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作者:兰拓

文案:

致富篇:

我,本科毕业,回乡养猪,三年育崽,五年致富!

一次直播,让正在居家隔离(喂猪)的唐新岚爆红网络,后来,本村的土猪肉、大白鹅,隔壁村的大棚蔬菜、咸鸡蛋,留守妇女的非遗土绣、留守儿童的手工竹编……唐新岚的直播间,成了整个双弯镇的杂货铺。

战宠篇:

我,唐家祖传种猪,全村母猪的男神,共享猪爸,花名一撮白!

我,上唐村护村大鹅,鳏夫奶爸,花名叨哥,叨人的叨!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萌宠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新岚 ┃ 配角:章家卉,唐有才,章月红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爱养猪,养猪使我们全村暴富

立意:当代大学生回乡创业,带动一方百姓致富

vip强推奖章

一场疫情,让本该返校准备毕业论文的唐新岚,被迫滞留山村老家养猪。抗疫封城,村里的特产黑猪肉、镇上的草莓、大棚蔬菜纷纷滞销,大学生猪倌直播抗疫助农,帮老百姓卖特产、发展地方经济、帮助留守妈妈再就业……谁说养猪没出息?且看大学生猪倌如何返乡创业、带动一方经济!

本文从疫情背景切入,展现了抗疫期间一个小山村的悲欢喜乐,时而幽默诙谐、时而催泪感人。全书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鲜明。当代大学生返乡创业奋斗史贯穿全文,扶贫攻坚立意深远,读来令人热血沸腾!是一篇轻松愉悦又不失正能量的乡村种田美食文。

第1章

  “章家卉跑了!”一声尖利刺耳的叫声,惊醒了大半个村庄。

  大年初五,大马路上还残留着红艳艳的炮竹纸,上唐村却已经家家关门闭户。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村子里走村串户拜大年,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今年被这新冠疫情给闹的,整个村子都封起来了,村长每天在大喇叭里喊着,严禁溜达,严禁拜年吃饭,敢乱跑的全部关到村委会隔离起来,因此,这几天家家户户都关门落锁,实在憋的受不了了,就跑到房顶的晒台上晒晒太阳,邻里之间隔着几百米远,恨不得拿个喇叭唠两句。

  正闲着无聊呢,惊天八卦送上门——

  老章家那个漂亮闺女跑了!

  一时间,各家各户的晒台上挤满了毛茸茸的脑袋瓜子,还有躺在床上捂被窝的,来不及穿衣裳,直接披着大棉被,拉开窗户探出一颗头,脖子伸得老长往外看。

  泥泞的水泥路上,远远跑过来一个穿着大红色羽绒服的女孩,女孩身段窈窕、肌肤白嫩,一双细长妩媚的丹凤眼已经哭肿了,这大冷天的,围巾也没戴,脚上还穿着一双棉拖鞋,马尾辫乱糟糟的,一边走一边抹眼泪。

  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老章家那摊子破事?围观群众当下都气得不行。

  “我要是家卉,有陈二妮那个偏心眼的妈,早特么跑了!”

  “你说她陈二妮到底怎么想的?放着能挣钱孝顺她的闺女不心疼,反倒心疼章家栋那败家子!”

  “还能怎么想?指望儿子给她养老送终呗!”

  “呸!陈大郢那个陈老五,生了五个儿子,老婆都生生给熬死了,到老来,五个儿子没一个养他的,指望儿子养老?做梦呢?”

  众人议论间,章家卉已经一路飞奔着跑到村委会去了。

  唐新岚不知道自己最好的姐妹大过年的从家里跑出来了,她正在屋里头拌猪食……活了二十二年,她怎么也没想到,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不是北上广,也不是996,而是拌猪食!

  花木兰替父从军,名留青史!

  唐新岚替父喂猪,天天挨骂!

  作为十里八乡有名的养猪大村,他们上唐村不但村集体有个养猪场,每家每户也养猪,可以说,从出生到现在,她的奶粉钱、衣裳玩具钱、上学的学费……都是她爸卖猪赚出来的,上唐村的村民们对小猪仔们,可以说是看得比亲生的崽儿都精贵!

