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5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送入洞房。”思晴由婆子引着,去了洞房。

  思晴坐在床榻上能感觉到被褥下放了很多东西,无疑是些红枣桂圆荔枝干,寓意早生贵子。

  思晴可以想像到这屋子里的布置,定是处处有喜,处处都是红色,有些刺眼的红色。

  思晴只是坐在床边等,一直等,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听见了脚步声,而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双脚不是萧默的脚,而是一个孩子的脚。

  “我讨厌你,谁让你做我娘亲!我讨厌程锦澜,但是更讨厌你,跟我抢我的父亲。”一个童稚的小男孩声音一字一句说道,思晴没有回答。

  只听见婆子哄劝道“念少爷,咱们出去玩吧。”

  忽然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谁教你这样说的?”不用想,能走进这屋里的成年男人想必只有萧默。

  萧念含着眼泪,上前拉住父亲的手,“爹爹,二婶婶说以后你就不是念儿一个人的了,以后不会只疼念儿一个人,还会分给她。”小手指着床边坐着的思晴。

  盖头下,思晴勾起嘴角,这二婶婶真是个挑拨离间的好手,小孩子都利用。

  萧默道“她以后便是你的继母会跟你婶婶们一样疼你,爹爹也不会不疼爱念儿。”

  “可是念儿不想叫她娘亲。”萧念道,“那便不叫,你娘亲只有一个。”萧默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这话也是说给思晴听的,思晴这般心思敏捷的人怎会不明白。

  “把念儿带下去。”萧默吩咐道,婆子麻利的抱起萧念,便出去,生怕萧默怪罪。

  萧默慢慢走道床边,将思晴的盖头揭开,但却只是背对着思晴。

  “来,喝交杯酒吧。”喜婆端着两杯酒,走过来,萧默拿起酒,转身过来,却没有看思晴一眼,只是饶过思晴的手臂,一口将酒灌进肚中,这情景难免有些尴尬,但思晴却也不是吃素的人,一口也将火辣辣的酒下肚。

  喜婆拿来一块饽饽,然后放在思晴嘴边,思晴轻轻咬了一口,可却发现这饽饽是熟的,子孙饽饽子孙饽饽,不是生的,怎么会叫子孙饽饽,思晴真是猜不到到底是谁这么做的,对自己这般厌恶。

  喜婆问道“生不生?”

  思晴道“生。”

  思晴偷偷看萧默的表情,一看便不是他的杰作,可是看着看着便入迷了,萧默虽不是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却英气蓬发,面如冠玉,剑眉凤眸,丝毫不像民间形容的那般面目可憎。

  萧默轻咳一下,还是没有看思晴,思晴收回目光,婆子丫鬟识相的退出喜房。

  房间里只听到啪啪的烛火燃烧的声音,静的不像话,两人都沉默着。

  忽而萧默道“若是念儿不愿叫娘亲,请莫要为难他。”口气中是说不出的客气。

  “好。”

  两人还是静静的坐在床边,思晴道“不歇息么?”

  萧默不作声,“我还是去书房吧。”思晴早已料到,脱下鞋子,和麻烦的外衣,然后和衣自己躺在了喜床上,萧默整个人石化在那里,没想到这女子竟然这般不在乎,看来嫁给自己也并非所愿,可是这真的是国公家的小姐么。

  “夫君早些去休息吧。”思晴微微一笑,倒是弄得萧默有些不好意思,刚刚走出去几步,便停在了那里。

  思晴有些奇怪,萧默转过身,道“今晚我住在这里。”

  说完走向床边,坐下道“娘子不帮为夫更衣。”眼神中有些戏谑。

  思晴坐起身,手指微微有些颤抖的帮萧默解扣子,萧默勾起嘴角,待思晴帮萧默脱下衣服,萧默道“睡吧。”

  萧默躺下,闭上双眼,补充道“放心,我不会碰你。”

  思晴看着萧默睫毛在脸上打下的阴影,慢慢躺在萧默身边,第一次与一男子同床,自然是一夜无眠。

  清晨的微光射进屋内,思晴睁开稀松的睡眼同时感觉身边的温度已经消失,便以为萧默已经走了。当她睁开双眼才发现,萧默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

  “快起来洗漱吧,要给长辈请安。”萧默坐在那里淡淡的说,不透露任何感情。

  思晴从床上起来,由丫鬟们服侍洗漱,穿衣。

  只是婆子拿起床上的喜帕,竟然跟昨天放上去的一样,婆子皱起眉头,却还是把喜帕收了起来。

  思晴注意到婆子的举动,心里知道,昨夜萧默没有离开,今天就会给自己什么难堪。

  虽说住在了这儿,可是碰也没碰自己的新婚妻子,对思晴当真是侮辱。

  思晴穿好衣服,走到萧默身边,“可以走了。”

  萧默抬头,“你不吃饭么?”说完挥挥手,下人们利落的上了饭菜,萧默示意思晴坐在对面,然后道“帮我布菜。”

  第六章

  思晴坐在桌子的对面,若是不站起身,根本没有办法为萧默布菜,萧默分明是有意刁难,思晴缓缓站起身子,笑着对萧默说“夫君想吃哪道菜?”

  萧默看了半天,道“我还是自己来吧。”这个女子真是聪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今早要这么多的菜不过是为了为难她,她这一问倒是问住了自己。

  两人吃完一顿无声的早餐后便一同前去正房。

  将军府虽然不甚精致,但院落的交错也十分好看,蜿蜒曲折的回廊,像是迷宫般,思晴紧紧跟在萧默身后,生怕走丢了一样。

  “跟住了。”萧默撇下一句冰冷冷的话,思晴倒是不在意,萧默讨厌自己自己早就看出来。也不知道是自己命不好还是怎样,娘家婆家都不受欢迎。只是不管是什么环境,思晴都会斗争到底争一席之地。

  萧默脚步停在正房的门口,思晴仰头看,上面的匾额上写着精忠报国,刚果然是世代忠良,忠心为国。

  萧默一脚跨进正堂,思晴跟着走进去,正堂里早已坐好人。

  最上方的是坐了为老人,一看便知是萧老将军,也就是自己的公公,往两边一看,便知哪边是大房,哪边是二房,对自己友善的定是大房,而见到自己笑都不笑的女人恐怕就是萧二太太了。

  思晴接过婆子递来的茶杯,一一敬给长辈,萧老将军和大房的人都十分客气,只是一到萧二奶奶那里就变了样子,萧二奶奶的神情好像是要吃了自己一般,思晴道“二嫂,思晴做错了什么么?”

  思晴这句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齐齐看向萧二奶奶,萧二奶奶显得有些尴尬,一副吃了鳖的样子让人觉得好笑,萧大奶奶笑着道“弟妹不用在意,你二嫂本身就不爱笑。”

  思晴笑着道“是,弟妹知错。”那笑十分明媚,好像能开出花一样,萧默看得都呆了,不得不承认,这女子不仅出身名门教养好,还有美丽的相貌,聪明的头脑,她若不是皇帝逼着娶的萧默也不会待她如此。连程锦澜那种女子萧默都能心平气和的做朋友,何况是这般优秀的女子,只是天意弄人罢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