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24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大奶奶与二奶奶相处多年,斗都斗了无数回合怎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还是两位弟妹给面子。”

  第二十六章

  大奶奶转向思晴,看见思晴身上的裘皮斗篷,便道“斗篷就脱下来吧,不过这斗篷看着真是好看,不仅做工好,料子也好。”

  二奶奶有些不爽的笑道“进门时我便想问了,三弟妹真是好福气,三弟也舍得给弟妹花钱,也是三房的开支也不从总账走,要我我也大方。”三房全是由萧默的俸禄支撑,况且萧默又掌有兵权自然送礼的人不断,赏赐不断,要是真细较真起来三房比整个萧府都有钱。

  大奶奶心里碎了口,有本事你男人也去赚钱,思晴笑着道“这不是夫君送的,是宁州的姑母送的裘皮,再拿出去做的。”

  二奶奶一怔,心里更是来气,这姑母怎么偏偏给三房东西,大奶奶道“我说怎么眼熟,姑母总共拿回了三块,两张大的,一张小的,我便琢磨着一块给父亲,小的给念儿,老人和孩子都怕冷,还剩一块便给了三弟,三弟常年在外,身上总该有点好东西也好御寒,想不到三弟给了弟妹。”大奶奶心中也有丝丝羡慕,这萧默确实是爱妻好男人。

  二奶奶暗自不爽,说出的话自然也变味儿“怎么从不见大嫂给二房送东西?本是三块裘皮两块都给了三房,怕是有意讨好吧。”

  大奶奶见二奶奶那小肚鸡肠的样子便来气“有本事你也生一个,或者让二弟也在朝堂上努努力,我便什么好东西都给二房。”

  二奶奶一听脸上涨的通红,“还不是看三房有本事!”

  大奶奶道“有能耐二房也拿出点本事。”二奶奶不好对付,大奶奶更不是吃素的,有一种人其实最不好得罪,那就是平时亲和,最会左右逢源的不得罪人的老好人,这老好人一旦生气了,那真是比癞皮狗还难对付。

  二奶奶听了心里火冒三丈却什么都说不出,只好闷闷的说“身体突然不舒服,大嫂,弟妹你们先弄吧,我回去休息。”

  说完转身便离开。

  思晴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说些什么,大奶奶则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拉着思晴“这边来,帮嫂子对对礼单。”

  送礼这东西还真是门学问,这礼单看的思晴一个头两个大,对完是已经快到晚饭了。

  思晴坐在椅子上喝着热茶,大奶奶笑着“真是谢谢弟妹了,要没有弟妹怕是我晚膳都没时间用了。”

  “自家姐妹不必客气,这是思晴应该的。”大奶奶拉过思晴的手“真是越看越顺眼,想当初还不满意你嫁过来呢,如今才知道是捡了个宝。”

  思晴不好意思道“我不过也是个普通女子,嫂子你可别夸我了,我不禁夸。”

  大奶奶收起笑容,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道“有一事,我本不该管,但嫂子是真心把你当妹妹的,”思晴笑道“大嫂有话说便是。”

  大奶奶低声道“你与三弟房内事我本不该插嘴,但你们已成亲快三年,却还是没有消息,长久对你是没有好处的。实在不行,再给三弟纳一房妾室,反正你们夫妻感情好,也不怕多一个人,到时候生了孩子就抱过来养,过继你名下也是可以的,女人孩子是最能保住自己的东西,你二嫂就是个现成的例子,刚嫁进来时仗着娘家好,那气势,你二哥都不得不哄着,几年了没有孩子你看她在你二哥面前还敢那般么?你二哥现在在外面找女人她都不敢管了,这事还是早计划早好。”

  思晴心中有数,她与萧默真正夫妻生活也才一个月,自己也急,但也没什么,毕竟才一个月。

  大奶奶见思晴不说话,笑道“弟妹也别多想,你还年轻没什么,以后要实在没有,在用着下下策也好。”

  “谢谢大嫂,我会放在心上的。”

  萧念穿着一身宝蓝色小袄,带着貂绒围脖和小帽,在院子里跟丫鬟们打雪仗,难得到了年口不用跟着先生读书,思晴自然不去管。

  思晴坐在书案前整理着礼单,这礼单着实复杂,还蕴藏着不少学问,比如给什么样的人家送什么样的礼,重了轻了都不合适,也不怪大奶奶忙的不可开交,管家主母有时候真的很难做,思晴有时候心里都会庆幸,自己嫁的是三房。

  思晴放下手边的礼单,朝汀兰吩咐了一声“去把小少爷叫进来吧,别玩的太久,凉到。”

  汀兰赶紧点头,跑了出去,刚到门口帘子便被掀起,萧默手拉着萧念走进屋。

  “老爷,少爷。”汀兰低头,几个伶俐的小丫鬟上前帮萧默脱下披风,给萧念摘下帽子脱下外衣。

  “娘亲。”萧念跑进了内室,萧默跟着进去,思晴起身,抱起萧念,这孩子确实重了很多,七岁也不小了,看着萧念通红的小脸,思晴道“冷不冷,怎么玩了那么久?”

