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40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露出幸福的表情,摸着自己的肚子,“到时候舅公可要多多照顾外甥。”有些表情只有在信任的人面前才能表现出来,不必担心被看穿,不必去伪装自己。

  “那我先回府了。”思城站起身,思晴叫道“汀兰送哥哥出去。”思晴总是尽量制造他们相处的机会,虽然没有在一起的机会,但让汀兰圆了多看看思城的心愿也好。

  思城一步步踩在融化的雪上,靴子上沾满了泥,“要照顾好你们小姐。”思城嘱咐,汀兰低着头,听见身边思城的沉沉且好听的声音脸上满是霞红,“少爷放心,奴婢定当尽力。”

  虽然天气已经转暖,慢慢进入春天,但仍旧会有丝丝凉风入骨,思城拉了拉裘袍,看了看单薄的汀兰“天气还是很冷,你也多穿些,以免着凉。”汀兰受宠若惊,激动地嘴巴不听使唤说不出话来,思城道“送到这吧,你出来久了你们小姐身边也没个得意的人。”

  汀兰站下脚步,很想多送,但还是没有说出口“少爷慢走。”

  思城头也不回的离开,只剩汀兰站在原地痴痴的望着。

  春天快来了,可是就算春天来了有些感情也不会发芽。

  又是一年之春,悠悠碧空,微微南风。

  思城是春天出生,性子也如春天一般,他的出生注定带着不一样的色彩,因为他成了柳太太承宠的最有力砝码,也是击倒思晴生母的最利武器。

  那年他还是个孩子,嫡母去世,他没有心痛,因为嫡母眼里一直只有自己的妹妹,家里唯一的嫡出。在嫡母膝下的思晴好像天生便长了笑眼,笑起来十分美,小小年纪变可以看出是个美人胚子,思城很喜欢看她笑,像是夏日的阳光明媚耀眼,可是他知道他是庶子虽然是哥哥但却不是她的胞兄,那时候思城最想成为思晴早夭的那位哥哥,能与她一同玩乐。可是自从嫡母去世后一切都变了,思晴的脸上不再有笑容,思城知道对思晴来说母亲的离开就是晴天霹雳,看见思晴整张脸哭得已经看不出模样,思城有些微微心痛。

  思城自己是有胞妹的,只是不知为什么,他对思晴就是更多的关注,也许是她从小就那般耀眼的缘故。

  嫡母的去世,柳太太的上位使思城的生活最大化的改变,从庶子一下变成嫡子,这是多么大的变化,虽然父亲一直很重视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但身份地位是任何人都无能为力的。

  柳太太搬进了正房,思凝住进了曾经只属于思晴的房间,而自己成为家里最受重视的人。

  不得不说柳家的分支,柳国公的庶出兄弟们甚至比柳国公过的还要好,但怎么说这一系都是嫡系,未来的嫡子,一家的族长自然是重视。

  一下从毫无压力变得十分有压力,思城是半点都没有适应,而这个府中与思城一样不适应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思晴。

  思晴像是从天上掉落到了地狱,一下子从府里最受尽宠爱的孩子变成了最让人可怜的孩子。从正房搬进了偏僻的小抱厦。

  思晴哭的昏天黑地的那日思城心里是很痛的,那般骄傲的女孩,一瞬间从孔雀变成了麻雀,况且这么小便失去的母亲。

  自从发生了这样打的转变后,思晴就像变了一个人,沉默寡言,但却总是倔强的抿住嘴,一双有神的眼睛里装了满满的傲气与不服气。柳太太对待这个丧母的小孩子更是不客气,连曾经的庶妹也能跟她叫上三分,思城那一刻就下定决心,要替自己爱的所有人补偿思晴。

  时光是最厉害的武器,它磨平人的棱角,改变人的性格,转换环境,磨光天真,思晴就是这样一点点打磨光滑,变得坚强。

  思城总是偷偷的塞给这个妹妹好东西,只是思晴总是用倔强不屑的眼神看着他,也不肯收他的东西,渐渐得她还是放下了戒备,不像曾经一般以为的拒绝,像一只小刺猬一样,束起全身的刺,满满的防备着,懂得去接受,只不过这接受冷冰冰的,更像是应该的。

  或许那时的思晴幼小的心里只认为思城是坏女人的儿子。仅仅如此。

  “给你吃。”思城拿出小点心递到思晴手中,思晴推了回去,“不要。”

  “哥哥给的东西为何不要?”思城满脸受伤的看着思晴,思晴一字一句道“你是恶毒的柳姨娘的儿子,不是我哥哥。”字字穿进思城的心里,小小的思城不过想替母亲补偿一下自己这个妹妹,想不到这么小的孩子已经将恨意深中,这是何等的悲哀。

  从那以后思城不停的讨好思晴,只希望这个妹妹能够开心,不厌其烦,虽然思晴态度反抗依旧强烈可是心底多少接受了思城的好。

  渐渐这种好变为习惯,无论是思城还是思晴。水滴石穿,何况是人心,渐渐他们有了说话的机会,虽然只是淡淡几句,思城大概一生都不会忘记梨树下,两个人都不说话。就那样站着。

