都没有一个。”

三老歪也道:“就是,没有胎记,我们都看了没有胎记。”

最后出来的珍玉脑袋耷拉了,之前的张牙舞爪全都不见了,好像斗败的鸡一样。谢老五立刻凑上去问:“怎么样怎么样?她屁股上有胎记么?”

珍玉紧咬着嘴唇不吭声。谢老五急了,一脚踹到珍玉的腰上:“我特么问你话呢,那丫头的屁股上到底有没有胎记,她到底是不是咱家的谢弟!”

珍玉被踹的倒在地上,哇的一声就哭了:“不是,她不是咱家谢弟。她屁股光溜溜的,啥也没有。”

谢老五不干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二青都跟我说了,那妮子被王寡妇捡到家的时候就是个癞头,还黑黑瘦瘦,穿的灯芯绒的破褂子都对上了!”

王桂英一听就明白了,到人群里就将着急往外挤的二青给抓住了:“好你个不要脸的二青,居然是你在外面胡说我家捡个闺女的事。你和这臭无赖是老相好啊这么嘴贱!你嘴贱我就打你的嘴贱!”

二青闪躲不及就被王桂英狠狠扇了两巴掌。人群里有人高喊一声:“王婶子你可能没冤枉二青,看她家的黑皮和那人长的多像啊。都是黑黑瘦瘦的暴突眼。哈哈,王婶子,你帮黑皮找到亲爹了啊。”

人群“哄”的一声笑开了,二青羞臊的脸正没处放,珍玉从地上爬起来就去挠谢老五:“你这个混蛋,之前不是说和二青扫盲的时候就是同桌么?现在怎么连儿子都生了!”

谢老五一巴掌扇过去:“你这女人也敢管我,真是活腻了!我跟哪个女人睡觉,跟谁生儿子你管的着么?二青的儿子就是我的,你能怎么滴?”

珍玉当然不能接受男人忽然蹦出一个儿子的事实,坐地上就哭起来:“谢老五你没良心,我为了给你生儿子,命差一点都没了。而你居然早就在外面和二青哪个死比贱货生了儿子。谢老五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谢老五上去就揍珍玉:“你个扫帚星敢咒我,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了我就跟二青过,反正他男人是个软蛋,上炕提不起枪的废物,二青不知道多稀罕我呢。”

二青再是脸皮厚也恼了,扑上去就将谢老五给抓挠的够呛:“你这个畜生,混蛋!不是都说不提这事么。我这刚回家过日子,你就提这个,你这天杀的,我和你拼了!”

二青揍谢老五,珍玉犯贱的又看不下去了,起身和二青打到一起。几个人闹哄哄的打成一片,可给那些看热闹的人乐完了,拍着巴掌叫好。

下工回来的冯大财见家里闹哄哄的一脸莫名其妙。不多时候,看见冯为利黑着脸从外面往里钻。

第76章 六年后

大家伙一见冯为利来了,周围的声音瞬间炸了锅,七嘴八舌的就起哄起来。

“为利,你媳妇说你是个软蛋,是也不是啊?”

“为利,我们帮黑皮找到亲爹了。就是那个长毛子,你看黑皮跟他是不是像?”

“为利,你赶紧给你老婆拽回去,可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冯为利的脸这次是被二青彻底给丢的光光了,更是没有想到二青会将他那事也往外说。他上前一把抓住二青的头发反正就是两个巴掌,在二青歇斯底里的哭叫声中给拖出王桂英家的门。

上一篇:侯爷嫁到

下一篇:男主每天都得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