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22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点了点头,告别过去,是开始新生活的最好办法。

  萧默把香囊放回枕头下,在思晴耳边道“娘子,为夫指的不是这个。”

  萧默的气息从思晴耳边传来,让思晴觉得痒痒的,思晴一边笑一边问道“那是什么?我并没有欠夫君什么啊?”

  萧默反身把思晴压在身下,“娘子,你欠我一个孩子,现在是不是该还了?”

  思晴顿时脸烧的厉害,自己虽在大婚前接受过提前讲解,但在这方面却是一张白纸。没等思晴反应过来,萧默便吻住思晴的嘴,一点点占领思晴全部的思绪,舌尖灵巧的挑动思晴的舌尖 ,让思晴欲罢不能。

  双手慢慢伸进思晴的衣衫,长满厚茧的手覆住思晴的柔软,十分温柔,思晴只感觉全身发热,却有种奇异的感觉。

  思晴慢慢回吻萧默,这给了萧默很大的努力,环住萧默的脖子,两人交缠在一起。

  慢慢萧默呼吸加重,思晴也不自觉的溢出呻吟声,连自己都不相信能发出那样的声音。

  萧默在思晴的耳鬓厮磨道“娘子,会有一点点痛。”思晴用力的点头“嗯。”

  萧默挺身而进,思晴只感觉到两腿间撕裂的疼痛,想要大声叫喊却用力忍住,忽然撕裂感似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感受,萧默的不停运动思晴感到似乎飞上云端,十分眩晕,又不断呻吟。让思晴欲罢不能。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过如此。这才是两人最亲密的接近。

  思晴睡得昏昏沉沉,以致太阳出来,才醒。

  第二十四章

  思晴还未睁眼,翻了身,摸了摸身边,却发现早已冰凉没有温度,思晴睁开眼,“来人。”

  汀兰一脸笑意的走进内室,“小姐,太阳都出来了,你才醒。”思晴看着汀兰,脸红起来,“夫君呢?”

  “姑爷上朝了,还没回呢,姑爷吩咐给小姐准备好洗澡睡。”汀兰笑着道,这萧默还真是细心,思晴点了点头,“那伺候我沐浴吧。”

  思晴支起身子,却发现下半身丝丝疼痛,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忍着,思晴不知道,一响贪欢之后竟然这么痛。

  泡在温热的水中,思晴闭上眼睛,开始胡思乱想,萧默是不是很有经验所以才这般细心,还是说他对每一个人都这般细心?女人止不住乱想是通病,而如今思晴也加入这个行列了。

  思晴微微苦笑,年纪轻轻竟也要踏进这怨妇的行列了。

  “小姐,在笑什么?”汀兰问道,“没什么。”

  汀兰有些犹豫,“小姐,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思晴看向汀兰“有什么便说,你是从小跟我到大的,没有那么多忌讳。”汀兰点了点头“最近国公府出了点事。”

  思晴勾起嘴角“若是那母女的事便不用说了,听着心烦,固然过瘾但传出去好像我做的不地道一样。”

  汀兰吞吞吐吐道“不是,是思城少爷。”思晴心一惊,还是故作镇定道“说来瞧瞧。”

  “少爷把少奶奶打了,少奶奶回娘家了,不管太太怎么闹少爷都不肯接少奶奶回来。”

  思晴皱起眉,这思城不是这般不讲道理的人,除非触碰他的底线,可是在思晴眼里思城一直是温润儒雅的形象,何时有了底线而言,还动了手,思晴简直无法想像。

  见思晴不说话,汀兰道“小姐,回去看看少爷吧,劝劝少爷。”

  “帮我擦身体,洗的也差不多了。”思晴穿戴好,坐在床边,“你过来。”汀兰一怔走过去,“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自然知道,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我也看在眼里,要真不后悔我便成全了你,去给思城做妾,只是我心里舍不得,你可知道妾是什么地位?下人的地位,得宠的姨娘说起来还算好,不得宠的娶进去还不如太太身边养的条狗,这香菱我也见过,你想必也听说过,那性子可不是一般的娇蛮,太太那里你又不是不知道,对我都那般别说你一个嫁过去的丫鬟,还是伺候过我的,你可想明白才好。”

