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男人的末日(限)》 第47章

作者:作者:金吉 标签: 台湾小言

法忍受。他看见她的眉头因为疼痛而拧紧了,颤

抖着伸出手想抚平那眉间的皱折,却意识到自己

有多么污秽;

他伤了她,也还在她体内,人类进化了千万

年,思想看似开放.众目睽睽之下什么都敢裸露,

偏偏就只有千万年来依然原始的性征,被视为隐

晦至极,私密至极,大概是因为那个部位最不受

教,和千万年前没什么分别,所以只好拚命掩藏,

只有最最亲密的人雒彼此分享与结台,看见对方

最原始的那一面。

兰斯与心底爱幕的女人,这一刻是这么贴近,

却也最最遥远,他已经是黑恕容这辈子最亲密的

人,却在这一刻才明白,他根本配不上她。

他应该立刻离开,放她回亚勃身边,可是他

却做不到,理智与欲望本来就不可能相妥协。

配不上又怎样?他污秽如怪物又怎样?心还

是胀满了爱与痛。

他俯下身,吻她的唇。黑恕容抗拒也没关系,

他一点一滴,一口一口地吻,说不出口的爱情就

只有藉此倾诉;

她疼痛,他便更加缓慢地移动,很吃力,不

过不打紧,他比较强壮,可以再忍耐多一些。兰

斯额上和背上全冒出了汗,小心翼翼地,好像稍

有不慎,身下的人儿便会碎了一样。

如同他的吻,黑恕容的身体也屋陧的柔软了,

好像苦涩的酒被一滴滴地滴了蜜,最后也是甜,

疼痛被快感取代,她开始接纳他更多、更深,扭

动腰肢回应:虽然她没主动吻他,但她的手攀上

了他的肩背,一向修剪得干净整齐的十指也在他

背上抓出一道道激情又冶艳的红痕。

快感与疼痛,悲伤与狂喜,就这么在兰斯体

内交缠再交缠,像互相吞噬的蛇,共生千年的藤

与树,最后便再也分不开了。

他的大掌覆上了她抓紧床单的柔黄,五指找

寻能紧紧相嵌合之处,掌心贴着她的,像要在越

来越野蛮的激情节奏中。把他的心放到她手中,

让她紧紧握着,而他完全敞开自己,任凭最原始

的一面赤裸裸地在她眼前,而他将因为疯狂而无

力作任何抵抗。

随她要怎么样都可以。

兰斯悍然地挺进再抽出,床幔像飘浮在沸腾

的深海中不停颤动,银色丝纱与金色灯光,共舞

出迷离的幻影与残像。

黑恕容的腿缠上了他的腰,紧紧地夹住,他

硕大的的男性也在她柔软的包覆中猛烈奔腾,她

吟唱出古老的催情咒语,身上男人急促的呼吸和

低吼则是成为女巫傀儡的证晴。他失去控制般地,

为取悦他的女主人而越发骁勇强悍,他仿佛坠入

永无止境的饥渴,用无比的阳刚和坚硬不停地冲

撞女性的爱欲泉源,每一坎猛烈的抽送都让她洒

上一篇:黑帮虐恋

下一篇:《小可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