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21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唐新岚和陈欢欢花了半天时间,把这份手写的计划书做成了PPT,包括晚托班的场地大小、容纳人数、每年需要募集的善款数额等都大概做了测算,列成表格,一目了然。

  “嘿嘿,等咱们的爱心晚托班开学,到时候咱们和有才叔一起去做个直播,当场打脸!”陈欢欢一想到直播打脸的场面就忍不住乐出了声儿。

  “走!跟我去村委找村长去!”唐新岚把PPT拷到移动硬盘里,带着小助理就去了村委。

  孙今妍看了她们的方案也挺感兴趣的,毕竟教育问题也是现在农村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和城里不一样,农村的课后教育很难依靠辅导班,基本都是靠自觉,运气好的,孩子妈妈愿意牺牲自己留在农村陪读,运气不好的,跟着爷爷奶奶,那可真是遇到不会的题目,连找人问题目都找不到。

  “安排场地和招聘老师的事情,还需要村委帮忙,毕竟我们是乡下晚托班,工资也不可能给的太高,最好是能招个兼职的,这样也不耽误人家赚钱。”小唐老板还是很人性化的。

  “我知道了,这事儿我明天就去镇上想办法,那募捐的事情……”

  “这件事情既然是我提出来的,那我也不能干等着啊,募捐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不够的话我自己贴,一定不会给村里添麻烦的。”唐新岚仿佛想到了什么,抿嘴一乐,“毕竟,人均三十餐标嘛,现在我们直播间的粉丝都知道这个梗了哈哈,妍姐你不知道,好多粉丝还在我直播间发弹幕,说是对旅游没啥兴趣,但就是想来尝尝咱们村委三十元餐标的招待餐哈哈哈。”

  孙今妍一脸怨念地瞪了她一眼:“我为啥出名了?还不是拜你所赐?”

  “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你的粉丝都给我起花名了!”

  “对对对,三十娘哈哈哈~笑死我了!”唐新岚伏案大笑。

  陈欢欢跟孙今妍还不太熟,不好意思笑她,憋笑憋得小脸通红。

  “滚滚滚!下次别想骗我出镜!”小孙村长恼羞成怒。

  场地和老师的事情交给村里解决,剩下的就是去化缘,咳,不是,去募捐善款了。

  唐爸那边都不用去问,只要是对村里有好处的事情,唐爸肯定举双手赞成。

  “咱们去养鹅场那边找我哥。”唐新岚骑上电动三轮车,陈欢欢熟练地抬脚跨了上去,坐在车后斗上,打开了摄像头。

  这也是唐新岚给她的新任务,这次的爱心晚托班视频,从素材采集到视频剪辑,都由她独立完成,这也算是小唐老板给她的一个结业测试了。

  “大家好!我是小助理欢欢,现在我们要出发去养鹅场,找我们的鹅蛋小哥化缘啦!刚才村里已经答应帮我们解决晚托班场地和老师招聘的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善款募捐啦,现在老板就要带我们去薅鹅蛋小哥的羊毛啦~”

  唐新勇正在河滩上摘冬瓜和老南瓜,小货车后斗上已经堆了好大一堆,工地那边开工之后,每天都需要采购蔬菜,唐新勇脑子灵活,拿了两包烟过去跟负责采购的经理混了个脸熟,转手就把自己家河滩上那些送人都送不出去的冬瓜和南瓜给卖掉了。

  这玩意儿农村家家户户都有,关键是那么大一个,切开吃不完,一个冬瓜能浪费一半,总不能天天吃冬瓜吧?而且冬瓜寒性大,他媳妇儿怀孕了也不能吃,还不如卖了赚点奶粉钱呢,而且唐新勇给的价格还挺实在,跟批发价差不多,还送货上门,采购经理乐得自己省事。

  一听说要给村里募捐办晚托班,问了问一年要捐多少钱,唐新勇当即痛快答应了——

  “我还以为要多少钱呢?一年才两万块钱,你哥还没这么小气。再说了,我家以后两个娃呢,村里办个晚托班,咱们家也能沾光哈哈。”

  唐新勇现在满心盼着老婆给他生个闺女,儿子越大越淘气,哪有闺女可爱?前天晚上他从养鹅场出来,路过唐家,看到村里几个小丫头抱着爸爸的大腿在那儿软软的撒娇,也不敢大声哭闹,只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唐家摊子上那些琳琅满目的卡通贴纸和书皮,这眼神,谁顶得住?

