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0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一时间,弹幕里一片唏嘘,都在回忆本地特有的咸鸡蛋。

  和其他地方吃的咸鸭蛋不一定,本地人喜欢用花椒盐、八角、辣椒之类的炒熟碾碎做调味料,再准备一盆谷糠,一盆拿盐水搅拌均匀的黄泥巴。

  先把鸡蛋表面洗干净,拿高浓度的盐水沾湿了,放到调料里滚一滚,然后丢到黄泥巴里再滚一滚,等到鸡蛋表面滚了一层厚厚的泥巴,最后再丢到谷糠里滚一滚,这样做好的鸡蛋,放到一个陶瓮里,盖上盖子腌一个多月就能吃了。

  吃的时候把外面的谷糠和泥巴洗干净,煮熟的咸鸡蛋味道特别香,连蛋白都比普通的咸鸭蛋好吃,蛋黄虽然不像咸鸭蛋那样流油,但腌制过后口感独特,本地人很喜欢吃这种咸鸡蛋。

  只不过这几年因为农村人都出去打工了,城里又不容易找到黄泥巴和谷糠,年轻一代会腌这种咸鸡蛋的就越来越少了。

  一听到主播这里居然还有本地古法咸鸡蛋,弹幕区的本地老饕们顿时沸腾了。

  “别管土鸡蛋了!主播赶紧去问问村里还有多少咸鸡蛋!”

  “咸鸡蛋咸鸡蛋咸鸡蛋啊啊啊!我要咸鸡蛋!”

  “是外面有黄泥和谷糠那种吗?我姥姥以前腌过,贼好吃啊啊啊!”

  “不争气的眼泪默默从嘴角流了下来~”

  “好家伙!手里的咸鸭蛋顿时不香了~”

  章家村的村干部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个下午,不,还不到一个下午,他们全村滞销的好几万个土鸡蛋,还有各家各户腌的咸鸡蛋,居然全都卖了出去!

  “不错!你们镇上这小唐同学,是个人才啊!要好好培养保护哈哈!”危机公关成功,又意外解锁了新的销售渠道,县里的宣传干事也很激动,这个素材好啊!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精彩又富有正能量的基层新闻了,就今天这些素材,回去都够他写一个整版的特别报道了!

  不过,高兴之余,大伙儿随即发愁起来。

  章家村不是专门养鸡卖鸡蛋的,家家户户养鸡,主要是觉得大棚里老掉的蔬菜丢了可惜,养点土鸡,鸡蛋和土鸡也是一笔额外的收入,平时鸡蛋都是攒起来卖给小贩的,根本就没有准备电商专用的蛋类包装。

  最要命的是,这事儿要是搁在平时,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找到货源,现在么,就算找到了货源,外面到处都在隔离,也送不过来呀~

  “等等!我知道有个地方肯定有这玩意儿!”一片沉寂中,唐爸猛地拍了一下大腿。

第17章

  唐爸说的那个人,其实唐新岚也知道,就是她堂哥唐新勇。

  唐新勇也是上唐村出去打工的那批八零后里面,第一个返乡创业的,他本来是跟着村里人去广省进厂做流水线的,那几年厂子里生意好,又包吃包住,一年少说也能攒下十来万,还给家里翻新了一栋二层小楼,算是他们村比较有出息的。

  谁知唐新勇不知道哪根筋长歪了,听说广省那边的大白鹅过年的时候一只都能卖好几百,厂子也不干了,收拾包袱就回老家,包了一片河滩地开始养鹅。

  自己搞养殖,又没什么经验,哪有那么容易啊?折腾了两年,把他当初在广省打工攒下来的老婆本给折腾得精光不说,家里也欠了外债,他爸妈动不动就要找到唐爸唐妈诉苦,让他们帮忙出面劝劝儿子,别再养什么鹅了,老老实实去广省进厂打工,苦个十来年就能攒下一百来万,这在他们农村人看来简直就是一笔巨款!到时候回老家娶媳妇,或者去镇上盖个门面做点小生意,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多好?

