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03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岚岚,上回你大舅说的那个订单的事儿,现在还能签吗?”

  “对啊对啊,上回你们说的太晚啦,我家里种子都泡好了,实在对不住!下一季我们打算跟作坊签合同,你让我们种啥,我们肯定听你的!”

  “就是就是!岚岚你就帮咱们一把吧!这次我们肯定全听你的!”

  如果说刚才来的时候他们还在犹豫,想听听唐新岚这边的合同到底有哪些条件的话,现在,所有人都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跟着唐新岚一起干那个订单农业了。

  别的不说,就凭章姥爷居然为了养地,空了自家大棚三个月,就说明他们家肯定是赚到钱了……虽然大伙儿还没打听清楚,章姥爷家这一茬苦瓜到底赚了多少钱,但并不妨碍大伙儿互相分享一下情报,等到大家回想了一下,从黄秋葵到反季节西瓜吗,再到后来的野菜、苦瓜,好像每一次章姥爷家听了唐新岚的话换过的品种,都能赚到钱,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跟着唐新岚是真的能赚到钱哇!

  那还等什么?这时候他们要是还唧唧歪歪的提条件,万一人家不带他们玩了怎么办?

  不过,唐新岚却没打算这么快就接收新一批的订单种植户。

  道理很简单,轻易得到的都不会被珍惜,爱情是这样,订单也是如此。

第177章

  章姥爷家的院子里种了半院子的赖葡萄,也就是本地人俗称的金铃子,这个季节的金铃子已经有一些成熟了,长得跟苦瓜差不多,金灿灿的挂在棚子上,看着格外喜人,要是搁在平时,村里人看到谁家有金铃子熟了,那是肯定要讨几个来解解馋的,可是今天,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了唐新岚身上。

  眼前的女孩明明刚大学毕业,因为圆脸显小,看起来跟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差不多,可不知为何,一看到她面色严肃地坐了下来,大伙儿都不敢说话了。

  “大家的想法我都理解,确实,做订单农业不像大家以前那样,碰到行情好的时候就能大赚一笔,不过,做订单农业,图的也就是个稳妥。”

  “你们还记得之前来咱们村谈蔬菜采购的那个苏总吧?他们家就是做脱水蔬菜的,别看这玩意儿卖的价格不高,他们一家公司,能养活一整个乡镇的种植户,而且只要不是遇到大灾,基本上家家都是旱涝保收,虽说不能赚大钱,但积少成多,一年年的下来,那边现在的房价都卖到六千多一个平方了,你们想想老百姓多有钱?”

  “咱们镇上呢?靠街边上的民房能卖到两千块一个平方就不错了,为啥两个乡镇房价差别这么大?说白了,还是老百姓手里没钱!”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低价买大家手里的蔬菜,我的意思是,大家最好想清楚了或者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

  “跟着咱们种订单上的蔬菜,肯定没有自己种赚的多,但是我能给大伙儿兜底,不会像以前那样,种出来的蔬菜卖不出去,砸在手里亏得化肥种子的钱都赚不回来。”

  “还有一点,加入我们作坊的种植户,也是有条件的,第一,每季种什么、买什么种子,包括用的农药肥料之类的,都是集中采购的,也就是说,你们只管出地、出力气,种什么、怎么种、保底收购价多少,都是作坊这边定的,不过价格你们放心,我们会在合同里标注好,按照当日的地头批发价找你们采购。”

  “那要是有人出价比你们高呢?”人群里有人提出了质疑。

  “我们会在合同里标注,同等价格下我们作坊具有优先购买权,如果有人出的价格高出我们的价格,那大家当然可以卖给出价更高的。”唐新岚看了看众人脸上的笑容,笑了笑,丢下了一个新条款,“不过,为了确保作坊各种腌菜和酱菜的质量和规格稳定,同一个蔬菜大棚,如果种植户选择卖给其他人,那这个大棚里接下来采收的蔬菜,我们都不会再收了。”

  “啥?为啥不能收?”众人立刻笑不出来了。

  刚才大家听到谁价格高就能卖给谁,心里还挺开心的,这样一算的话其实加入作坊做那个订单种植户也没什么,反正到时候蔬菜种出来了,唐新岚这边要是压价,他们根据合同完全可以选择卖给出价更高的。

  可是,一棚子蔬菜,除非是绿叶菜,其他瓜果类的肯定不止采收一茬,要是下一批别人出的没有作坊收购价高,那他们不是亏了?