  唐新勇当时一颗心都被看化了,回去就摸着老婆的肚子开始虔诚祈祷:一定是闺女!一定是闺女!祖宗保佑啊……可别再来个带把的了!

  堂哥这里化缘成功,孙二叔因为不在村里,唐新岚干脆给人打了个电话,两万块钱在孙二叔这种土豪眼里简直都不算钱,他一开始听唐新岚说想在村里做个慈善公益项目,还以为要捐个十来万呢,一听到说一年两万,当时就在电话那头表示,他先认捐个五年的,给他们凑个整数,让唐新岚直接把账户发给他,回头他让公司会计直接打钱过去。

  “二叔您可真是个热心公益的大好人!”唐新岚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大一个惊喜忍不住狠狠拍了一通孙二叔的彩虹屁,又祝他这一季秋茶大卖,孙二叔就爱听这句话,当即矜持地表示,等秋茶下来了,到时候还要麻烦她帮忙做一次直播。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小唐主播顿时一阵无语,觉得刚才的彩虹屁真的白拍了。

  谁不知道她现在直播一场也要几万块钱出场费的?这还不算带货的分成呢,现在好了,孙二叔一口气给他们村捐了十万块钱,作为上唐村村民,她怎么好意思收人家出场费?

  果然,和孙二叔这种商场老将比起来,她还是一只单纯好骗的菜鸟啊!

  不过,一下子多了十万块钱经费,剩下的事情,唐新岚就不着急了,其实办这个晚托班最大的开支就是晚托老师的薪资支出,这种每天只做三个小时的工作,招两个全职的肯定不现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能招两个兼职老师,一个负责低年级,一个负责高年级,按时薪五十元算的话,一天150元,一个月兼职收入也有三千多了

  唐新岚知道现在镇上好多没有进编制的合同工老师待遇都挺低的,听说有的新来的一个月扣掉五险一金连三千块钱都拿不到,孙今妍之前在镇政府工作过,和分管教育的领导也挺熟的,说不定能帮他们找到愿意来村里兼职的老师,这样一来,他们村的孩子放学后有人帮着辅导作业了,这些老师也能用空余时间兼职赚点钱补贴家用。

  不过,让唐新岚没想到的是,最后孙今妍给她找来的居然是两个退休老师!

  “上面早就有规定了,在职教师不允许参与校外有偿补习,唉!”

  只能说两个未婚的妹子因为没有孩子,这方面的法律法规真的不太关注,好在虽然在职的不能有偿补习,但退休老师就没关系了,而且他们招老师的也不仅仅是为了补习作业,给学生增加课业负担,主要还是晚托作用,所以严格说来也不算违反政策。

第214章

  孙今妍找来的两位退休老师,一个叫沈秀芳,一个叫汪利民,都是这几年从镇中退下来的老师,不过,他们这一代的民办教师没有吃到教师薪资改革的福利,虽然为教育事业奋斗了一辈子,可退休工资实际拿到手还不到两千。

  镇上也是考虑到两位退休老师家庭情况比较艰苦,所以才推荐了他们两位。

  “沈老师和汪老师?我怎么早没想到?”唐新岚看到孙今妍发过来的教师个人资料都惊呆了。

  早知道绕了这么大一圈最后招的是退休老师,都不用找镇上,她自己就去找了啊。沈老师和汪老师还教过她呢,不过她毕业回来之后一直忙于创业,也很少有机会去镇上闲逛,所以一直都没想到要去拜访以前的老师。

  “沈老师和汪老师现在生活很困难吗?我记得现在退休教师待遇不是挺好的吗?”