  然而今年,村里有一家算一家,男丁们全把养猪大业给丢到了脑后——没办法,他们上唐村作为十里八乡的“交通枢纽”,大路小路四通八达,村子后头还有一条高速公路,抗疫形势可以说十分严峻!

  为了守好卡口,严防外人(主要是新冠病毒)混进来,唐新岚她爹,也就是上唐村现任村长唐有才,发动了全村壮劳力,24小时三班倒,牢牢守住了村里的各大路口!

  男丁们负责把守路口,女眷们也没闲着,每天洗菜烧饭,负责给各个卡口值班的大老爷们送饭,这样一来,各家各户养的猪就照顾不过来了。

  好在此时正是过年,不管是学生娃还是打工人,都回家过年来了,于是,甭管是学校里的梓涵还是俊熙,写字楼里的琳达部长还是美发店的托尼老师,有一个算一个,全被拉了壮丁,扛饲料、烧猪饭、拌猪食……折腾得灰头土脸。

  唐新岚今年大四,原本过完年就应该按部就班的论文答辩、拍毕业照、吃散伙饭,然后被考公务员、考研、就业这三座大山的其中一座压得喘不过气,然而今年,仿佛一切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于是,唐新岚右手捏笔,构思论文大纲;左手挥舞着祖传的喂猪大勺,伺候他们家那尚未来得及出栏的十几头大猪。

  “岚岚,猪喂好了吗?”刚喂好猪,老妈的电话火急火燎的就进来了。

  “放心吧,饿着我自己也不能饿着你的宝贝蛋……”自从爹妈去抗疫一线后,唐新岚平均每天要接六个电话,每个都会问她有没有喂猪、猪吃了多少、胃口好不好……反正每次放假都这样,前三天她都是宝贝闺女,三天后,地位就妥妥的排在猪仔后面了。

  她不吃饭,可以!猪不吃,不行!

  “别管咱家猪了!”唐妈章月红不耐烦地打断了闺女的话。

  “啥?”唐新岚楞了一下,忍不住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十分怀疑她是不是接到了骗子的电话。

  她妈打电话过来居然会说别管他们家猪?

  难道爱真的会消失吗?

  “别啥啥啥了,赶紧的,收拾两套你的内衣外套,还有毛衣袜子,被褥也收拾两床,等下我让你爸回去拿!”

  “不是……妈!你把话说清楚啊,是不是爸要住到村委会去?那干嘛拿我衣裳?应该给爸收拾衣裳吧?”唐新岚无语道。

  “哎呀!不是你爸,是卉卉!她妈收了罗小凯家的定亲红包,说是等过完年就纳彩礼把人给嫁过去……卉卉气得跑出来了,现在人就在村委会呢,你爸也不好坏了规矩,只能让人把她关在隔离室先隔离起来,这丫头,跑出来就带了个手机,啥也没带,你赶紧收拾啊,再带点吃的!”说着就挂了电话。

  唐新岚:“……”这绝对是她亲妈,不是骗子!骗子不至于这么急性子!

  放下手机,唐新岚坐在院子廊檐下,楞了好一会儿。

  她和章家卉从刚学走路就在一块儿玩了,那时候村里的女人们干活也要带着孩子,自己下地,就把孩子往地头一放,她和章家卉就这样发展起了一段长达二十二年的友谊,一起穿开裆裤、一起下稻田摸螺蛳、一起上学……她以为她们俩会永远在一起,直到初中毕业那年,她开开心心地收到了县一中的录取通知书,而章家卉,却默默收起了三中的录取通知书。

  三中也很好,可是,章家和她们家不一样,章爸早年喝醉酒跌到大河里淹死了,只剩下章妈一个寡母,含辛茹苦拉扯大章家卉和章家栋姐弟俩,能供养她读完初中就不错了。

  至于高中……每年学费加生活费、住宿费起码大几千,要说凑,也不至于凑不到,最起码,唐爸唐有才就曾私下说过,如果章家卉凑不齐学费,他可以出面做担保,帮他们家先凑齐学费。

