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13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他们厂里卖的最火的两款产品就是五香和香辣口味的豆腐干,这两款产品日常备货比较足,基本都是按照日均产量三千份来备货的,不过一边攒一边卖,攒到现在也没攒下多少库存,现在五香豆腐干还有三千多一点,香辣豆腐干更少,居然只有不到两千件!

  其他的像是豆腐皮、素火腿、腐竹这些都是平时零散着做的,用来丰富店铺品类,库存不多,但让唐新岚无语又感动的是,正是这些原本只是“凑数”的产品,现在倒是成了他们最大的问题:她当时上架这几样产品的时候压根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买,库存都是直接标了一万件,现在好了,热心网友一看这个豆制品都是定向扶持红泥沟守在那群众的,一口气把她店里的库存给清空了……

  豆腐干因为是畅销产品,他们备货充足,还好一点。但豆腐皮、素火腿、腐竹这几样却是要现做的。

  “还要一万件?”牛放一听唐新岚报出来的数据,整个人都快要晕倒了。

  “不是总共需要一万件,是豆腐皮、素火腿、腐竹这三样,每样需要一万件,不是备货,是要马上发出去的。”小唐老板这会儿倒是很像压榨劳工的资本家了,只见她语重心长地拍了拍牛放从二手市场买回来的沙发,“咱们豆制品厂能不能挣到建造新厂房和办公楼的钱,就靠你们了!”

  “那我这次要采购三万斤大豆!”牛放咬了咬牙,拼了!

  “行!回头我把货款转给你,你尽快安排人去就近采购,对了,先打电话问问咱们周边乡镇有没有,照顾一下老乡们。不够再去县里买。”唐新岚拿起笔,把她要的货量和接下来的备货量都写了下来,最后还不忘叮嘱他——

  “加班一定要注意安全生产!该算的加班费一分钱都不能少,这几天叫食堂准备晚上加班的宵夜,来加班的都给我吃饱喝足了!”

  从厂子里出来,唐新岚又去了一趟菜市场,连着跑了三家包子铺,把人家店里的馒头包子糖三角,有一个算一个,全给清空了。

  这下可害苦了镇上的懒汉懒婆娘们,本来夏天大家就不爱做饭,晚上一般就是在家熬一大锅绿豆稀饭,然后卡着饭点溜达到菜市场买一袋包子馒头回去凑合一顿。没想到这天傍晚,连着跑了三家店居然都是关门!

  难道镇上的包子铺集体不干了吗?

  还是说卖的价格太低了,终于撑不住倒闭了?也是,现在都什么物价了,他们镇上的馒头还是一块钱三个,素包子五毛,肉包子一块,之前猪肉涨价的时候肉包子一度卖到了2块钱一个,差点被镇上的人骂死,后来猪肉价格跌下来了,肉包子的价格又回到了以前,难道真的是卖的太便宜了赚不到钱,所以连着三家店都倒闭了?

  “嗐!是小唐老板带了他们村的车过来,把他们几家的包子馒头全给买走了,你们呀来晚一步,今天是买不到包子咯,赶紧去买点面回家烙个饼子吧!”卖菜的老板大声提醒道。

  于是,这天晚上,双弯镇好些人家都久违地吃上了热乎乎的烙饼,小孩子们都快感动哭了:不容易啊,这一代的父母简直懒的要命!每天不是包子就是馒头,也就他们镇上不能叫外卖,不然他们肯定天天跟着家长吃外卖!

  回到家,唐妈已经熬了三大锅绿豆稀饭,装在了不锈钢的大桶里,上面盖了盖子,见她把包子馒头都买回来了,忙把准备好的小咸菜和咸鸡蛋都给装上车,送到了仓库这边。

  村里人忙起来的时候都不太讲究吃的,能吃饱肚子就行。见唐妈和唐新岚大桶小桶地扛了晚饭过来,门口几个等着装快递的连忙过来帮着把晚饭搬下来。

  “招待不周哈,等忙完这阵子,我请大伙儿到家里吃顿好的!”唐妈一边一边打开了桶盖。

  晚饭是一个人三个包子两个馒头,外加两个咸鸡蛋,绿豆稀饭和小咸菜管够,唐新岚也在这边跟着蹭了一顿简单的晚饭,吃饱喝足,嘴巴一擦,干脆留在仓库这边帮着一起打包。

  正忙着呢,王霜霜压着一辆货车回来了。

  唐新岚现在已经不嫉妒她哥了,娶到了漂亮又能干的老婆又怎样?还不是被她给挖过来了?王霜霜不愧是能把她那对偏心眼偏到了马里亚纳海沟的爹妈玩的团团转的狼人,工作上也是半点不含糊的性子,接了任务之后,她略一思索就拿起了手机——先打电话给镇上的熟人,让人家帮忙去问问现在谁家货车在家,又电话问好了价格,让人直接把货车开到了章家村。

