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3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第十四章

  “这是夫君的选择,我无权过问。公主怕是找错人说了。”思晴看着香雅一言一句的说,香雅皱起眉,复尔舒展,“你不爱他,你不是那萧念的母亲,你也不是他一直愧对的人。”说完香雅哈哈大笑。

  “我想公主累了,先休息吧。”

  说完转身离开。思晴走出院落,第一个看见的人竟是萧默。

  “我担心香雅做出些什么,又不想听你们的谈话,便站在这里等。”萧默强装镇定的说,好像真的不是为思晴而来一样。

  思晴报以安慰的微笑,“公主只是与我谈了心,没什么。”

  两人便并肩走回三房。

  萧念仍然与思晴同住,而今天也不知道为了什么,非缠着萧默一起同住,萧默虽有些尴尬但还是应了萧念。

  萧念人小鬼大,只是在那里邪邪的笑着,不过这倒是给思晴添了不少麻烦,平时都是萧默自己在书房更衣洗漱,如今回了房还得自己亲自动手。

  思晴帮萧默换衣时忽然想起香雅的话,倒真想知道身上的刀疤在何处,思晴轻轻一摸,便摸到了那长长的一道刀疤。

  “你在摸什么?”萧默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思晴显得有些尴尬,“没,没有。”其实思晴还摸到了萧默身上健壮的肌肉,这让的确足够让思晴面红耳赤。

  萧默勾起嘴角,手放在思晴的腰上,忽然收紧,思晴一下便被收在萧默的怀里,萧默邪魅的问道,“娘子这是在引诱为夫?”

  思晴咽下一口吐沫,萧念则躺在床上用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然后还能露出个细缝偷偷的看着。

  “我只是在找那道刀疤。”思晴情急之下说了出来。

  萧默松开手,原来香雅公主真的说了什么,萧默自己解开衣襟,“在这里。看到了?”

  思晴看了一眼便低下头,“你若相信香雅的话便去相信,我也说过不必对我好。”

  萧默一反常态,显得有些生气,这让试图窥探的思晴更加尴尬,“你是我夫君,对你好是应该的。”

  萧默道“我们不过是名义上的。”听了这话,思晴忽然感觉心里有些难过,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家人,那种感觉就像是心上穿了无数的小孔,活生生的往里灌冰水一般。

  “我知道,也记得。”

  萧默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生气,不知是因思晴的窥探不信任还是不喜欢她这般去探究自己,了解自己,萧默总是生怕别人触碰他内心底的那抹愧疚。

  思晴见萧默不说话,便强装出微笑,“夜深了,休息吧。”

  一张大大的锦床上,萧念睡在中间,两只小手始终一边拉着一个人,似乎在传递着什么,只是心上的鸿沟不知二人何时能跨越。

  香雅公主在这府里多一天,便有一天的担忧,全府上下都跟着忧心忡忡,烫手的山芋只有萧默敢接。

  敌国也想方设法的要把这公主救出来,而这将军还要千方百计把她留下,否则皇上那面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一个不消停的香雅公主就让萧默够难办的,如今程锦澜又来常住,更是让思晴头痛的很,着实让思晴难办,若是程锦澜是个老实的主儿也就罢了,程锦澜可不是会安静呆在二房的人,哪是来陪表姐,说白了就是好来探情郎的。何况这情郎是思晴的男人。

  “哟,三奶奶总是这么悠闲,”程锦澜笑着说道,思晴笑了笑,“是来看看二嫂,二嫂不是身子不爽么?”

  二奶奶也挤出虚假的微笑,几个人笑来笑去当真没有几分真心。

  “三弟妹这不是客气了,我就是有时候有些虚,没什么。”二奶奶道,思晴心想坏事做多了的人,哪个不虚?!

  “东西放在这儿了,我便回去了,还要去看念儿的功课,叮嘱公主的膳食。”思晴起身,二奶奶示意要送思晴出去,被思晴拦住。

  “二嫂不必了,都是自家人干嘛这般客气。”思晴和善道,那程锦澜有些不屑,心道谁是你的自己人。一副嘲笑的样子,等着二奶奶发话顶回去。

  二奶奶道“那便不送弟妹了。”这话让程锦澜一点也不爽,这不就承认了她是自家人,真不知表姐是怎么想的。

  思晴走后,程锦澜便不高兴道“表姐,你这是承认了她是自己人,那我算什么?”

  二奶奶看了程锦澜一眼,“难道真让我跟她撕破脸?这妯娌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又是她来送东西,我若真那般刻薄不知要怎么传,以后萧府都不会有帮你的人!”

  程锦澜低了低头,“表姐,我知道了。”

  “你要办的事情怎么样了?”二奶奶问道,程锦澜自信一笑,“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春末夏初的天气总是让人捉摸不透,思晴和萧默坐在院子里下棋,微微的小风,配上蝉鸣,倒也惬意的很,下棋怕是夫妻俩最常做的事了。

  思晴拿着棋子举棋不定,萧默一脸自信,“不用考虑了,下在哪里你都死定了。”

  思晴不在乎的说道“那也不要死的那般难看。”萧默被思晴的样子逗的一笑,自己的娘子还真是童趣,还在斗气。

  一个士兵匆匆的跑进三房,萧默被惊,“怎么回事?”定是除了事,不然他们不会不守规矩的在晚上来找自己。

  “启禀将军。有人来劫香雅公主!请将军速去。”

  萧默起身,“这残局以后再圆吧。”说完便与那士兵离去。

  不知为什么,思晴心中总是隐隐不安,觉得会发生什么,女人的第六感往往是准确无比的,思晴也相信自己,想想也会觉得奇怪,劫公主的人怎么敢轻易在太岁头上动土,除非是有十分把握,那萧默便危险了。思晴回屋穿上外衣便跟着去了。

  关香雅公主的院落被守的严严的,只是这来劫人的人似乎不是想劫人,而是一直在等待什么,迟迟不进去,而是周旋,况且使用的武功似乎也不出自异域,而是中原。

  萧默冷静的分析这一切,然后拿起银枪,同那几个贼人交手,萧默的谋略是很难比的,但是武功却有很多人胜的过,与这些贼人交手,萧默一人自然是不占优势。

  一来二去,真是消耗了不少力气。

  忽然一个女声大喊道“小心。”萧默一分神,便差点被贼人刺到,“带程小姐回去。”这程锦澜总是最添乱的。

  程锦澜完全没有想回去的意思,却好像在伺机做些什么。完全不听萧默的话,越来越靠近。

  萧默不能不分神,伤害无辜从不是萧默做的事。那贼人趁萧默不分心,屡屡击退萧默,看起来更有信心,几个人轮番攻击。

  就在萧默身后一道银光闪现,萧默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柄剑便刺向他,只听“啊”的两声,萧默抱住了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思晴。

  而尖叫的两声一个是因意外而发出声音的程锦澜,一个是被刺中的思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