  只可惜,章母既不想承担债务,又想替唯一的儿子多攒点钱考大学,就只能牺牲女儿的前途了。

  这些年,虽然一个在海市读书,一个在苏城打工,但小姐妹俩的感情却一点没有生疏,唐新岚知道章家卉成绩不差,一直在鼓励她自考,她们还年轻,还不到认命的年纪。

  章家卉也觉得好姐妹说的有道理,这几年在外面打工,虽然每年都要把大头交给老娘,但她也留了个心眼,偷偷把加班补贴给攒了起来,原本打算等弟弟结婚,她包个大红包,剩下的留着自考。

  只是,唐新岚怎么也没有想到,章家卉才刚到法定结婚年龄,章母就迫不及待想卖女儿了……

  擦了擦眼泪,唐新岚打开保温杯,喝了几口热水压压嗓子,又咳嗽了几声,确定听不出什么异常了,这才打开微信,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头像,一个视频邀请发了过去。

  邀请被拒绝了。

  不用猜,她家卉姐肯定又要说,哭起来丑死了,不许看!那家伙永远都是这样,有苦自己咽到肚子里去,见谁都是一副甜蜜蜜的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丫头从小就活在蜜罐子里呢。

  放下手机,唐新岚脱下身上喂猪穿的大褂子,这褂子是买猪饲料的时候店家送的,后面还印着两行鲜红的广告字:养猪要致富,多喂***!

  唐家的猪圈在后院,是原先的老房子改造的,中间的院子挺大的,唐妈在向阳的一边支了个小暖棚,冬天在里面种些芹菜、菠菜、香菜什么的,再放几个蘑菇种植袋,全家过冬的蔬菜基本不用花钱买了,背阴的一面是家里的鸡窝,唐妈每年都会养三、四十只土鸡留着过年吃,现吃现杀,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各村都严禁走亲戚,这些幸运鸡也算是躲过一劫,每天都能给家里下十几个土鸡蛋。

  唐新岚十分怀疑,这些鸡拼了命的下蛋,就是怕被唐妈抓去杀了。因为之前唐妈就杀了两只不下蛋的母鸡,拿去给通宵值班的唐爸他们炖汤喝,这些鸡约莫是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最近下蛋都勤奋了不少。

  穿过院子,前面就是一栋三层小楼,一楼中间是堂屋,左边是厨房和放农机、猪饲料之类的房间,右边是一间卧室和楼梯间,卧室原本是唐奶奶住的,奶奶过世后,这里就变成家里的储物间了,上楼梯,二楼是两个大套房,分别是唐爸唐妈和唐新岚的卧室。

  章家卉的身量和唐新岚差不多,还更瘦一些,因此,唐新岚的衣服她基本都能穿得上。想到村委会没有空调,唐新岚翻出两套加绒加厚的保暖内衣,袜子也选了厚实的,又拿了一件大鹅羽绒服、一件防风的狐狸毛派克服,这两件都是今年过年大舅妈给她买的,有点贵,她平时也舍不得穿,就初二陪妈妈回外婆家穿了一回,都是崭新的,正好拿去给卉姐穿。

  就在唐新岚翻箱倒柜给小姐妹找衣裳的时候,章家卉已经擦干了眼泪,捏着已经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呆呆地坐在隔离室里,思考着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第2章

  家是肯定回不去了。

  她本以为弟弟还小,她又能给家里赚钱,她妈肯定会多留自己几年,不会急着叫她嫁人,谁能想到,她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居然不声不响就要当爹了呢?

  也算是他命好,因为疫情封村,女方那边没法子到村里来闹,否则他们家今年过年怕是要闹一场大笑话了。

  她妈也跟她摊牌了,女方那边张口要十八万八的彩礼,她们家现如今最值钱的就是她了,不卖她,难道卖房子吗?

  哦,她家那老房子也没她值钱,毕竟,她妈说了,罗小凯家答应出十八万八的彩礼,怕她反悔,还往她弟的卡上打了三万块买三金的钱,她妈和她弟不声不响地把她卖了个好价钱,这才美滋滋地跟她说给她找了个家境殷实的好人家……

  “放屁!村里早就宣传过,买卖婚姻是违法的,你就安心在村委呆着!我倒要看看,她陈二妮长了几个胆子,敢来咱们村委抢人!”唐爸气得脸都红了,一方面是因为章家卉也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苦孩子,另一方面,村里年前才刚宣传过婚嫁新风,陈二妮居然敢顶风作案,简直就是不把村委的话当回事!