  联系好货车之后,她又打电话给她大姑,也就是章舅妈,请她帮忙先去村里找人给她凑出一车货,连搬运工都找好了,等她人到了章家村,货车、搬运工连带一车货都备齐了,当场装车,王霜霜连晚饭都来不及吃,就吃了点章舅妈拿来的鸡蛋饼卷蒸酱,便急匆匆押着车回来了。

  “这一车你们先打包发出去,等下我再去跑两趟,对了,你们先卸货,我回家把我儿子抱来。”说着,王霜霜就头也不回地骑着她之前放在仓库这边的电动车回去了。

  “这大晚上的把孩子抱来做什么?”唐妈疑惑地看了过来。

  “妈你别看我,我又没养过孩子。”唐新岚一脸无语。

  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王霜霜为什么要回家抱儿子了——

  “我刚才看到你姥爷他们村雇了两台挖掘机在挖地基,这小子看到挖掘机就走不动了,我带他过去叫我大姑看两个小时,等晚上再给他带回来。”王霜霜一脸捡到便宜的狂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带儿子去看火箭发射呢。

  “你这大晚上的把他抱出来,你婆婆没说你?”唐妈真正担心的是这个,吴三妹以前偏疼女儿,现在有了孙子,一颗心都系在这大孙子身上了,怎么舍得让孙子大晚上的去别人家?

  “婶子你今天忙,肯定没听说吧?我婆婆被我大姑子给气病了,现在躺在床上呢,新勇在家照顾她。”王霜霜说到这里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新勇他姐?她又闹什么幺蛾子了?”唐妈皱眉道,因为唐新勇的事情,她对这个侄女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简直是又蠢又坏!

  “还不是我那个房子惹的祸?我大姑姐说她儿子想去县城念书,但是现在县城几个好学校都要有户籍才能上,所以她带了孩子来我们家,想让我婆婆帮着劝劝我,让我把户籍借他们用几年。”

  “这户籍也能借?”唐妈诧异道。

  “怎么不能借?人家说了,只要把我大姑姐和她儿子的户籍迁到我那个房子里,就算在县城落户了,就能去读县城的好学校。还说他们也不去我那个房子里住,就落个户口,不耽误我房子出租……”

  “霜霜姐你不会答应她了吧?千万别啊!户口落进去,这房子可就不只是你的了。”唐新岚急了。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还只落户不去住、不耽误我出租?呸!她做的好梦!真拿别人当傻子呢?现如今人家小姑娘婚前买的房子都不给男方加名字了,她又不是我男人,就是个大姑姐,真把自己当盘菜了?”王霜霜骂了两句,把儿子给抱到了货车副驾驶上。

  这孩子最爱各种车,刚才在她怀里还扑腾着呢,这会儿一坐到车里,眼睛立刻瞪的大大的,驾驶员家里也有孩子,见状乐的直笑,把小家伙抱到了驾驶座让他去摸方向盘,这小子整个人往方向盘上一扑,裂开嘴巴,口水都流到人家方向盘上了。

第198章

  “那你婆婆呢?她之前那么疼你大姑子,这回没为难你吧?”听到王霜霜的话,唐妈立刻担心了,这乡下婆媳要是闹起来,甭管是不是婆婆的错,做儿媳妇的肯定要吃点亏的。

  “她倒是犹豫了一下,不过我跟她说了,这房产证上写了谁名字,房子就有谁的份。本来我这房子以后肯定都是留给她孙子的,要是我大姑姐落了户以后不肯迁走,那她孙子的财产就要分我姐夫家那边一半了。”

  “你这张嘴啊!我看等小孙以后升官了,咱们村真该叫你去当这个村长,保证谁也糊弄不了你!”唐妈指着她笑个不停。

  想也知道,吴三妹现在最大的执念就是给她孙子攒家业,一听说迁了户口,县城那房子就得分给女婿家一半,当时就把她闺女给骂出去了,唐新欣从小就被她妈给宠坏了,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当时就跟她妈吵了起来,说了不少难听的话。

  吴三妹的身体其实并不好,年轻的时候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舍不得吃啥好东西,等到女儿出嫁、儿子也赚钱了,她倒好,养的鸡鸭鹅就没一个吃到自己嘴里的,全省下来给她女儿女婿一家送去了,结果呢?她外孙吃的都超重了,她瘦的皮包骨跟个难民似的,现在又被女儿指着鼻子骂,可不一下子就病倒了?

