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5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萧默送了大夫便回到房间,“我吩咐汀兰去煎药了,一会儿把药吃了在休息。”

  思晴忽然心生调皮,调侃道“是夫君照顾我的?”萧默没有说话,一个大男人照顾女人确实有点难以启齿,思晴当做萧默默认,便道“虽说我昏迷中,浑浑噩噩,好像一直没有什么知觉,但耳边一直听到有一个声音在说些什么。”思晴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萧默的表情,萧默表情略微僵硬,尴尬的笑了下,“说了些什么?”

  从萧默眼光的闪躲思晴便觉得自己猜的没错,“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否作数。”萧默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会说话不算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怎么不作数?!”

  思晴扑哧一笑“那便是夫君真的说了。”萧默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上了当,脸微微涨红,行军布阵这么多年没想到被小娘子下了套,萧默心中一阵闷气。

  思晴见萧默不说话,瘪瘪嘴道“其实我什么都没听到。”心中还是暗自高兴,这冰山算不算融化了一脚?

  汀兰端着药走进来,然后把药放在床旁,便离开,虽然一步三回头,但汀兰知道萧默一定会照顾好的,姑爷对小姐看得出是用心了。

  萧默端起药,吹了吹,“你拿着不会烫手,放下。”思晴急着道,中间还咳了几下,萧默把药碗放下,扶起思晴,让思晴靠在自己坚实的胸膛上,思晴微微脸红,能感觉到背后传来的温度,连心里也觉得暖暖的,萧默把思晴圈在怀抱里,端起药“这手上都是厚茧,怎么会觉得烫?”

  萧默轻轻吹了下,“温度差不多,可以喝了。”然后一口一口喂起思晴,动作十分笨拙,萧默是思晴生命中第二个亲自给她喂药的男人,虽然药有些苦,但思晴还是为了不打破这气氛忍着不说,直到半碗下肚,思晴轻轻皱起眉头。

  “苦口良药,全喝完才能吃蜜饯。”萧默像一个妈子,什么事都考虑周到,十分细心。

  思晴忍着把最后一口药喝完,然后吃下萧默递来的蜜饯,口中的味道才从苦变得微甜。

  萧默把药碗放回桌子上,自己径直走到窗边,深吸一口气,感觉放松了许多。

  “以后我会照顾你的。”萧默淡淡说,好像是对思晴也好像是在跟自己。

  “我以后也会照顾你的。”一个童稚的声音传来,萧默一回头,看见萧念已经站在思晴的床边。

  大好的气氛被萧念打破,萧默多少有些气闷,“你怎么来了?这么晚还不歇息,真是越发的淘气。”萧默训斥道。

  萧念一脸无辜,眼泪汪汪的道“念儿是来看娘娘的。”然后小手抓住思晴的手,一脸可怜的看着思晴。

  “没人怪你。”思晴劝道,这时萧念才重新笑了起来,“娘娘好了就好,念儿也放心。”萧念自己捏起自己的包子脸。

  “念儿真乖,不过不能跟娘娘住了,娘娘病好便接你回来。”

  萧念看向萧默,问道“爹爹陪娘娘住么?”这一句话问得思晴与萧默都有些面红耳赤。

  萧念撇着嘴,皱起包子脸自言自语道“定是念儿总睡在中间爹爹不开心了,如今终于有理由撵念儿走了。”

  萧默一脸黑线,这念儿真是越来越欠管教,萧默板着脸,“来人,给小少爷送回大房。明日再接回来。”

  萧念一脸依依不舍的与思晴告别,然后看了一眼微怒的萧默,“爹爹念儿告退。”牵着妈子的手便跑了出去。

  思晴很想笑,但却笑不出来,一是被萧默那张寒冰脸吓得笑不出来,二是刀口疼的笑不出来,那憋笑的表情倒是逗笑了萧默。

  萧默笑着走过来,“今儿也不早了,你身子还虚,睡吧,我就睡在旁边,守着你。”

  萧默的话让思晴感觉到温暖,更加放心,思晴点点头,乖乖的闭上双眼,思晴能感受道萧默抚摸着思晴的脸颊,刀疤和厚茧不停的触碰思晴的肌肤,但却没有觉得很难受。

  萧默和衣躺在思晴身边,但却离得很远生怕碰到思晴。萧默轻轻牵起思晴的手握在手心,然后闭上双眼,不一会儿便听见了萧默均匀的呼吸声,思晴笑了笑,想必是累到了。

  手心中不停传来的温度使思晴心安。

  红烛摇曳,月光皎洁,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有心灵的交合,两个一直寂寞的人走到一起,谁也不知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两颗心越来越近,总有一天会合二为一。然后一起走下去。