  哪像现在,眼瞅着三十出头了,还打着光棍呢,平时就一个人住在河滩上,对着那群大白鹅,是能给家里赚钱呀?还是能给他们老两口生个大胖孙子?

  唐爸也一直在替唐新勇那养鹅场头疼呢,广省的鹅卖得贵,那也得有法子把唐新勇养的鹅卖过去才行啊,本省虽然也吃鹅,但这种大白鹅的价格并不高,反倒是鹅蛋,因为据说怀孕的女人吃鹅蛋对身体好,唐新勇也正是靠着卖鹅蛋,才勉强撑住了没有破产……

  唐新勇的鹅蛋都是自己打包好送到超市去卖的,所以,他那里常年都备着打包鹅蛋的包装盒之类的。

  “这……爸啊,鹅蛋好像比鸡蛋大得多啊,那盒子能装鸡蛋吗?”唐新岚点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问问不就知道了?”唐爸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马上拿起手机找到了大侄子的电话。

  唐新勇还在他养鹅的那三间红砖房里忙活着,他今年运气不错,大批的鹅蛋在年前都已经卖出去了,冬天一般是大鹅抱窝孵小鹅的季节,年前卖掉了最后一批鹅蛋之后,剩下的种蛋他一个都没卖,留着冬天让大鹅们孵出来,这样明年的小鹅苗就不需要去外面花钱买了,多出来的还能拿到集市上卖掉,也是一笔来钱的路子。

  接到唐爸电话的时候,唐新勇刚给抱窝的大鹅换了新鲜的水和鹅食,跟养殖场不一样,他的鹅基本都是半放养的,吃的也不全是饲料,而是碎米煮熟了拌的青料。

  “鹅蛋的包装?我这里有很多啊。”

  “能不能装鸡蛋?按理说是有点大,不过也不算大问题,咱村里不是家家都有谷糠和谷壳吗?多塞些进去,把鸡蛋裹紧了就行……算了二伯,你找个人过来拿一箱回去试试,我这里存货还不少呢,你要用,只管先拿去用。”

  这几年他在老家搞生态养殖,唐爸这个村长兼二伯真的帮了唐新勇不少忙,唐新勇一听是唐爸要用,连他拿去干啥用都没问,直接让唐爸叫人过来拿,有多少拿多少!

  唐爸正好要回去给唐新岚拿换洗衣裳过来,便约好先去唐新勇那边拿个样品,再回家拿衣裳。

  章家村积压在大棚里的蔬菜不像他们村的生猪,一天也等不得,两边一商量,得!拢共也就唐新岚这么一个搞直播的,还是先帮章家村卖菜吧!

  于是,唐新岚不得不占用了她姥爷看大棚的红砖房,当成了自己的临时直播间。

  章姥爷的红砖房简陋的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用红砖砌起来的四面墙上,连大白都没刷过,光秃秃的红砖墙上,还钉了许多钉子,挂着花色不同的塑料袋和尼龙袋,里面杂七杂八地装着一些蔬菜种子、农药、平时自己吃的米面之类的,屋子里地方小,只有把这些东西都挂起来,地面才稍微显得宽敞点。

  唐新岚这主播也是赶鸭子上架,根本没准备多少装备,连主播必备的背景布都没有,就这样,直播间一打开,网友们就被迫看了满眼的鸡饲料和蔬菜农药化肥的广告袋。

  “哈哈哈哈~仿佛来到了农业频道~”

  “神特么农业频道,是致富经吧?”

  “我不对劲~居然认真记下了牌子,还上网去查了一下价格……”

  弹幕区里,被鸡饲料袋子糊了一脸的网友们,纷纷大呼从未见过如此土味的直播间,有些还很认真地建议主播干脆直接带货卖种子化肥吧,看这个背景,简直适配度满分好吗?

  不过,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送走了唐爸、陈书记和县里来的领导,唐新岚看了一眼直播间里因为闲着无聊不肯离开的网友,眼珠子一转,决定带大家吃点好的,咳!云请客也算是请客吧?