  “唉~你婆婆也真是……算了,你带小宝去你大姑家玩玩也好,晚上我去看看你婆婆。”唐妈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吴三妹虽然是罪有应得,但这个唐新欣也太没有良心了,她妈好歹宠了她这么多年,不过是没让她占到便宜,居然把她妈给气病了。

  晚上,唐妈果然从自家小店里拎了一箱奶一箱核桃露去了唐新勇家,回来看到仓库这边还在忙,又回家去,起火烧了一大锅酒酿,里面放了自己搓的糯米圆子、荷包蛋,热乎乎的吃一碗下去,扛饿又挡寒——别看现在白天还热得很,到了晚上,山里气温骤降,只有十几度,仓库那边晚上干活都要穿长袖了。

  “吴婶子怎么样了?”唐新岚捧着热乎乎的酒酿荷包蛋吃了两口,忍不住问唐妈。

  “我看她是身子骨亏的太厉害了,叫新勇明天带她去县里医院找医生看看,不行就开点补药回来,新勇家现在也吃得起。”顿了顿,唐妈皱眉道,“我觉着这个什么迁户口的事儿,唐新欣那个猪脑子是想不出来的,八成还是新勇那个鸡贼的姐夫在背后搞出来的,一个大男人,自己不想着赚钱养家,一天到晚算计老婆娘家!”

  “希望以后吴婶子别再心软了,摊上这样的女婿,把宝贝女儿嫁过去给人当牛做马不算,还要算计着让老婆娘家给自己打工,也真是倒霉!这种亲戚,早点断了来往最好,免得连累全家人跟着遭罪!”

  “亲闺女!亲姐姐!这两层关系,是能说断就断的?”唐妈瞪了她一眼,“不过今天我倒是跟你吴婶子说了,孩子成绩好坏那都是看命的,有那个状元的命,就说咱们镇上那个哑巴,他儿子就在镇中领着贫困生助学款上学,放学还帮他爹打猪草呢,前年不是考上了首都那个什么航空大学?”

  “要是没那么状元的命,那省城每年多少落榜的考生?人家一生下来就能上省城的好学校,咋也没见人人都能上重点大学?”

  “我劝了你吴婶子,多攒点钱,要是外孙真有这个考状元的命,等他考上大学了,到时候给包个大大的红包做学费,也算是她这个做外婆的一份心意了。”唐妈低头笑了笑,其实在乡下,像吴三妹这样恨不得所有子女都过得好的父母挺多的,看谁可怜就忍不住想要扶贫一下,殊不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两天后,从县人民医院传来了一个噩耗:吴三妹被确诊为胃癌晚期!

  当时,唐新岚刚把第二批货发出去,正打算跟唐爸去镇上买点好菜,犒劳一下团队的小伙伴呢,车子刚打着火,唐新勇的电话就来了。

  “那、你妈是怎么说的?”唐有才面色严肃地问电话那头,过了一会儿,才叹息了一声,“回来也好,免得在医院受罪,你抓紧把出院手续办一下,我去村里借车到医院接你们。”

  “爸,吴婶子真是胃癌晚期?”

  “他们挂的专家号,专家都确诊了,唉!晚期也没有继续治疗的意义了,你吴婶子舍不得花钱,一定要回家,我现在去村里借车,你跟他们说一声吧,改日再请大伙儿吃饭,买点好菜送到你哥家里,晚上给你吴婶子做顿好的。”

  “嗯!我知道了。”唐新岚顿时蔫蔫的提不起劲儿来。

  其实她对吴三妹这个人一直没有什么好感,甚至一度非常厌恶,可现在,知道她得了胃癌晚期,又忍不住有些可怜她。其实自从唐新勇开始赚钱之后,他家的生活就没以前那么苦了,可吴三妹为了攒钱贴补女儿一家,经常一锅稀饭就着老咸菜一吃就是一整天,省下来的鸡鸭和蛋也都攒下来给女儿带回去吃了,这样下去不把胃搞坏才怪了。

  只是,她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省吃俭用,非但没有把女儿一家帮扶起来,反倒把女儿女婿养成了现在这幅好吃懒做的样子,也不知道哪天她要是想通了这点之后,会不会后悔?

