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16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很快他就真香了。

  因为唐新岚临时通知唐妈中午有客人,煮饭做菜来不及了,唐妈干脆做了满满一大锅番茄滑肉汤烩面片,里脊肉切成薄片,加鸡蛋清和淀粉抓一抓,自家菜园子里的番茄摘了几个大的,切块下油锅翻炒出番茄酱,加水,煮沸后加入腌好的肉片,再把面片下进去,煮熟后加盐和鸡精调味就行了。

  除了烩面片之外,唐妈妈还让唐爸骑了摩托车去镇上买了烧鸡、卤猪蹄、卤五花肉、烤鸭、卤鸭爪鸭头鸭肠之类的,还去包子铺买了几十个肉末豆腐馅儿的包子。

  “哎唷?这是惠英嫂子家的肉末豆腐包子?好长时间没吃了,小苏总,你来尝尝,这可是咱们镇上最好吃的包子!”章广义拿公筷给苏彭夹了一个热乎乎的大包子。

  这包子做的几乎有碗口那么大,薄薄的包子皮渗出了一层油,里面鼓鼓的都是馅儿,咬一口,里面的馅儿是拿肉末和豆腐先炒过的,加了点蒜泥和干辣椒,味道果然很好。

  “荆芥我洗干净放这里了哈,怕你们不爱吃这个味儿,我就没放锅里。”唐妈贴心地把唐新岚掐回来的荆芥头洗干净了,单独拿了个小盆子装好了放在桌上,这玩意儿熟得快,新鲜的搁在面汤里,一会儿就烫熟了,想吃可以自助。

  苏彭犹豫着没敢下筷子,别看他平时为人没个正形,其实性格挺谨慎的,具体表现在,他不熟悉的食材一般很少在外面尝试,这种人即便到了云南,也不会被满地的菌子给诱惑了。

  不过,小唐老板还在记恨他刚才拿“老板娘”三个字调侃她,二话不说就拿起公筷给他夹了一筷子荆芥按到了碗里:“你不尝尝你亲手摘的荆芥吗?相信我,真的好吃!”

  “我信你才怪!”苏彭对她扯出一抹假笑,不过,很快他就真香了。

  荆芥这玩意儿吃着口感还真不错!尤其是唐妈做的这个烩面片里面加了猪油,虽然比加豆油味道香,但夏天吃着有点腻,加了新鲜的荆芥,恰好中和了这股猪油的油腻。

  桌上的卤菜味道一般,苏彭只夹了一块卤五花肉,其他的就没碰了,不过,唐妈妈做的酱菜他却吃了不少,尤其是酱菜瓜干,爽脆可口,味道特别像他姥姥做的,苏彭这家伙特别自来熟,一边吃还一边找唐妈讨要了一些酱菜,打算带回去给他姥姥尝尝。

  吃完饭,喝杯茶稍微休息了一下,众人又开车去了章家村,村长章广义亲自带着他们去看了村里沿河筑起来的防洪堤。

  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这防洪墙还真不需要多少成本,就是拿最便宜的红砖水泥砌了一米多高,不过厚度却是寻常人家盖房子的三倍,这样砌出来的防洪墙特别结实,墙的两侧用泥土堆出了一个斜坡,斜坡上统一种了最常见的柳树。

  “这些柳树苗都不用买,防洪堤垒起来之后,我带人在村里剪了好几捆柳树枝,直接查在上面,没几年就长成树了,柳树好活!关键时候还能救命呢!”章广义拍了拍已经长得有碗口粗的柳树感叹道,“前年咱们这里也是突然发大水了,那水冲下来能把人给冲倒了,咱们村有两个人巡堤的时候被冲下去了,要不是被这几排大柳树挡了一下,他们爬到树上去了,怕是冲下去就没命了。”

  苏彭点了点头,默默把“防洪堤两边种柳树”这条记在了心里。

  这样一条防洪堤确实不需要花费太多,走了一段,苏彭心里就有底了。章家村不愧是下游小可怜,常年被洪水光顾,防洪经验特别丰富!防洪堤下面的泄洪渠足有两米深,两边也都种了柳树用来防止水流冲塌沟渠,现在是枯水期,泄洪渠水位只有成年人膝盖这么高,村里还有一帮熊孩子趴在沟渠边,拿青蛙腿钓小龙虾。