  那时候总有个小小的女孩,在院墙外偷偷看着两个人,然后嫉妒的快要疯掉,为什么明明是胞兄妹,却还不如一个异母妹妹。

  人总是要长大,总是要离开家,思城一离开家就是几年,待到梨花又开之时思晴已经长大了。不再是满身的锋利,但却没有少了那份疏离,与家里每一个人的疏离,当然除了思城,她曾任性的扔掉过思城手里的点心,咬过思城的手臂。

  只不过那时她已为人妇,将军夫人,萧三奶奶,而不只是柳思晴。

  思城知道自己的感觉,只是不想承认罢了,过于的关心,超乎的兄妹,何况对胞妹都没到这个程度。不承认便是欺骗自己。

  思城记得思晴回门的那天,他送思晴离开,看的出来,那时候的思晴并没有多开心,萧将军刚成婚便离开,又要面对妯娌和继子,显然不比国公府轻松多少反而更难办,只不过这些人不是自己的至亲,至少思晴的身上没有流淌着跟他们一样的血,有时候最大的伤害是来自最亲的人,不管是最爱,还是最恨。

  兄长俩个字对思城来说便是最大的压力,正是因为是兄长所以不能对自己的妹妹有非分之想,正是因为是兄长才要照顾弟妹。

  思城这一生最不想勉强的便是感情,可是自己生活中的感情却处理的一塌糊涂,娶了一个妒忌成疯的女人,爱得太重的女人,害了自己的妹妹。

  第四十六章

  娶香菱是母亲的意思,父母之命不可违,思城想做一个仁兄更想做一个孝子,只是他在大婚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对思晴的感情那么深。

  以前只是认为一切都不过源于自己想要补偿思晴,为自己的母亲,后来渐渐对她好变成了习惯,一切不过是寻常,大婚的时候才明白,有些感觉不到一定时候是说不清楚的,往往你认为的却不是真实的,当思城感到心中那份炽热的时候同时感到羞愧,那是自己的异母妹妹,留着一样的血液。

  思城的脑海里来来回回的始终是都是思晴那张脸,一颦一笑一回眸,一停一动一皱眉。

  思城只有努力的灌自己酒,一醉解千愁,却不知借酒消愁愁更愁。

  那晚,思城曾双眼猩红的拉住拉住思晴的手腕,“叫我哥哥。”

  “不叫。”

  “叫我哥哥。”

  “哥哥。”

  听到哥哥思城笑了笑,他以为自己会感到轻松些,没想到却更觉得压抑,原来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般简单,有些感情早已悄悄萌芽,在自己不注意的情况下长大,一发不可收拾,思城是想让思晴叫自己哥哥的,只有思晴叫出哥哥两个字,思城才能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是兄长,用最假的谎言来告诉自己有些事,不过是责任罢了,告诉自己是不会爱上自己的妹妹的。

  可是一切像是无用功。没有起任何作用,反而像是助燃物一般,让这团心火越烧越旺。大雨也不能熄灭。不能浇熄。他从来没有怨过,连生在妾的肚子里他都没有怨过为什么不是嫡出,这一次他怨了,为什么生在柳国公府与她成为兄妹。

  这一刻思城的内心像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不能自已,他怪自己,恨自己,但是一切都没有用也太晚了。

  大婚之后思城便常常一个人到思晴住过的小院,站在梨树下怀念曾经的情景,他会把思晴的画像留在自己的书房里,只是他忘了,现在要与他过一生的女子是香菱不是思晴,他忘了女人的嫉妒心是最可怕的。

  想不到最后变成了这样的结果,家不像家,夫妻心不合,面子上也维持不住了。思城想挽回,却不想原谅,挽回一段可以变得琴瑟和谐的妻子,却不愿原谅一个害过人的蛇蝎妇人。似乎思城的一生都是在矛盾中度过的。

  思晴派人把思凝接到府里是在思城来的第二日不管思凝喜不喜欢自己,愿不愿意来,她总是要来的,以思晴现在的身份,就是给思凝做的最好的后盾,能让王府在行事之前记住,思凝的姐姐可是从一品诰命夫人。不管怎么样都会给思晴三分薄面。

  “我知道你不喜欢来,但你只要在这屋里呆一呆就好,可以不与我说话。”只要是来过了便证明思晴与这个妹妹还是有感情的,这便是思晴和思城想出来的缓解办法。

  思凝勾起嘴角,“我从来不会感谢你。”那样子还是小时候般剑拔弩张,思晴不在意,只是歪在炕里,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打发时间。

  屋里渐渐安静下来,空气好像也凝固了一般,思凝咬着嘴角“为什么?为什么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比我好?你是嫡出,现在我也是嫡出,哥哥对你好,可是我才是他的亲妹妹,”思凝自嘲一笑“甚至明明我比你嫁的好,却还是没你过得幸福,为什么?凭什么?我什么地方比你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