  “在编的退休工资确实提高了,但是我听镇上的人说,沈老师他们这批民办教师没赶上好政策,当初还是按照老政策拿退休工资的,现在每个月也就两千不到,”孙今妍叹息道,“其实在乡下,一个月两千块钱自己花是足够了,主要是孩子不争气。”

  现在很多人都说教职工家庭出身的孩子命好,其实并没有,很多老师,尤其是班主任和主课老师,忙起来根本顾不上自己家小孩,沈秀芳就是这样。

  沈秀芳业务能力强,一直担任镇中重点班的班主任好多年,唯一的女儿也顾不上,晚上妈妈在教室里盯着别人家小孩晚自习,沈秀芳的女儿就躲在家里看小说,那个年代的琼瑶言情小说多火啊!沈秀芳的女儿被荼毒的不轻,学习也一塌糊涂,沈秀芳眼看女儿文化课不行,就想着干脆让她走美术生的路子。

  谁知道竟亲手把女儿给推火坑里了——沈秀芳的女儿在县城一家画室上专业课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她的美术老师睡到了一起,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女儿已经怀孕了……

  那个时代的女孩子,未婚先孕的后果太可怕了,沈秀芳不想让女儿被人戳脊梁骨,女儿又要死要活的非要嫁给老师,好在这个年轻老师还算有点良心,可能也是担心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就和沈秀芳的女儿结婚了。

  本来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沈秀芳最多也只是丢了面子,毕竟女儿虽然早早的放弃学业嫁人了,可对方好歹也算是有自己的事业,也算是后半生有靠了。

  可谁知道这个畜生居然是个勾搭女学生的惯犯!也不知道给那些女孩子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个的不要名分也要跟他搅合在一起,沈秀芳不知道劝了女儿多少次,跟这个男人离婚,可女儿就是铁了心的要跟这样一个没脸没皮的混账男人过日子!

  前几年,大概是觉得沈秀芳的女儿“人老珠黄”了,那个狗男人居然偷偷卖了房子,不知道带着小情人跑到哪里去了,也不提离婚,也不给抚养费。更可气的是沈秀芳的女儿好像被下了降头一样,就这,还眼巴巴地等着这种狗男人“回心转意”呢。

  她倒是痴情了,只可怜儿子跟着她穷的都快捡垃圾了。沈秀芳怒其不争,本来根本不想管她,可孩子是无辜的,每次女儿抱着外孙,可怜巴巴地求到她这里,想借点生活费回去,沈秀芳就恨的牙痒痒,可一看到小外孙饿得瘦巴巴的可怜样子,又实在狠不下心肠来,每个月那点子退休金,几乎都贴补给了小外孙。

  要不是这样,她一个独居退休老师,又没有长辈要赡养,怎么可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出来找工作赚钱?

  “这女人脑子怕不是有什么大病吧?”听完沈秀芳家这些年的八卦,唐新岚瞬间就觉得拳头硬了。

  孩子脑子不好,多半是脑壳里水太多!狠狠揍几顿,把脑子里的水揍出来就好了。

  “唉!我也不知道沈老师居然是你以前的老师,我要知道的话,早就跟你说了。”孙今妍叹了一口气,“不过我觉得,这次幸亏是镇上出面招沈老师来帮忙代课,要是你这个学生出面去请她,说不定她反倒不肯来了。镇中的老师跟我说,沈老师最怕的就是给别人添麻烦了。”

  “那汪老师呢?他以前是教我们数学的,我记得他儿子,小时候还经常带到教室里来呢,挺听话一孩子啊。”

  “你不懂!越是小时候看起来很乖的孩子,闯起祸来就越叫人大吃一惊。”孙今妍觉得自己今天简直把未来半个月的气都叹完了。

  “汪老师也是的,工作再忙也要照顾好孩子啊,小时候一点不管的,听说他儿子汪懋轩从小就很内向,在学校也不跟人打架闹事,谁能想到他能给同宿舍的男生投/毒呢?”

  “啥?!”唐新岚惊呆了。

  “唉!这是前几年的事情了,那时候你还在上大学,估计也没关注过,当时这新闻闹的还挺大的,那孩子也可怜,在学校被霸凌了也不敢回来跟家长说,他爸工作忙,他妈还要照顾生病的婆婆,他一个小孩子,在学校被欺负,连求助都找不到人,也难怪会一时想不开。”

  “后来呢?没出人命吧?”