  “我姥爷他们村一到夏天知了就特别多,以前我经常让我大舅带我去抓知了猴,拿回来油炸了撒上孜然辣椒面,贼好吃!”唐新岚仰头看了一眼,惋惜地踢了踢地上知了蜕下来的壳,“可惜季节过了,现在知了都蜕壳爬到树上去了。”

  “知了猴?那玩意儿有啥好吃的?咱这河沟里好些黄鳝呢,你看这两边都是黄鳝洞!回头我钓几条大的叫你大舅给你送去尝尝,这玩意儿还大补呢,我听你大舅说你现在天天在网上做生意,经常熬夜,看看这小脸瘦的,下巴都没肉了。”章广义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这可是他们村的财神爷啊,千万别给累病了,回头再抓两条大黑鱼送去给她补补吧。

  “噗~”看着老同学依旧圆润的下巴,苏彭不厚道地笑了。

  有一种瘦,叫舅姥爷觉得你瘦了。

  “笑屁啊!再笑我就跟你妈说,你暗恋咱们班体育委员好多年了!”唐新岚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们新闻系1班体育委员,身高182,东北纯爷们。

  虽然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都觉得男孩子在一起也没啥,但对于三代单传、抱孙心切的苏妈妈来说,这个情报可能会让她第一时间就找人来把儿子绑回去。

  苏彭:“……”

  大致看了一下地方,苏彭觉得这块地基本符合他对种植基地的要求,接下来就是请专业公司来测量实际面积,包括山林面积也要单独测量出来,再预估一个总的租金,以及两个村子分别出租的土地面积和年租金,这些都要写到合同里去的,等走完合同流程,这些土地才会真正属于苏洋集团。

  回到上唐村,已经快下午四点钟了,孙今妍下车就直奔村委,刚才在路上她就电话通知了村干部们在村委集合,等她回来马上开会商量租地的事儿。唐妈喊她晚上来家里吃晚饭她都没答应,估计今晚村里这个会议起码也得开到天黑了。

  苏彭也说不在唐家吃晚饭了:“我妈今晚的飞机从W市回来,我去机场接她,顺便给她过个生日。”

  要不是苏妈妈今天生日,苏彭怎么可能送上门挨骂?

  要知道,自从他大三以后,苏女士每年生日这天都能正大光明地催婚,连台词他都能背下来了,无非就是“妈一年年的老了,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抱上孙子……”,要不是苏雪荞女士单身多年,也没给他找个小爸,苏彭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自投罗网的。

  “哎呀,阿姨过生日?我都没给她准备礼物,不对,你等着,我上去拿个东西给你!”唐新岚放下包就蹬蹬跑到楼上,再下来的时候,怀里便抱了一个布包。

  “我那天去厂里,从我们厂里看仓库的婶子那里买了个好东西,咱们乡下也没啥专卖店,这个应该有点纪念价值的,你妈妈她们这一辈应该挺熟悉的,送给阿姨,祝她生日快乐!”

  “啥玩意儿……”苏彭一脸疑惑地想要打开看看,被唐新岚给按住了。

  “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啊?这是我给阿姨的生日礼物,你经过阿姨允许了吗就拆她礼物?”唐新岚白了他一眼。

  “那可是我亲妈!”苏彭无语地收起了礼物,却没有再去拆它。反正他要陪苏女士一起过生日的,到时候他妈拆礼物他还不是一样能看到?

第204章

  送走苏彭,天色也不早了,唐妈已经做好了晚饭,中午吃了面食,晚上唐爸说想吃柴火饭,天这么热,唐妈又不想烧菜,索性就焖了一锅菜饭。

  听老一辈的人说,这菜饭以前都是乞丐或者家里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的人家才吃的,把四处乞讨得来的残羹冷炙,或者家里的剩饭剩菜放到一个瓦罐里,加一点水煮透了,煮到水分收的差不多,连菜带饭的吃下去混个半饱。

  不过现在老百姓日子好过了,平时难得吃一顿菜饭,倒是稀罕了起来,而且菜饭里面的配料也比原版的丰富许多。

  唐妈切了一块腊肉下来,切成肥瘦相间的腊肉丁,再把胡萝卜、土豆、香菇依次切成丁,加半碗现剥的青黄豆,又切了两个本地辣椒、一把蒜瓣进去,最后再放一勺自家晒的黄豆酱,土法压榨的菜籽油,因为已经有腊肉了,所以连盐都不需要再加,这样煮出来的菜饭,有饭有菜有肉,本地俗称“一锅焖”,唐新岚特别爱吃,吃完米饭还要吃下面的锅巴。

