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3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坐在房里,绣着锦囊,针脚精细,鸳鸯形象逼真。

  第三章

  “小姐,这事何必亲手来做,府中不是有绣娘么?”汀兰一边挑着灯芯,一边道,只听灯芯啪啪的两声。

  “我不放心绣娘。”在这府里的所有思晴恨不得亲力亲为,谁知道那继母会做出什么来,毁了她的亲事都是有可能的,要是到时被退了婚,思晴这辈子就毁了。

  “小姐今儿你让奴婢打听的事,奴婢打听好了。”汀兰一脸开心道,思晴放下手中的针线,慢慢听汀兰讲,有些事不用的打听,更不用思晴亲自去,只要在丫鬟婆子常聚的角落里一藏便什么都能知道,谁让她们无聊的时候总想着嚼嚼舌头解解乏呢!

  “有人说萧默将军长得凶神恶煞,脸上还有一道刀疤。有人说萧默将军,杀人如麻,确实个翩翩公子哥。萧默将军是萧家的幺子,上面有两个嫡兄,没有姐妹,以前的妻子生萧默将军长子时难产而死,留下长子萧念,据说萧将军之前的妻子是在大获全胜时带回来的女子,当时萧老将军不同意娶一个乡野女子,但萧默将军坚持,最后也无力反对,想是那女子与萧默将军在边疆同甘共苦,所以感情颇深。萧念是萧默将军的儿子,今年四岁,聪明伶俐受萧家人疼爱,也最让萧默将军在乎。萧默将军的两个嫂子都出身将门,还有一个女子叫程锦澜,是轻都侯的女儿,萧二奶奶的表妹,算是与萧默将军青梅竹马,京里人都以为与萧默将军成婚的会是她,结果变成了小姐。”

  汀兰的话说的似乎有些无奈,这萧默将军若真是个大老粗,小姐嫁过去未必会幸福。

  思晴笑了笑“看来下人们没少谈论这次的亲事。”

  汀兰道“都为小姐抱不平呢,说小姐平时待人和蔼,没有一点架子,如今太太不想嫁自己女儿倒想起了给小姐说亲,这些年怎不见她关心小姐,倒是自己的女儿,赶着制造机会与小王爷接触。”

  思晴知道小王爷是谁,当今皇帝的御弟,柳太太这做法无疑是想女儿飞上枝头做凤凰,却不知道,凤凰哪是那般好做,小王爷也哪是容易高攀的人。

  “随她去吧,就不知思凝有没有那个福气了。这些话咱们听听就罢,不必去传,省得惹上麻烦,顾好自己就好。”

  思晴吩咐道,汀兰点了点头,“小姐,咱们这儿的蜡又不够用了。”

  “没去领么?”思晴问道,“领了人家肯给算啊。”汀兰一脸气愤,这柳太太真是越来越苛刻,灯油不给如今连蜡也要断了。

  “自然会有的,若是锦囊绣不好,嫁衣赶不出来,国公府的面子也没地方隔,她虽苛刻,却不是个愚蠢之人,不过是为了给我们个下马威。”思晴对柳太太已是十分了解,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就是柳太太的写照。

  “今天就到这吧,早些睡吧。”思晴换好衣服,吹熄了剩下的一点蜡炬

  边疆常年战火硝烟,若不是有萧默在,恐怕边疆早被外敌侵入。

  萧默英勇善战,深谋远虑,在萧默的带领下,军队捷报频传,敌人节节败退,好消息不断送回京城,离萧默回京的日子也不远了。

  三个月以后,萧默将军班师回朝,一时萧家光耀门楣。

  京城的城门口排着长长的人马,中间明黄色点缀其中,仔细一观便知道那是龙辇,可见萧默隆恩浩荡,否则皇上也不会为一个鳏夫赐婚。

  远远的便见一长支萧家军,像是条黑龙,红色的萧家军军旗像是黑龙的舌头,而那一点银色像是黑龙的眼睛。

  在城门口等待的大臣们无不感叹,只有萧家军才有这样的气势逼人,怪不得敌人都落荒而逃。

  萧家军将士们训练有素,在接近城门队伍的地方全部收起了兵器以免被治个大不敬的罪,萧默一身银色盔甲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慢慢走上前,把手中的银枪交给身边的大臣,那大臣虽脸上在笑,心里却被萧默的气势所震慑。