  从车上跳下来,唐新岚马上给几个约好今天来家里吃饭的人打了电话过去,解释了一下,大伙儿听说吴三妹居然得了胃癌晚期,也是吓了一大跳。

  人都是这样,哪怕平时恨得咬牙切齿的一个人,突然得了绝症,命不久矣,想着这个人可能也没几天好活了,他从前做的那些错事,也都不去计较了,几个和王霜霜处的好的还特意打听了吴三妹回来的时间,打算到时候拎点东西上门去探望一下。

  “我看你爸这是昏了头了,这种时候还去镇上买啥菜?我去抓两只鸡,捡一篮子鸡蛋,咱家店里再拿点那个老年奶粉什么的,先去你哥家搭把手,你嫂子还带着个娃娃呢,大姑姐也靠不住,到时候家里来客人了,总要有人招待一下。”唐妈很快就把要带去的礼物准备好了,又给家里几个毛团子倒好了水和猫粮,大门一锁,唐新岚骑着电动三轮车载着东西,唐妈骑着小电驴跟在后面,母女俩很快就到了唐新勇家。

  没想到章晓梅和盛五姑她们几个已经到了,院子里闹哄哄的,大家都在帮着王霜霜把桌椅板凳重新摆好,茶杯也多洗了十几只,还有自己从家里带了菜来的,正在帮着摘菜洗菜。

  城里出生的孩子看到这一幕可能会觉得有些诧异,人家家里的老人都确诊癌症晚期了,这时候不想着怎么照顾老人,反倒一副要开席的模样?

  其实乡下都这样,家里老人要是生病或者快不行了,反倒是待客的任务更重一些:四里八乡的亲戚朋友肯定都要来探望,人家拎着礼物上门,总不能一杯茶水都不给吧?还有待客的点心、中午晚上两顿饭,毫不夸张地说,跟开席也没什么差别了。

  唐妈一过来就接管了厨房:“霜霜你看好孩子,等你婆婆回来了,你就跟小宝专心陪她,家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好了。”

  既然说到了分工,章晓梅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么大的事,新勇应该给他姐打电话了吧?欣欣怎么还没回来?”

  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众人几乎可以确定,唐新欣这个亲闺女肯定比他们更早知道这个消息,她们都到了,她这个亲闺女倒是稳得住?

  正嘀咕着呢,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刺儿的哭嚎:“妈耶!我的亲妈!你在我哥这都过的什么日子啊?他们两口子吃香的喝辣的,倒是把亲妈给饿出胃癌来了!王霜霜你这不要脸的……”

  这声哭嚎实在太刺耳了,正在杀鸡的盛五姑手一抖,刚被割了一道血口子的老母鸡咯咯叫着从她手里挣脱了,大概是死亡的威胁激发了求生的欲望,这只老母鸡竟然扑腾着翅膀一下子飞上了院墙,从院墙飞了出去。

  只听到大门口哎唷一声,一阵鸡飞狗跳,盛五姑拎着沾了鸡血的菜刀一路追出去,就看到这只沉甸甸的母鸡正好落在唐新欣头上,死命抓着她头发不放,她男人正在一边手忙脚乱地试图帮她把母鸡给抓住,夫妻俩狼狈地在大门口挤成一团,身上洒满了鸡血,男人的白T恤上甚至还沾了一坨热乎乎的鸡屎……

  看到盛五姑拎着菜刀气势汹汹地过来了,唐新欣好像被捏住了脖子的老母鸡,一下子不敢出声了。她男人也吓了一跳,早听说上唐村的女人都是泼妇,这个女人手里还拎着菜刀,不会是想砍了他们吧?

  “唐新欣你骂谁呢?嘴巴放干净点!你妈为啥得了胃癌,你特么自己心里没点逼数?真当咱们村里都跟霜霜似得,新嫁过来啥也不知道?要不要我把左右邻居都喊过来,叫大家都来评评理,看看这些年你从娘家拿了多少东西回去?”盛五姑冷笑一声,捏着菜刀走过去,一把将力竭后掉到了地上的老母鸡拎了过来,抬起头朝着这对夫妻翻了个白眼,转身进屋去了。

  还亲闺女亲女婿呢?亲妈得了胃癌,看看他们都带了啥?两瓶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白酒、外加一箱娃哈哈钙奶?这是占便宜占习惯了吧?

  明知道吴三妹不喝酒,这娃哈哈也是小孩子喝的,拎着到娘家转一圈,临走的时候吴三妹肯定还要他们带回去,一分钱不花落个好名声,真是好算计!

