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31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萧默显得有些焦急,杀敌无数,却在小事上乱了分寸,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萧默把昨夜梦魇的事情讲给大夫听,大夫面色更加不好“倒不是相信这迷信之说,只不过令夫人身子却是虚弱得很,恐怕养得住胎也未必生的出,老夫还是劝将军,这一子还是不要为好。”

  萧默也沉了沉神色,失去孩子也不能失去思晴,心一横“请大夫开药吧。”

  婆子送大夫离开时萧念正好下学,见有大夫出入便钻进三房屋子,“娘亲。”

  思晴一听萧念的声音便开心起来,心情好了九分,那一分阴霾也不算什么了。

  “娘亲,大夫来了,是你病了么?看你的气色也不是很好。”说着让丫鬟把自己的鞋脱了下来,自己由丫鬟换好衣服上了炕,亲热到思晴身边,思晴带着暖暖的笑意,“不是,是你要有个弟弟或是妹妹了。”幸福的看着自己的肚子。

  萧念则是一怔,八岁的孩子到底是有了自己的心思,思晴见萧念不做声,也看出了几分,“你是娘亲的儿子,不管以后是添了弟弟或是妹妹,在我与你父亲心里,你都是宝贝。”

  思晴摸着萧念的头,解释道。

  相处了这么久思晴与萧念的感情已经胜过了有些亲生母子,思晴怎么会有了自己的孩子就忘了萧念呢。

  萧念小脑袋乖乖的靠在思晴单薄的肩头“现在是念儿靠着娘亲的肩膀,以后念儿长大要娘亲靠着念儿的肩膀。”

  听着萧念清朗的声音,一道暖流流进思晴心里,思晴十分感动,这么小的孩子却如此懂事真是难得,想着就把萧念搂进自己的怀里,想着以后自己的孩子出世也会这样懂事吧,到时候与念儿也会相亲相爱。

  想到这里思晴的另一只手便摸着自己的肚子,自从生母去世后,自己何时这样幸福过?想起昨夜的梦魇,思晴现在后脊梁都是凉凉的想起来便是后怕。

  帘子忽然掀开,萧默从外面走了进来,由丫鬟服侍换了衣服,便来到床边,看着黏着思晴的萧念问道“今天的功课做得怎么样?”

  萧念站起身,得意的神色涌上那张稚嫩的脸,“先生说做得好。”

  萧念正等着萧默夸奖,不料萧默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萧念小脑瓜立刻低了下去,萧默却没有注意到,心中满心想着的是另外一件事。

  这点小动作还是没逃过思晴的眼睛,思晴伸手拉过萧念,摸了摸“念儿真是不错。”

  萧念立刻喜上眉梢,“真的?”思晴真诚的点了点头,孩子是需要鼓励的,有时候认可就是最大的鼓励。

  萧默也反应过来,满意道“是很不错。”

  萧念的小嘴笑得快咧到了嘴根,“我去告诉祖父。”说完便跑出了屋子,思晴摇了摇头“快去追,给小少爷穿上点棉衣,别冻着。”说完嘴角挂着笑,“你说肚子里这个会不会也想念儿这般调皮?”

  萧默一怔,坐在思晴身边,勉强笑了笑“不会的。”便没再多说,思晴看出些倪端,试探道“怎么今天朝中不顺利?”

  萧默知道思晴注意到自己的心事重重,便摸了摸思晴的头,“没有的事。”思晴见萧默不想说,便没有多问。

  思晴笑了笑看着自己的肚子,“不知道是个少爷还是个小姐。”满脸洋溢着幸福,萧默则默默的看着思晴,心中十分不忍。

  思晴注意到萧默脸上僵硬的线条,知道萧默心里藏着事情却一句不问,不该问的不问这才是聪明人。

  萧默越是看着思晴幸福的神情内心就越是复杂纠结,像是无数的线纠缠在一起,越是想解开就越是乱,萧默站起身,似乎有些暴躁,思晴一怔,却不知如何是好,萧默道“我去书房看看兵书,你休息吧。”

  说完便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思晴只觉得奇怪,便叫来了汀兰“去打听打听,爷是怎么了?”汀兰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萧默靠在书房的椅子上丝毫没有看进去书上的字,脑海中不停转的就是大夫的忠告,还有思晴那张沾满喜悦的脸,画面不停的旋转,萧默说不出的烦躁,自己从未在战场上这般犹犹豫豫,真不知道果断的将军到哪里去了。