  今天章姥姥和大舅妈给她准备的是韭菜猪肉馅儿的馅饼,韭菜是姥爷在大棚角落里自己种的,猪肉是前天唐爸带过来的刚杀的黑猪肉,这种死面馅饼城里很难吃到,外面看着灰扑扑的,里面包的满满都是韭菜猪肉馅儿,还有一半是荠菜猪肉馅儿的,烙熟的馅饼晾凉了之后,这个天气可以放好几天都不坏。

  唐新岚把火盆里的炭火扒拉了几下,然后拿湿布把旁边的铁架子擦干净,放在火盆上,挑了几个馅饼放上去,这样烤到两面焦黄就能吃了。

  “给大家看看我姥姥和大舅妈做的死面馅饼,这种面不用发酵,直接把馅儿包进去,做出来的馅饼皮很有嚼劲,特别是放在火盆上烤过之后,你们看,掰开之后,里面都是蜂窝形状的,我大舅妈还在面里面揉了些红糖进去,特别香甜!”

  “馅儿包了两种,荠菜昨天已经有人买到了,大家回去也可以试着做。韭菜就没办法啦,我姥爷他们村没有种韭菜的,只有韭黄~咳!所以明天大家买鸡蛋的话,也可以顺便下单买点韭黄,韭黄炒鸡蛋超好吃!”

  “呜呜呜~我不想吃韭黄炒蛋,我只想吃姥姥做的馅饼!”

  “这个馅饼我奶奶也会做,不过主播,你脑子瓦特了吗?城里哪有火盆?”

  “城里人不配拥有火盆!”

  “你们还记得那个在阳台生炭火熏香肠,被物业举报说她纵火的老太太吗?”

  “好像就是我们小区的哈哈!老太太忒惨!”

  定制的铁架子上,很快就摆满了许多好吃的,馅饼、糍粑、红薯干、喜蛋、橘子、香蕉……居然还有一茶缸的酒酿蛋!

  烤熟的香蕉外面黑乎乎的,剥开皮,里面的香蕉立刻散发出一阵诱人的香味,生吃的香蕉就已经很绵软了,烤熟的香蕉更是入口即化,而且有种冰激凌的口感,唐新岚一口气吃了三根烤香蕉,镜头对面的网友大呼报社,强烈呼吁主播赶紧直播卖菜,别在这儿搞吃播了呜呜~他们真的快馋死了!

  傍晚时分,唐爸终于把装鹅蛋的包装盒拿过来了,一起搬过来的,还有放在三轮车后面的一袋子谷糠——上唐村养猪的人家里,几乎每家都储存了几十袋这样的谷糠,家养的黑猪,就得用谷糠、碎米和各种菜、红薯之类的煮熟了喂,长出来的肉吃着才香!

  “家勇还给了我一袋子谷壳,要是谷糠不好填,就换谷壳试试。”唐爸说着,又从三轮车后面拎出来一个竹篮子,篮子里满满都是雪白的鹅蛋!

  “爸!你怎么把家勇哥的种蛋给拿来了?”唐新岚指着鹅蛋叫道。

  不怪她惊讶,年前她就听说了,家勇哥他姐怀了二胎,想让娘家弟弟给她拿点儿鹅蛋过去补补,谁知家勇哥居然一个都舍不得给,也不是舍不得,主要是他姐要鹅蛋的时机不对,那时候鹅场里都是预备孵化的种蛋,一枚蛋那就是一只小鹅,农村有句俗话叫“饿死爹娘、也不能吃了种粮”,唐家勇怎么可能让他姐把种蛋给吃了?气得他姐冲到养鹅场把她弟狠狠骂了一顿。

  “胡说啥呢?这不是种蛋,是喜蛋。”唐爸赶紧把一篮子大鹅蛋塞到了红砖房的角落里,低声对唐新岚道,“这些都是没孵出来小鹅的坏蛋,你家勇哥知道你爱吃喜蛋,特意给你留的!回头让你大舅送回去,让你姥给卤一卤,晚上饿了吃!”