  柳国公两个女儿都嫁得好是京城众所皆知的事情,一个将军夫人,一个世子妃,几个衰落的国公府也明里羡慕着暗地则嫉妒着。

  柳太太则是自鸣得意,思凝嫁得好她则最有面子,走到哪里都仰着头,像一只骄傲的老母鸡。

  思晴则因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不宜过多操劳而没有出席婚宴,柳太太本是不在乎,可是思凝却在乎的不得了,她就是想跟思晴比,觉得自己比思晴好。大概是心中从小便留下的落差。

  萧念总是缠着思晴,左一个娘娘右一个娘娘,“我可是听说了,不知谁说的,只要我醒了便叫我娘亲。”思晴打趣道。萧念一脸失忆状,“呃。我去做功课了。”抬起小屁股便走,谁知一头撞在了一堵肉墙之上。

  “何时能不这般毛躁?”萧默有些严肃,萧念的小脸又皱成了包子,刚想哭,却被萧默吓了回去。

  “念儿不是要做功课么?还不快去。”思晴催促道,实则是为萧念解围,萧念眼珠一转,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

  萧默暗叹口气,“你是太宠他了。”思晴不以为然,笑着“当初不是夫君你千叮咛万嘱咐的必须要待念儿好么?再说那是你的心头肉,我怎么敢苛责。”

  “一口伶牙俐齿,真是说不过你。”萧默摇了摇头,思晴低下头,注意到萧默的腰间带着一个破旧的香囊,看起来有许多年头了,那鸳鸯掉了色,“过些日子再绣一个给你把。”思晴道。萧默顺着思晴的眼睛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香囊,“不必了,这是念儿的娘亲绣了,戴习惯了。”说完笑了笑,可是这个大男人完全没有顾虑到小女人的感受,思晴只知道在他心中还是住着那个人,不管是爱还是习惯,心中微微有些难受,像是心脏被撕裂了一个小口。

  萧默看思晴脸色有些难看又不知哪里说错了什么,“不舒服?”

  思晴勉强微微笑,“没有,这天气越发的好,我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也能出去走走。”思晴转移话题不想让萧默看出自己的不悦。

  “那过几天就带你回国公府探亲吧,毕竟你妹妹大婚都没有回去。”萧默道,轻轻帮思晴整理好头发。

  思凝成亲自己确实没有回去,想想萧默想得也算周到,那不成一直称病叫别人落下口舌,便答应下来“好。”

  第十七章

  思晴的身体恢复的格外的快,这其中缺不了萧默的悉心照料,在屋子了憋了一个月之久,思晴似乎都忘记鸟语花香,忘记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了。

  坐在马车上萧默仍是细心照看,生怕有半点闪失,像是在看一个珍宝一般,要说程锦澜真是个十足十的蠢人,只会做些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

  国公府还是那般,比起将军府的门庭若市,当真是冷清了很多,让人有很大的落差感,这次思晴回来不同,早已有人在门口等待着她的到来,但说的更贴切的说是给萧默面子,照管兵马大权的人,谁敢忽视。

  思城站在门口,还是那老样子,身着锦衣,一脸微笑,温润如玉,比起萧默来少了些凌厉,多了些儒雅。

  “萧将军。”思城双手抱在胸前,萧默松开思晴的手,让汀兰扶着思晴,“柳兄。”两人互作见面礼。

  “萧将军请进。”然后伸手往府内引进,但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思晴,心里担忧着思晴的伤势,看思晴脸色红润心里也松了口气。

  一进正房便拜见了父母,虽然思晴不想认柳太太,但在封建礼教之下也无能为力。柳国公一脸高兴,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将军,自己这个丈人怎能不骄傲。

  柳太太则是装出的一脸谄媚。

  而回家省亲的思凝则仔细端详着萧默,谁说这将军长相骇人,看起来倒真真是个英气十足的美男子,若是当初自己嫁了他也会不错吧,像是这世子,虽身份高贵,可却是个花心萝卜,刚娶自己的时候对自己的美貌还有新鲜感,如今就闹着要纳妾了,若不是王妃压着早就让人看了笑话。

  思晴看着不久前进门的嫂子,笑了笑“大嫂。”那女子柳叶眉,瓜子脸,却长了一双狐狸眼,透露着说不出的精明,说是在府中是小女儿起名为香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