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男人的末日(限)》 第48章

作者:作者:金吉 标签: 台湾小言

出更多温暖的露水,把他的大腿和腹肌溅得湿透

了,他却还要不够,不够…~

在白热化而快速的冲击中,黑恕容终于娇喊

着,被卷上从未经历过的高潮之巅,兰斯刻意压

抑着,与她一起释放。

也许只有在那短短的几秒钟,灵与肉经历了

死亡与重生,他才感觉自己和心爱的女人是一体

的,灵魂短暂地台而为一。

她是否也感觉到了?能不能够因此明白他心

里的疼痛,分给他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的

爱情也好?

兰斯将脸埋在她颈间,高潮过后像初生的婴

儿般毫无防备能力,他把她抱得更紧,更贴近他

的胸口,仿佛只有那样他才能够不再疼痛。

如果他的末日在遇见她时开始读秒,那么这

一刻便是最终审判。

他和女巫交易,在结局时心甘情愿敞开胸怀.

举起双手投降,她可以把他的心刨走,作为她受

伤的代价,反正都是一样的痛苦。

兰斯埋在她发问,感觉到一滴逐渐冷却的湿

润流淌而下,他身躯一震,怀里的女人在他有所

反应之前已经猛地推开他,跟枪地爬下床,冲进

浴室;

女巫不要他的心。

那滴泪是她的。黑恕容流泪,却像他灵魂的

镜子,不同的是他牵挂她的眼泪,比在意他自己

的更甚,她却不然。

兰斯没等交易的二十四小时结束,在黑恕容

离开浴室前便离开了饭店:

一只绒盒在股权转让手续结束后,被交到秦

亚勃手上。亚勃把玩着那只盒子,心思却根本不

在绒盒精致的图样与内容物上。

有些交易.永远是没有心的那一方获胜,黑

恕容和兰斯都输了,输得惨淡哀痛,他却渔翁得

利。

亚勃其实没打算真的让黑恕容去和兰斯交易!

所谓完人或君子,说穿了就是擅干欺人,更擅于

自欺!他当做不知情,黑恕容也不会来和他商量,

然后某个午后,兰斯就主动地、无条件地前来把

他想要的股权让给他。

『把这个给她。』兰斯将绒盒交到他手上时

说,『不要告诉她是我送的,用你的名义送就

好。』然后,没等亚勃响应,他已经走出他的办

公宰,

拿到了想要的股权,作个顺水人情,秦亚勃

没有理由不照办。

当黑恕容来找他时,其实亚勃可以看出她上

了妆的脸有藏不住的憔悴,却没说什么。他心里

确实有愧疚,但半是真诚,半是伪善地相信不要

点破黑恕容和兰斯的私下交易,对她比较好。

上一篇:黑帮虐恋

下一篇:《小可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