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05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不过,作为苏雪荞的嫡系亲信,负责的还是油水最大的基建部门,梁纪善毫无疑问是个非常会做人的下属,刚才听到警车的声音他就猜到了,两位大老板过来,一定是因为听到了警笛,以为是他们项目出事了,想到这里,梁纪善笑盈盈地迎了上去,不紧不慢地向大老板汇报自己刚打听到的最新消息——

  “刚才确实有一辆警车往这边来了,不过和咱们项目没关系,听说是住在这附近的一户人家,就是之前拒绝拆迁的那户村民……”

  “什么?卉姐家?她妈不是改嫁到省城去了吗?”

  唐新岚惊了一下,拔腿就往章家卉家里跑。

  章家卉她爸死得早,家里孤儿寡母的,一直住的都是家里的老房子,距离村里新修的水泥路有一段距离,唐新岚他们当初选中这块地修建厂房,也是因为这个地段比较偏,价格便宜。

  也正是因为地处偏僻,以至于陈二妮家里藏了一个人都没有人发现……

  几个警察翻墙从陈二妮家揪着章家栋出来的时候,全村人都惊呆了——

  “这不是家栋吗?他啥时候回来的?”

  “不对呀,我昨天上山捡蘑菇从他家门口过去的时候,这门锁还挂着呢,他要是回来了,怎么不开大门进去呢?”

  “你们笨死算了!这还有啥不明白的?一定是在外面做了坏事,怕被公安抓到,才偷偷跑回来躲着呢,开了大门,村里人不都知道他回来啦?”

  “他一个小年轻能犯什么事儿?”

  很快,村里人就知道章家栋犯了什么事儿了,因为,这件事上热搜了。

  而且还不是之前唐新岚上过的本地热搜,而且全国性质的热搜!

  唐新岚是村里最早知道这件事的,因为章家卉给她打了电话。

  要说这事儿也真是说不清到底谁的错更多一点,之前陈二妮跟着章家栋进城找他姐,没想到人没找到,房子也没拿到,还被拘留罚款了,后来不是跟她做住家保姆那家的老头子再婚了么?

  听说自从陈二妮再嫁之后,每个月的工资肯定是没了,她那个二婚的丈夫虽然对她温柔体贴,但家里的钱是从来没有交给她管过的,就连平常买菜,都是他儿子在网上下单买好直接送货上门的。

  陈二妮活了大半辈子都没享过这种福,每天什么事情都不要做,连买菜都不用出门,就在家里吹着空调,每天做做饭,看看电视,老吴的儿子儿媳妇每个周末会带着孩子来看他,还经常给她买点小礼物,这种生活是陈二妮以前从未享受过的轻松,老吴每个月还给她五百块钱零花。

  虽然整天陪着吴老先生有时候会有些无聊,因为吴先生是个文化人,他说的那些话陈二妮经常听不懂,但吴先生对她这个二婚的妻子十分宽容,她不爱写字看书,吴老先生就让她一个人在次卧看电视,或者去小区转转,陈二妮觉得现在的生活真是比她梦想中的老年生活好上一万倍!

  唯一担心的就是儿子了。

  陈二妮有一部手机,吴老先生的儿子每个月会给她往里面充100元话费,她倒是经常找机会给章家栋打电话,之前几次章家栋都没接,最近却突然主动给她打电话,说想来看看她。

  陈二妮又是高兴又是忐忑,她毕竟是二婚,又是嫁的城里人,心里天然对吴老先生一家就有一种敬畏的心理,不过,让陈二妮没有想到的是,吴老先生居然答应了让章家栋来家里住几天——

  “那是你亲生的儿子,也算是我半个儿子了,小孩子嘛,你毕竟跟他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他一时间接受不了你再嫁的事实也是没办法,多劝劝他吧!要是想在城里找工作,我让吴巍帮他找找关系。”吴老先生虽然腿脚有点不太方便,但对陈二妮还是很温和的,也并不介意章家栋来家里看他妈。

