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34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萧默淡淡道“后天便去启程,一切安排的差不多了。”

  “程大人。”思晴说出了自己最大的担心,萧默多年征战都平安归来,这说明萧默能力非凡骁勇善战,只是既然所有人都知道,敌军怎么会贸然毁掉和平条约杀掉和亲的人选呢?更让人担心的是皇上还让程大人掌管粮草,粮草可是关键,像边疆那种地方寸草不生,水源紧缺,若是粮草跟不上,那十有八九会打败仗。

  萧默自然知道思晴心里想的是什么,开口安慰“皇上是为了安慰程大人,毕竟死去的是程大人的嫡女,更何况近几年程大人也是一直作为使者与敌国交涉,了解的比较多,他做这个也是合适的。”

  思晴越想越担心,皱起眉头“你就不怕他为女报仇,当初与萧家闹翻的可是程大人。”当初程家与萧家的不愉快可是满京城传的沸沸扬扬,想来皇上这么做无非是不想萧默一人做大,皇帝最忌讳的就是权臣,用一个反目的仇人来制约萧默还真是上上策。看来皇上并不是白当的。

  “程大人应该知道粮草出了问题他全家老小都会不保,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儿葬送全家人的前途。明的自然不敢做什么,但暗地里就难说了,对他不光是我就是皇上也心有余悸,所以相信他身边不光有我的人还有皇上的人,只要一有什么不对,我们就可以马上反应相处对策。至于通敌卖国,我想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让我全全相信他是断然不可能的。”萧默慢慢说道,思晴心里有些放心,看来皇上和萧默也不是完全相信程大人,这样总比轻敌来的好。

  萧默继续道“倒是你,吃食之类的都要注意,若是最后真的出了你和孩子只能留一个的那种情况,我断断是不会留下孩子的。”

  思晴知道萧默是为了自己好,可是无论如何她都想要这个孩子,身为孩子的母亲思晴有义务要保住自己的孩子,“放心,你胜利归来一定会看见我们母子平安。”

  第二日思晴便开始指挥丫鬟婆子们帮萧默收拾东西,乱七八糟的都没有带,只是轻装简从,带了棉衣狐裘等保暖的东西。

  萧念站在思晴身边,看来看去,“娘亲,大哥都能跟父亲上战场了,我为什么不能?”大眼睛里满是疑问与失望,虽然他怕父亲,但更崇拜父亲,如今父亲又要离开,萧念心里怎么会好受。

  思晴摸着萧念的脑瓜“等你长大了你也能跟着父亲去,而且父亲留你在家里是保护娘亲,与你未出生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的。”

  第三十八章

  萧念的眼神一闪一闪“我是男子汉,父亲放心去,我会保护好母亲和妹妹。”思晴看着萧念小大人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是妹妹啊?”

  萧念解释“我喜欢妹妹啊,弟弟会淘气,妹妹长大了我就可以拽她的小辫子。”思晴摇摇头“拽妹妹辫子可是不好的。”

  萧念低了低头“我只是说说而已,我会给妹妹买糖人。”思晴看着萧念懂事的样子,心里无限安慰。

  “哪里来的妹妹?”萧默走了进来,看起来很是高兴,萧念赶紧道“父亲。”然后上去给萧默行礼,毕竟孩子大了不再是从前抱住萧默大腿的小男孩了。萧默也放心很多。

  “在家里要照顾你母亲,这不比上战场轻松。”萧默嘱咐,萧念小拳头一握,敲了敲自己的右肩,信誓旦旦“爹爹放心好了。”

  思晴跟萧默相视一笑,都被萧念的样子逗乐了,一家三人其乐融融,好像离别不会到来一般。

  屋内满是温馨的气氛。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从指间中匆匆流走,舍不得也要舍得有舍才有得,思晴更愿意等萧默凯旋归来的那日。

  萧默北去的那日天气格外的好,冬日的暖阳将仅有的一点阳光洒满城门,像是给萧默和众将士送别般,皇上穿着金色的绣龙披风,显得格外英气,金色的龙肆意的在披风上张牙舞爪,像是在讲述自己的至高无上。

  皇上站在龙辇上,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道“祝众将士凯旋而归。”

  下面乌压压的长长的队伍发出格外整齐响亮的声音“吾皇万岁万万岁。”

  萧默则身披黑色斗篷,身着银色战袍,手中拿着那陪伴他十多年的伙伴。萧默举起手中的伙伴,只听众将士齐喊“凯旋而归。”这是高高在上的君王永远不能体会到的力量,是信任的力量,团结的力量。