  “大家看过超市里卖的酱菜没有?规格大小都差不多的,那样卖相才好看,我们做酱菜和腌菜也是这样,只有在蔬菜源头这一块把控好品质,尽量提高产品的卖相,咱们才能卖个好价钱。”

  “说白了,只有作坊赚钱了,大伙儿才能跟着一起赚钱。作坊赔本了,说不定大伙儿也要跟着过苦日子。”唐新岚笑了笑,不过,笑容却没有到达眼底,“我知道大家都想赚钱,我也想,但是,我这个当老板的,也要为其他种植户负责,人家老老实实帮作坊种菜,到头来赚的却没有到处乱卖的多,时间长了,以后谁还敢跟着作坊种菜呢?”

  “所以大家还是先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吧,我这边也会打印一些合同给我舅舅,回头大家过来拿一份回去看看,做买卖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大家算起来都是自家亲戚,我这个晚辈是肯定不会像外面人那样坑你们的,签或者不签,全凭自愿,就算大家不签,难道以后咱们就连亲戚也做不成了吗?”唐新岚耸肩笑了笑,“今年过年我爸妈还要带着我去各位舅舅姥爷家里拜年呢,难道不签这个合同,大伙儿就不让我们上门拜年啦?”

  “哈哈哈~”这番话倒是让众人紧张纠结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唐新岚说的没错,虽然人家姓唐,但骨子里还流着一半他们老章家的血脉呢!

  不过,唐新岚这番话,倒是也让众人心里暗暗有些难为情起来,是他们太心急了,差点忘了,岚岚做生意再厉害,那也是他们的晚辈呀~他们这帮长辈不帮衬着点自家晚辈就算了,还处处算计得失,实在是失了长辈的体面,唉!都是叫这“穷”字给闹的,人心都歪了。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再待下去章大舅就要开口请人留下吃午饭了,众人纷纷站起来告辞,唐新岚答应他们,等明天就把合同模板送过来,一家一份先拿回去看看,考虑清楚再签字。

  “哎?怎么走了?吃了饭再回去啊!”章大舅赤着脚从外面进来,正好碰到众人从章家出来,果然开口留客人吃饭了,这也是农村的传统,快到中午了,这时候家里要是有人来,只要不是仇人,没有把客人往外赶、不请人吃顿饭的道理。

  “不了不了,家里一堆事呢,改天再请你和岚岚到家里吃饭!”大家本来就是来送东西的,要是留下来吃顿饭,这东西送了不等于白送?章大舅拦都拦不住,没一会儿满院子里的人都跑光了。

  “好端端的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哦哦!估计还是因为上回岚岚帮他们卖菜的原因吧?”看到屋檐下摆了一堆东西,章大舅抬起手拍了拍脑门,却拍了一脸的泥点子。

  他刚从河滩上过来,捡了满满两大袋河蚌螺蛳之类的,身上都是淤泥,唐新岚笑着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给她大舅看了看他额头上的泥点子,笑得差点把手机给摔下去:“大舅你赶紧去洗个澡吧!”

  “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姥姥说你就爱吃这些,正好河滩那边水都落下去了,我就去摸了一袋子回来,这回保证给你吃过瘾!”章大舅说完,把沾满泥巴的编织袋搬到井台边,找了个大塑料盆,拧开水龙头放了半盆水,把编织袋里的河蚌跟螺蛳都倒了进去,见唐村岚凑过去来看,忙嫌弃地摆摆手把她赶走了——

  “一边玩去!别溅你一身泥!我给这泥巴洗一洗再去洗澡,也省的你舅妈收拾这玩意儿弄的一身泥。”章大舅疼老婆那是全村人都知道的,自己浑身上下沾满泥巴无所谓,老婆手上决不能沾了泥巴!