  在他看来,章家栋已经二十多岁了,眼看着就要娶媳妇有新家庭了,这个时候的陈二妮其实是二嫁最好的年纪——没有子女拖累,而且,嫁给他之后,万一章家栋真的结婚有了孩子,她一个已经再婚的奶奶,就算不给儿媳妇带孩子,旁人也无话可说。

  正好,让章家栋结婚之前经常来家里做做客,也能显得他这个“继父”没有亏待了他,也好叫他看清楚了,他这个“继父”现在是真的一天也离不开陈二妮的照顾,免得到时候章家栋结婚有了孩子,又要让陈二妮去给他带孩子……

  吴老先生的算盘打得叮当响,却打死也没想到,章家栋这次是来者不善,就是找他要钱来的,要钱的由头也令人哭笑不得——他找吴老先生要的,是他妈陈二妮改嫁的彩礼钱。

  章家栋的想法其实也有他的道理:陈二妮嫁到他们老章家,那跟他姐章家卉一样,都是他们老章家的人,虽说是改嫁,但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吴老先生。

  “像我妈这样手脚利索的住家保姆,一年起码能赚六万块,她现在的年纪,至少还能再做十几年吧?我就按十年给你算,你给我六十万的彩礼,我就让我妈一直伺候你,要不然,我是绝对不会答应让她离开章家的!”

  章家栋这段时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头,之前陈二妮给他的几千块钱积蓄被他租房子叫外卖,不到两个月就花的精光!天气太热他又懒得出去找工作,以前还能找他姐要点零花钱,现在章家卉连手机号码都换了,他根本就找不到他姐,思来想去,还是得从他妈身上想法子。

  吴老先生家他是去过的,就是第一次陪陈二妮去吴家应聘保姆的时候。能在省城住上一百多平的大房子,在章家栋看来,吴老先生的家底子起码也有几百万,他倒是打的好算盘,身家几百万,却舍不得每年花十来万雇个保姆,拐骗陈二妮去跟他领证结婚,骗她给他们老吴家做一辈子的免费保姆?呸!

  回过神来的章家栋越想越气,原本按照他的打算,把他妈送到省城来当保姆,以陈二妮的节省,一年起码能给他五、六万,现在好了,每个月一分钱都没有,说不定等陈二妮老了,还要他这个儿子给她养老,这怎么行?

  吴老先生也没想到他这一番精巧算计,居然碰上了章家栋这个完全不讲礼数的蛮子!章家栋到吴家第一天,刚吃完午饭就开口找吴老先生索要陈二妮的“彩礼”,简直把吴老先生给惊呆了!

  他是知道以前农村很多死了丈夫的年轻女人,回到娘家之后,娘家会贪图彩礼把她再嫁到别人家去的,可章家栋凭什么要彩礼?

  从古至今,没听说过儿子嫁老母,还要找继父家索要母亲的彩礼的……这真是穷疯了吧?

第182章

  吴老先生当场就气笑了。

  他当然不肯为了一个陈二妮支付章家栋六十万的彩礼!

  说句不好听的,他要真愿意拿出六十万的彩礼,为什么不直接在城里找个有退休工资的丧偶老太太一起搭伙过日子呢?非要找个大字不识几个、还没有退休金的陈二妮?他图她什么?图她长得丑,还是图她没有退休金?

  只是,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吴老先生不肯给彩礼,想不花一分钱白得一个免费的终身保姆,章家栋也不是好欺负的,他就住在吴家不走了!