  锅巴也是吸足了腊肉的精华,还带着微微的辣,咯嘣脆、香喷喷,非常好吃。

  唐家三口在享用美味菜饭的时候,省城国际机场,接到了苏妈妈的苏彭,提前给苏妈妈的助理和秘书放了假,亲自开车带着他妈去了省城最近很火的一家顶楼旋转餐厅。

  这家餐厅是国内很有名的五星级连锁酒店旗下的,顶楼的包间有整面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大半个省城,苏彭提前十几天就订了,就为了给苏女士一个惊喜。

  “荞姐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苏彭笑眯眯地从服务员手中接过提前预定了送过来的一大捧向日葵花束,送到了苏雪荞面前。

  苏雪荞最喜欢向日葵,就连他们厂区的绿化带上都种的是向日葵,花开的季节,浓烈而灿烂,整个工业区的年轻人都喜欢到他们厂里去打卡拍照。

  “又拿哄小姑娘这一套来哄你妈!你真有这个心,今天就该把岚岚也带过来,年轻小姑娘不是都喜欢到这家餐厅打卡么?”

  “妈你就别拿我跟她开玩笑啦,人家对我根本就没那个意思……”苏彭悻悻地拉开椅子,伺候苏女士坐下了,又让服务员抓紧上菜,浪漫归浪漫,可不能把他妈给饿着。

  “真没那个意思?那你巴巴儿地跑过去给人撑腰?我叫你去考察新基地你也不去。”苏雪荞狐疑地看了儿子一眼。

  “我是不想跟她一样那么蠢,巴巴儿地带着村里人一起脱贫致富,结果呢?人家端起碗吃饭,放下碗,转头就把她给卖了!真是又坏又蠢!”

  “妈你又不是没看到网上那段视频?你听听那些人说的,是人话吗?我就是看不惯这些人的尿性,往后咱们家的冻干蔬菜厂要是想在那一片扎根,就不能再出现这种吃着厂里的饭、还要败坏厂里名声的事。”

  “你就嘴硬吧!我叫人挑了那么多地,你就偏偏要去上唐村拿那两三百亩,还是薄田!你敢说不是想给岚岚出这口恶气?”苏雪荞简直要被儿子给气笑了。

  “我像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吗?”苏彭大呼冤枉,“我就是觉得唐新岚心太软了,村里那些人骂的多难听,她还傻乎乎的带着人家一起赚钱呢。”

  “再说了,这次咱家的事情也给我敲了一个警钟,货源这种要命的东西,最好还是抓在自己手里,而且妈,咱们也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一点我觉得你跟岚岚真的挺像母女俩的,你们呀,就是嘴硬心软!”

  “这么些年你带着人家南弯镇也算是赚了不少钱吧?他们镇还是咱们市农业产业化先进示范样板区,当初能评上,也是你帮他们说了不少好话吧?结果呢?现在人家社区团购不过比咱们多加了两成的报价,这帮人转身就把咱们给踢出去了。”

  “这次的事情是岚岚处理及时,才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也亏得她本来就是学新闻的,知道掌握舆论节奏给自己洗白,不然你就看吧!但凡遇到个不懂行的,现在怕是生意都做不下去了!”

  “你说说这帮人,说起来还是岚岚的叔伯呢,怎么就这么不要脸?他们是亲戚可以不介意,我可不能花钱养出这样一帮白眼狼!”

  “你还说你不是想替岚岚出气?”苏雪荞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给儿子,“你这隔山打牛倒是用的不错。村里那帮人现在估计还没反应过来,等到他们发现,唐新岚除了找他们采购原材料,还能找你,怕是以后在唐新岚面前就再也不敢摆什么叔伯兄弟的架子了。”

  “所以我一口气直接签了二十年的租约,原材料用不掉,咱们本部还能采购一部分,岚岚那边要是缺货也能直接从种植基地采购,何必去求别人呢?”苏彭笑得十分畅快,尤其是想着唐新岚那丫头早晚要求到自己面前,简直恨不得现在就穿越过去。

  看着儿子说着说着就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苏雪荞简直想脱下高跟鞋捶他一顿!