  换了三遍水,把河蚌螺蛳洗干净拿清水泡起来,章大舅赶紧跑到卫生间里冲了个战斗澡,擦了擦板寸头,从冰箱里拿了几瓶冰啤酒出来,要陪唐爸这个姐夫喝两杯。

  “给我开一瓶就行了,吃完饭还要回去干活呢,要是喝多了,叫你姐知道,咱们都得挨上一顿臭骂!”唐爸劈手把桌上的冰啤酒撤掉了一大半,只剩下三瓶,他、章大舅和章姥爷正好一人一瓶。

  “姐夫,我姐也把你管的太狠了吧?”看着被唐爸拎走的啤酒,章大舅撇了撇嘴,觉得他跟唐爸真的是“同病相怜”了,只不过,他负责人生的前半场,唐爸负责人生的后半场,都被他姐给管得死死的……

  “胡说啥呢?老婆愿意管你才是疼你呢,老婆要是不乐意管着你,一天天的叫你吃烟喝酒,不管不问的,那才是巴不得你早点去死呢。”唐爸不乐意听别人说唐妈坏话,哪怕这个人是他嫡亲的小舅子。

  “菜卷子来了,赶紧趁热吃,吃完咱们去作坊那边,那边开着空调呢,凉快!”章舅妈擦了擦脖子跟脸上的汗,夏天厨房连个电风扇都没有,做饭能把人热晕了。放下巨大的餐盘,章舅妈跑到屋子里把儿子给拎了出来。

  “一天天的净知道看电视、玩手机!我看你以后也别糟蹋钱去念书了,趁早回来跟你爷你爸种菜去得了!”章舅妈恨恨地瞪了一眼儿子。

  “种菜咋啦?大表姐不是也在种菜?”唐新岚的表弟小宇虽然才上三年级,但是已经很有些叛逆少年的模样了,听到他妈骂他,脖子一梗,还拿唐新岚出来举例说明,“你看大表姐,大学毕业不还是回老家种地啦?”

  “你懂个屁?你姐要是没读过大学,能把地种的这么好?”舅妈一听儿子居然敢拿表姐作筏子,眉毛都竖起来了,张开巴掌就狠狠给了章小宇脑袋一下,“我跟你说!读了大学,你就能跟你姐一样,花钱请别人帮你种地!考不上大学,你就等着自己下地干活吧!”

第178章

  “好啦舅妈,吃饭的时候不能打孩子的,小宇还小呢,他觉得种地不难,回头你和大舅带他下地干几次活儿就好了,小孩子嘛,我们小时候也这么过来的,觉得不管是读书还是种地都不难,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发愁长大了是选清华还是选北大呢,多受点挫折自然就懂事了。”唐新岚随口给小表弟挖了个坑,为了弥补他幼小心灵受到的伤害,还特意夹了一个大鸡腿放到他碗里。

  “不想写作业就跟爷爷去大棚里干活吧,挺好的!表姐支持你!”

  “表姐,还是你对我最好!”章小宇一脸感激地抱住了饭碗,他最讨厌写作业了,暑假作业那么多,简直怎么写都写不完,他妈还额外给一买了两册什么密卷,写的手都痛死了,还不如下地干活呢。

  章舅妈正想发火,却被丈夫一把按住了:“你听岚岚的,这小子也该吃点苦头了。笔杆子再重,能有咱家的锄头重么?”

  “好!吃完饭你就跟你爷爷去大棚里翻地去!”章舅妈冷笑一声。

  “吃饭吃饭!姐夫你尝尝这粉蒸排骨,去年肉太贵了,都没舍得吃,今年这猪肉价格可算是降下来了!”

  “岚岚尝尝这个黑鱼片,你舅妈用你上次拿过来的那个酸菜鱼的调料包做的,这黑鱼就是咱家后院沟里的,养了两年多了,好大一条!”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吃完饭,唐爸急着回养猪基地那边,今天请了畜牧站的人过来给小猪仔打猪瘟疫苗,他得回去盯着,就先开着拖拉机回去了。唐新岚在姥爷家睡了一个午觉,起床之后还喝了一大碗冰镇的绿豆汤,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

  章舅妈找了三顶草帽出来,一人一顶,下午两点多的阳光正是最晒的时候,唐新岚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找舅妈要了一块旧毛巾搭在肩膀上,调试好了镜头,举起自拍杆,对着镜头露出了异常灿烂的笑容——

  “大家下午好呀,今天又来我姥爷他们村啦,带大家去看看马上要上架的老章家秘制酱菜!”