  唐新岚:“……”幸亏这事儿没让家勇哥他姐知道,不然肯定又是一场官司!

  “家勇哥一个人在鹅场还好吧?”唐新岚把唐爸让到火盆边,拿了大碗给他盛了一碗酒酿蛋出来,怕他不够吃,又放了几个馅饼在铁架子上烤起来。

  “放心吧,好着呢!隔离了也好,他那一家子……不是我说,就没一个省心的,都别去给他拖后腿才好呢!”唐爸唏哩呼噜吃掉了一大碗酒酿蛋,这酒酿是章姥姥自家做的,口感比外面卖的足得多,鸡蛋也是自家的土鸡蛋,一口咬下去,里面黄灿灿的,大冷天的吃上这么一碗,浑身的寒气都散了。

  “就是!家佳姐也是,当初她结婚那会儿,家勇哥可是出钱给她陪送了全套的家电,还包了8888的红包,咱们村就没包过这么大红包给自家姐妹的吧?她倒好,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弟弟遇着难处了,叫她做个担保人都不肯!”说到这个唐新岚就忍不住叹气。

  前年正是唐家勇的养鹅场最难熬的时候,刚开春,因为一场禽流感,整个鹅场刚孵化的鹅苗都被扑杀了,买鹅苗的钱不够,唐家勇想去贷款,本来这事儿他都没想过找别人,因为他姐夫家境也不错,满以为找他姐做个担保人,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谁知他姐居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这件事对唐家勇打击挺大的,当年他姐结婚,为了让他姐在婆家有面子,他几乎把那一年攒下来的钱全花了给他姐置办嫁妆,就连他妈给他姐压箱底的钱,有一部分都是那几年他在外面打工攒下来的,这些他都没说,都是亲姐弟,有些事情他们姐弟俩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那么难的时候,最先放弃他的,居然是他一直毫无保留对他们好的家人!反倒是唐爸这个二伯,忙前忙后的陪他跑信用社,请人吃饭喝酒,楞是给他把贷款给磨了回来,救了他这个养鹅场。

  如果换成以前,养鹅场里淘汰下来的喜蛋,家勇哥起码要留下来大半给爸妈和他姐,可经过那件事之后,唐家勇如今对他爸妈和他姐也算是死心了,有些东西,你送给陌生人,人家说不定还念着你的好;送给自家人,说不定还要嫌弃你给的是孵化失败的坏蛋……

  “家勇也不容易,有才啊,你在这吃个晚饭,我和你弟到棚子里摘点菜,你带去给家勇吃,他还搁那养鹅场里隔离呐?”章姥爷挺喜欢唐家勇这孩子的,去年还送了他二十只小鹅苗呢。

  “隔着呢!村里说他养那么多大鹅,怕那鹅也传染新冠,就像禽流感似得,不让他进村,只能委屈那孩子先住鹅场那边了,不过也没啥,那边清净,月红还时不时的给他送点饭菜过去。”唐爸这个村长也不容易,疫情严重起来之后,村里人不知道这病毒到底咋回事,还以为又是禽流感还是非典啥的,担心大鹅也带病毒,闹着非要村里把鹅场给单独隔离起来,还不许唐家勇回村,搞得他们村委也没法子,只能委屈那孩子了。

  “瞎胡说!照他们说,那屋里头的树也得砍了,不然那麻雀落下来,也带病毒了嘛!我看他们就是见不得家勇做出点事业来!”章姥爷啐了一口,挎起两个大竹篮,钻到自家大棚里摘菜去了。

  “我姥爷毒舌吧?”唐新岚忍不住对着镜头吐槽道。

  弹幕里顿时一片给姥爷打call的,居然还有人在吆喝让姥爷出镜,吐槽一下他们村里的那些奇葩们……果然是居家隔离时间久了,已经快憋疯了。

第18章

  仓促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唐爸赶紧和女儿一起,把唐新勇定制的装鹅蛋的包装拿出来,试了试,多塞点谷壳进去,果然鸡蛋就固定住了!