  “其实念儿没玩够。”萧念小声道,萧默走进内室“都是你娇惯他了,玩野了。”

  思晴不让半分道“不知道是谁都不舍得打一下的。”萧默无奈,“有个娇惯的儿子还有个伶牙俐齿的娘子,我这日子真算是悲苦。”萧默玩笑道。

  思晴不与争辩只是淡淡的笑着,放下怀中的萧念,吩咐道“去做碗姜汤给小少爷御寒。”

  吩咐完继续看礼单,萧默坐在思晴身边“这些年大嫂操持家务也是辛苦的,你分担些也是好的,但是更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思晴因萧默的关心而感到丝丝暖意,心中无限欢愉,“对了,不是说姑母一家要回来探亲,是不是也该备份礼?”

  萧默笑着“你啊,就是操心太多,姑母家里那么多人你又不清楚,大嫂办事你还不放心么?”

  思晴点了点头,也是,自己就是瞎操心。忽然想起那天大奶奶劝自己的话,便看向萧默,萧默见妻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事了?”

  思晴摇摇头,还是忍不住道“以前房里没有通房丫头么?”萧默一怔,便知道怎么回事,“有的,只是遣了,念儿母亲死后房里就再没有别人了,毕竟我常年在外带兵打仗,要是纳上两房侍妾,岂不是拜拜耽误了别人的青春,在守活寡中度过?”

  思晴低下眼帘,“要不,纳一房妾室吧?”虽心里不愿意思晴也要做这个大方的住,如今这萧家的嫡孙,只有大房的嫡子和念儿,二房一直没有动静,二奶奶仗着娘家好也一直没让纳妾,再者说这嫡子没生,谁敢生庶子。

  萧默倒是不担心,可又怕妻子以为自己为萧念留后路不着急要便解释道“家里大房有个嫡子冲哥儿,常年不在家被送去军营历练了这你是知道的,咱们又有念儿,所以压力不大,况且冲儿是嫡长孙现在大嫂也忙着给他议亲再过不久嫡重孙都有了,压力应该在大房和大嫂身上,你不用这般紧张,还有我们才圆房一个月,这事不急。至于纳妾我还没有想过,萧家历代人口简单,你也不想多纳几个姨娘添堵吧。”

  思晴自然是不想添堵,只是夫妻之间是只知道圆房一个月,那外人看来呢?三年不孕,那就是不孕,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啊。

  看着担心的小娘子萧默只好安慰道“要不明个就大夫来看看,开些方子。”

  第二十七章

  思晴点了点头“眼看要过年了,大夫也要过年啊,年后吧,仔细看看。”萧默这才放心下来。

  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雪终于停了下来,天气也露出了笑脸,阳光照在雪地上很是晃眼,却也有着异样的光彩,一圈一圈光铺散开来。阳光下的雪更是显得洁白,晶莹。

  过年也要有过年的气氛,不然怎么看都觉得惨淡,思晴和大奶奶二奶奶分别看着下人挂灯笼,贴对联和窗花,就这么喜气洋洋的迎接新年。

  三人一忙就是到了中午,总算清闲下来喝口茶,三人围在屋里喝起了热茶。

  “大嫂,冲哥儿不小了也该定亲了吧,想好哪家的姑娘了么?”二奶奶问道,大奶奶心里盘算着平时也没见她多关心冲哥儿,如今怕是想说媒吧。

  “还没呢,这个总是要看缘分听天命的。”大奶奶笑着手捧着暖茶,思晴听着,两个嫂嫂说话也没有自己插嘴的份儿。

  “我是想着我母亲娘家舅的小女儿不错,不知大嫂何意?”大奶奶已经见识过二奶奶的亲戚了比如程雨晴,心里想拒绝,嘴上也不好说“冲儿的媳妇儿是要当嫡长媳的,要是小女儿难免娇惯。”

  二奶奶心中冷哼真以为你们家冲儿是什么抢手货还嫌这嫌那的,“那就作罢吧。”嘴上笑着却还是透露出几分不乐意。

  思晴适时茬开话题,“姑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她确实也很好奇,嫁到身居高位的豪门,却在最荣耀的时候陪着丈夫全身而退,肯定是奇女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