  为了尽量争取到地方专项政策补贴,唐新岚在镇扶贫干部的建议下,把上唐村的野菜加工作坊和章家村的酱菜作坊拆分开了,独立注册了一个品牌,名字就叫“老章家秘制酱菜”,她打算以后就做少而精的几样拳头产品,线上主要分两头,一个是她和唐新勇的直播间,另一个就是接下来她打算为全镇做的那个旅游小程序植入商城,把这个品牌做成本地知名土特产。

  至于线下,她准备等这一批销售数据出来之后,拿着数据去找红泥沟的汪书记谈一谈,争取让“老章家秘制酱菜”能摆到景区特产店里,那里才是线下销售的主战场。

  从姥爷家出来,沿着河边的河堤上,一根根粗大的毛竹架了起来,上面摆着用竹篾编织的晒台,大片处理好的菜瓜和青皮萝卜条晒在上面,这种天气顶多晒了两天就能做酱菜了,机会难得,作坊里几乎开足了马力。

  章大舅请来帮忙的人分成三批,一批负责去地头称重、把原材料拉到作坊里洗干净,一批负责处理食材、晾晒,另一批负责把前一天晒好的食材拿下来,再按照流程处理好之后,放入足有一人多高的酱缸里,按照章舅妈给他们定好的腌制方法,进行最后一步的上缸腌制。

  一路上,请来帮忙的村民看到唐新岚,脸上简直笑开了花,章舅妈请来的这帮姥爷姥姥都是村里年纪大了,又或者家里没有蔬菜大棚的,她也是留了一个心眼,怕自己家有大棚的混进来学会了做酱菜的手艺,到时候和他们唱对台戏。

  这帮老人家平时在村里就靠自家种点粮食蔬菜,再养两头猪勉强挣几个零花钱,唐新岚却给他们开了每天80元的工钱,活儿也不难,就是帮忙晒一下瓜干,早上搬出去,晚上搬回来,中间去翻几次面,这么点活儿能拿80元一天,村里的老人都抢着来做。

  别看现在城里招聘都写着年龄限制,超过多少岁的老人就不要了,其实在乡下,干活利索的老人才是个宝贝呢,这帮人可是从大饥荒里吃草根扒观音土熬过来的,对待食物格外的珍惜,绝不会像现在的年轻人那样,给瓜菜刨皮恨不得刨掉一半肉,都是薄薄地去掉外面一层瓜皮,光是生产这一个环节就能给他们减轻不少损耗。

  老人家还有个好处,就是做事情仔细,生活阅历丰富,之前有几次晒酱的时候,就是因为有来帮忙的老人及时提醒,他们把酱缸给盖上了盖子,才躲过几场暴雨的……

  不过,唐新岚对村里的解释却是,他们这个作坊积极响应国家扶贫号召,优先雇佣家庭贫困的老人和留守妈妈们,这其实也是为村里在减轻负担,村委倒是很支持他们这种做法,主要也是因为其他人家自己就有蔬菜大棚,也不会眼红这一天80块钱的工钱。

  和老人家们打了声招呼,唐新岚把镜头对准了正在晾晒的菜瓜,萝卜干已经全部晒完了,不过菜瓜却和萝卜不一样,一次栽种可以采摘多次,所以现在作坊里还在持续做的就是菜瓜干,黄瓜摘完几茬之后现在还在养苗子,下一茬估计还得半个多月,刀豆也摘的差不多了,剩下一点收尾的,老人家也没舍得丢,都摘回来仔细处理了,又为唐新岚挽回了一些损耗。

  “你们一定很好奇,为啥我们作坊里干活的都是老人家,这可不是我黑心压榨退休老人哈,跟大家解释一下,咱们作坊第一批招聘的工人,都是优先村里失去劳动力不能出门打工的老人,还有留在家乡陪读的留守妈妈们,这些人没有办法去远一点的地方工作,只能留在村里,年人均收入不到五千元,你们没听错,不是一个月五千,是一年五千!”

  “你们算算看,这笔收入分摊到每个月,等于每个月只有不到五百元的收入,只能说勉强能维持生活罢了。”

  “村里的留守妈妈们还好一点,家里有男人在外面打工,能贴补一点家用,可这些老人家,是真的没有赚钱的门路!有些老人年纪大了,还要买药看病,一个月五百够干什么的?”

  “其实我们这个作坊刚开始做,创业基金都是我跟我大舅两家凑的,不怕你们笑话,我大舅把辛苦攒了好多年、准备给我表弟买房子的老婆本都拿出来了,能出到一天80元的工钱,我们真的是尽力了。”

  “不过我算过了,如果我们能签下村里一半的蔬菜大棚,实行轮作的话,那全年几乎有十个月都是可以做酱菜的,按照每个月20天来算的话,这些老人家每个月能拿到1600元工资,一年就是一万六,再加上他们自己家养猪种粮食卖的钱,一年人均收入差不多能达到两万块钱,是他们之前年人均收入的四倍了。”

  “大家也不用担心,刚才你们也看到啦,这些老人家就是年纪大了点,做事情都很利索的,不怕你们笑话,我干活还没他们利索呢。不信的话,回头我再开放一批自由行名额,请大家来我们这里玩,到时候我来组织一场劳动竞赛,怎么样?有没有人敢应战的?”