  追女孩子是这么追的吗?

  亏得她以前还觉得儿子挺受女孩子欢迎的,经常有女生给他写情书送巧克力什么的,现在想想,估计这傻儿子从来就没开窍过。

  看看他都对唐新岚做了什么?明明是去替人家撑腰出气的,就不能霸道总裁一点?结果搞得就跟去乡下租了一块地一样,估计人家唐新岚到现在都不知道儿子租地到底是为了啥呢。

  真是气死她了!

  看着满桌子的精致菜式,苏雪荞觉得自己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订了高级餐厅还安排了鲜花礼物,苏彭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做的不对,总之一顿饭他妈全程都板着脸,中间他试图活跃气氛给他妈夹菜,还被她瞪了一眼,苏彭简直是一头雾水……觉得苏女士可能是更年期又卷土重来了。

  陪着苏妈妈吃完饭,等回到家,已经快十点了。

  “妈你早点睡,对了,这个是唐新岚送你的生日礼物,我的礼物藏在你梳妆台的第二个抽屉里啦!老妈生日快乐,晚安!晚上别等我哈,我跟朋友约了宵夜!”说完,苏彭就迫不及待地拿了车钥匙逃出家门。

  好像慢一步就会被他妈抓去强行领证一样。

  “臭小子!”苏雪荞笑骂了一句,拿起苏彭递给她的布包,打开了外面一层,里面居然是一对手绣的枕套和一对枕巾!

  这种拿竹绷子纯手工绣出来的老式枕套枕巾,苏雪荞确实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过了,不过,唐新岚说得对,她们年轻那会儿,这玩意儿还真的挺流行的,尤其是未婚待嫁的姑娘们,几乎人手一个竹绷子,那时候结婚的床上用品还不像现在这样,到处都有店可以买,基本上都是女孩子自己家准备的。

  看得出来绣这个的人年纪应该跟她差不多,枕套的花样子是喜鹊登梅,枕巾是鸳鸯戏水,当年苏雪荞和前夫彭国华处对象的时候,她也绣过这样的枕套和枕巾,甚至还暗搓搓在枕巾背面绣了两个人的姓氏首字母,那时候,她是真的相信两个人可以枕着这套枕巾,一起白头偕老的。

  只不过,人心易变,她做生意发家之后,彭家人的心也养大了,一开始只是想从苏家捞点好处,后来居然把主意打到她宝贝儿子身上了……和丈夫的结发情深,早就在彭家人永无止境的吸血中消耗殆尽,可儿子却是她的亲骨肉,孰轻孰重?

  苏雪荞几乎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儿子,拿到了彭家人想勾结外人绑架苏彭的关键证据,让彭国华净身出户了,连带着他那一家子吸血鬼亲戚,也统统从公司赶了出去,几个涉案的还被判了刑,这下子,她和前夫是彻底没了复合的可能。

  不过,谁特么想跟这种渣男复合?自己赚的钱自己花不香吗?

  说来也奇怪,到了她这个年纪,没了丈夫,反倒是一身轻松,说不出的惬意。再看看身边其他同龄人,为了留住自家男人使出了百般手段,甚至在脸上动刀子,跟外面数不清的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斗智斗勇,苏雪荞看着都替她们累得慌。

  好在她现在家大业大,儿子又争气,虽然没有依着她的心意,大学毕业就抓紧结婚生孩子,但除了这一点,其他方面简直就是最合她心意的完美继承人,所以对于前夫一家,她现在倒是没有什么怨念了——不相干的人,管他们去死?

  唐新岚送她的生日礼物非常特别,也很有纪念意义,现在这种纯手绣的枕套枕巾,尤其是这种传统花样的,几乎已经在市面上绝迹了,这么土的花色,年轻人不喜欢,老一辈或许喜欢,但现在人工手绣这么贵,这样两队枕套枕巾,怕是手工费就要好几百,有这个钱,都够去超市买好几套打折的全棉四件套了,所以说有些老手艺逐渐消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苏雪荞却很喜欢,也没舍得用,而是重新包好放到了卧室的收纳柜里,打算收藏起来。忙完之后才想起来儿子的礼物还没拆,拉开梳妆台下面的抽屉,里面果然躺着一个精致的礼盒,礼盒不大,上面的logo也很眼熟。

  果然她儿子讨不到老婆是正常的,送礼物也送的毫无新意——知道她喜欢向日葵,逢年过节就只送向日葵花束;知道她喜欢这个牌子的腕表,每年生日都给她定一只新款……知不知道女孩子,哪怕是几十岁的中年少女,也是喜欢小惊喜的?

