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继妻上位 作者:叶蓁

简介 :

思晴本以为皇上的赐婚能助自己脱离柳国公府这苦海,

让她这苦命的嫡女得以摆脱被继母、继妹欺压的日子,

岂知这桩天上掉下来的好亲事,根本是让她掉进另一深渊,

从前她只要对付继母、继妹,现在则得应付整个夫家!

她的将军丈夫萧默冷冰冰,思念亡妻,心底没地方装她,

他的拖油瓶儿子听人言以为她来抢爹爹,处处和她作对,

二嫂想助表妹恋情圆满,千方百计欲夺她这三房继妻位,

本以为她这下得孤军奋战,没想萧默是个闷骚的,

小三故意在她面前逞威风,被他狠狠打脸,申明她才是三房女主子,

与她相处时冷漠,他外出打仗却不忘写家书给她,

尤其当她收服了他的调皮儿子,不只他对她的态度越渐和善,

孩子还成了他们的小媒人,逮着机会就让夫妻俩多多亲近,

好不容易他吐露多年秘密,愿意接纳自己,她也有了两人的爱情结晶,

他却忽然心事重重,不太高兴,还说不想她生下孩子……

  第一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赐柳国公嫡女与萧将军嫡子萧默结为连理,百年好合。”太监用尖细的声音念道。

  柳国公颤颤巍巍的接过圣旨,磕头谢恩,“谢主隆恩。”

  雨后的花园,空气中弥漫着香草的芬芳,淡淡的给人放松的感觉,明明是这样清爽的好天气,角落里却炸开了锅般呱噪。

  墙角处几个丫鬟凑做一团,小声的在讨论什么。

  一个丫鬟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道“皇上赐婚,要把二小姐嫁给那个有名将军王的儿子,真是好福气。”另一个丫鬟碎了一口,道“呸!什么好福气,你真是见识短,那萧默将军虽战功赫赫,却杀人如麻,那般冷血的人对二小姐怎会疼爱,况且那萧默将军是娶过妻的,只不过难产死掉了,留下个儿子萧默将军对那女子是念念不忘呢。”

  “哦?”丫鬟惊讶道“那二小姐岂不是做了继室?太太做继室,二小姐也做继室,真是,呲呲。”那表情不屑还有嫉妒。

  只见一个丫鬟立刻扔掉手中的瓜子,站好身子,“见过太太。”几个丫鬟立马转过身,低下头,此刻真想脚底抹油,赶快溜走。

  只见柳太太一脸铁青,刚才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这些蹄子就是欠收拾,如今还敢讲究起主子来了。

  本来柳太太就长着一双狐狸眼睛,如今再配上着气得变型的脸,倒真真像了那狐狸。

  “你们真是胆子大了,不去干活在这里扯什么劳子!罚你们一个月的月例!”柳太太声音严肃,脸色更是难看,像是所有人都欠了她钱一般。

  后面的婆子斥道“还不走!在这愣着做什么。”那几个丫鬟迅速散去,只留下磕剩的瓜子皮子。

  “去老爷书房。”

  柳国公坐在书房,望着圣旨却不知如何是好,将军府固然好,可是一想到嫁得是传闻中的人便舍不得女儿起来。

  “老爷。”一进门柳太太便哭哭啼啼带雨梨花,这柳国公怎不知道她的来意。

  “夫人,这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柳国公典型的怕老婆,尤其是怕柳太太这种有手腕的,不然也不会睡睡就变成了正室。

  “怎么想,圣旨都下来了,凝儿还不是得到那将军府受气?我可怜的女儿。”柳太太一边抽泣一边用丝帕擦着眼泪。

  柳国公一脸愁容,在书房里来回走,柳太太接着道“老爷你倒是想想办法!”

  柳国公除了叹气真是什么也想不到,柳太太擦干眼泪道转了转眼睛,貌似脑袋里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圣旨不是说嫁柳国公嫡女么?”

  “我与夫人只有凝儿这么一个女儿,嫡女当然指的是她。”柳太太提醒道“老爷忘了你还有一个嫡女,是和你那死鬼夫人生得。”

  柳国公一怔,迅速想起“思晴!”

  柳国公原配妻子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官家嫡女,不过那官家败落,原配妻子留下一个三岁的女儿便因病离去,自己就马上扶了生了一双儿女的柳太太为正妻。从此那三岁的嫡长女就变成了无人照看的嫡女。

  柳国公摸着自己的胡子,慢慢点头,道“这办法也是行的通的。”

  柳太太立脸色立即由阴转晴,喜滋滋的道“那我这就去见思晴,好直接告诉她这天大的喜事,这可是修来的福气啊。”

  柳国公心里默叹一口气,这哪里是福气。

  国公府建的十分精致,淡雅素朴,曲径幽深,处处亭台楼阁都为一处风景,只是思晴却住在了最偏僻的抱厦里。

  思晴向来是最喜安静的,当初便从正房搬到了这里,既躲避了后母的刁难,又有了一片清净。

  抱厦里简简单单,朴素清净,虽破旧了些却也十分干净。

  掉了漆的窗子,少了角的桌子,这些思晴早已习惯。

  “小姐,听说皇上给二小姐赐婚。”汀兰看着自家小姐,有些心疼,这等好事从来就轮不到小姐身上。

  思晴淡淡一笑“这是好事。”思晴本身就不爱争抢,皇恩浩荡对她来说给谁都一样。

  汀兰不再出声,思晴的性格她是了解的,多说无益。

  门外传来婆子的声音,叫喊着“小姐,太太来看你了。”思晴当然知道太太是父亲的继室不是自己的母亲,只是奇怪自己并没有给她添堵,怎么就忽然找上了门。

  思晴带着汀兰出门迎接,“母亲。”

  柳太太笑意盈盈,“思晴,在这里可好。”没有你的刁难当然好,思晴自然不会说的如此直白,“好,谢母亲关心。”

  柳太太拉着思晴进屋,思晴记着,这只手便是拉着父亲远离自己与母亲的那只,接触到的肌肤一点点变得敏感起来。

  “今日来是跟你说你亲事的。”柳太太坐在雕花木椅上直接开门见山,实在不想在这旧抱厦里浪费时间。

  阳光从窗缝射入,打在思晴的脸上,光晕里思晴慢慢露出疑惑的神情, “母亲何来此言?只闻得妹妹要嫁人,却不知思晴也要。”

  柳太太笑着道“你父亲担心你的终身大事,况且你是家里的嫡长女,自然要先成婚。”思晴心想若真是担心,就不会把自己扔在这里不闻不问这么多年,可知自己过得也没有那么好。

  思晴笑着“那就全凭父亲母亲做主罢了。”自己早就想离开这个家不像家的地方,早嫁是嫁,晚嫁是嫁,不如早些告别柳太太这张可恶的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