  “还好没出人命,但闹出这种事情,县一中也不敢要他了,从少管所出来之后,汪懋轩就一直待在家里,他有案底在,也不好找工作,这些年都靠爸妈养着,汪老师的退休金也不高,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不然镇上也不会特意跟我打了招呼,希望一定给汪老师留个名额了。”

  “我知道了,这样吧,代课薪水已经谈好了,要是突然涨上去,怕沈老师和汪老师有顾虑不肯来。我想既然要辛苦两位老师来咱们村里代课,不如就把两位老师也纳入我们公司吧,可以享受节假日福利。”唐新岚这会儿心里挺难受的,其实她回来创业也有两三年了,居然从没想过要去镇上探望一下自己当年的老师。

  晚上回到家,唐新岚把这事儿跟唐爸唐妈说了,唐爸也挺懊恼的,主要是因为都是一个镇上的,一般没啥红白事,不是亲戚也都很少来往,而且,说实话,沈老师和汪老师家发生的事情,在他们乡下算是很大的一桩丑闻了,别说他们这些学生家长了,就连亲戚朋友,不是特别熟的也不好上门去慰问,那不是慰问,反倒像是看人笑话了……

  农村就是这样,面子比天大,有时候,亲戚朋友家出了什么丑闻,不上门,反倒是给对方保留一点体面。现在听到女儿说初中时候的老师这些年过的这么艰难,唐爸也忍不住反思起来,这种所谓的体面,到底值不值得?

  突然听说距离她家不到十里路的地方,曾经的恩师这些年居然过得这么艰难,唐新岚一晚上心情都不太好,甚至连直播都是找陈欢欢代班的,直到晚上九点多接到章家卉的视频电话,俩人聊起在镇中同学的那三年,章家卉突然来了一句——

  “汪懋轩现在满十八周岁了吧?我这里正好有个工作好像还挺适合他的。”

  “啥工作?”

  “算了,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我明天回来一趟,正好咱们也很久没去看沈老师和汪老师他们了,我记得当年镇中还有几个老师也挺好的,还有我们老校长,岚岚,明天你有没有时间?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老师们吧?”

  “好啊!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借口去看望老师们呐,他们看到你现在学有所成,肯定特别开心!”

  幸亏卉姐要回来,不然唐新岚还真不知道找个什么理由上门探望一下老师们,尤其是汪老师和沈老师,自己回来创业好几年,他们肯定都知道的,却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她这个学生寻求帮助,为的是什么?唐新岚其实都清楚。

  现在好了,章家卉这个当年因为家庭原因辍学的学生,凭借自己的努力重新考上了大学,还自己创业开了工作室,如今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好不容易回乡一趟,去看看老师们也是正常的。

  挂断电话,唐新岚瞬间觉得压在头顶一晚上的乌云都散开了,看看时间还早,唐新岚赶紧跑下楼,拉着唐妈在自家小卖部一阵翻腾,找了一些乡下比较受欢迎的营养品,又拉来唐爸做参谋,看看给男老师们带什么烟酒合适。

  “你跟卉卉你们俩分一下,你出东西,她那边就包几个红包,到时候家里有小孩子的给个红包,别都买东西去,钱最实用!”唐妈是最知道农村一些老人有多节省的,经常儿女前脚送了营养品回来,等儿女一回城,后脚就原样送到她这里转手卖给她了,久而久之,连唐妈有时候也忍不住劝那些到她店里买营养品的年轻人,让他们干脆直接给老人包个红包得了。

  不过农村就是这样,老人都好面子,子女要是空着手回去,即便包个一万块钱的红包,村里人也看不到哇!还是大包小包的拎东西回去,老人才觉得有面子。

  “妈你说的有道理,我跟卉卉说,我们俩分开送,其实我也觉得给钱比送东西实在,但是直接给钱,老师们肯定不会要的,还是妈你这个办法好,东西照送,再给家里小孩包个红包,给小孩就等于给大人嘛!”

  试问他们这一代,谁小时候没被大人没收过新年红包呢?