  汀兰抽泣起来,用手绢擦了擦眼泪,忽然跪了下来,“|小姐,汀兰从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心里惦念着思城少爷,希望他过得好,这些年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汀兰也没有离开小姐身边的想法。小姐这么一说,汀兰心里倒是难受了。”

  思晴拉起汀兰,“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但爱错了人就是错的了。一会儿回去瞧瞧吧,我与思城谈谈看他的意思。”

  汀兰哭着“小姐,”思晴道“擦擦你的眼泪都成花姑娘了。”

  思晴每次做马车都觉得摇摇晃晃,而今天心也跟着摇摇晃晃,这思城在思晴心中的地位往往要比她估算的高,忐忑是有的,担心是有的,曾经的雪中送炭思晴不会不记得,说不记得也只会让人心寒。汀兰一直在旁边攥着手绢,心里也七上八下。

  程府还是老样子,门口的两只石狮子再熟悉不过,似乎他们狰狞的表情都有所缓和。思晴下了轿子,小厮一见便请了进去,京城都知道程锦澜远嫁的事,似乎也都对思晴惧怕很多,所有传言的版本都与思晴有关,似乎这个将军夫人总能左右将军一般,生怕得罪了思晴,落得同样下场。

  思晴由婆子引进门,小厮通报给柳太太说是大姑奶奶回家省亲了。

  思晴一进正厅便看见柳太太那副虚伪的嘴脸,“呦,我们家大姑奶奶回来了,真是吹了什么风啊?”柳太太笑着,语气中确实明显的讽刺。

  思晴不慌不忙,同样报以微笑,“回来看看母亲,家里就母亲与大嫂,今日听说大嫂回了娘家,怕母亲过度操劳,使得人也见老,所以回来瞧瞧。”

  柳太太嘴角气得一抽“真是有孝心。”

  “思晴?”柳国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思晴转过身“父亲。”然后看了一眼柳国公身边的思城,浅浅微笑。

  “好久没回来了,今日回来陪爹爹吃顿饭吧。”思晴心中嘲笑,这爹爹也是在讨好自己,这样的家真不知要来有什么意思。

  “不了,就是回来看看,将军府还有些事情。”思晴话毕,柳国公叹了口气,“那好吧。你跟我来一下。”转头对柳太太说。

  柳太太笑着“你好生照顾你妹妹。”说完便随柳国公离开。

  厅里只剩下思晴汀兰和思城。

  “出去走走吧。”思晴提议,思城还是那般样子,微笑着,温润如玉,翩翩公子。

  两人走在庭院的回廊中,谁也不说话,汀兰则是有些焦急,心里更是复杂,既希望思晴快点讲出来又希望思晴不讲出来,表现在脸上的便是无限的焦急。

  “汀兰今儿是怎么了?”思城问道“她没事,怕是做错了什么事,怕我发现。”思晴玩笑道,“香菱还是没有回来?”

  思城摇了摇头,“你既不是那种打女子的人,为何要动手,家和万事兴这不是你从小贯彻给我的道理么?”

  思城笑了笑“我没有打她,是她自己说的。只是为了让我求她罢了。有些事说不清楚。”

  “不是你沾花惹草被香菱发现了吧,”思晴摇摇头:男人三妻四妾这是拦也拦不住的,何必自己与自己治气,想想不就开了。”

  “你倒是比以前会调节情绪。”思城笑道,“都是汀兰的功劳,要不我把汀兰给你当妾室吧。”

  “你怎么舍得,别同哥哥说笑了,打小连重活都舍不得让汀兰干。”思城摇头,远远的便听见香菱的声音。

  “大姑奶奶回来了?我说呢,这夫君也不见人影。”思晴等人闻声转过头去,“大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