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51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点了点头,二爷继续说道“三弟之死,与程大人脱不了干系,程大人负责押解军粮,却在半途派人把粮草劫走,里通外国,与敌国通信,做敌国间谍,为的便是报仇,虽然三弟发现了粮草的事情,但却不知程大人把军机也透露给了敌国直接导致三弟死亡。用军机交换程锦澜,却害死了三弟。还有念侄儿落水,便是程太太在京城安排的,不过程大人也算是得到报应,满门抄斩。”

  思晴一直看着二爷,他的每一句话都让思晴攥紧一点拳头,直到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思晴的手才放开,手心中出现几个红色的甲印。

  “那与二嫂有什么关系?”思晴问道,二爷道“那是她舅公,她会一点不知道么?”

  二奶奶只是哭,没有反驳一句,大奶奶不忍心看下去,道“二弟妹未必会知道。”

  这事二奶奶才开口“我真的不知,我只知舅母想要害三弟妹肚子里的孩子。”此话一出,正堂里的人都愣住,二爷顿时怒火冲上,“你还是知道一些的!恶毒妇!真是该休了你。”一听要休妻,二奶奶哭的更厉害。

  思晴却很是淡然,道“二哥,弟妹想问你几句。”

  二爷叹了口气,道“弟妹只管问。”

  思晴道“二嫂姓程么?”

  “自然不是。”

  “二嫂知道程太太要害我儿,但我出了事么?”

  “没有。”

  “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舍得休了二嫂么?人死不能复生,休了二嫂程家有什么损失么?夫君能活过来么?”

  “自然不能。”

  思晴勾起嘴角,微微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二嫂是二哥的结发妻子,纵然有错,她却也没真的害我,况且也没有害夫君,不能因为她的出身与程氏有关便否定二嫂。人死不能复生,萧家已经失去了一个人,还要再失去二嫂么?二哥,原谅二嫂吧,我也没有恨过二嫂,要恨只能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放夫君去战场。”

  此话一出,屋里的人都是震惊,没想到思晴如此通情达理,连二奶奶都是一脸感激的看着思晴,以德报怨,不过与此。

  老将军疲惫的开口“都算了吧,家和万事兴,老三的事情无法挽回,再去追究也没有用处,多说无益,老二跟老二媳妇都回去吧,我也累了。”

  思晴曲了曲腿“那儿媳也先告退了。”

  老将军点了点头,最后说了一句“也该给孩子取个名字了。”说完便离开了正堂,大房也跟着老将军一同回去,思晴看着坐在地上的二奶奶道“二嫂,珍惜自己的生活,比什么的都强,不要最后像我一样,什么都没有了。”说完便离开。

  姚副将返京受到了异常热烈的欢迎,皇上封其为骠骑大将军,追封萧默为护国大将军。

  萧默的葬礼如期举行,一口沉甸甸的棺材被放在将军府的院落中,那么沉重,思晴一身素白,站立在院子之中,众人都抹着眼泪只有思晴一人怔怔的看着那棺材。

  不是不想接受事实,是不能接受事实。想是想,能是能,这本就是两回事。

  直到看着那棺材下葬,思晴才真正相信这世界上,兴许真的没有萧默这个人了。

  思晴牵着萧念的手,一直走,直到走到府中的梨园。

  梨园里开满了雪白的梨花,想是应景一般,梨花瓣飞舞着,萧念道“娘亲,以后还有念儿陪你。”

  思晴微微一笑,“念儿以后便是娘亲最大的依靠。”

  “我以后会守护娘亲,照顾好弟弟。”萧念似是立下重誓一般,思晴叹了口气,朝梨园深处走去。

  恍恍惚惚思晴看见一个人影,熟悉而又陌生,萧念警惕起来“是谁?”

  思晴却丝毫没有防备,这感觉是那么熟悉,那人从梨园深处走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只见那婴儿不哭不闹,呆呆的躺在那人怀中。

  思晴的眼睛开始模糊,甚至有些热,轻声问道“是你么?你是舍不得我们所以回来看我么?”

  “是我。”那熟悉的声音传来。

  思晴忽然发疯似得厉声道“你怎么敢抛下我跟孩子们一人离开?你不是说这次回来便会一直陪在我们身边么?”

  “我不会走了,会一直陪着你们。”

  思晴忽然冷笑道“一个魂灵要拿什么来陪我们。”然后转身欲离开,眼泪已止不住的留,萧念却皱起眉头,装起胆子向前走,思晴看到的萧念都看到了,况且大白天的,萧念才不会相信有鬼。

  萧念上前,伸出手拉住萧默的胳膊,然后用惊讶且激动的声音叫道“爹爹?”

  思晴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身,“你叫他什么?”

  “娘亲,是热的,能抓住的,是爹爹,爹爹没死!”萧念惊喜的叫道,一把抱住萧默,思晴却愣在原地。

  萧默一手抱着婴儿,一手牵着萧念向思晴走了,走到思晴身边时停住了脚步,环住思晴,“我没有死,我回来了,以后都不会离开。”

  思晴伸出双臂环住萧默的腰,许久都没有的安全感重新找了回来,不可置信的说“不可能,你不是被葬了么?”

  萧默笑了起来,思晴能够体会到这是多么真实,更能感觉到萧默胸腔在震动,心在跳跃。

  “不过是诈死罢了,不然怎么引出程大人那只老狐狸,骗了敌军的凌兰将军。”

  思晴抬起头,“可是这不是欺君犯上么?”

  萧默摸了摸思晴的头,“放心,若是没有皇帝的首肯,我又怎敢拿全家人的生命开玩笑,如今战事已平,敌国近几十年也不敢欺君犯上,再犯上的时候恐怕我都已经入土了,我对皇上自然没有了什么用处,既然我愿意诈死交出兵权,他少了一个心腹大患何乐而不为呢。”

  思晴重新把头埋回萧默的怀里,萧念在一旁偷笑,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

  萧默竟真的没当做萧念存在,深情道“以前我是全天下人的萧将军,以后我便只是你跟孩子的萧默。”

  思晴感动的流下泪水,看了看萧默怀里的孩子,道“现在我们的孩子应该有名字了,萧复,复儿,失而复得。”

  五年后,宁州城郊,有一木房,一个梳着小髻的小女娃拉着一老妇蹦蹦跳跳跑进院落,那老妇衣着华贵,带着几分慈祥,“娘,姑奶奶来了。”

  一为少妇从屋内走出,脸上带着恬静的笑容,道“姑母。”

  老妇由少妇搀着着进屋,看见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少年围着一个男子,在讲兵法,老妇笑着道“多少年了,还是喜欢读兵法。”

  屋内两个孩子纷纷作揖,“姑奶奶。”

  那男子叫道“姑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