  这都是思晴听汀兰讲给自己的,汀兰则是听到跟着大爷去送行的管家的婆子说的。

  一来二去越传越悬。思晴知道这里面多少有些添添减减,但心中还是隐隐的为萧默自豪。

  另一边则不是这种状况了。二奶奶不停的在房里来回走动。

  “奶奶,将军走了。”丫鬟回来报告,二奶奶则深深呼出一口气。下一步该是考虑这药要不要用,该怎么用了。

  二奶奶从程府回来就一直想着这药的问题,反反覆覆,虽想明白了程大人利用了自己,但却还是没明白一荣俱荣过损俱损。

  二奶奶心里想着,这要是孩子真的生下来自己就真没有地位了,要是这孩子掉了,只要自己做得够隐蔽,说是思晴没有坐稳也情有可原。

  想着想着孩子二奶奶心里就憋屈,自己屋里的通房怀了抬了姨娘,三房又怀了自己的小心翼翼看脸色赔笑脸,偏偏自己这肚子不争气,怎么也没有消息。

  二奶奶叫来自己的奶娘,程妈妈,“妈妈,有功夫你帮我找找偏房什么的,总这样也不是回事。”

  程妈妈笑道“奶奶你可真是开窍了,我看着心里也欢喜,明日便给你寻方子去。”

  二奶奶也变得开心起来“还是妈妈最忠心。”

  萧默走后思晴也开始部署,现在对她最重要的事便是养胎。

  “以后汀兰你亲手给我煎药,不能假于别人之手,还有妈妈,院子里的人就不要动了,谁送来人咱们也别要,自己的人比较好看管。”思晴吩咐。

  汀兰点了点头“那小姐总管那里还要不要他把院子里的人调查一番?”

  思晴点了点头“当然要这样最稳妥。至于药材就由将军身边的小厮去采办,大夫来的时候还要多给些赏银,这样大家才都能痛快。”

  思晴全都吩咐完后,整个人重重的躺在了床上,从未觉得过这么空虚,心里这样不安静,总是时时担心着什么,有说不出来。思晴最讨厌的便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萧默离开的日子里,萧府格外平静,平静的像是一滩死水,怎么也看不出一丝波澜,大家各忙各的,似乎从未有过什么关联。思晴也只是每天养养胎绣绣花而已,若是没有萧念在身边,想必是要发霉了。

  “娘亲,念儿能用箭射天上的鸟了。”萧念挺起胸膛自豪的说,思晴笑道“那以后念儿也要做大将军了。”

  “念儿一定比父亲更棒。”

  自从有孕后思晴的口味越来越挑,所以她也不敢留下萧念吃饭,只好打发婆子带萧念去大房里吃,即使萧念小嘴撇着时时刻刻表示自己的不满,思晴也不能狠下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都不能让他营养跟不上。

  送走萧念后汀兰走进屋子,“小姐,国公府出事了。”

  这么多天的无聊总算换来一件有趣的事,思晴打起精神挑了挑眉示意汀兰说下去,汀兰笑弯了眉眼,道“小姐你可真是无聊坏了。”

  思晴抬起头,白了汀兰一眼“还敢编排起主子了。”

  汀兰笑着讲到“是琴姨娘,还有柳太太……”房间里只剩下细细碎碎的声音和汀兰与思晴的说话声。

  柳国公府最近是乌烟瘴气,正妻姨娘斗法,嫡子嫡媳不管,嫡女还被丈夫打回家。可算是各种事情赶在一起了。

  柳太太坐在房里抽泣,这其中的几分真假谁也不从得知。

  “老爷,我就说我命苦,年轻的时候做妾,辛苦养大一儿一女,中年的做妻,儿子不争气,女儿不省心,还得容着外室入府给我添堵,我真是时运不济啊。”柳太太一边哭一边念叨着,柳太太是个聪明人跟了柳国公这么些年自然摸透了他的性子,柳国公最念着的便是她为柳国公生了长子,所以处处忍让,以至于柳太太常常拿孩子说事,可是她忘了,现在柳国公可不只一个儿子了。

  柳国公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语气温和的说“你总是说你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我也总是吃你这套,可这次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琴娘说的对,思凝还是要回王府的,我们不过是个落魄国公家,人家可是世袭的皇亲国戚,怎么惹的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