  吴老先生自己腿脚不利索,又不敢跟凶神恶煞一样的章家栋起冲突,便想着打电话把儿子儿媳妇给叫回来。

  谁知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章家栋这个人,骨子里是又坏又怂,他不过是仗着吴老先生腿脚不便是个瘫子,这才找上门来索要彩礼的,真要让他把儿子媳妇都给叫过来了,到时候他肯定会被赶出去的。

  吴老先生摸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儿子,章家栋当然不肯,就过去抢他手里的手机,没想到章家栋一下子猛扑过来,吴老先生的轮椅突然被撞倒了,他整个人后脑勺着地摔倒在地砖上,片刻之后,只见大滩的鲜血从他脑后溢出……

  陈二妮当时正拿着菜刀在厨房杀鱼,她想着章家栋爱吃鱼,一大早特意亲自去小区附近卖菜的小店买了一条足有六斤多的花鲢回来,打算做个一鱼两吃,鱼头拿来炖豆腐,鱼肉就红烧了吃。

  没想到她这边刚把鱼头剁下来,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了俩人的争执声,随即就是一声巨响!

  陈二妮握着菜刀冲了出来,就看到吴老先生仰面倒在地上,后脑勺着地,地上一大滩的血,整个人已经不能动弹了……

  “栋~栋呀,你、你杀人了?”陈二妮瘫软在厨房门口,手里的菜刀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对啊,我杀人了,这还不是都怨你?”章家栋转过头来,一双眼阴恻恻地看着她,“要不是你丢下我不管,非要嫁给这个糟老头子,我怎么会过的这么惨?”

  “我也不求别的,就想让这老头子把你十年的保姆工资补给我,算是你从我们老章家嫁出去的彩礼,这么点小钱他都不肯给,摆明了想白用你这个免费的保姆,死了也活该!”

  “还有你,”章家栋缓缓走到陈二妮面前,捡起地上还沾着鱼鳞的菜刀,突然一把揪住了陈二妮的头发,逼得她仰起了脖子,拿菜刀指着她脖子上那条细细的金项链,“一个金戒指!一条金项链!就把你给买了?陈二妮,你这个人也未免太不值钱了吧?”

  “栋、栋呀,你、你别拿菜刀架着妈脖子啊,我可是你妈!你亲妈!”陈二妮瑟瑟发抖,三角眼斜着往下,恐惧地看着那把还沾着鱼鳞的菜刀。

  这刀她早上刚磨过,特别锋利,这要是一刀下去,她肯定就死了啊!

  陈二妮还不想死。

  “行!那你可别喊,我可是你亲儿子,你这一喊出声来,把警察给招来了,你儿子可就没命活了。”最初的恐惧和害怕之后,章家栋现在整个人都能处于一种诡异的亢奋中,看着陈二妮的眼神简直就是在发光——

  “你赶紧去把这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找出来给我!还有这老东西的存折、深份证!对!还有他手机里肯定也有不少钱,你赶紧把密码告诉我!”

  “啥、啥密码呀?我不知道啊……”陈二妮傻呆呆地看着章家栋。

  “你可别告诉我,你嫁给这老东西快两个月了,连他手机密码你都不知道?”章家栋拎着菜刀走到他妈身边,蹲下来,拿菜刀指着他妈,“我现在手里已经沾了一条人命了,不介意再多一条。你仔细想清楚了,要是敢故意瞒着,想独吞这老东西的家产,可别怪我不念母子之情!”

  “我、我真不知道他手机密码多少啊!”陈二妮这个人一辈子只敢对章家卉这个女儿摔摔打打的,胆子比针眼还小,现在又是被她最疼爱的儿子拿刀指着,她现在整个人都有点崩溃了。

  “你个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去屋里找找!帮我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找出来!再找找有没有保险柜!”章家栋也知道他妈这智商绝对玩不过姓吴的这个老东西,见真的逼不出什么密码,便催着她进屋去找东西,他这会儿也想起来现在的智能手机除了输入密码之外,还能通过指纹或者面目识别解锁。

  果然,章家栋拿起吴老先生的手机,把屏幕一侧的指纹识别区对准吴老先生的手指挨个按过去,按到中指的时候,手机成功解锁了!