  “放心吧,她要是有那个胆子,早就撵出来了。”唐妈冷笑一声,吩咐唐爸,“你赶紧回家拿东西,对了,把咱家那小火炉子也带上,搬点煤球,再带一副锅碗,捡一篮子鸡蛋过来,年糕也捞一盆,这里晚上冷,给咱卉卉炖点吃的,烧个炉子也暖和些。”

  “月红姨……”章家卉眼圈一红,哽咽得说不出来。

  她妈从小就偏疼弟弟,家里的鸡鸭明明都是她喂的,下的蛋却从来都落不到她的肚子里,从小到大,她吃的鸡蛋、喝的鸡汤,几乎都是唐妈给的。

  唐爸蹬着三轮车一路往家里赶,路上看到有冒头看热闹的就一嗓子吼回去,这帮小兔崽子,伸头看热闹也不戴口罩,没听电视里专家说吗?那新冠病毒在空气里都能传播的,这帮不怕死的瘪犊子玩意儿!

  回到家,闺女已经把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还拿干净的猪饲料袋装了半袋子花生瓜子米花糖之类的零嘴儿。

  “站着!东西放那,你别过来!我去厨房拿点东西就走,等我出去,你喷点消毒水再下来啊!”唐爸一嗓子把闺女给吼住了。

  “爸,卉卉咋样了?真要隔离啊?”现在疫情情况还不明朗,网上说什么的都有,唐新岚不知道村里的隔离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担心的不行。

  “放心吧,我在村委二楼给她单独开了个隔离间,她住到村委也好,省得被她妈和她弟给卖了。”唐爸一边搬东西,一边把章家卉她妈做的那些事跟闺女说了一下。

  “她妈疯了吧?办结婚证要夫妻双方到场签字的!卉卉不肯,难道他们还能绑着她去不成?”唐新岚简直快要气死了,这都是什么人啊?

  “你忘了前几年陈大郢那家子了?人家女孩子也是不愿意,还不是给家里绑着入了洞房?生米煮成熟饭,不领证也不成了。”唐爸面色阴沉道。现在农村的婚嫁习俗虽然比以前好了许多,但还是有少数人家贪图彩礼卖女儿,他们村委也没有别的法子,这种事情女方不报案,他们就算想帮忙也不行。

  只可惜了那些花一般年纪的女孩子,有些甚至还没到法定可以领证的年纪,就做了人家媳妇,等生了孩子、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再去补结婚证。

  “爸!那卉卉咋办?”唐新岚心头一跳,十八万八的彩礼啊!章妈要是真收下还花出去了,章家卉怎么办?难道真的嫁过去吗?

  “做她的春秋大梦!如今咱们村还封着呢,我看谁敢来下聘?等解封了,我马上叫人把卉卉送到车站去,她陈二妮不是收了人家彩礼吗?让她自己嫁过去!”唐爸冷笑一声。

  章家卉可不是陈大郢那个可怜姑娘,他唐有才要是连自己村里的娃娃都护不住,这村长不做也罢!

  “老爸威武!”唐新岚转忧为喜,只要她爸出面护着章家卉,陈二妮那个欺软怕硬的肯定不敢跟她爸正面杠!

  上唐村能在疫情发生后第一时间封村设卡点,和唐爸的强势是分不开的。当了二十多年村长,唐有才一手建起了上唐村第一条水泥路、第一个养猪场和养鸡场、第一栋村委办公楼……他给村里做的那些贡献,就是他如今在村里说话最大的底气!

  不服?有本事年底别拿村办养殖场的分红!

  唐爸驮着一车厢东西出门了,唐新岚戴好手套,拿消毒水把唐爸走过的地方都喷了一下,又跑到前面把大门关起来,站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儿呆。摸出手机,点开了她和章家卉的聊天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