第199章

  唐新欣和她男人本来想先发制人,趁着她哥跟她妈还没回来,先给王霜霜一个下马威,趁机把她妈得胃癌这事儿栽赃到弟妹头上,到时候嚷嚷的全村人都知道,王霜霜进门还不到三年,就把婆婆给虐待出胃癌来了,看他们夫妻俩还有什么脸面争遗产?

  没错,夫妻俩这么着急忙慌的赶到上唐村,就是想先来一波舆论造势的——不用说,这种“妙计”肯定不是唐新欣能想得出来的。

  没想到还没进门呢,就被盛五姑反扣了一个下马威,夫妻俩平白无故被淋了一身的鸡血,她男人陈斌的新T恤还沾了一坨臭烘烘的鸡屎,看起来狼狈极了。

  要是换成平时,他俩肯定早掉头回家去了,可这回不一样。

  听唐新勇在电话里说的意思,人家医院的专家说了,吴三妹怕是撑不到半年了,她一死,就凭唐新欣这些年对她弟疯狂吸血的那些事儿,再加上王霜霜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从今往后夫妻俩怕是半点便宜都捞不着了。

  所以他们才着急忙慌赶了过来,路上陈斌还趁机给他媳妇洗脑,手把手教她怎么说、怎么闹,务必要趁着她妈还活着,把吴三妹手里的私房钱给想办法弄过来。

  还有唐家的老房子和宅基地,虽然上回没弄到手,但当时是因为吴三妹这个亲妈还活着,她又有儿子,没理由把属于唐家的祖产分给女婿一家。

  可现在不一样了!

  吴三妹快要死了,这临死之前,总要照顾一下日子都快过不下去的女儿女婿一家吧?他们还就不信了,吴三妹现在得了癌症,眼看着人都快没了,村里的族老们还能拦着她不让她给女儿女婿留点儿东西?

  一想到这次来说不定能从娘家再抠个几万块,夫妻俩即便浑身鸡血狼狈的不行,也还是没舍得走,陈斌拎着酒和奶,唐新欣一脸晦气地从包里拿了一包纸巾出来,给俩人身上随便擦了擦,进了屋,看到王霜霜抱着孩子在那儿剥黄豆,其他人也都在各自忙着,不由得讪讪地放下了东西,勉强跟王霜霜这个弟妹打了声招呼。

  “回来了就去帮着做点事吧,你也知道妈没多少日子了,妈这些年待你们怎么样,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左邻右舍也看得清楚,别把人都当傻子!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伺候妈几天,也算她没白疼你一场。”王霜霜把小宝放在学步车里,让他自己剥豆子玩,站起身来,冷冷地看了大姑姐一眼。

  “大姐,大姐夫,我这个人脾气向来不好,往常你们在妈面前怎么闹,她不怪你们,我这个做儿媳妇的也没话说。可这次,不行!谁要是敢在我婆婆走之前这段时间叫她不高兴了,我让她一辈子也高兴不起来!”

  “你……”唐新欣气得半死,却也知道,自己以前在娘家确实太张扬了,好些事情都落下了把柄,王霜霜说的没错,她要是敢在这时候闹起来,别说她弟了,就是村里这些人背后也能戳烂她的脊梁骨,怎么办?

  唐新欣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飘到了丈夫脸上。

  “咳~弟妹说的是,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趁着妈还在,好好伺候她老人家的。”陈斌倒是能屈能伸,暗暗推了老婆一把。

  夫妻俩各怀心思,一个跑到屋里去,说是要帮吴三妹把她住的屋子打扫一下,一个拿了扫帚去扫院子,看着倒像是个孝子了。

  上午十点多,唐新勇终于带着吴三妹回村了。

  村里好多人家都已经知道吴三妹得了胃癌晚期,连医院的专家都说她活不了几个月了,一时间大半个村子的人都跑了过来,还有好些和唐新勇平时关系不错的都送了东西过来,唐家的小院子立刻热闹了起来。

  唐新岚他们来回跑着帮忙端茶倒水,就连陈斌都被派出去帮忙抬桌子了——今天送东西过来探望的亲朋好友,中午或者晚上都是要招待一顿饭的,不过家里坐不下这么多人,只能分两顿招待。

  唐新岚中间还特意把唐新勇给叫到了一边,低声把上午他姐和姐夫来闹事的事情跟他说了:“我妈说他们肯定是看吴婶子快不行了……哎哥你别冒火啊,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姐跟你姐夫来者不善,估计是想趁吴婶子走之前,叫她把家里的东西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