  章家栋冷哼一声,抬起脚踢了踢吴老先生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有些失温的身体,大摇大摆地坐在吴家的沙发上,挨个点开手机里的支付软件,把吴老先生存在微信和支付宝里的钱,通过转账转到了自己的卡里。

  做完这些,章家栋又查了查手机里的短信,成功在短信记录里找到了吴老先生退休金绑定的卡,这张卡每个月都会有到账的短信记录,看到吴老先生的卡里居然还有三十多万的余额,章家栋气得抬起脚狠狠踹了吴老先生几下——

  “死老头子!明明有这么多钱,还要骗我妈给你做免费保姆!死了也活该!”

  说罢,章家栋再次点开支付软件,借助转账把吴老先生养老金卡里的三十多万连着零头也一起转到了自己卡里。做完这一切,确保这部手机里已经一分钱都搜刮不出来了,章家栋笑了笑,满意地把手机给关机了。

  做完这一切,章家栋心里又是兴奋又是害怕,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冰的山楂水,一口气喝了半瓶下去,过热的脑子清醒了下来,他开始思索以后该怎么办。

  省城是肯定不能待下去了,不过,他从小学习不好,成年之后又一直在村里,就算想跑到国外去,他也不知道怎么买飞机票,更不知道往哪里跑,关键是他连英文都不会,跑出去了怎么生活?

  思来想去,章家栋决定回老家去!

  他记得老家再往红泥沟里面,好多都是没人住的野山坳子,多买点米面粮食之类的,先进去躲两年,等风头过去了,再出来找人办个假的深份证,换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有了这么多钱,他下半辈子就算不出去找工作也无所谓了。

  章家栋对吴老先生的家底非常有信心,然而他在客厅里等了好一会儿,陈二妮却只是从吴老先生的卧室里捧出了两块男士手表、一块老旧的玉牌和一卷零碎的现金——

  “就、就找到这么多,没看到保险柜……”陈二妮瑟缩着把东西放在餐厅的饭桌上,见儿子的目光凶狠地瞪了过来,陈二妮立刻崩溃地双手抱头往大门口跑,一边跑还一边失控地大喊,“别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老吴的钱藏在哪啊啊啊……”

  嚎叫声戛然而止。

  一柄锋利的水果刀,从她的后腰贯穿,陈二妮仿佛一只被捏住了脖子的老鸭,不敢置信地低下头去,看到了沾着血的刀尖穿透了她的身体。

  “啊!啊~”陈二妮短促地喊了两声,嘴巴立刻被章家栋从身后牢牢捂住。

  章家栋已经杀红了眼,此时此刻,陈二妮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亲妈了,而是要害死他的人,真叫她跑出去喊了保安进来,他就完了!

  见陈二妮还要挣扎着伸手去开门,章家栋想也不想,“噗嗤”几声,拿水果刀把陈二妮伸出去的胳膊扎了几个血洞!

  可陈二妮毕竟是一直在村里务农的,力气本来就不小,平时面对儿子的时候虽然有些懦弱,可到了生死关头,发现儿子居然真的想杀了自己,她立刻拼了命的挣扎起来,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反手掐住了章家栋的脖子,试图拉开俩人的距离。

  只可惜她惊慌之下用错了办法,只顾着把儿子推开,却忘了儿子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章家栋见她反抗,又恨又怕,挥舞着水果刀疯了一样的扑过去往陈二妮身上扎,一开始陈二妮还能骂两句,后来就只听到嗓子眼里冒出的“赫赫”声了……

  等到这声音也停了下来,章家栋红着眼喘着气半跪在地上,疼了他二十多年的亲妈,已经被他扎得半身都是血窟窿,歪倒在门边,门后铺着的浅灰色地垫,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陈二妮已经断了气,眼睛却还睁着,似乎不敢置信地看着章家栋,这个女人恐怕到死也不肯相信,她拿命疼了半辈子、恨不得把亲生女儿卖了也要给他买房娶媳妇的亲生儿子,最后却残忍地要了她的命!