第215章

  家里的东西都是一些华而不实的营养品礼盒,不够实用,一大早,唐新岚就打电话叫养鸡场那边给她送了六百个新鲜的土鸡蛋过来,又抓了十二只老母鸡带上,这边刚装上车,章家卉的车子就到了。

  去年章家卉就去考了驾照,买了一辆十万不到的国产车,她现在经常要去拍外景,有些郊区转车不方便,打车成本又太高,索性自己买了一辆代步车,唐妈见她现在连小汽车都开起来了,一颗心总算是放到了肚子里,笑眯眯地问她吃过早饭没有。

  “吃了,早上在小区门口买了个饭团,差点吃撑了,姨你别忙啦,我跟岚岚今天估计要跑好几家呢,早点去,说不定中午还能赶回来吃饭。”章家卉把车子停好,本来想帮唐新岚把东西给搬到自己车里去,等到探头一看,好家伙!居然装了半个拖拉车车斗!还有十几只母鸡咯咯咯地在笼子里挣扎着……

  “行了,别叫这鸡把你新车给弄脏了,都坐拖拉机去吧,回来我顺路去镇上买点东西,再给你们捎回来。”唐爸已经坐上拖拉机驾驶座了,在农村,还有什么交通工具比拖拉机更方便的?别说拉货了,就他这拖拉机后斗两边,还能再坐十来个人呢。

  章家卉小时候也是经常坐唐家的拖拉机的,动作熟练地爬上去,还别说,夏天坐这种“敞篷车”就是比闷在车厢里吹空调舒服。

  上唐村离镇上并不远,十来分钟就到了,她们先去了南街原先镇中老校长家,老校长早就退休了,唐新岚她们找到家里的时候,他老人家刚去菜市场溜达一圈回来呢,手里还提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鲫鱼和两块嫩豆腐,还有一把水芹菜。

  “章校长!你看这是谁?还认识吗?”唐新岚牵着章家卉的手,走到老校长面前。

  老校长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这么漂亮,怎么不记得?是章家卉吧?初中那会儿在学校就是个漂亮娃娃!你们怎么来了?快进来!”

  唐爸帮着把两只老母鸡逮出来,提了进去,又拎了两箱土鸡蛋和两瓶酒进去,凑了六样东西,非常的吉利。

  “来老师家里还带啥东西?都拿回去!”章校长不赞同地看了过来。

  “都是家里的土特产,我们可没开车子,等下我爸的车还要拉货回去,没地方放东西啦,您就留着尝尝鲜吧,章校长,咱们这回来,主要还是为了汪老师的事情。”

  “汪利民?”

  “是的,汪老师教了我们三年数学,对咱们班学生真的没话说,当年我数学成绩那么差,要不是汪老师一直鼓励我,给我开小灶,我还不一定能考上县一中呢。”唐新岚初一的时候偏科特别严重,语文从来都是年纪第一,数学能混到及格就不错了,要不是数学老师负责任,一直盯着她学,当年还真不一定能考上一中。

  “我听说了,你们村要招两个晚托班老师,汪老师和沈老师的教学水平是绝对可以的,就是家里情况特殊,唐新岚你要多担待一下啊。”

  “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帮着解决一下汪老师家里的问题的。”姐妹俩对视一眼,章家卉慢慢把自己的打算跟章校长解释了一下——

  “是这样的章老师,我现在和同学一起开了一个工作室,专门做服装生意的,前段时间我们在苏城找了一个代加工厂,因为要减少物流成本,所以都是直接在那边租仓库找人发货的,我听说汪老师家儿子一直在家没有工作,您看请他去帮我看看仓库怎么样?”

  “当然了待遇可能不会太高,但工作也轻松,就是吃住都要在仓库,平时帮着巡逻几趟看好仓库安全就行了,我觉得这个工作挺适合他的,他找到工作了,也能给汪老师减轻点家庭负担嘛。”

  “这是好事啊!懋轩那孩子其实并不像镇上那些人说的那样,我去过你们汪老师家,那孩子就是内向了些,不敢见人,说不定换个环境能慢慢好起来。”

  “其实当年那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他,爸妈没时间管他,他一个小孩子在学校被人欺负了,连个能帮他的人都找不到,会想歪了走错路也正常。”

  “那章老师您能和我们一起去一下汪老师家吗?我怕我们说的汪老师不答应。”

  “这有啥?你们等着,我进屋换件衣裳,我们一起去。”章校长把菜拿到厨房,回屋把他的短裤和老头衫给换了,坐了唐爸的拖拉机一路往南街西边去。