  听到唐新岚说要组织他们跟村里的老人展开劳动竞赛,弹幕里一堆疯狂婉拒的——

  “不了不了,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我们都懂的~”

  “说实话我有点怂,之前去外婆家,就被外婆嫌弃剥豆子太慢了~”

  “爷爷让我去抓鸡,我被大公鸡追着叨了半条街2333~不敢不敢!”

  “求求主播做个人吧!你自己都办不到,还指望我们粉丝吗?”

  “跪求主播放过可怜的粉丝!我们还是一帮孩子呀!”

  唐新岚看了一会儿弹幕,发现居然真的有勇敢应战的勇士,顿时乐了——

  “来!我先帮大家试试我们作坊搬运菜瓜干的箩筐!”

  说着,唐新岚让大舅帮忙拿着自拍杆,徒手搬起了一筐已经收下来的菜瓜干……没搬动!连竹筐带里面的菜瓜干,足足有一袋50斤的大米那么重!

  “你一个学生妹,拿笔杆子的,怎么搬得动这个?放着我来吧。”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拿了一副扁担过来,一边一个钩住了两个装满菜瓜干的竹筐,蹲下来,背上薄薄的一层肌肉微微鼓起,下一秒,两个沉重的竹筐就被老爷子挑了起来,稳稳当当地挑走了。

  另一边,两个负责收菜瓜干的老奶奶一人拉着一个竹筐,几十斤重的竹筐,在她们手里简直跟随意摆弄的玩具一样,轻轻松松就被拖走了……这一片菜瓜干刚收好,那边,几个挑着担子的老爷子又过来晒新的菜瓜干了。

  刚从盐水池里捞出来的菜瓜干湿漉漉的,看着比晒干的更重,然而老爷子们挑起来却毫不费力,甚至还能腾出一只手来跟唐新岚这个小老板打招呼!

  粉丝们:“……”

  惹不起惹不起!老爷子们一个顶三!

第179章

  从河边过来,再绕过几间民房,远远就能看到一片砖瓦房了——为了节省成本,唐新岚让章大舅直接去砖瓦厂拉了十几车红砖,顶上直接用毛竹做了屋顶,这样透气性比水泥浇筑的平房更好,而且天然的温度和湿度也很适合酱菜发酵。

  最主要的是,这样盖出来的厂房,成本比一般的民房起码省了三分之二!

  让粉丝们无语的是,他们贫穷的主播居然连厂房的红砖墙外面都没舍得拿水泥抹一层,就那么光秃秃的一排红砖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排房子还没完工呢……简直无力吐槽。

  不过,房子造好之后,章大舅和章舅妈才发现了这种房子的妙处——红砖具有很好的透水透气性,里外都没有抹上水泥,厂房里也没有普通的水泥民房那么闷热,酱菜在里面发酵出来的效果非常好,口感爽脆,而且不会因为闷缸形成怪味,就连章舅妈都忍不住想把自家后院的老房子改造成这样的红砖房了。

  这几天天气好,章舅妈带着人把屋子里的酱缸都搬出来了,放在大太阳底下晒一晒,黄豆酱的味道越晒越鲜美。

  屋子里,几台吊扇挂在屋顶上不紧不慢地转动着,众人帮着把酱缸里已经腌的符合标准的酱菜瓜、酱刀豆、酱萝卜干捞出来,一根一根盘好了,装袋、称重、真空处理,为了节省成本,作坊里所有的酱菜都只有半斤装和一斤装两种规格。

  包装好的酱菜,统一存放到隔壁的库房里,里面装了空调,温度直接打到18摄氏度,模拟了酱菜保存的最佳温度,章舅妈和唐新岚反复试验过,把酱菜制作的时间缩短了五天,这样,装袋后的酱菜在袋子里还能继续炮制,最后发到客户手里的,就会是炮制时间正合适、口感也最好的酱菜。

  “为了给大伙儿试菜,我特意带了几个馒头过来,嘿嘿~来!接下来就由我来为大家品尝一下今年的头茬酱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