  章家栋瘫倒在地上,呆呆地看着他妈在他眼皮子底下断了气,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真的没有想过要杀了陈二妮,他、他只是害怕她跑出去把小区保安招来,到时候他肯定会被警察抓走的……他不想死!

  对!是陈二妮非要跑出去喊人!是她想要他这个儿子死,所以他才不小心……

  章家栋丢下沾满了鲜血的水果刀,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下来,扑过去拿食指探了探陈二妮的鼻下,发现她已经没气了,忍不住跪在母亲的尸体前低声呜咽起来。

  再怎么怨恨,陈二妮毕竟是他亲妈,生他养他,从小到大没让他吃过什么苦,他姐姐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陈二妮却舍不得让他也出去打工,哪怕他成绩再烂,陈二妮也一直从他姐手里抠钱出来供养他读书……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陈二妮对他更好的人了!

  可是,他却亲手杀了这个一心一意对他好的女人……

  “不对!这不是我的错!都怪那个死老头子!是他把咱们这个家给毁了!”

  “还有你!要不是你自己犯蠢,被那个糟老头子给骗了,我怎么会过的这么惨?怎么会杀人?”

  “对!都是你的错!都是你们的错!都怪你们!是你们该死!”章家栋踉跄着站了起来,软着腿跑到吴老先生的卧室里,从衣柜里找出了一个旧旅行箱,把陈二妮找出来的那些值钱的东西,还有家里能拿得走的值钱玩意儿都丢进了旅行箱里。

  做完这一切,看了看满地的鲜血,还有他身上沾染的血迹,章家栋颤抖着手从兜里摸出半包烟,点燃一根狠狠吸了几口。

  盯着闪烁着微微火星的烟头,章家栋浑身沸腾的血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终于,他站起来,将烟头往地上一丢,看着燃烧的烟头在冰冷的地砖上缓缓熄灭,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两个老人独居,又要烧火做饭,家里意外着火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第183章

  满身的血腥味,当然没办法下楼去,吴老先生住的是那种带酒店式大堂的高档小区,电梯到一楼,出去就是大堂,门口全天24小时都有保安值班,从电梯到大堂都有监控摄像头,章家栋放下旅行箱,又回到吴老先生的卧室,从他的衣柜里找出了一套长裤长袖,进了卫生间仔仔细细地给自己洗了个热水澡。

  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返回卫生间,打开卫生间洗手台下面的柜子,把里面还没开封的洗发水沐浴露香皂什么的,一股脑的都拿一个购物袋单独装了起来,又跑到厨房,把吴老先生家的菜刀锅子调味料什么的一卷而空,翻出了陈二妮当时过来打工带的一个大旅行包,全部丢了进去。

  他突然想到马上要躲到山里去了,这种东西去外面要另外花钱买不说,万一在店里被人认出来了也是个麻烦,想了想,干脆把吴老先生家里的毛巾、牙刷、还能穿的衣裳什么的全部打包丢到了大旅行包里,忙了好一会儿才搜刮完。

  临走的时候,章家栋拿了陈二妮次卧那张床的床单,把他妈包裹着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从厨房里拿出一大桶食用油来,先在吴老先生身上洒满了菜籽油,想了想,到底是不忍心,没往沙发上倒油,而是倒在了客厅的窗帘上,又从卧室抱了两床棉被出来,放在门口的玄关上,把最后一点菜籽油倒在被褥上。

  一根点着的烟头被弹到沾满了菜籽油的被褥上,趁着大火还没烧起来,章家栋立刻拖着行李坐电梯下楼。他没敢走大堂,直接坐电梯到了地下室,藏在地下室通往大堂的楼梯拐角处,一直等着听到大堂里传来刺耳的警报声,又听到保安大叫“有火情”,这才趁乱跟着往外逃的业主一路跑到了马路上,趁人不备,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