  “爸,你看这塑料盒子下面是窄的,有个小卡口,咱把鸡蛋小头朝下,这样卡住更牢固!”唐新岚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装鹅蛋的盒子,这盒子是唐新勇找人定做的,下面有个卡口,把鹅蛋倒着放进去,小头的位置恰好卡在上面,这样无论运输过程中怎么颠簸,蛋都不会晃了,经常买鸡蛋的人都知道,蛋不能经常晃,一晃,蛋黄就散了,拿回去很快就要坏掉。

  唐爸试了一下,顿时乐了:“你新勇哥脑子就是活!”

  “可不!我早说了新勇哥脑子灵活又勤快,早晚能发达。”唐新岚美滋滋地拍了拍剩下的包装盒,给她爸下任务,“爸,你去和舅姥爷商量一下,咱先借新勇哥的包装盒用一下,到时候用了多少,让舅姥爷和他算钱,不能白拿新勇哥的。”

  “这还用你说?赶紧直播去!早点把你舅姥爷家的鸡蛋给卖了,再看看能不能帮你姥爷他们村其他人家里的鸡蛋也卖点出去,你再不回去,你妈就要把我撕了。”唐爸苦着一张脸,完全忘了此时直播间还开着。

  “哈哈哈哈~村长耙耳朵石锤!”

  “耙耳朵村长好可爱~”

  “突然想看村长夫人直播手撕村长……”

  “前面的等等我!我也要看!”

  “加我!我也要看手撕村长!”

  “花生瓜子矿泉水,前面的脚丫子挪一下!”

  提到唐妈,唐新岚沉默了。

  村里人都说唐妈识大体、顾大局,自己跟着丈夫奔走在抗疫一线不说,现在女儿也出来替村里忙活,虽然也有些嘴碎的背地里说他们家什么“一出事就是一户口本都没了”,可绝大多数村民对唐妈都挺敬佩的。

  毕竟,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个新冠肺炎病毒到底有多可怕,电视上每天在直播武汉抗疫的新闻,看着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大家心里都怕得很,生怕自己也传染上了,这种时候,同意让丈夫去抗疫一线就已经足够深明大义了,现在连唯一的女儿都贡献出来了……敬佩归敬佩,这事儿一般人还真狠不下这个心。

  说句不好听的,到了唐妈这个年纪,老公没了也就没了,唯一的女儿要是没了,那天可就彻底塌了!

  “我妈气狠了吧?”唐新岚默默低下头,低声问道。

  “她也就嘴上念叨我几句,这两天你妈不做饭的时候就看电视,别看她嘴上骂你,心里可为你骄傲呢,经常指着电视里那些二十来岁的小护士跟我说,也就她闺女当初没考医学院,不然肯定也报名去武汉抗疫了。”

  “你妈她就是担心你,怕你……”唐爸说不下去了,那个可能太可怕,可怕到他和老婆即便知道有这种可能,也不敢去想。

  “放心吧老爸!我在这边好着呢!”唐新岚打起精神,扬起笑脸拍了拍厚墩墩的土制防护服,“爸你看,这是大舅妈刚给我做的一身防护服,大舅说用了两层塑料膜呢,别说新冠病毒了,连大棚里的雾气都钻不进去!”

  这场疫情来得突然,现在全国的医用防护服都优先供应奋战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了,像他们这样的基层志愿者,只能自己想办法。

  “唉!不说了,你赶紧去直播吧,早点把你姥爷他们村的东西卖出去,能卖多少卖多少,我可跟你说,最多三天!三天后我来接你,你要是再不回去,你妈真能把你老子撕了!”

  闺女虽然也做了抗疫志愿者,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好说,现在跑到别的村子里来了,哪怕这个村子就是她娘家,唐妈也照样提心吊胆。

  安抚住了无辜受害的唐爸,唐新岚拿起包装好的鸡蛋回到直播间,刚想开口介绍,弹幕里就密密麻麻地刷起了一片“别说话!直接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