  萧默站起身子来回的踱步,这时萧默的贴身小厮跑了进来,“将军,大夫把药配好了。”

  萧默皱着眉头接过药包,“下去吧。”

  汀兰在门口听到,赶紧躲到柱子后面,只是自己却是很疑惑,这药何必要单独送来。

  见小厮走远,汀兰立刻回了思晴。

  思晴把汀兰的话前前后后想了想,这药向来都是交给婆子煎的,若是萧默不放心大夫,那大可不用找这个大夫开药,可以找个信得过的,况且药都开了,怎么又送来了一副药,难不成自己真的这么虚弱,要一些特别的药进补?想起萧默的神情思晴只能想到一个情况,那就是药有问题。

  思晴制止自己去那么想,毕竟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但是心里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小姐,药煎好了。”奶娘把药拿了上来,“这药是老奴亲手煎的,小姐你放心吧。”思晴点了点头“您是我的奶娘我怎么会怀疑你,不过这药是哪来的?”

  奶娘一边把药放在床边的气,漆木小几上,“是姑爷,说起来姑爷还真是细心,向大夫又讨了一贴药安胎。”奶娘脸上带了淡淡的幸福,思晴好,她自然觉得好,思晴从小只有奶娘跟汀兰最亲近这两个人不为她高兴恐怕没人能真心为思晴高兴了。

  思晴看了看那药,心中无限疑惑,“拿一块丝帕来。”

  汀兰有些奇怪但还是去拿了,只见思晴把丝帕放进了药里,汀兰倒吸了口凉气,又见思晴拉着一角把丝帕拿了出来,“拿到一边去晾着,剩的药就倒掉吧,小心别被有心人看见。”

  汀兰虽不知为何,但还是点了点头。

  萧默在回廊里直打转,站在门口看见汀兰拿着碗,便招手叫过来,汀兰拿着碗走过去,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来什么,“夫人药都喝了么?”说完又看了看空碗。

  “喝了。”汀兰淡淡的,不知为什么一见将军就有种心中畏惧的感觉,手也跟着抖起来。

  “你抖什么,是不是夫人出了什么事?”萧默想着这药效也不会立马见效吧。

  “夫人很好。”萧默点了点头,大步朝房间里去。

  萧默很想笑出来,但是嘴角却僵硬的怎么也牵不动,心中无限后悔,看见思晴那一刻就觉得满心的后悔,十分自责。

  思晴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眼睛却一直没有移开过视线,萧默则是一直躲避思晴的眼睛,那眼睛像是一潭深水,谁也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丝毫的找不到一丝线索。

  思晴不想两个人之间猜来猜去,如果夫妻之间也猜来猜去,那么这日子要怎么过才能不会累。“那是什么药?”思晴淡淡的声音传来。

  萧默一怔,却没有说什么。思晴勾起嘴角。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夫妻之间就真的要隐瞒什么么?我本以为你已全心全意接受我,却想不到有些事还要瞒着我骗我。你心里难道就这般看不好我这个继母么?难道会因为有了孩子就对念儿不好,不把念儿放在心上么?”

  第三十五章

  思晴的话语调虽然平缓但句句珠玑,犀利,萧默远远没想到自己这么做会被思晴误会,也没有想到她首先想到的却是这个。

  萧默心中也有些愤怒,却想到本就是自己在药上先有不对,强压着怒火退步,“我并没有那么想。”却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毕竟作为那个时代的男子,怎会先低头,何况他是叱诧战场的英雄,指挥大军的主帅,自尊和骄傲不允许他去道歉。

  思晴勾起嘴角,可是那笑看起来有些绝望“一碗‘安胎药’葬送了一条性命,何况这还是你的骨肉,我只知道嫡庶有别,但心里却从没那么想过,亲生的与否是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该怎么尽一个母亲的职责我一分都不会懈怠,可是在你心里原来亲生骨肉与骨肉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思晴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默,虽然表情上还是看不出喜怒,但眼神中已是有了恨意。

  萧默在做了决定时便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幕,只不过原因是不同的,他本以为那恨是由痛引起的,却没想到思晴完全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想不到夫妻之间竟然这点默契都没有。

  萧默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好的喜事就变成了这般样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