  她儿子真是没救了……单身吧!真的,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第205章

  上唐村又要租地了!而且一租就是一百多亩!这个消息当天晚上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听说租地的就是在他们村开冻干蔬菜加工厂的小苏总,而且人家承诺了,等种植基地正是开始投入使用了,会优先从本村招工。

  最关键的是,除了零工之外,这次苏彭还给两个村子各分了八个名额的合同工,有固定工资和五险!据说年薪加上各种福利有六、七万!

  这下子,小孙村子都不用开全体村民动员大会了,讲真,要是绑架不犯法的话,这会儿村里人已经把苏彭本人绑过来强行签约了——就不说那几个合同工了,现在村里人算是彻底尝到了在家门口打零工的快乐,能照顾到老人孩子,也不耽误家里那点农活,勤快点的一个月干上二十来天,就能挣到两三千。

  这点钱在城里人看来不算啥,可是农村消费水平低啊,基本上不花钱,一个月就算只能存两千,一年也有两万多元存款了——以前家里一个壮劳力出去打工,扣掉在外面的花销和平时寄回来养家的钱,一年顶多也就只能带个两三万回来。

  村里有壮劳力在外面打工的都开始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回来,反正请假就只扣几天工资而已,要是真能在村里找个稳定工作,每年拿着七八万的工资,厂里还给买保险,岂不是跟镇上的干部差不多了?简直想想都赚到了。

  陈新平听到这个消息也挺高兴的,立刻安排专人对接,帮助上唐村做好各项数据的统计工作,招工的事情就全部归入了村里新成立的劳务公司,这样一来,村干部们的家属亲戚就没办法走后门了。

  众所周知,现在劳务公司的总经理就是他们村原来的会计,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这倒是省了大伙儿送礼请客的钱了,能不能应聘上,全凭本事。

  一时间,整个上唐村翘首以盼,只等着他们的金主爸爸赶紧来村里签合同,签完合同下一步肯定就是招工啦!

  苏彭这边开始动作起来了,唐新岚也没闲着,当初从小作坊开始一直跟着她干的婶娘嫂子们,这两年相处下来,除了中间辞掉了两个喜欢顺手拿东西回家的,还有一个总是改不掉卫生习惯的之外,其他人其实都挺不错的,现在看到苏彭那边要开始招合同工了,唐新岚这边也立刻行动起来。

  她现在手底下零零散散也有好几个地方要安排人长期工作的,村里的土特产作坊起码需要三个人,仓库那边也要安排几个人,负责轮岗值班、管理库存账目之类的,野菜种植基地有一部分工作和仓库这边重合的,不必另外安排,但日常管理包括基地里的养鸡场、林下木耳管理采摘之类的,都需要固定人手。

  还有章家村那边的两个作坊,以后她忙起来了,肯定也要安排两个自己人在那边的,倒不是说不相信大舅,主要是有她的人在,多少能起到一点震慑作用,免得有些人觉得大舅一家都是自己人,到时候又要搞什么小动作。

  算来算去,她手底下这帮人竟然还有些不够用。

  不过,唐新岚自然有办法——她打算先下手为强,抢在老同学之前,先在村里薅一把好苗子,发动手底下这些人去平时处的比较好的人家寻摸寻摸,看看有没有踏实肯干、没有不良嗜好的年轻人,男女都可以,招过来先跟着他们这帮老人打打下手,等以后别的项目开起来了,到时候就可以直接调过去当熟练工用了。

  “我这边待遇不一定有苏总那边高,第一年基本工资只有4000一个月,加上各种福利奖金和加班费,一年大概能有五、六万的样子。”

  “但是大伙儿也看到了,咱们这两年发展的有多快?现在还只是咱们村,再往后,我可能还会去其他乡镇发展当地土特产,到时候虽然也要在那边招人,但管理层肯定是要从咱们村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