  萧默单膝跪地,“臣萧默给皇上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萧默手一挥,身后的萧家军整齐划一的跪在地上,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不得不说,萧家军只听命于萧家的历代将军,虽皇上对此心有忌惮,但若是办了萧家的将军,那么他就失去了一支最忠诚最强大的军队,毕竟萧家世代忠良。

  “快起,快起。”看见凯旋而归的萧默与萧家军,皇帝脸上露出笑容。

  萧默站起身,皇上刚想请萧默与自己一同进城却被萧默拒绝,“皇上乃九五之尊,自然要走在前面,臣不过是一介草民,不能乱了君臣之礼,况且臣还要带领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请皇上谅解。”

  皇上心中赞叹,这萧家人果然世代忠良,重情重义,这样的臣子才是自己最想要的看家狗。

  “那便随爱卿吧。”说完皇上走上龙辇,萧默拿回兵器,翻身上马,回去带领自己的兄弟们一同进城,接受老百姓的敬仰。

  这也便是众将士愿意为萧默出生入死的原因,即使他是将军他也会与众将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凡是有萧默一份的东西,众将士也不会少。

  听说萧默凯旋而归,萧府紧锣密鼓的张罗了宴席。

  萧大太太给四岁的萧念穿上新做的小袄,这萧念可是萧家的宝贝,虽说生母不过是乡野村姑但萧念在府中可是没有人敢怠慢半分的小祖宗。

  萧大太太一边系着萧念的衣扣,一边听着萧念的小嘴儿不停的说“大婶婶,爹爹要回来了是么?”

  “你爹爹已经进京了,估摸着从皇宫覆命后便会回到家里来,念儿要懂事。”萧大太太笑着道,虽说这萧念与自己生的萧冲是萧家唯一的两个孙子,但因着萧默常年在外,萧念一直由自己抚养,还真是真心喜欢萧念,待他甚至比自己的儿子好上半分。

  “念儿知道,爹爹最疼念儿了。念儿也想念爹爹。”萧念摇晃着小脑袋,肉肉的小手还在空中比划着。

  “念儿,乖。”

  萧默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心中百般不是滋味,这京城如此繁华,歌舞升平,而边疆的百姓受苦受难,将士出生入死甚至朝廷有时都会拖欠军粮,而这一座宫殿的都够百姓与将士们好多年的粮食了。

  萧默心中有气,但也无处发作,只好忍下。

  “爱卿,朕做主为你赐了门婚,女子是柳国公家的嫡女。”皇上笑咪咪的道,眼睛中却透露精明的光。声音久久回荡在大殿之上,但萧默始终没有回答。

  久久地才说了一句“谢皇上,父亲写家书时曾告诉过臣,但臣不想娶妻。”萧默直挺挺的站在大殿上,此时皇上的表情已经不是那般笑咪咪,瞬间变成了冰山。

  “圣旨已下,难道让朕收回成命?那女子书香门第,大家闺秀哪里配不上你?”

  “请皇上收回成命。”萧默依旧只说了一句,皇上眯起眼睛,眼神发出警告的光芒,“不要一再挑战朕的忍耐极限,不顾你自己,也要顾出生入死的将士,和家里的亲人。”

  萧默一怔,竟拿自己最在乎的威胁自己,当真是卑鄙,若不是祖祖辈辈忠于皇家,自己怎会为这样的人效命,出生入死。

  第四章

  萧默给了皇上一个台阶下,“臣只是怕念儿不适应。”

  “不会的,爱卿你放心吧。”皇上恢复满意的笑容,“爱卿回去与家人相聚吧。”

  “是,臣告退。”

  萧府门前早站了萧家的老小,众人都在期待着英雄的回归,萧默骑马到萧府门前,翻身而下,走到自己已年迈的父亲面前,“儿子不孝,请父亲原谅。”萧老将军是从前的将军王,怎会不知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看着儿子继承了自己的衣钵哪还会怪罪,萧老将军长年在外征战身上受伤无数,身体已经不是那么好,上前扶起儿子“起吧,没人会怪你。”

  刚要一起往府内进,一个穿着新袄的小肉团子摇摇晃晃的跑上前来,“爹爹,念儿想你。”

  小肉团子哭哭啼啼的抱住萧默的腿,萧默一把将萧念抱起,“给爹爹看看,念儿长大了没?”

  萧默这两年多在外征战时时想念着自己的儿子,这是他最放不下的人,现在看着这么大了,真是感慨万千,见萧念眼泪巴巴的,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许哭。”终归是养的太过娇气了。

  萧念抽了抽鼻子,摸着萧默的脸“爹爹不气,念儿不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